古今紀要 (四庫全書本)/卷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五 古今紀要 卷十六 卷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紀要卷十六
  宋 黄震 撰
  五代
  梁稱帝凡十七年
  朱温從黄巢為賊 王重榮破之同州以華州降賜名全忠拜汴州宣武軍節度救趙犫敗巢軍秦宗權使張晊攻汴甚急朱瑾朱宣救之眰敗
  去 忌瑾宣即誣而攻之 克用復京師邀至汴置酒而攻之自此爭河朔諸州相攻迭有勝負惟三興師向淮南皆敗績 時溥鎮徐州攻取之以龎師古守 執朱宣取鄆州以朱友裕守 襲朱瑾取兖州以葛從周守 説韓建降華州殺魏博牙軍取魏博 攻趙匡凝取襄陽楊師厚攻趙匡時取江陵楊師厚 圍鳳翔刼帝遷洛 李茂貞王建李繼徽興師討之 王師範亦結淮南合平廬兵討之 遂弑帝絶人望而簒之是號太祖
  太祖更名晃 以敬翔為崇政院使改唐樞宻為之軍民一以委之與晉戰屢敗鬱鬱多躁子友珪弑之元年圍晉潞州築夾塞守之大敗 四年襲鎮州晉救之敗于栢郡 乾元初楊師厚屯邢州趙晉伐幽州太祖自將救之又大敗病歸
  末帝 疎忌宗室 專任趙巖張漢鼎漢傑依勢擅權敬翔李振雖執政而不用其言 欲以段凝代王
  彦章招討將士憤怨晉兵入自殺
  敬翔作牋刺語俚俗故全忠喜之 答春秋戰爭兵法不可用於今益喜 與蔡戰謀居多故動靜輙以問之 簒弑之請翔為多 用兵三十年細大必關惟馬上得休息 全忠剛暴惟翔能承其意妻劉氏有寵于全忠權勢侔于翔 友珪弑逆奪其崇政院使鬱鬱不得志 梁亡李振歸唐翔自縊死
  朱珍少與龎師古從全忠為盗 善治軍 得降兵皆以屬之 選將五十人皆可用 敗黄巢破宗權并兖鄆皆勇出諸將 威振河朔魏博殺樂彦貞 與李唐賔威名畧等攻掠四方常與俱而唐賔驍勇過之 與唐賔交惡殺唐賔 全忠殺之
  龐師古將騎兵 攻孫儒于揚州不克 取時溥走朱宣 攻揚州營清口不敢違全忠命不肯就髙為棚水至不能戰見殺
  葛從周巢敗始降梁 全忠攻蔡墜馬賴其扶得脱晉攻張全義敗之潞河 與丁會取魏宿州 鑿闇門敗晉兵晉兵復勝而失其子落落擒朱宣 走朱瑾 與師古各道攻揚州大敗五日下洛邢磁三州 救魏出兵閉門復戰大破燕兵 攻滄州不用監軍言大敗燕兵于老鵶堤又還敗晉兵于青山 從攻鎮州王鎔乞監劉鄩兖州招降之  全忠即位以疾致仕
  張存敬同敗晉兵悦河 與從周敗燕兵老鵶堤同攻王鎔入鎮州取馬十萬 攻幽州取嬴莫邢果 攻定州敗王處直 攻王珂下晉絳
  冦彦卿為羅紹威畫計殺牙軍 動作皆如全忠㫖全忠嘗謂敬翔劉捍彦卿皆為我主 賜愛馬一丈烏 圍鳳翔全忠稱神將逼昭宗遷洛駈徙長安居人
  劉捍改鎮州王鎔求和攻定州王處直降皆以一騎入城諭意圍鳯翔亦入城見茂貞計事 攻淮南為浮橋全忠攻夀州回亦為浮橋 劉知俊執送茂貞斬之
  康懐英乗朱瑾出以兖州降 取趙州匡疑鄧州攻鳳翔為先鋒 楊行宻攻宿州撃走之丁會以潞州降晉懐英築夾城圍之亡大將三百劉知俊降岐朱友恭降晉討之皆大敗
  劉鄩事王師範 有機畧 奪葛從周兖州苦守之力屈不降曰吾主降即以城還 師範降遂素服歸梁 為元從都押衙居諸將上居之自如劉知俊以長安降岐討而鎮之 魏降晉莊宗入魏鄩乗虛襲太原不克乃爭魏積粟末帝道與晉戰大敗河朔皆入晉 復兖州殺張方進 討朱友謙尹皓陵凝譖酖之 妾入明帝宫故二子遂凝遂雍皆被恩寵
  牛存節木強忠謹 破張晊救張全義攻魏攻鄆皆有功 守宿州料淮南必攻徐兵先朱瑾至
  夾城之敗急救澤州 守同州茂貞朱友謙東西圍之禱而鑿井水皆甘

  張歸霸巢敗降 拔箭反射擊賊張晊 伏兵擊張晊 蔡州急擊蕭顥全忠將㧞營去 攻兖鄆 晉人攻魏擒克用子落落 内黄破劉仁恭弟歸厚 敗張晊赤崗 射時溥將陳璠 攻鄆體被十箭梁亡家皆族
  王師重善運槊 自秦宗權歸 䝉氊沃入水冒大率兵入濮州 青州威惠劉捍搆殺之楊師厚李罕之選入獻晉 自晉奔梁 攻王師範永棣州 攻襄陽走趙匡凝進攻荆南走匡明 劉知俊陷長安奇兵入其西門克之 從全忠擊趙攻燕皆敗 留屯魏州悉領梁之勁兵全忠死逐節度復牙軍銀鎗號稍難制 末帝召誅友珪事無巨細皆諮心益忌畏之 其死也末帝受賀 自是欲分魏相為二而魏博降晉梁自此失河北
  王景仁初名茂章 行宻驍將 救王師範殺朱友寧全忠自將二十萬攻之亦敗 戰酣召諸將飲酒全忠望之璞息 繼楊渥守宣州渥攻之奔錢鏐 全忠召之歸梁 攻趙晉人大敗之栢鄉 攻廬夀亦敗
  賀環朱宣使救兖州全忠疾馳禽之侍賔館吏招朱瑾不下全忠盡殺同降者獨不殺環 感全忠誓以身報末帝時河北皆入于晉使與謝彦章屯行臺與彦章有隙殺之軍敗還卒
  馬嗣勲攻鳯翔時説降韓建 練輿載兵入魏為羅紹威殺牙軍八千人
  謝彦章葛從周養為子以錢置盤中教陣法 時賀環善用步卒而彦章善將騎兵多而益辨好禮儒士在軍中亦儒服 臨敵御衆肅然有將帥威 左右馳驟疾若風雨 晉人望行陣齊整知彦章在此賀環忌而殺之
  稱帝凡十四年
  初朱耶赤心討龎勛賜姓名李國昌遂據雲中與子克用殺監軍撃寧武岢嵐李琢討之敗走韃靼巢賊亂以韃靼諸部赴難復長安功第一 追
  巢賊于汴朱全忠襲之 克用請討全忠不許軍皆黒衣賊憚之號鵶軍 全忠乞討克用宰相張濬以自任濬敗走 王行瑜率三鎮兵犯闕殺宰相克用討誅行瑜欲并討二鎮不許 常與全忠相圖 全忠簒位而克用卒 長子存朂十一從攻戰 克用之終也賜之三矢曰梁吾之仇燕王吾所立契丹與吾約為兄弟而背吾歸梁此三者吾遺恨存朂凡用兵則告廟取矢盛以錦囊負而前驅繋燕父子劉仁恭劉守光函梁君臣之首還矢先王而告成功遂代梁有天下是為莊宗
  莊宗 以周徳威為平章境内大治連年出征政事一委張承業餉饋不乏 郭崇韜決䇿滅梁平蜀 然内畏劉皇后外惑宦官伶人克敵後志意驕滿沈湎聲色 明宗兵至為伶人郭從謙流矢所中殂鷹坊人善友歛樂器覆屍焚之
  明宗本夷狄無姓氏為克用養子名嗣源 莊宗使討魏州趙在禮至鄴軍變返洛即位 斬租庸使孔謙罷其苛法罷監軍相任圜朝綱粗立 置端明學士馮道趙鳳為之明宗不通文字使重誨讀章疏亦不通故置慮囚 均稅 刋九經
  自即位每夕焚香祝天願早生聖人為生民主 内無聲色外無遊畋不任宦官廢内藏庫賞亷治貪年穀屢登甲兵罕用于五代為小康使輔相得人當尤有足稱
  愍帝明宗第五子潞王從珂廢弑之而自立 石敬塘舉兵從珂自殺號廢帝
  郭崇韜孟知祥薦代中門使其職參管機要 決䇿圍鎮州不可以契丹入冦退 梁王彦章取徳勝圍楊劉決䇿敗之 既失徳勝梁兵日至唐欲棄鄆畫河自守獨決䇿襲汴八日滅梁 未嘗居戰陣徒以謀議居佐命第一功 天下為己任遇事無回 為宦官馬紹宏所怨乃請立劉后言天下利害非事五而求出鎮莊宗不許仍為樞宻使 莊宗欲起樓避暑乞當如河上則慎暑坐變清涼宦官因間之宦官伶人譛河南令羅貫崇韜力爭益不合 思立大功自安乃求征蜀監軍李從襲誣有異志宦官馬彦珪矯詔殺之以唐威徳諷諭南詔語蠻 獻所藏助南郊而破蜀以所獲少被讒 哭汾陽墓 獨不拜僧惠誠
  安重誨明敏謹恪 為明宗中門使決大計 明宗立功佐命功處機宻事無大小皆參決勢傾天下盡惠勞心時有輔益而恃功矜寵無賢人君子之助卒至臣主俱傷 斬殿直馬延 矯詔殺宰相任圜右作威福處 却河南嘉禾却夏州白鷹却宿州白兔 諌以馬瘠斃殺田令方 諌以不給侯三馬殺醴泉令右盡忠處 信韓玫而絶錢鏐 徒陷楊彦温于死而不能去潞王 以李嚴監軍知祥叛 以李仁矩鎮閬董璋叛 遣石敬塘討董昌重誨自督粮運蜀人恐動朱𢎞昭又表其怨望召還致仕宦者翟光業檛殺之
  周徳威望塵知敵數 周楊五之勇聞天下 梁築夾城圍潞徳威盡總重兵在外莊宗疑召之即還遂從莊宗大破梁師 梁王景仁擊趙至栢鄉徳威退屯鄗誘之大敗之 擊劉守光破幽州與梁劉鄩爭臨清積粟據銄道 莊宗鋭於見敵徳威老將相務持重 莊宗迫之戰父子皆死
  於胡栁陂 禽梁將陳野又禽守光驍將單廷珪
  符存審犯法臨刑主將愛歌召使歌得不死 從李罕之歸晉 為將有機畧與周徳威齊名小大百餘戰未嘗敗 破居庸關擊王行瑜破龍泉寨攻汾州執李塘攻潞州降丁㑹攻夾城皆有功契丹圍幽州獨決計擊走之 從戰胡栁陂復取徳勝築河南北兩城名夾寨 劉鄩攻同州大
  敗之 破趙張文禮 扶病徃禦契丹幽州假不得與威梁病篤 彦卿
  史進塘從破黄巢同被圍于梁驛 梁人常戒避史先鋒 栢郷之勝周徳威擊左進塘擊右梁主自將擊趙而晉方攻燕進塘捕梁芻牧者縱之使言晉軍至而夜擊梁兵敗之全忠病遂劇而晉得專力收燕時符存審同厄梁兵為先鋒討張文禮中流矢卒 子匡翰沈毅有謀接下以禮 與部曲語未嘗不名好讀書尤喜春秋 關澈醉罵慰勉之
  王建及先登陷陣 栢郷之戰奪守河橋 胡栁陂之戰奪梁土山遂大敗之 焚賀環攻徳勝夾寨戰艦 監軍韋令圖言其不可典兵怏怏卒
  元行欽為留守先攻其父囚之又為害其兄弟 與明宗八戰八克明宗七中之行欽以中明宗股 敗降明宗養為子 莊宗賜姓名李紹榮馳救莊宗于潘張數寵絶諸將 討魏州趙在禮無功明宗軍變行欽以反聞而殺其子從璟明宗罵我兒何負爾行欽曰先帝何負爾遂死
  安金全驍果工騎射能擒生踏伏 病居大原力疾破梁王擅然莊宗不以為能不録其功西方鄴明宗自魏反兵汴州孔循北門迎明宗西門迎莊宗鄴責其負國 又欲殺石敬塘以堅人心明宗壻而循藏之 明宗至汴鄴西迎莊宗莊宗遇弑鄴請死明宗馬前明年討髙季興獨有功取三州
  烏震與符習為趙王鎔報仇張文禮 文禮執其母妻招之不顧文禮乃㫁其手鼻不誅而縱之震為一慟而率晉軍攻破鎮州以功拜刺史 歐陽公謂大不孝
  符習本王鎔軍校 乞歸討文禮報寃不勝 還求一鎮自攻取亦無效 又乞討趙在禮遇明宗兵變歸明宗
  孔謙勤敏傾巧 少為吏知聚歛事 晉梁相距河上十餘年調發供饋未嘗缺成晉之業與為多然民亦不勝苦 屢求租庸使郭崇韜抑不與伶官景進為求得之違詔督天下已除賦 塞山谷徑路禁止行人以征筭天下怨苦 明宗斬之 罷使分鹽鉄度支戸部為二
  張延朗孔謙既誅乞三司置使就使為之 明宗常召食曰三司專任無暇 知石敬塘有異志財貨在太原者悉調取之 敬塘入京師殺之
  李嚴使蜀陳唐功徳之盛辭㫖清亮蜀人竦動 與宋光嗣應對蜀益竒之 還言蜀可取狀 莊宗怒市蜀物少大怒伐蜀 蜀王衍願嚴來即降嚴馳入見衍即日蜀降 後孟知祥在蜀倔疆嚴求為西川兵馬都監其母曰今行以死報蜀矣 至蜀知祥斬之而叛
  李仁矩明宗南郊使趣東川助禮錢 驕恣不赴董璋酒而與娼妓自飲璋牽出將斬之拜伏乃免 還言其必反安重誨使鎮閬州以制之 至蜀日伺其動靜以聞璋攻之敗死
  朱𢎞昭與安重誨有隙故常使于外 副董璋東川不自安求歸鎮鳳翔 重誨督軍過鳳翔表其怨望及其回閉門拒之 樞宻使范延光等知禍將興辭去而𢎞昭馮贇代
  馮贇明宗病與漢孟瓊王叔妃𢎞昭四人掌機務及立愍帝益自以為功 以潞王從珂代敬塘從珂反愍帝召𢎞昭計事𢎞昭投井死安從進亦殺贇
  劉廷朗從珂之起鳳翔與共事者韓昭𦙍延朗等五人 愍帝迫從珂代敬塘 昭𦙍等勸從珂反而張濛又以太白山神語贊之 廷朗調城中民財助軍 敬塘來乾延朗等請留之不從 罷敬塘總管延朗言不可不從 敬塘反延朗勸親征 敬塘入京師見殺與房暠掌機宻而專任事納賂多者得善州積錢三十萬
  康義誠事莊宗 從討趙在禮勸明宗即位 宻結秦王從榮而入白明宗言其反 從榮敗閲其家貲 請將禁兵討從珂至則降之 從珂夷其族
  豆盧革相莊宗 雖名族而無學問 薦韋説為相以佐已而説亦無學術 黙黙無所為唯諾崇韜而已崇韜號盡忠亦無學術 大水民殍死帝責之不能對 各以其子為拾遺人議其父子同省又各以為學士 為山陵使復入朝安重誨詬之遂貶
  任圜明敏善談辨 人愛其容止聞議論益悚動勸李嗣昭堅守潞城 為嗣昭辨讒 嗣昭討張文禮戰殁代將諭城中早降 後留守鎮州有惠愛 郭崇韜鎮成徳與相善托以鎮州事多為張彭所賣遂有隙 崇韜忌之伐蜀辟與俱 崇韜死代將 自蜀歸相選才俊抑僥倖公私給足天下便之 豆盧革韋説罷議相安重誨薦用崔協圜力爭罵協没字碑始與重誨交惡 爭事上前厲聲色上不悦 不與重誨歌妓益相惡 退居磁重誨誣其反殺之
  趙鳳髠為僧以避為兵 好直言 性剛強 極言劉皇后拜全義為父不為草牋 諌藉没張全義養子貲 安重誨不知書始置端明殿學士于上左右以鳳與馮道為之 善任圜圜之死獨號哭責重誨 諌召用相士周𤣥豹 明宗堅欲幸鄴獨手疏責安重誨而罷幸 斧碎佛牙 邉彦温誣重誨反鳳啟明宗族彦温 重誨得罪莫敢言獨數言其盡忠遂以朋黨出 為節鎮禄分將校賔客 初于嶠亦訐直敢言與鳳俱在翰林鳳既貴嶠常訾詆之鳳以告明宗而流之天下寃之
  李襲吉博學多知 為書諭梁辭甚辨䴡全忠歎使吾得之傅虎以翼敬翔答之書辭不工 書多傳于世 恬淡 文辭自娛昭宗未卒其後制冊皆盧汝弼為之而文辭不及
  張憲沈靜寡欲 有文辭 精吏事 諌以即位壇為鞠塲莊宗怒毁壇 以細鎧與明宗伐契丹又怒 上庫簿有錢三萬又怒 崇韜薦其可相伶人宦官幽之太原 趙在禮善待其家而招之斬其使 明宗入洛不肯拘存覇以待變 不肯奉表勸進 歐公以出奔且殺不列死節傳
  蕭希甫機辯矯激 不樂為巡官棄母妻于梁變姓名走鎮州 又不樂王鎔亡為僧 莊宗求隠逸士率紹宏薦之 答内宴儀樞宻使不可坐宦官切齒豆盧革等希意排斥之 梁滅後宣慰青齊人譏以老母終堂生妻去室為匭函使乞惟自即位以後 明宗欲用為諌議豆盧革韋説沮之 希安重誨㫖誣貶革説罵宰相見兩省官不起 貶死
  劉贊就學時父衣以青布衫食以蔬 力學舉進士守官以法權豪不可干以私 秦王從榮驕横官屬皆浮薄諛諂贊獨率以正道秦王敗馮道為力爭得免死
  稱帝凡十二年
  石敬塘出西夷明宗妻以女鎮太原廢帝徙敬塘天平不受命求援契丹契丹耶律徳光立為晉皇帝 以之南下敬塘割幽薊等十六州與契丹是為晉髙祖
  髙祖父事契丹 吐谷渾來奔契丹遣使讓帝憂悒病殂然能用桑維翰中國稍安又能樂聞其言懲法外稅民廢樞宻院委宰相分判
  出帝立景延廣用事告即位于契丹稱孫不稱臣又激契丹使者謂要戰則來契丹入冦帝自將擊敗之⿰勝驕侈契丹耶律徳光大入執帝以歸
  桑維翰身短面長常自竒七尺身不如一尺面 以姓桑喪同音不得舉進士或勸他求仕慨然著日出扶桑賦 又鑄鐵硯卒舉進士與劉知逺贊敬塘舉兵 親往説耶律徳光入援滅唐興晉維翰之力 諌絶契丹 出帝用景延廣絶契丹隂使人説帝出延廣而已為樞宻 事無巨細一任之數月之間百廢浸理 復置端明學士悉用親舊 遺賂巨萬 李彦韜馮王讒之出尹京兆 契丹兵至嘆晉始于維翰敗于延廣 帝遣張彦澤以兵入府維翰安坐不動厲聲語之彦澤股粟不敢再往乃以帝命召下獄縊之而給契丹以自縊
  景延廣父教以射不入鐵不如不發 教出帝不稱臣契丹 謂契丹使喬塋有横磨大劒十萬口要戰則來契丹益怒 帝置酒其第豆相賜予極侈而是嵗餓死者十數萬 契丹兵至猶恃功恣横 兵入京師先馳騎取延廣鎻之數十罪付夀使執 自扼吭死
  吳巒契丹入援時守雲州契丹圍之七月不下 出帝絶契丹牙將邵珂召契丹入攻貝州晉人使巒守之珂開引契丹入巒投井死
  稱帝凡四年
  劉知逺其先沙陀人與石敬塘俱事唐明宗後與桑維翰贊敬塘有天下及契丹虜出帝歸王峻言契丹必不能有中國乃自即帝位未幾契丹果遁以李從益知南朝事知逺殺之而改國號漢是為髙祖
  髙祖初在河東富強冠諸鎮坐視契丹之滅晉安行入洛而有之大抵多史𢎞肇之力 張璉助杜重威反許以不死及降殺之而以重威為太尉中書令
  隠帝驕縱狎愛後贊郭允明等郭威平三叛鎮河東李守真永興趙思綰鳳翔王景崇不敢專賞請賜在朝宰相以下 帝自即位楊邠擅機政郭威主征伐史𢎞肇典宿衛王章掌財賦國以粗立 李業聶文進等殺邠章𢎞肇反謀殺郭威國遂亡
  蘇逢吉精神爽秀 獨得入侍 納文等簿中伺色進之 貪詐無行 知逺生日使理獄祈福無曲直盡殺之報曰獄靜矣 朝廷大事皆出之而無學故漢尤無法度不施徳政民莫稱焉 與蘇禹珪同被倚信逢吉尤納貨市權 使李求吉償玉帶錢 奪李菘田宅誣而族之 詔捕盗并鄰保皆族 母死不喪妻死使百官州鎮輸練絹為喪服 使酒辱郭威欲罷威 又與史𢎞肇相惡繳李業殺𢎞肇郭威兵至自殺
  史𢎞肇走及奔馬 初為禁兵 為將嚴毅寡言所至秋毫無犯 與楊邠蘇逢吉同受顧命慘酷關西用兵民相驚者無大小皆殺之 太白晝見仰觀者即腰斬 謂安朝廷定禍亂直須長搶大劒毛錐子安足用王章言無毛錐子軍賦何從集 不喜賔客 隠帝與李業等嬉遊無度太后親族請托皆裁抑之 使自民抵罪者但以三報示之即腰斬 故人子求軍職輙斬之 欲歐蘓逢吉李業郭允明用事以𢎞肇威權震上殺之
  楊邠本魏州掌藉吏故不喜文士 長吏事不知大體謂國家帑廩實甲兵完而已禮樂文物皆虚器 為相行事旬日人情不擾而止 謂陛下但禁聲有臣在 帝所欲為皆抑不從與𢎞肇王章同日見殺 儉靜 得賂以獻于帝 晩節稍通賔客課吏寫史傳
  王章知逺使掌三司 關西用兵供饋未嘗乏絶然剥下民甚苦之 民租一石舊以二升為雀鼠耗章増二斗名省耗 緡錢出入舊以八十為陌章減出者三錢 訴田者必括其隠田 謂文士一把筭子不知顛倒何益于國擡估官俸 犯鹽礬酒麯者皆死
  劉銖慘酷 知逺以勇斷類已特信之 鎮平盧隨年杖合歡杖 増民賦畆出此錢為公用 隠帝患其剛暴召之 喜李業能殺𢎞肇等謂 君可謂僂儸兒 郭威兵至盡殺威等家屬 威殺銖而赦其家
  李業知逺后弟 隠帝時以母舅用事无顧憚 時灾怪百出帝方與業等庾語相誚放紙鳶宫中楊邠𢎞肇皆以為不可故怨之而僣殺邠等又遣詔殺郭威威反 兵至取内庫金寳懐之而
  奔為人所殺
  聶文進本軍卒善書算見親信 居中用事謀殺楊邠等 作詔書制置中外㸃閲兵藉指麾殺戮 周兵逼城謂臣在此百郭威何害 飲酒歌呼明旦同日見殺
  稱帝凡八年
  郭威為漢樞宻以一頭子易置節度白文珂代王守恩西京及平三鎮請徧賞將相藩鎮以結人心以樞宻使鎮鄴帝信李業遣使誅之威召魏仁⿰氵専謀倒用留守印矯誅將校激怒士心 討契丹至澶州衆擁之還兵滅漢是為太祖
  太祖用李穀為相王峻謀軍旅李質守法度 罷貢獻禁越訴 除牛租 誅贜吏 臨終命王溥相
  漢髙祖弟劉崇稱帝江東號北漢
  世宗郭榮 本姓柴㓜從姑養髙祖家因以為子在位僅五年而外事征伐内修法度 誅樊何以肅軍政 簡士卒以汰羸老南平江淮西克秦鳳北開關塞 廢佛寺三千三百三十
  而造僧帳 毁佛像而鑄貨泉 均田租 定刑統 考雅樂 設科目 神武雄畧虚心聴政應機決䇿出人意表攻城對敵矢石落其左右畧不動容閒暇則召儒者讀前史商確大義雖用法太嚴素有才幹聲名者無所聞有尋亦悔之真一代英主也
  恭帝幼嗣位我太祖北征衆軍推戴帝遂禪位天下為宋
  王朴知漢必亂去楊邠東歸 後從周世宗于澶州獻平邉䇿觀失之由知平之䇿 輕兵克吳得吳則桂廣可臣岷可召 吳蜀平則幽可望風而至惟并必死之冦稔之後可以平邉時惟陶
  穀竇儀楊昭儉言與朴合 世宗見其議論偉然益竒之與計天下事無不合 征進守東京 再征淮留守京師明敏多材智隂陽律厯亦莫不通為欽天厯 正雅樂至本朝用之 剛果而得君凡所為無敢難者而亦莫能加 留守時廣城治道壯偉宏闊我宋亦多仆之才我宋削平諸國先後皆如其言 視汴口欲作斗門疾作而仆 年五十四
  鄭仁誨唐將陳紹光醉拔劒欲殺之仁誨植立不動還鄉事母以孝聞 與周太祖同在劉知逺帳下太祖每事質問仁誨所對不阿益竒之太祖討河中李守貞機晝多所參決其卒世宗親臨之 㣲時常為大祖謀畫及居大位無所聞而太祖世宗皆親重之 謙徳好禮不自矜伐為士大夫所稱
  扈載為文以辭多自喜 運源賦厯代碧鮮賦竹世宗録觀之拜翰林已病不能謝未幾卒 初王朴薦之李穀穀不用曰命薄恐不能勝 時人主禮重文士載與張昭竇儼陶穀徐合符等俱被進用 穀文劣而無行特能進諛取合載雖不及昭儼之議論粲然而不為穀之諛
  死節
  王彦章事梁 驍勇 王鐵鎗 梁晉爭天下為勍敵 晉人得其妻口厚待而招之斬其使以自絶 末帝信讒不時 晉取鄆州事急敬翔激帝用之約三日 敵果破夾寨之南城 憤梁日削嫉趙巖等所為巖等匿其捷書劾之 莊宗攻兖州末帝以新募五百騎與之兵少戰中都被禽莊宗欲全之曰臣受梁恩非死不能報豈有朝事梁而暮事晉遂見殺
  裴約事晉李嗣昭守澤州 嗣昭𦙍子繼韜以澤路叛歸梁 約召州人泣曰即君背違君親吾死于此不能歸梁與州人拒守城破殺
  劉仁贍事南唐李景 驍勇 守袁黄所至稱治周世宗伐淮鎮壽州 世宗攻之百端不下請出戰不得憤惋成疾 景既割地奉表獨堅守不下 其子謀出行斬之于是士卒皆感泣死守垂死不知人副使始以城降是日卒 世宗名夀州為忠正軍
  死事十五人 内馬彦超附朱守殷傳 朱令詢李遐張彦卿鄭昭業見本紀 歐公取王清彦超張徳源從李罕之叛晉降梁 為劉鄩守具州備魏晉已盡有河北山東數十州獨具州堅守踰年不下城中食盡殺之以降 晉人盡殺降者
  夏魯竒自梁奔晉 莊宗為劉鄩所圍魯竒力戰決圍拔莊宗 戰中都擒王彦章 鎮河陽有惠愛徙宣武遮留不得行父老詣京乞留董璋反攻遂州拒守食盡無救自刎
  姚洪初從董璋後事晉戍閬州 璋反招之投璋書厠中 被執罵曰老賊為李七郎奴掃馬糞得一臠殘炙感恩不已今天子用爾為節度何苦反耶 璋刲其肉食之至死大罵
  王思同劉仁恭甥 奔晉 善騎射好為詩 禮士未嘗有戰功 守秦五年畫山川陳利害明宗始知其才 從珂之反遣伶奴通意執以獻之京師被執曰非不知從之而得生恐終死不能見先帝于地下
  張敬達以騎射事莊宗 明宗疑敬塘使敬達代鎮太原敬塘遂反 敬達攻太原契丹圍之救兵不進力窮楊光逺逼之降曰諸公何不殺我而降 光逺斬之契丹哀其忠葬之
  翟進宗張方迪守晉登州進宗守晉淄州楊光逺反脅取二州惟進宗不屈見殺
  沈斌為石晉守祁州契丹過祁趙延夀招之斌登城罵其父子䧟腥羶城陷自盡
  王清事石晉 戰陽城先杜重威奪中渡橋開路重威有二志同行宋彦鈞亦退獨力戰死史彦超事周 周圍漢太原契丹救之彦超勇憤俱發左右馳擊解而復合者數四殁于陣孫晟好學尤長于詩 為道士居廬山繪賈島事之道士以為妖逐之 儒服謁唐莊宗安重誨惡之書像購之 奔吳相李昇父子二十餘年 富驕肉臺盤 世宗攻淮急使晟奉表稱臣割地世宗厚待之問江南事終于不對 臨刑神色怡然正衣冠南望拜乃就刑
  一行𫝊
  處山林二人
  鄭遨唐昭宗時欲隠妻不從棄妻子入少室山為道士 欲求松脂徙華山 與李道殷羅隠交號
  三道士 唐晉召皆不起賜號逍遥先生 詩章為人貴重

  張薦明遨同時 少儒學 為道士唐髙祖召講道徳經 因鼓聲論守一
  去就不違義一人
  石昻家書數千四方士多從學問 不求仕符習召為臨淄令 楊彦朗諱石贊者改為右昻責彦朗奈何以私害公解官歸 父不喜佛柩前誦尚書云所欲聞 石晉髙祖求孝悌之士上其義行召為宗正丞 諌出帝不從稱疾歸
  以忠獲罪至死不言一人
  程福贇晉出帝親禦契丹軍士縱火欲亂福贇救火被傷恐動揺人聼因匿不言李殷誣與亂通殺之終不自辨
  孝弟一人
  李自倫六世同居 石晉敕所居飛鳬鄉為孝義鄉旌表門閭
  唐六臣歐公曰朱全忠以客將張廷範為太常卿裴樞不可是嵗彗星出栁粲殺樞等白馬驛以應之不附梁者皆死朝廷一空明年張文蔚等奉冊寳于全忠使樞等不死雖未必能存唐亦必不亡唐而獨存唐之亡也賢人君子既與之共盡其餘在者皆庸懦不肖之徒耳作唐六臣傳
  張文蔚文行知名 制詔守大體 栁粲殺樞等力解朝士多賴以全 為梁冊禮使遂相之
  梁初制度皆所裁定居家亦孝弟

  楊涉祖收 唐名家世守禮法 拜相與家人對泣曰吾不能脱此網羅 為梁傳國寳使遂相之
  子凝式有文辭善筆札厯事五代 常以心疾致仕

  張䇿年十三知黄初元年二月鼎鉻之妄 好浮屠為僧 巢賊至返初服奉父母避亂 克用攻行瑜與婢輿母歸 全忠薦于朝 為梁傳寳副使遂相之
  趙光逢文行知名 方直温潤稱玉界尺 以世亂棄官杜門 善栁璨復仕 為梁押金寳使遂相之又相末帝
  薛貽矩為韓全誨作畫像贊 全忠薦之朝 哀帝遣勞軍稱臣拜舞 還趣帝遜位 為梁押金寳使遂相之
  蘇循諛巧無恥 全忠敗于行宻倡議歸受禪 為梁冊禮副使 自以附㑹當首見用敬翔惡其無行勒歸田里從朱友謙降晉拜州廨㕔事謂之拜殿入見舞蹈呼萬嵗稱臣
  義兒后唐以養兒成功亡亦由之可紀者九人其一為明宗
  李嗣昭本姓韓 膽勇過人 太祖戒其飲終身不飲 以謹厚常從用兵 河中敗王珙又敗梁救兵 取澤州 奪潞州 戰功最多攻鎮州張文禮中流矢卒 子繼韜降梁莊宗斬之嗣本姓張 從破行瑜攻羅𢎞信破潞州夾城擊劉鄩下洛磁 蔚州與契丹戰没 嗣恩姓駱 存信姓張 存孝既取潞州被譛附梁晉擊而車裂之 存進姓孫 從破巢賊戰栢鄉繼嗣昭攻張文禮戰没 存璋與張承業受顧命立莊宗 法䋲軍士境内肅清 夾城栢鄉魏博之戰皆從 存賢姓王善角觚 援朱友謙于河中食少或謂河中人欲殺子歸梁答曰死吾志也復何恨卒敗梁兵
  伶官
  莊宗好俳優知音能度曲自為王至天子常與倡優雜戯為劉叟賣藥以謔劉后
  周匝胡栁之戰失之滅梁復得 如其請以梁教坊使陳俊為景州内園栽接使儲徳源為憲州刺史崇韜諌不聴
  敬新磨擒諌獵縣令 批李天下頰 殺敬新磨則同無光 尤善俳而無它過
  景進 史彦瓊 郭從謙三人敗政亂國之最 進參決國政 乞採美女殺皇弟存義 誣友謙并其將皆族之 彦瓊致趙在禮翔 從謙優名門髙 拜崇韜為叔父為存義養子流涕稱二人寃 莊宗稱其為黨而戲之遂激怒軍士因明宗兵至作亂
  宦官
  張承業唐昭宗時監太原軍 崔𦙍誅宦官時克用匿之 克用死以莊宗屬之 莊宗在魏與梁戰河上十餘年軍國皆委之積財治兵課農以成莊宗之業 莊宗將即位勸為天下除大惡然後求唐後立之不聴仰天大哭肩輿歸太原不食卒
  張居翰唐昭宗時監范陽軍 誅宦官時劉仁恭匿之 從克用攻梁㒈州 莊宗滅梁而驕宦官用事崇韜専政黙黙茍免 宻改誅蜀王衍詔一行為一家免死千餘人 朱全忠之誅宦官在
  外者多為諸鎮所匿 時方鎮悉以宦官給事吳越尤多至莊宗訪唐時宦官尚得數百人遂復用事有馬紹宏者尤見信用誣殺大臣黷貨専賦莊宗疑明宗有異志使伺之反以告明宗故明宗之二心紹宏實啟之崇韜之死宦者為之故明宗入洛無西顧之憂 明宗盡誅宦官流血盈庭而孟漢瓊依王淑妃用事白秦王反西迎廢帝
  雜傳
  王鎔已見唐昭宗藩鎮類 初和于梁後附晉從攻戰 任宦者求長生 張文禮滅其族羅紹威已見唐昭宗藩鎮類 引朱全忠盡誅牙軍遂衰 子周翰嗣楊師厚逐之王處直父宗富擬王侯 宗之子處存鎮定州感激流涕入關討巢賊收城擊賊克用第一勤王倡義處存第一既死亂軍推處直 梁圍之絶晉事梁 梁攻王鎔復絶梁事晉 晉與梁戰河上十餘年未嘗不從養妖人李應之所獲小兒劉雲郎為子而更其名為都 莊宗討張文禮處直以鎮亡則定不獨存招契丹爭國入冦以牽晉兵都囚處直盡殺王氏 莊宗使都襲鎮以繼岌取其女 明宗惡之都反招契丹為援兵敗自焚死
  劉守光父仁恭能穴地攻城 為幽州軍校奔晉晉王取幽州表為節度盧龍 晉求兵攻羅𢎞信守光執使者以叛大敗晉王兵 使子守文取滄景徳州邀鎮横海 兩鎮共號三十萬擊魏屠吳梁遣兵敗之自是連嵗為梁所敗復附于晉驕侈 子守光以罪被逐自稱節度囚仁恭 守文誘契丹入攻之又擒而囚之遂驕大 庸愚而慘刻 梁晉栢鄉之戰欲合鎮定兵襲晉 諷諸鎮尊己 以梁晉不尊我為帝械之自稱大燕皇帝 明年晉周徳威㑹鎮定兵禽其父子刺仁恭心血祭先王而斬之
  李茂貞鎮鳳翔三稱兵犯闕 唐昭宗封岐王 韓全誨刼昭宗依之全忠圍而奪之唐亡而茂貞亦困 全忠篡位諸鎮皆稱帝獨茂貞不能止稱岐王寛仁愛物民頗安之 莊宗入洛始遣子入朝稱臣子從儼繼鎮有田千頃竹千畆懼侵民利未嘗省理鳳翔人愛之見唐昭宗
  韓建唐僖宗以為華州刺史 盡除昭宗諸王及殿後軍謀廢立 降全忠從攻鳳翔從遷昭宗歸洛 昭宗宴全忠躡足使出相全忠 出鎮許州亂軍誅之
  温韜鎮義勝 發唐諸陵昭陵獨固乾陵風雨不可發 賂唐劉后莊宗厚待之明宗誅之盧光稠與譚全播為盗 全播讓光稠為師而取䖍韶州攻王潮取潮州 劉岩攻䖍州全播大敗之而推功諸將 光稠病予之符邙不受 光稠死軍屢亂稱疾杜門 州人強起之治䖍七年有善政 吳楊隆演并之
  雷滿武陵人 自置士圑軍諸蠻從之推為帥 髙駢召𨽻麾下 據朗州上下江陵攻刼州縣襲成汭荆南焚掠之
  鍾傳據洪州
  趙匡凝據荆襄並詳見唐末
  朱宣鄆州
  朱瑾兖州 後奔淮南為吳除徐温而死 詳見唐昭宗
  王師範唐青州節度 欲為唐誅朱全忠不克 詳見唐昭宗
  李罕之據河陽歸梁 後歸晉據潞州以歸梁 詳見唐昭宗
  孟方立為唐昭義節度 五州皆為晉所并 詳見唐僖宗
  王珂李克用表襲重榮鎮河中 梁圍之晉援絶求援李茂貞不報 出降全忠殺之 瓚仕梁無功 末帝使尹京莊宗兵至開門迎降
  趙犨守陳拒黄巢 隂結全忠 弟昶襲 昶卒珝襲 全忠使珝鎮同州歸陳卒陳人為之罷市
  犨次子巖

  趙岩為梁末帝租庸使與張漢傑等居中用事中外切齒 啓末帝召楊師厚討友珪師厚據魏州復置牙軍帝患之 又啟分相魏為兩鎮牙兵亂降于晉梁由是盡失河北 劉鄩方戰澶魏間勸末帝郊天 晉兵入汴啟末帝勿下樓末帝卒死樓上 岩善温韜走依之韜斬之 又善段凝凝請族其家
  馮行襲據金川 輸貢 後附朱全忠 詳見唐僖宗
  氏叔琮從全忠攻戰 爭綘州時大敗晉兵于蒲縣晉不敢追 為全忠弑昭宗
  關寳朱瑾敗降全忠 魏博降晉寳亦降胡栁之戰莊宗欲退寳決戰敗梁
  康延孝末帝使與段凝軍河上棄梁歸晉獻取梁䇿後如其言自鄆取汴 先鋒降蜀窮追王衍以待繼岌 怒董璋功劣而見親禮又見崇韜死積疑遂叛 繼岌孟知祥夾攻禽殺之
  張全義與李罕之同事諸葛爽 據洛陽 襲罕之河陽以歸梁 勸耕息民梁興賴之 梁亡事晉諌遣明宗討趙在禮憂卒詳見唐昭宗
  朱友謙為盗 事王珙於陜州 與李璠殺珙而又殺璠 全忠養為子鎮河中闕   之反附晉宦官伶人求賂不得因其子令同從討蜀誣與崇韜反族之
  袁象先在梁無戰功為末帝誅友珪 鎮宋州十餘年誅歛厚積 梁亡以其資賂唐將相伶官宦人劉后内外翕然稱之故莊宗改宣武為歸徳以寵之
  段凝全忠使守懐饋食甚豐大悦 監兵河上李振請罷之 王彦章破徳勝南城趙岩等匿之歸功于凝遂代彦章盡總精兵 故莊宗至汴而汴無以戰 降唐賂劉后甚見親愛明宗誅之
  周知裕幽州亂歸梁 白晉降梁者悉𨽻之 河上相拒十餘年催堅陷陣為最 革安州不近惡病之俗
  陸思鐸鏤姓名箭筶中莊宗鞍陳州有善政死令葬之
  趙在禮自劉守光奔晉 從莊宗至貝州軍反攻取魏 莊宗使明宗討之明宗軍與在禮合反兵南向 所厯鎮邸店羅列債貲巨萬宋人尤苦之謂眼中拔釘後再至歛拔釘錢
  霍彦威少仕梁 鎮邠寧 觀明宗以兵南向 與安重誨勸進 捕段凝温韜欲報仇 其客有淳于晏故彦威得少過失
  房知温明宗自魏反兵首馳赴之 魏軍驕知温誅之于盧臺戍凡九指揮三千餘家皆誅之漳水 厚歛游戲 子獻其物得沂州將吏得其餘貲者皆為富家
  王晏球梁亡降晉 定州王都反招契丹秃餒惕隠皆大敗之  中國威振契丹由晏球始李彦威全忠養為子名朱友恭 全忠恐昭宗奔他鎮使與叔琮弑帝而殺之以自解李振抱真孫 宦官謀廢昭宗勸全忠仗義立功説王師範歸梁 每至朝廷必有貶降號鴟梟與彦威等謀弑而勸全忠殺之塞天下口 白馬驛之誅殺勸投濁流 代敬翔崇政院使 梁
  滅伏誅
  裴迪全忠用兵四方留汴謂兵賦 後全忠以兵事自處而貨財獄訟一任之 王師範謀襲汴迪宻探虛實使朱友寧巡鄆兖故師範事不得成
  孔循流落汴州 預弑昭宗謀 又弑何后殺栁粲等 莊宗使守汴 明宗自魏反兵北門迎明宗西門迎莊宗曰先生老入之 族犯麴者明宗㢮禁 紿安重誨不可妻皇子而自求之
  孫徳昭父惟最率義兵攻巢賊于咸陽 朱玫亂長安惟最亦率兵擊之京師民賴保全 昭宗被幽與孫承誨董從實應募斬劉季述以功號三使相 昭宗幸鳳翔獨歸全忠
  王敬蕘善用鎗重三十斤 守穎州秦宗權獨不能下 全忠攻淮南饋兵甚厚 龎師古攻吳敗歸燎薪作粥餔之
  劉知俊背時溥降全忠 不俟命擊邠州楊崇本取丹廷鄜坊四州 見全忠無罪殺王重師叛歸李茂貞 為茂貞攻靈武敗梁康懐英兵攻興元取鳳翔茂貞奪其兵奔王建反攻茂貞取秦鳳階成 王建忌而殺之
  丁㑹善挽歌 李罕之召晉兵圍河陽㑹大敗之與葛從周敗羅𢎞信于内黄 取時漙宿州敗朱瑾于金鄉 罕之以潞降梁㑹因取澤州 畏全忠雄衛稱疾累年 全忠弑逆與三軍縞素發哀遂降于晉
  賀徳倫梁末帝因楊師厚死分魏博貝為天雄軍以徳倫鎮張彦知朝廷忌軍府強盛而設法殘破之遂作亂迫徳倫降晉 莊宗入魏斬彦 徳倫麾下多奔張承業懼為變斬之
  安重霸狡譎 棄蜀勸宦者王承休鎮秦州魏王代蜀紿王承休出師奪其鎮以降王建立明宗自魏反兵建立殺當山軍及其守兵以全明宗家屬
  子守思為漢西京守貪鄙 郭威怒其肩輿出迎以頭子命白文珂代之 隠帝慰之曰陛下睡覺矣
  郭延魯父饒驍勇事晉守沁九年有惠政 延魯善槊遷復州不敢忘先君之志益以亷平自勵
  復滿攀號 時武夫為刺史者皆恃功縱下為害獨延魯父子以善政著聞

  華温琪從黄巢敗投河自經皆不死後為梁唐節鎮 為梁守棣移州避河患
  萇從簡世屠宰 奪梁軍大旗 鑿髀取箭言笑自若 剛暴捕食小兒 遣卒夜殺富人取玉帶
  張筠世以貲為商 背時漙以宿州降梁 從唐伐蜀 筠弟籛守京兆明宗兵反魏而繼岌平蜀歸籛拒之繼岌自殺 筠掠康懐英家貲掘唐故宫得金玉奪温韜發陵物籛取繼岌行槖取蜀王衍蜀中珎寳 筠好施而籛貪鄙籛死筠盡有其貲聲色自娛者十餘年人謂地仙
  李周救盧嶽嶽勸事晉 梁攻楊劉急莊宗謂周為我守何憂 四鎮多善政
  劉處讓字徳謙 為張萬進截耳軍門求晉救 招降范延光 樞宻使梁易宦者以文臣莊宗易武臣 石晉用桑維翰等處讓不平奪為之處讓死遂廢其職而以印付中書
  張希崇陷契丹奔明宗 鎮靈武勸耕足食回鶻入貢 石晉復使鎮之月掩畢口星知死相里金率諸州皆武人多以部曲主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務私其利金獨禁部曲不與事 首應從珂之檄張廷藴劉皇后從莊宗在魏縱下不法廷藴斬之與明宗討潞州元行欽廷藴先一日登城破之 所識僅數字而平生重文士破鄆得趙鳳薦之 厯七州家無餘貲
  皇甫遇石晉時契丹助青州楊光逺反遇擊敗之契丹使趙延夀圍鎮州杜重威不出戰遇等戰退之 重威奉表降契丹逼使書名以降 契丹使引兵先入京師遂絶吭而死 歐公謂敬翔佐梁簒唐遇不能攘臂殺重威雖死不足貴故不得列于死事
  盧文進自幽降晉 莊宗以屬其弟存矩殺存矩奔契丹教以中國織絍工作契丹由此益強以掠為唐患十餘年 歸唐而敬塘父事契丹奔南唐謙謹晦迹禮接文士惟談臺閣故事
  楊思權佐秦王將䇿鎮河東啟其逆謀 討潞王從珂于鳳翔首擁軍降故諸鎮兵皆潰王𢎞贄潞王反愍帝奔遇敬塘 謀之𢎞贄殺帝從兵 𢎞贄奉帝州廨奉從珂命酖之劉審交石晉合三司為一而審交為使 不肯檢田益租民賴不擾 以河北耕器為範教陳州
  汝州有能名其死州人聚哭乞留葬使得嵗時祠祭

  王周厯四鎮有善政 定州橋壊覆民租車為償粟而治橋 杜重威降契丹家人逼之亦降髙行周父思繼兄弟以武勇雄北邉 克用欲取幽州先招思繼而後敢討 克用以劉仁恭為憂恐思繼為燕後患殺之 行周為明宗乘雨襲鄆州 不肯拒敬塘從入京師
  安叔千厯四鎮貌堂堂而不識字號没字碑 契丹勞之曰是安没字否當予爾一喫飯處翟光鄴周祖使守永興 將死戒無乆留以煩軍府州人乞留葬 沈嘿多謀事繼母孝 不營財産假官舍以居蕭然僅蔽風雨粗衣糲食處之泰如聚書為樂 臨政務 寛靜體息
  馮暉靈武自明宗後嵗費六千萬轉輸供給民至流亡暉鎮之屯田省運部族懐惠管内大給招其豪拓㧞彦超居城中 晉忌而徙之 靈武亂復鎮之殺彦超 凡十餘年恩信大著
  皇甫暉為魏卒戍堯橋關 刼趙在禮作亂焚貝州以入魏 終唐世守陳州 奔江南畜兵唐景思史𢎞肇喜告許景思奴告之景思請索家有錢十千為受外賂有甲一屬為私留兵王進走及馬奔符彦超招之麾下 敬塘鎮河中使往返京師止五六日 徒以善走秉旄節常思無戰功以幸㑹敬塘秉麾節而周太祖少孤又嘗依之故富貴終其身
  王峻以善歌遇 史𢎞肇使人殺峻及郭威遂舉兵犯京 相周兼修國史 以兖州慕容彦超將反諌親征劉是 恃佐命功不遜 既走劉是破彦超遂求諸州保薦太祖大駭 峻求解職堅起之益加優容積不能忍殺之
  劉詞事楊師厚勇得知名 房州為政才苛 暇日按甲枕戈而卧曰以此取富貴豈可忘之王環為孟昶鎮鳳州 世宗下秦成皆降獨鳳堅守不降既禽拜驍衛以勸事君者
  朱守殷莊宗厮養以言人隂私結知 守徳勝為王彦章所破 與伶人景進表裏驕恣誣殺朱友謙使伺明宗動靜因啟明宗以逆 召救郭從謙亂不動 莊宗既死掠宫中嬪御寳貨 鎮汴州聞明宗至遂疑而反范延光討之自殺
  董璋本富人家僮 郭崇韜善之與伐蜀 蜀平使與孟知祥分鎮東西川 安重誨薦以制知祥故益横 不貢助郊物欲殺李仁矩 重誨遣仁矩等分鎭之遂與知祥反 璋家見族疑知祥賣已攻之大敗走死
  范延光楊劉為梁所獲被囚掠終不言晉事 勸明宗速攻朱守殷平汴 與趙延夀並樞宻使言國馬三萬五千一馬之費可養五卒 明宗病人情洶洶或請以嚴制曰制動當以靜 知潞
  王之變先辭去職 因術士贊其蛇入腹之夢遂反于鄴既而即降 初秘瓊 殺董温琪取其貲延夀殺瓊而取之而終以貲為楊光逺所殺光逺亦不免
  安重榮以箭卜叛歸敬塘鎮成徳 謂天子寧有種兵強馬壯者為之 僨敬塘與契丹為父子數請敬塘大吐渾叛契丹重榮納之 討契丹為名遂反 射播竿龍口以卜有天下 杜重威禽之漆首送契丹
  安從進率百官迎從珂徙鎮山南襄州 與重榮表裏反兵敗自焚 敬塘自媿取天下不順姑息藩鎮故在位七年反者六起從進最後反
  楊光逺與契丹戰折臂 長吏事厯四州以治稱諌唐以萴刺還契丹 鎮中山敗降契丹契丹勉之事敬塘 鎮汴敬塘親信之 後益驕横召契丹入冦以叛 兵敗猶言當作天子以災豈有秃瘡天子跛足皇后 其子囚之以降 漢劉知逺為立碑雷擊之 召夷狄為中國禍三十年
  杜重威妻敬塘妹 破范延光 破安重榮 鎮鎮州聚歛 契丹殺掠閉門不出 留守鄴降契丹軍士解甲大哭 與契丹入汴 市人詬罵 降漢使鎮歸徳不受命反而復降被誅
  李守貞破楊光逺所詔契丹 驕貪所至草木皆盡請與杜重威北應趙延夀之歸而同降契丹 漢興降漢 僧總倫謂有非常相又射中畫虎遂與鳳翔王景崇京兆趙思綰反郭威討之自焚死 二鎮亦繼平
  張彦澤目黄夜有光如猛獸 暴虐 殺張式 王周奏其不法二十六條及誣人殘蔽狀 逆風敗契丹陽城 與重威降契丹為先鋒入汴驅帝出開封府以俟契丹 恃功酣飲殺掠契丹怒剖其心以祭死者市人爭臠之
  王景崇監石晉左藏庫劉知逺起太原取庫金迎之自詣鄴獻攻鄴之䇿始竒其才 使圖鳳翔李益不忍殺益逃歸譛之 景崇以鳳翔反 趙暉討敗之 明年火起自焚
  趙思綰王景崇與之西擊蜀齊藏珍勸殺之景崇不聴 從李益至永興刼城以叛 食盡以人為食每宴犒殺人數百 郭威禽之 臨刑謂釘磔之醜壯夫所恥
  慕容彦超漢祖同産弟 副髙行周討杜重威而凌行周 獨欲速攻重威大敗 周兵至謂當陽吏歸營又謂隠帝明日出觀臣戰大敗 既臣周又謀反 大括民財殺崔周度嘗諌勿反鎮星犯角亢塑像禳之 被圍欲以鐵胎銀犒軍 周祖親征投井死
  馮道字可道 由張承業事莊宗 刻苦儉約 居喪退耕 相明宗言患生所忽誦聶夷中田家詩又言聖人大寳曰位明宗不能曉 相十餘年潞王反出迎相之 石晉滅唐又相之厯三公契丹滅晉責事晉無狀自稱無才無徳癡頑老子又為契丹太傅 周滅晉又事之 事四姓十君以舊徳自處當世亦仰為元老喜為稱譽 對契丹佛出救不得 喪君亡國未嘗屑意 自號長樂老著書陳四姓契丹所得官爵為榮自謂忠孝事九君未嘗諌獨諌世宗伐劉旻而世宗卒敗旻 歐公論其無恥因叙疑妻李氏貞㓗晦翁真稱鄉原
  李琪與兄珙俱以文章顯 為梁征伐書詔下筆輙得全忠意 為相結趙岩等自助 大水應詔類千言謾然無足取莊宗獨重之 請明宗無改唐國號 明宗羣臣五日一入 琪謂非唐故事乞復朔望入閤而不能明入閤正衙之禮 安重誨殺其臺門殿直不敢言 誤以定州為真定罰俸 文章自負以牙板刻前鄉貢進士 梁救杜淇勸成納堅壁不出少持重不知進退 珽從而敗 曹州素劇十餘刺史皆坐事至珽獨以治聞遣代許州馮行襲行襲感泣解邙 曹州禽賊答内黄外黄雍丘下黄陳留
  鄭玨纂諸孫 莊宗兵入汴欲以傳國璽與之以緩兵又曰但恐不易了
  李愚不拜梁衡王友諒 從伐蜀請崇韜急擊 為相不治宅第借延賔館以居敗氈弊席蕭然四壁 與馮道迎從珂復相 時方多事欲依古制理請頒唐六典使百司各舉其職州縣貢士作鄉飲禮 從珂目之為粥飯僧
  盧導馮道李愚迎從珂使草勸進牋終于不肯李愚曰吾輩罪人盧舍人言是也
  司空題張彦欲草奏詆梁君臣判官王言不能下筆題至揮筆成文言甚鄙淺遂見用劉昫代王玫判三司盡除民間積欠吏沮怨而民歡然 與馮道親家李愚惡道為人詬罷之盧文紀為中丞受臺吏拜 以于鄴與其父同名參上不納鄴忿死 從珂擇相皆言文紀姚顗有人望從珂書姓名納琉璃瓶中挾而相之 天下多事從珂責之請廢五日起居復開延英 從珂被虜謂曰輿議謂卿相可致太平今使吾至此
  馮𦙍孫不通世務學韓愈為文 相廢帝口邙門三不開 自洛朝河陽無所言惟獻綾三百匹初效昌黎闢佛既為石晉所罷反學佛撰法喜集佛國記行 時謂佞清秦不徹乃求佞佛 死
  後家婢有為𦙍孫語者崔協之相昭宗亦然時人嘲之曰生不能言死而後語
  姚顗少憃惟司空圖奇之妻以女 仁恕而不知錢陌銖兩御家無法與馮𦙍孫相齪齪無所為馮道合三銓為一顗文紀復分之増損舊格選人不便往往喧訴
  劉岳政魯八代孫 好學敏文辭 請明宗百官皆賜告身 笑馮道遺下兔園冊道本田家狀兒質野 明宗以鄭餘慶書儀有起復之制非所以厚風俗詔岳删定而鄙俚轉失其本後益訛謬
  馬縞謂明宗立魏廟 劉岳増損書儀皆取決 縞言嫂叔無服太宗時小功今給假九月非是劉昫等請喪服皆依開元禮 始具五服附于令 盧文紀以其迂鄙自待即遷祭酒
  崔居儉自後魏為甲族子孫専以門望自髙為世所嫉 拙于為生居顯官衣乏死無以葬崔梲好學不遊里巷居滑十餘年人罕識面 専于文學不能涖事桑維翰使知貢舉果不能舉職取孔英 晉髙祖使與竇貞固吕竒張允復文武二舞及朝㑹禮樂其聲悲離聞者悲憤 明年髙祖崩梲亦卒陶穀奏廢二舞 契丹入晉以太常樂迎之聞者流涕
  李懌張文寳以覆試多黜請下學士院作詩賦格懌笑謂余登科偶然爾安能為准格和凝胡栁之戰獨從賀環而救之環知其必貴因妻之 知舉放榜撤棘開門士皆肅然 唐亡相晉 晉祖幸鄴請為宣敕十餘授鄭王留京備安從進之反 飾車服 文章以多為留白板行于世 以第五人及第為相及知逺選范質為第五而亦至相官皆與凝同
  馮玉姊為晉出帝后不知書而知制語 為相權賄契丹兵盡掠其貲猶獻奉國璽契丹求恩盧質議為唐哀帝立廟號明宗亦知不可 從珂入立欠犒軍錢與王玫配率民財召怨吕琦料敬塘必引契丹為患建議和親廢帝不從
  河澤好學善詩 洛陽令伏草間諌莊宗獵 數上書明宗言事 㐲閣諌幸鄴 然外直而内實奸邪 時多以割叚避賦役因奏罷蠲紙課州縣出紙馮割股蠲賦役符號蠲紙 干趙鳳求給諌鳳授以他職未拜命先書新衘 投軌請立秦王以希進遂成秦王之禍
  史圭為縣有善政人立碑 安重誨不知書倚備顧問令升殿侍立 直學士升殿始此龍敏由馮道事張承業 事祖父孝 敬塘結契丹以叛敏請送東丹王入西樓則契丹且有内顧憂東丹王本徳光長子以不得立奔唐得封 西樓在契丹上京 又請千馬破殺趙鈞 使吳越不拜
  李松魏王繼岌既殺崇韜松請急作黄紙詔書以定人心 契丹入冩門松薦敬塘鎮太原敬塘謝之曰為浮屠者必合其尖 為相信趙延夀之歸又信用杜重威晉遂以亡 與契丹俱北 漢以其宅賜蘇逢吉後歸逢吉誣殺之
  李鏻自稱掌書記謁王處直不過易緑袍為緋謁李𢎞規 不學無知 常求為相
  買緯長史學 唐自武宗後史職廢無實録緯采𫝊聞為唐年補録六十五卷雖天下多故事多缺誤而喪亂之際事迹僅存亦有補于史氏 次石晉及漢祖實録惡桑維翰謂有銀八千錠徐合符非之 日厯多言大臣過失王峻怒之遂貶死
  段希堯沂州軍擁敬塘請斬為首者 敬塘反又謂不可 使吳越遇風濤曰吾平生不欺張允駮赦論謂有罪見舍則無罪者衘寃此致災之道小人見天災則喜是教人為惡首髙祖大喜王松相石晉劉知逺入洛使百官受偽命者焚之松自誚為二十四考中書令
  裴皞自晉魏為名族 端秀剛直 在後唐陳闕失斥權臣 石晉相之告老 馬𦙍孫引門生見之喜曰門生門下見門生 維翰過之不送迎曰桑公見我于私第門生也 二人皆皞禮部所取
  王仁裕蜀平歸唐從珂檄詔皆其所為 石晉定樂大宴聞奏黄鍾知有爭者兩軍校鬬夢以西江水滌腸胃文益進 詩萬餘首號西江集 二十五始就學與和凝皆以文章名 知貢舉得王溥與凝得范質同
  王延崔協子頎舉進士盧文紀恨協言之延曰趙人善泅生子而浮之水上可乎延卒擢頎甲科人稱其公 友愛五代之際稱其家法
  馬重績明太一五紀等術 莊宗征伐占必中 敬塘起兵廢帝使卜遇同人卦 以宣明之氣朔崇𤣥之五星為石晉作調元厯然不數嵗即差 依古畫夜百刻為刻漏
  趙延義父温珪等術數事蜀不中輙被詰責死戒子孫幼以佗道仕進而延義亦以此仕蜀答周太祖漢祚短促白漢法深酷刑罰枉濫此所以亡周祖因赦蘇逢吉劉銖二族
  十國世家
  吳楊行宻據廬州又據宣州 斬孫儒據揚州詳見唐末 子為宣州觀察行宻病徐温召之入立 王茂章代守宣殺之 取岳州 執鍾匡時 惡徐温典牙兵召腹心陳璠入衛温殺之 渥由是失政 憤未能發温又殺渥 温之客嚴可求立行宻次子隆演徐温専政 危全諷攻洪州嚴可求以周本禽之 温領昇州留子知訓秉政而遥制之 朱瑾殺知訓而知誥秉政 以隆演為吳王 而温大丞相都督隆演不得意卒 温立⿰氵専⿰氵専行審第四子 温迫之僣號 温知誥専政襲鎮金陵封齊王⿰氵専遜位與之有淮南二十八州治廣陵傳五十年
  徐温販鹽為盗 行宻所與起事劉威陶雅之徒號三十六英雄獨温無戰功 用嚴可求謀赦行宻殺朱延夀始得預謀議 行宻病舊將皆在外守戰故得立渥而竊其權 與張顥弑渥而殺顥 殺宣州李通渥之心腹 在金陵遥制大政軍旅問嚴可求國用問駱知祥 以知詐得吳人心
  南唐李昇行宻攻濠州得之竒其狀貌養為子而諸子不容養于徐温為徐知誥 温厚有謀好學禮儒勤儉寛仁 聞朱瑾殺知訓自潤州入秉政 引宋齊丘駱知祥王令謀為客 吳人皆歸心 徐温死襲鎮金陵遂受吳禪復姓李自謂憲宗五世孫立唐宗廟 旌表孝弟陳氏七百口同居 通好吳越申賙其火災破妖賊張遇賢 乘閩建亂遣查文徽攻之乘勝取建汀泉漳置劒州而陳覺擅發兵攻李仁達于福州故契丹陷中原而景疲兵東南不暇顧 楚亂來附取其潭州分置筠州 與契丹聘問又援李守貞故周師征之 景用鐘謨䇿表盡獻江北齊丘陳覺沮之 世宗親征復請獻江北去帝號奉正朔留子煜于金陵而遷都洪州景死煜立建隆二年太祖召之不至開寳八年王師禽之封違命侯據州三十五治金陵傳
  二十九年
  宋齊丘為昇謀簒最有力事成隠入九華山屢招乃出 陳覺魏岑等邪佞用事人謂五鬼皆齊丘所引用 罷相不得意歸九華山封九華先生青陽公 坐陳覺黨賜死
  韓熙載煜以盡忠能直言欲相之而妓妾私進賔客 熙載斥妓煜欲用而妓復歸
  前蜀王建號賊王八 為卒迎僖宗為田令孜飬子韋昭度代陳敬瑄鎮西川而不入留符節予之遂取成都殺敬瑄 并東川殺顔彦暉降黔南 攻興元李繼業并山南得道 攻荆南取䕫施忠方又取歸州遂并三峽 唐封蜀王唐亡因龜龍麟鳳之瑞乃僣號多詐智善待士故所用皆名臣世族而人士亦多依以避亂 晚年内寵宦官與政 子元噟殺建嬖臣唐襲而建死最幼以母寵得立 能為浮艶之辭 母徐氏以教令賣官 衍荒滛委政宦官宋光嗣 起上清宫塑王子晉尊為聖祖至道玉宸皇帝 莊宗使李嚴聘之見其人物富盛而衍驕滛遂歸獻䇿伐蜀而郭崇韜聘之據州
  治成都傳三十五年
  後蜀孟知祥叔父遷據荆洛磁降梁 知祥為晉王中門使舉郭崇韜自代 崇韜平蜀以知祥鎮西川 明宗立始隂有王蜀志 安重誨疑之使李嚴監其軍知祥斬嚴重誨以分其管内州除守將以備之遂與董璋同叛 攻殺璋并東川 明宗開心懐之終不服 明宗崩知祥僣號子好走馬方術 將相大臣驕蹇貪横殺之殆盡 何建以秦成階降盡得王衍地 鋭意
  關中援趙思綰 世宗伐之昶聘南唐東漢以張形勢 周既取淮南髙保融招昶同歸不從 君臣奢侈至為七寳溺器 我宋下荆南昶懼欲約東漢撓中國 太祖詔王全武取之而先為昶治第京師以待 王昭逺兵敗李昊草表降有州
  凡四十一年
  南漢劉隠代父謙守封州 遭世多故父子數有功嶺南隠又好賢禮士唐名臣世家依之者多獲禮用唐末惟南海最後亂 梁封南平王 弟稱帝 禮用趙光𦙍嗜殺 為玉堂珠殿 遣蘇章破楚兵 夏州交州叛 龑音儼義取飛龍在天 子不能任事荒滛殺兄自立恐衆不服峻刑威衆 盡殺諸弟及大臣 攻下楚連宜等六州志益滿 宦者林延遇宫人盧瓊仙内外専恣殺戮 子委政宦者龔澄樞陳延夀滛戲不省事 奉女巫樊胡子于宫中 邵廷㻆言真主已出不為備則通好鋹瞢然 太祖詔李煜諭之稱臣怒囚使者 太祖遣潘美降之盡有嶺表治廣州凡六十七年
  楚馬殷本孫儒將 繼劉建鋒據潭州詳見唐末梁封楚王 吕師周自吳逃之使攻嶺南取昭賀等州諸蠻來附 初與行宻成汭劉龑為敵國髙郁勸以内奉朝廷外誇鄰國退修兵農故梁亡又事唐惟謹貢茶因獲茶利 又教鑄鐵錢令民造茶而地大力完 荆南髙季昌患髙郁強楚反間之 殷子希聲殺郁殷大哭明年薨希聲居喪不哭慕朱全忠食雞日烹五十希範好學善詩 因溪州彭士然叛遂南通桂林象郡西接牁牂希範立銅柱為表西南諸夷皆附 作九龍殿 殷時廖光圖等十八學士獨拓䀦常沈厚長者每切諌不從扼喉殞希廣希蕚自武陵奔喪希廣以兵止之希蕚怒送欵李景攻殺希廣希蕚 希崇希蕚當中原大亂臣於李景 希崇囚之衡山 景使邉鎬盡遷馬氏於金陵而封希蕚楚王居洪州希崇鎮舒而居揚州 宋興景崇率兄弟十七人歸朝皆為美官據潭州有州二十三凡五十七年
  劉言 王進逵進逵為希蕚先鋒陷長沙已而逃歸武陵迎言為師 既而不相下襲言殺之 世宗征淮使進逵攻鄂過岳州罵潘叔嗣叔嗣襲武陵殺進逵
  周行逢為進逵當䇿殺劉言 進逵據武陵而行逢據潭州 叔嗣殺進逵迎行逢入武陵而行逢召殺叔嗣 儉約 繩下以法一境畏服民過無大小皆死 妻嚴氏諌不從去歸田野曰禍起易逃 將死使子保權歸朝廷保權張文表叛遂舉族歸朝
  吳越錢鏐豫章術者見錢塘氣干斗牛求而相之與勁卒二十人殺黄巢先鋒 急引兵過董昌圑杭州諸縣兵為八都以為都指揮使破斬劉漢宏乃奏以昌鎮越而已守杭 取蘇常董昌反攻執之兼鎮兩浙 昭宗封越王再封吳王 徐綰反閉城拒鏐而召因頵兵顧全武亟
  請元璙質于行宻以援頵兵頵亦取鏐錢百萬而質元瓘 梁又加以淮南節度 好玉帶名馬朱全忠謂真英雄 所居鄉為衣錦鄉舊營為衣錦軍幼所戲大木曰衣錦將軍 以鎮海等節度與元瓘而自為吳越國王更所居名宫殿府曰朝官屬稱臣 封拜海中新羅渤海等諸國 卒年八十一元瓘遣將攻建州王廷政大敗 善撫將士好儒喜詩 置擇能院選文士録用之 奢僣好治宫室 大火燒其宫室因疾狂卒 子立年十三諸將少之初優容後諸將稍有法黜大將章徳安等國中畏恐 使張筠救李仁達遣將誓軍號令齊肅大敗李景兵取福州而還 年二十卒 弟琮立胡進思殺之倧弟括船四百水軍七千至通州㑹周師 自唐宋貢朝廷皆泛海入至周平淮始由陸 太平三年詔來朝舉族歸京師 歐公譏其歛民太重據州十三治杭州傳八十四年
  閩王審知與兄潮取泉福建而繼之為福建觀察治福州有善政封閩王註見唐昭宗延翰審知子 妻妬而多納妾其妻一嵗殺八十四人 弟廷鈞弑之即延鈞求尚書令不獲絶唐朝真 信左道用道士陳守元説立寳皇宫居之即皇帝位 地狹不足為國薛文傑藉富人以佐用文傑殺吳英軍士怒傑 閩人臠食 又更檻車制 立十年子繼鵬弑之繼鵬作道士譚紫簫止一先生陳守元天師事皆資寳皇語而後行 起三清臺日焚諸香數斤日夜作樂臺下以求大還丹 又以神言殺審知諸子 審知少子延羲殺之延羲改名曦余延英有罪獻錢千萬怒無皇后土貢復獻千萬 嫁女笞朝士之不賀 陳匡範増筭商法稱人中寳滛虐 與弟延政相攻連重遇弑之延政封富沙王以建州建國王氏子孫在福州者
  連重遇皆殺之而推朱大進 亂稍定延政以子繼昌守福州 李仁達殺繼昌送款李景 景破建州遷其族金陵 仁達以福州降吳越據閩嶺州五治福州傳六十一年
  南平髙季興即髙季昌 汴人富家童 全忠攻岐款還決䇿遣馬景誘岐兵出大破之鎮荆南撫綏流亡梁衰為自固計 朝莊宗于洛崇韜勸遣歸鎮莊宗悔之 知莊宗不能久 莊宗難作因邀蜀貢殺使者 據忠䕫方歸峽州 明宗攻取其三州遂臣吳 子從誨進贖罪銀三千兩于明宗 復封南平王 修戰船備討具蜀敬塘大喜然隂通安重進 求郢州不得至漢興奉表勸進而求之又不得遂攻郢而敗邀掠南漢閩楚貢道又所向稱臣利其賜予號髙賴子保融助世宗征淮勸李景稱臣 嵗入貢 迂緩無能事皆委弟保朂 宋興一嵗三入貢保朂繼冲王師使慕容延釗假道討周保權亂將張文表孫光憲勸以貞主受命當封府庫以待 繼冲迎延釗降率放歸朝據荆統三州凡五十七年
  東漢劉旻劉知逺母弟無賴嘗黥為卒事知逺河東與郭威不叶謀舉兵而威立旻子贇繼漢故旻罷兵 贇被弑旻僣號 結契丹攻周連嵗敗績 周祖崩求契丹兵大舉又大敗于髙平世宗進圍太原三月不克旻亦憂死 旻嘗謂張元徽吾以髙祖之業贇之寃不得不爾顧我是何天子爾是何節度故雖 僣號而不改元不立宗廟承鈞旻子 改元立廟契丹助攻上黨無所得 地狹産薄又奉契丹國用日削賴五臺山僧繼顒以足用 宋興昭義李筠叛我太祖責之曰家世非叛者區區守此懼漢氏之不血食也太祖哀其言不加兵繼恩知逺甥承鈞養為子侯霸榮殺之繼元承鈞養子 盡殺劉氏子孫太祖征之未降興國四年降據州十一治太原傳二十八年
  四夷
  契丹分八部而推大人統之安巴堅 為大人乗劉守光之暴掠州縣居之率漢人耕種為城郭廛市如幽州漢人安之 盡滅諸部 與李克用約擊梁而背之稱臣于梁約梁滅晉 克用恨之死以屬莊宗 取晉新州莊宗使周徳威討之為其所圍親征而後解 所用多漢人 王處直召之空國入冦莊宗敗之然自此有窺中國心 欲擊女真恐中國乘虛乃通好莊宗 僣號 子耶律徳光救定州王都為王晏球所敗喪托諾䇿稜哈瑪爾等名將遂西徙冦雲朔間 明宗以石敬塘禦之 敬塘事徳光為父徳光立敬塘為帝 盡有鴈門以北遂合十六州以幽州為燕京國號大遼晉嵗輸絹三十萬供獻相屬于道 出帝不稱臣數敗契丹契丹卒誘趙延夀與入汴虜出帝改
  晉為遼 漢興所在殺其守將應漢徳光懼自汴北歸道死鹽為帝羓 初徳光許延夀滅晉則帝之已而不與 東丹王元欲鎖延夀自立于鎮州囚舒嚕安巴堅妻 欲入冦舎音殺之 徳光子舒嚕立夜飲晝睡號睡王 世宗北伐取三關於口關 益洋關置雄州 瓦橋關置霸州及瀛莫州兵不血刄庖人因其醉殺之
  匃奴别種居幽州西南分五部 契丹虐之附于劉守光始分東西奚東奚後為契丹所并吐渾居青海上或曰乞伏乾歸之裔 大姓有慕容拓拔赫連等族 在晉獻鴈門以北遂屬契丹
  若契丹荨盧安重榮招之入處中國 劉知逺圍之殺其族籍其貲

  達靼靺鞨遺種居奚契丹東北 契丹攻之部族分散其居隂山號達靼 從朱耶討龎勛克用破黄巢由是入居雲代 其他諸族散處沿邉甚衆無國地君長可紀云
  突厥唐末為諸夷所侵五代雖朝貢㣲甚
  吐蕃㣲弱 回鶻黨項諸夷分其地惟甘涼𤓰少通中國
  回鶻嘗妻唐女呼中國為舅 為黠戞斯所侵石雄張仲武所破故後屬吐蕃 五代始入貢于闐去京萬里與婆羅門鄰 入貢石晉河源至于闐分為三三河産玉各異色
  髙麗唐末國主姓髙 明宗時國主王建 其繼立必請命中國 世宗市其銅鑄錢貢五萬斤又進其國之書
  南詔僖宗在蜀約妻之而食言 崇韜破蜀諭以威徳不納 朝貢明宗為昭逺報之不得達占城居西南海上地方千里北抵驩州 俗與大食同 通中國自周顯徳五年入貢始






  古今紀要卷十六
<史部,別史類,古今紀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