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譚槩/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古今譚槩
←上一部 謬誤部第五 下一部→

〔子猶曰:謬誤原無定名,譬之鄭人爭年,後息者勝耳。喙長三尺,則「枕流嗽石」,語自不錯。若論災發妖興,賊民橫路,即太極之生天、生地、生人,亦是第一誤事,將誰使正之?齊有人,命其狗為「富」,命其子為「樂」。方祭,狗入於室,叱之曰:「富出!」其子死,哭曰:「樂乎!樂乎!」人以為誤也,則孰知其非誤也,然而不可謂非誤也。夫不誤猶誤,何況真誤?集《謬誤》第五。〕

祠廟[编辑]

歐公《歸田錄》云:世俗傳訛,惟祠廟之名為甚。今成都顯聖寺者,本名蒲池寺,周顯德中廣之,更名顯聖,而俚俗多沿舊名,今傳為菩提寺矣。江中有大小孤山,以獨立得名,而世俗傳「孤」為「姑」。江側有大石磯,謂之澎浪磯,遂傳為「彭郎磯」,云彭郎,小姑婿也。予嘗登小孤,廟像乃一婦,而敕額為「聖母廟」,豈止俚俗之戮哉!西京龍門山,夾伊水上自端闕,望之如雙闕,故謂之「闕塞」,而山口有廟曰「闕口廟」。予嘗見其廟像甚勇,手持屠刀尖銳,按膝而坐。問之,云:「此乃豁口大王也。」此尤可笑。

汲郡有肖像「三仁」並及商紂者,謂之「四王」。

沮州有「杜拾遺廟」,後訛為「杜十姨」,塑婦人像。邑人以「五撮須相公」無婦,移以配之。五撮須,蓋伍子胥也。又江陵村事子胥,誤呼「伍髭須」,乃塑五丈夫,皆多須者。每禱祭,輒云「一髭須」、「二髭須」至「五髭須」。

陳州厄臺寺,相傳孔子絕糧處,舊榜「文宣王」,因風雨洗剝,但存「王」字及「宣」字下一畫。僧遂附會為「一字王佛」。

蔡伯喈[编辑]

江南一驛吏,以幹事自任。典郡者初至,吏曰:「驛中畢備,請閱之。」刺史入酒室,見一像,問之,曰:「是杜康。」又入茶室,見一像,問之,曰:「是陸鴻漸。」刺史大喜。又一室,諸菜畢備,亦有一像,問之,曰:「蔡伯喈。」刺史大笑,曰:「此不必。」

茶神[编辑]

唐傳載云:時有鬻茶之家,陶為陸羽像,置煬器間,謂之茶神。有交易,則以茶祭之;無,則以釜湯沃之。

鬼誤[编辑]

《謔浪》:楚俗信鬼,有病必禱焉。嘗夜禱於北郭門外,好事者遇之,竊翳身於葬,而投以砂礫。禱者恐,稍遠去;益投,益遠去,乃攖其肉而食焉。人以為靈也,禱益盛,而北郭門之靈鬼遂著。其後禱者不失肉,即反謂鬼不享而憂之。

《續笑林》:有赴飲夜歸者,值大雨,持蓋自蔽,見一人立簷下溜,即投傘下同行。久之,不語,疑為鬼也,以足撩之,偶不相值,愈益恐,因奮力擠之橋下而趨。值炊糕者晨起,亟奔入其門,告以遇鬼。俄頃復見一人,遍體沾濕,踉蹌而至,號呼「有鬼」,亦投其家。二人相視愕然,不覺大笑。

凶宅誤[编辑]

袁繼謙郎中,頃居青社。假一第,素多凶怪,昏曀即不敢出戶庭,合門驚懼。忽一夕聞吼呼,若甕中聲,至濁。舉家怖懼,謂其必怪之尤者,穴窗窺之。是夕月晦,見一物蒼黑色,來往庭中,似黃狗身,而首不能舉。乃以鐵撾擊其腦,忽轟然一聲,家犬驚吼而去。蓋其日莊上輸油至,犬以首入油甕中,不能出故也。舉家大笑,遂安寢。

洪都村中一大家,廳樓崇敞。每夜聲響特異,以為妖,避而虛其室。有道士過門,稱自龍虎山來。其家大喜,邀入,與約妖除當厚酬。道士入居之。夜見碩鼠尾巨如椎,躍入破柱,從柱擊出,斬之。蓋鼠尾始被齧流血,行沙中,霑沙重,既乾,巨如椎;其作響皆是物,非妖也。道士乃山下鬻贗符者,幸獲重賂,其名遂著。

廬山精[编辑]

《稗史》:唐劉秉仁為江州刺史,自京將一橐駝至郡,放之廬山下。野人見而大驚,鳴鼓率眾射殺之,乃以狀白州,曰:「某日獲廬山精於某處。」劉命致之,乃所放駝耳。

驚潮[编辑]

海上每遇八月,秋濤大作,潮聲夜吼,震撼城市。至正間,有達魯不花者初至,聞此,夜不敢臥。因呼門者問之。門者從睡中應曰:「潮上來也!」既覺,自知失答,連曰:「禍到!禍到!」狂走而出。不花驚趨入內,呼其妻曰:「本冀作官榮耀,不意今夕共作水鬼!」合門號慟,外巡徼聞哭,以為有變,傳報正佐諸官,皆顛倒衣裳來救。乃叩門,不花恐水湧入,堅閉不納。同僚破扉排牆而入,見不花夫婦及奴婢皆升屋大呼「救我」。同僚詢知其實,忍笑而散。

甘子布[编辑]

益州進柑,例以紙裹。後長史易布,猶慮損壞。俄有御史姓甘名子布者至驛,驛吏馳報。長史疑敕御史來推布裹柑子事,參謁後,但敘布裹柑子為敬。御史初不解,久方悟,付之一笑。

皮遐叔[编辑]

盧尚書弘宣,與弟盧衢州簡辭同在京。一日衢州早出歸,尚書問有何除改,答云:「無大除改,唯皮遐叔蜀中刺史。」尚書不知「皮」是「遐叔」姓,謂是宗人,低頭久之,曰:「我弭節當家,沒處得盧皮遐來。」衢州為言之,皆大笑。

同姓議婚[编辑]

唐張守信為餘杭守,愛富陽尉張瑤,欲以女妻之,為具衣裝矣。女之保母問曰:「欲以女適何人?」守信以張瑤對。保母曰:「女婿姓張,不知主翁之女何姓?」守信方悟,乃止。

唐御史李逢年娶婦鄭,不合,去之。嘗屬益府尹曹李睨更求一婦。睨言兵曹李紥妹新寡可娶,叩紥,紥亦許諾,約日成婚。及期,逢年飾裝往迎,中道忽驚曰:「李睨過矣!」因詣睨曰:「君思紥妹為復何姓?」睨亦驚,過李紥曰:「吾乃大誤!但知為公求好婿,為御吏求好婦,都不思姓氏!」各懊恨而退。

疑姓[编辑]

陽伯博任山南一縣丞,其妻陸氏,名家女也。縣令婦姓伍。他日會諸官之婦,既相見,縣令婦問讚府夫人何姓,答曰:「姓陸。」次問主簿夫人,答曰: 「姓戚。」縣令婦勃然入內。諸夫人不知所以,欲卻回。縣令聞之,遽入問其婦。婦曰:「讚府婦云姓陸,主簿婦云姓戚,以吾姓伍,故相弄耳!餘官婦賴吾不問,必曰姓八、姓九矣!」令大笑曰:「人各有姓。」復令婦出。

兄弟誤[编辑]

張伯喈、仲喈兄弟,貌絕相類。仲喈妻妝竟,忽見伯喈,戲曰:「今日妝好不?」伯喈曰:「我伯喈也。」妻急趨避。須臾又見伯喈,復以為仲喈,告云:「向大錯誤。」伯喈云:「我故伯喈。」

長洲劉憲副瀚之族,有兄弟二人,初本孿生,貌極相肖。市有鬻青梅者,梅甚大,其兄戲與決賭云:「能頓食百顆。」市人云:「果爾,當盡以擔中梅相餉。」劉食其半,佯稱便,旋入門。而其弟代之出,食至盡。眾莫能辨,遂為所勝。

意氣[编辑]

虞嘯父為孝武侍中。帝從容謂曰:「卿在閣下,初不聞有獻替。」虞家富春近海,誤謂帝望其意氣,對曰:「天時尚暖,魚鱉蝦蜣未可致。尋當有獻。」帝撫掌大笑。

誤食[编辑]

王敦初尚主,如廁,見漆箱盛乾棗,本以塞鼻。王謂廁上亦下果,遂至食盡。既還,婢擎金澡盤盛水,琉璃盤盛澡豆。因倒著水中而飲之,謂是乾飯。群婢掩口。

雞舌香[编辑]

桓帝侍中迺存,年老口臭,上出雞舌香與含之。雞舌頗小,辛螫不敢咀咽,嫌有過賜毒,歸舍辭訣。家人哀泣,莫知其故,求舐其藥,出在口香,乃咸嗤笑。

常春藤[编辑]

唐姜撫云:服太湖常春藤,終南山旱藕,可長生。玄宗詔使自求之。民間以藤漬酒,多暴死,撫逃去。

醫誤[编辑]

金華戴元祀,國初名醫,嘗被召至南京。見一醫家,迎求溢戶,酬應不間,戴意必深於術者,注目焉。按方發劑,皆無他異;退而怪之,日往視焉。偶一人求藥者既去,追而告之曰:「臨煎時下錫一塊。」麾之去。戴始大異之,念無以錫入煎劑法,特叩之。答曰:「是古方。」戴求得其書,乃「餳」字耳。戴急為正之。

誤造[编辑]

貞元中,給事中鄭雲逵,與國醫王彥伯鄰居。嘗有蕭俛求醫,誤造鄭。鄭為診之,曰:「熱風頗甚。」又請藥方,鄭曰:「藥方即不如東家王供奉。」俛既覺失錯,驚遽趨出。是時京師有乖儀者,必曰「熱風」。

唐臨濟令李回,娶張氏。張父為廬州長史,告老歸,以婿薄其女,往臨濟辱之。誤至全節縣,入廳大罵。邑令驚怪,使執而鞭之。困極,乃告以故。令馳報回,回至乃解。

陳太常[编辑]

陳音,字師召,莆田人,有文行,而性恍惚。一日朝回,語從者曰:「今日訪某官。」從者不聞,引轡歸舍。師召謂至其家矣,升堂周覽,曰:「境界全似我家。」又睹壁間畫,曰:「我家物,緣何掛此?」既家僮出,叱之曰:「汝何亦來此?」僮曰:「故是家。」師召始悟。

陳師召檢書,得友人招飲帖,忘其昔所藏也,如期往。累茶不退,主人請其來故。曰:「赴君飲耳。」主人訝之,難於致詰,具酒飲罷,方憶去年此日曾邀飲也。

刑部郎中浙江楊某,字文卿。而山西楊文卿,為戶部郎中。一日浙江楊氏招師召飲,而師召造山西楊氏。時文卿尚寢,聞其來,亟起迎之。坐久,師召不見酒肴,乃謂曰:「觴酒豆肉足矣,毋勞盛饌。」文卿愕然,應曰:「諾。」入告家人,使治具。俄而浙江使人至,白以「主翁久候」。師召始悟曰:「乃汝主耶?於誤矣!」一笑而去。

陳師召嘗信宿具饌邀客,早盡忘之,逕造其家雙陸。將午不申宿約,客反治具留餐。頃之,家人來促上席。師召未審視,疑是別家來招,怒謂之曰:「汝請我主人去,我竟何如?」

陳師召清旦入朝,誤置冠纓於背。及見同僚垂纓,俯視頷下,怪其獨無。一人遽持纓而正曰:「公自有纓,但無背後眼耳。」李西涯贈詩有「十年猶未識冠纓」之句。

陳音不事修飾,蓬垢自喜。官四品,夫人鬻得金獅緋袍,不知為武臣服。公亦不察,衣袍肖像。李西涯見之,遽題曰:「觀其鬃則齊,觀其衣則非。若人也,可信而可疑,使蓬其鬢,更其衣,鳴呼庶幾!」

陳音嘗考滿,誤入戶部。見入稅銀者,驚曰:「賄賂公行,至此已極!」

翁肅[编辑]

閩人翁肅守江州,昏耄。代者至,既交割,猶居右偏;代者不校也。罷起轉身,復將入州宅。代者攬衣止之,曰:「這個使不得!」

犯胡諱[编辑]

石勒制法甚嚴,兼諱「胡」尤峻,有醉胡乘馬,突入府門。勒大怒,謂門吏馮翥曰:「向馳馬入門,為是何人,而故縱之!」翥惶遽忘諱,對曰:「向有醉胡乘馬馳入,甚嗬止之而不可,所謂互鄉難與言,非小臣所能制。」勒笑曰:「胡正自難與言。」恕而不罪。

樊坦性廉,而疏樸多誤。由參軍擢章武內史,入辭勒。勒見坦衣敝,大驚曰:「貧何至此?」坦對曰:「頃遭羯胡無道,資財蕩盡,是以窮敝。」勒笑曰:「羯賊乃爾大膽!孤當相償耳。」坦大懼。勒曰:「孤律自防俗士,不關卿輩。」乃厚賜之。

犯名[编辑]

元絳,字厚之,知福州日,有吏白事。公曰:「如何行遣?」吏對曰:「合依原降指揮。」公曰:「元絳未嘗指揮。」吏悚而退。

僕射韓皋病瘡。醫人傅藥不濡,曰:「天寒膏硬耳。」皋笑曰:「韓皋實是硬。」

楊誠齋,名萬里。為監司時,巡歷至一郡。郡守張宴,有官妓葉少歌《賀新郎》詞送酒,其中有「萬里雲帆何時到」。誠齋遽曰:「萬里昨日到。」太守大慚,即監繫官妓。

一日觸三人[编辑]

唐郗昂與韋陟交善,因話國朝宰相誰最無德。昂誤對曰:「韋安石也!」尋自覺,驚走。路逢吉溫,溫問:「何故倉惶如此?」答曰:「適與韋尚書話國朝宰相最無德者,本欲言吉頊,誤言韋安石。」既言,又鞭馬而走。抵房相琯之第,執行慰問,復舍頊以房融為對。言訖大慚,趨出。昂有時稱,忽一日而犯三人,舉朝嗟歎,唯韋陟遂與絕交。

姓誤[编辑]

何敬容在選日,客有姓吉者詣之。敬容問曰:「卿與丙吉遠近?」答曰:「如明公之與蕭何。」

語誤[编辑]

元帝皇子生,普賜群臣,殷洪喬謝曰:「皇子誕育,普天同慶,臣無勳焉,而猥頒厚賚。」帝笑曰:「此事豈可使卿有勳耶?」

劉髦二子俱登進。長子婦入京,公送登舟,以手援之。郡守見而笑。公曰:「府公笑我乎?若跌入水,尤可笑也!」次婦入京,公時臥疾,呼之床前,曰:「老年頭風,可買一帕寄回。」明旦登程,諸親畢會,忽呼子婦曰:「毋忘昨夜枕上之囑。」眾駭然,問其故,乃始撫掌。

五字皆錯[编辑]

淵明《讀〈山海經〉》詩曰:「精衛銜微木,將以填滄海。刑天舞干戚,猛誌故常在。」在作淵明詩跋尾者,謂「形夭無千歲」,莫曉其意。後讀《山海經》云:「刑天,獸名,好銜干戚而舞。」乃知五字皆錯。

曹元寵《題村學堂圖》云:「此老方捫虱,眾雛爭附火。想當訓誨間,都都平丈我。」昔有宿儒過村學中,聞其訓「都都平丈我」,知其訛也,校正之。學童皆駭散。時人為之語曰:「都都平丈我,學生滿堂坐。鬱鬱乎文哉,學生都不來。」

瞎字不識[编辑]

臧武仲,名紇,音切為「瞎」,而世多誤呼為「乞」。蕭穎士聞人誤呼,因曰:「汝紇字也不識。」後人遂誤以為「瞎字也不識」。

《放生池記》[编辑]

高文虎作《西河放生池記》,有「鳥獸魚鱉咸若」,本夏事,引為商事。太學諸生為謔詞哂其誤。陳晦行草制,以「舜卜禹用昆命元龜」字,有倪侍郎駁之。陳疏辯「古今命相,多用此語」。擢陳臺端,倪罷去。時嘲云:「舍人舊錯夏商鱉,御史新爭舜禹龜。」

射策誤[编辑]

宋制科題,有「堯舜禹湯所舉如何」,乃漢時宮中謁者趙堯舉春,李舜舉夏,倪湯舉秋,貢禹舉冬,各職天子所服也。又「湯周福祚」,乃張湯、杜周也。當時士子以唐、虞、三代為對,遂無一人合者。

科場中進士程文,多可笑者。治平中,國學試策,問「體貌大臣」。進士策對曰:「若文相公、富相公,皆大臣之有體者,若馮當世、沈文通,皆大臣之有貌者。」意謂文、富豐碩,馮、沈美少也。劉厚甫遂目沈、馮為「有貌大臣」。

詩鬼正誤[编辑]

虞文靖在宜黃時,嘗倚樓吟詩,有「五更鼓角吹殘雪」之句。忽隔溪一童揖而言曰:「角可吹,鼓不可吹。」亟命召之,已失所在。蓋詩鬼也。

高塘[编辑]

濠州西在高塘館,附近淮水。御史閻敬愛宿此館,題詩曰:「借問襄王安在哉,山川此地勝陽臺。今朝寓宿高唐館,神女何曾入夢來?」軺軒來往,莫不吟諷言佳。有李和風者至,又題詩曰:「高唐不是這高塘,淮畔江南各一方。若向此中求薦枕,參差笑殺楚襄王。」讀者莫不解顏。

《草訣百韻歌》[编辑]

有云《草訣百韻歌》乃右軍所作。楊用修戲曰:「字莫高於羲之,得羲之自作《草韻》奇矣。更得子美《詩學大成》,孔子《四書活套》,足稱三絕。」

吏牒[编辑]

《祝氏猥談》云:一大將乞翰林某詩,專令一吏候之,免其他役。吏始甚德之。既逾改火,吏不勝躁,具牒呈其將,言:「蒙委領某翰林文字,為渠展轉支延,已及半載,顯是本官不能作詩,虛詞誑脫。」

馬疑司馬[编辑]

紹聖間,馬從一監南京排岸司。適漕使至,隨眾迎謁。漕一見,即怒叱之曰:「聞汝不職,未欲按汝,尚敢來見耶?」從一惶恐,自陳「湖湘人,迎親就祿」,求哀不已。漕察其語,南音也,乃稍霽威,曰:「湖南亦有司馬氏耶?」從一答曰:「某姓馬,監排岸司耳。」漕乃微笑曰:「然而勉力職事可也。」初蓋認為溫公族人,故欲害之。自此從一刺謁,削去「司」字。

王彥輔《麈史》乖謬二事[编辑]

京西憲按行至一邑,辱縣尉張伯豪,斥使下騎而步,且行且數其不才。既入傳舍,有虞候白言:「提刑適罵官員,乃陶中丞女婿。」憲矍然曰:「何不早告我!」亟召尉,與之坐。茶罷,乃曰:「聞君有才,適來聊相沮。君詞色俱不變,前途豈易量耶!」即命書吏立發薦章與之。

某路憲至一郡,因料兵,見護戎年高,謂守倅曰:「護戎老不任事,何可容也?」守、倅並默然。戎抗聲曰:「我本不欲來,為小兒輩所強,今果受辱!」憲問:「小兒謂誰?」曰:「外甥章得象也。」蓋是時方為宰相。憲曰:「雖年高,顧精神不減,不知服何藥?」戎曰:「素無服餌。」憲又曰:「好個健老兒!」惠酒而去。

誤笞[编辑]

許誡言為琅琊太守,有囚縊死獄中,用執去年修獄吏典鞭之。典曰:「小人職修獄,狴牢破壞當笞,今賊乃自縊也。」誡言怒曰:「汝胥吏,又典獄,舉動自合笞耳!」

誤黥[编辑]

陳東官蘇州時,因斷流罪,命黥其面,有「特刺配」字。黥畢,幕中相與白曰:「凡言『特』者,罪不至是,而出於朝廷一時之旨,非有司所得行。」東即以「特刺」改「準條」,再黥之。後有薦其才於政府者,曰:「得非人面上起草稿者乎?」

譯誤[编辑]

元時,達魯花赤為政,不通漢語,動輒詢譯者。江南有僧,田為豪家所侵,投牒訟之。豪厚賂譯。既入,達魯花赤問:「僧訟何事?」譯曰:「僧言天旱,欲自焚以求雨耳。」達魯花赤大稱讚,命持牒上。譯業別為一牒,即易之以進;覽畢,判可。僧不知也,出門,則豪已積薪通衢,數十人舁僧畀火中焚之。

防誤得誤[编辑]

桓溫將舉殷浩為尚書令,先致書聞浩。浩欣然答書,慮有謬誤,開閉數四,竟達空函。

不誤為誤[编辑]

後唐劉夫人,少因兵亂,與父相失。及貴寵,其父劉山叟負藥囊詣宮門,請見。時諸嬪御爭以門第相尚,後恐為己辱,即曰:「妾離家時,父已亡歿,安得有是?」命驅出杖之。帝嘗於宮中敝服攜篚,裝劉山叟尋女以為戲笑。

閩中一娼,色且衰,求嫁不遂,乃決之術士。云:「年至六十,當享富貴之養。」娼以為不然。後數年,閩人有子從幼為閹人者,聞其母尚存,遣人求得之,館於外第。翌日出拜,見其貌鄙陋,恥之,不拜而去,語左右曰:「此非吾母,當更求之也。」左右窺其意,至閩求美儀觀者,乃得老娼以歸。至則相向慟哭,日隆奉養,閱十數年而歿。

不誤反誤[编辑]

有一狠子,生平多逆父旨。父臨死,囑曰:「必葬我水中!」冀其逆命得葬土中,至是狠子曰:「生平逆父命,今死,不敢違旨也。」乃築沙潭水心以葬。

誤而不誤[编辑]

隆慶時,紹興岑郡侯有姬方娠。一個偶衝道,縛至府,問曰:「汝何業?」曰:「賣卜。」岑曰:「我夫人有娠,弄璋乎?弄瓦乎?」其人不識所謂,漫應曰:「璋也弄,瓦也弄。」怒而責之。未幾,果雙生一子一女。卜者名大著。

吳下管生,失一小青衣,問占於柳華嶽,得「剝床以膚」爻。柳素昧文理,連味「以膚」二字,忽曰:「汝有姨夫乎,試往其家索之,可得也。」管如其言,果獲之。柳名益起。

一書生禮奎神甚虔,同儕戲之,以經書文七首置神座下。書生得之,喜曰:「神賜也!」稽首受而讀之。及試命題,一如所讀,竟登第。

不伏誤[编辑]

陳彭年攝太常,導駕誤行黃道。有司止之。彭年正色回顧曰:「自有典故!」禮曹畏其該洽,不敢詰。

誤福[编辑]

畢士安作相,有婿皇甫泌放縱,累戒不悛。畢欲面奏之,甫啟口云「臣婿皇甫泌」,即值邊有警報,不終其說。越數日,又言,值上內逼,遽起謠語曰: 「卿累言,朕已知之矣。」俄降旨超轉一資,畢竟不敢自明。李吉甫惡吳武陵,欲阻其進。知貢舉官懷榜至,未接,先問:「吳武陵及第否?」忽有中使宣敕至。主司恐是舊知,榜尚在懷,即添注武陵姓名;中使去,呈李。李曰:「此人至粗,何以及第?」然名已上榜,無可奈何矣。二事正相類。

怯誤為勇[编辑]

張亮過建安城下,壁壘未固,高定兵奄至。亮素怯,踞胡床直視不能言。將士見之,疑以為勇,相與奮擊。敗敵,還報亮。亮猶股栗未寧。

父僧誤[编辑]

京師有少尼與一男子情好,欲長留之,不得,乃醉而髡其首,以弟子畜之。後其妻蹤跡至寺,得夫以歸。夫深自慚悔,且囑妻:「勿泄,俟吾髮長。」時其子商於外,婦每怪姑倍食,又數聞人音,穴壁窺之,正見姑與一僧同臥,忿恚,具白其子。子大怒,取刀入室,撫兩人首,其一僧也,即奮刃斷僧首。母覺而止之,不及,告以故。子驗其首乃大悔。有司謂「雖非弑逆,然母奸不應子殺。」遂坐死。

婆奸媳[编辑]

萬曆辛卯間,閶門外有父子同居者。子商於外,婦事舅姑極柔婉,嫗遂疑翁與婦通,乃夜取翁衣帽自飾,潛入婦寢所,試抱持之。婦不得脫,怒甚,以手指毀其面。嫗負痛,始去,明旦托病不起。婦潛歸父母家,訴之。父往察,翁面無損,歸讓其女不實。女恚,竟自經。父訟於官,翁亦無以自明。鄰里稱嫗面有傷痕,執嫗鞫之,事乃白。時吳中喧傳為「婆奸媳」。

羅長官[编辑]

萬曆丙戌間,京師有傭工之婦,先與衛軍羅姓者交密,呼為「羅長官」,後以隙絕。婦久曠欲動,乃擇葫蘿蔔潤之,每寢,執以自娛,快意處亟呼蘿蔔為 「羅長官」。鄰人聞之,以為羅君復修好矣。鄰有惡少年,素垂涎於婦,調之不從,恨焉。適傭工夜歸,與婦寢。惡少不知也,意其獨宿,故無聲,挾利刀潛入,將迫之。捫枕得雙頭,誤認為羅,怒甚,連斫之而去。事既上,有司不能決。鄰人曰:「前此每夜其婦必呼其舊好之羅長官。然但聞聲,未見其人也。」官以羅妒奸殺人,當重辟。羅極稱冤,竟不白。惡少歸,嗟歎不已。妻叩之,備述其故。妻亦與一人有私,其所私者,正避匿床下,計欲殺惡少而取其妻,乃以所聞語鳴官。惡少竟得罪,而羅長官乃釋。

誤哭[编辑]

今春,吾蘇北教場演武。故事:銃手三人,試三銃,銃不響,有罰。第二銃偶走藥,火噴面黑,其人詣河頭洗滌。面第三銃藥線甚遲,銃手懼責,以口吹之,銃忽發,破頭而死。而第二人之婦,初時聞其夫為銃傷,倉惶來視,即見死屍橫地,以為夫也,便大哭。第三人之婦亦來同看,反以好言解慰。俄而第二人至,二婦俱駭,詢之,知其詳,於是第三人之婦放聲舉哀,而前婦收淚,轉為解慰焉。

訛言[编辑]

至元丁丑六月,民間謠言朝廷將采童男女以授韃靼為奴婢,且俾父母護送交割。自中原至江南,人家男女年十二、三以上,便為婚嫁,擾擾十餘日方息。吳僧柏子庭有詩戲之,曰:「一封丹詔未為真,三杯淡酒便成親。夜來明月樓頭望,唯有嫦娥不嫁人。」隆慶戊辰,有私閹人者,名張朝,假傳奉旨來浙直選宮女。一時驚婚者眾,輿人、廚人無從顧覓,亦如至元故事。有人改子庭詩云:「抵關內使未為真,何必三杯便做親?夜來明月樓頭望,嚇得姮娥要嫁人。」又訛言並選寡婦伴送入京。於是孀居無老少,皆從人,有守制數十年,不得已,亦再適。又有人為詩曰:「大男小女不須愁,富貴貧窮錯對頭。堪笑一班貞節婦,也隨飛詔去風流。」

蠍虎冤[编辑]

守宮與蜥蠍二種。守宮即蠍虎,常懸壁。蜥蠍毒甚於蛇,又名「蛇醫」,俗言與龍為親家,故能致雨。古法用蜥蠍數十,置水甕中,數十兒持柳枝咒曰:「蜥蜴蜥蜴,興雲吐霧,降雨滂沱,放汝歸去。」宋熙寧中,求雨時覓蜥蜴,不能盡得,以蠍虎代之,入水即死。小兒更咒曰:「冤苦冤苦,我是蠍虎。似爾昏沉,怎得甘雨?」

馬冤[编辑]

舞馬已散在人間,祿山嘗睹其舞而心愛之,自是因以數匹賣於范陽。其後轉為田承嗣所得,不之知也。雜戰馬中,置之外棧。忽一日,軍中享士,樂作,馬舞不能已。廝養皆謂其為妖,操箠擊之。馬謂其舞不中節,愈加抑揚頓挫。廄吏遽以馬怪白之,箠至死。時人亦有如其舞馬者,以暴故,終不敢言。

Arrow l.svg上一部 下一部Arrow r.svg
古今譚槩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