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譚槩/2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古今譚槩
◀上一部 談資部第二十九 下一部▶

〔子猶曰:古人酒有令,句有對,燈有謎,字有離合,皆聰明之所寄也。工者不勝書,書其趣者,可以侈目,可以解頤。集《談資》第二十九。〕

李先主雪令[编辑]

李先主南唐烈主李昇欲諷動僚屬,雪天大會,出一令,借雪取古人名,仍詞理通貫。時宋齊丘、徐融在座。昇舉杯為令曰:「雪下紛紛,便是白起。」齊丘曰:「著屐過街,必須雍齒。」融意欲挫昇,遽曰:「明朝日出,爭奈蕭何?」昇大怒,是夜收融,投於江。自是唯齊丘與謀。

卦名令[编辑]

蘇子瞻倡酒令,以兩卦名證一故事。一人云:「孟嘗門下三千客,大有同人。」一人云:「光武兵渡滹沱河,即濟未濟。」一人云:「劉寬婢羹汙朝衣,家人小過。」蘇云:「牛僧孺父子犯罪,先斬小畜,後斬大畜。」蓋為荊公父子云。

二十八宿令[编辑]

東坡謂佛印起令曰:「要頭是曲名,尾是二十八宿,四個字不間。」東坡曰:「黃鶯兒,撲蝴蝶不著,虛張尾翼。」佛印應聲答曰:「二郎神,繞佛閣,想是鬼奎危婁。」

賈平章令[编辑]

咸淳中,賈平章似道宴馬丞相廷鸞、江丞相萬里。賈舉令曰:「我有一局棋,寄與洞中仙。洞中仙不受,云:自出洞來無敵手,得饒人處且饒人。」《洞中仙》,曲名。下二句,古詩也。馬云:「我有一漁竿,寄與漁家傲。漁家傲不受,云:夜靜水寒漁不餌,滿船空載月明歸。」江云:「我有一犁鋤,寄與使牛子。使牛子不受,云:且存方寸地,留與子孫耕。」蓋譏似道也。

韓襄毅公令[编辑]

韓襄毅公雍與夏公塤飲,各出酒令。公欲一字內有大人小人,復以諺語二句證之,曰:「傘字有五人。下列眾小人,上侍一大人。所謂有福之人人伏事,無福之人伏事人。」夏云:「爽字有五人。旁列眾小人,中藏一大人。所謂人前莫說人長短,始信人中更有人。」

陳祭酒令[编辑]

雲間陳祭酒詢,每酒酣耳熱,有不平事及人有過,輒面發之。在翰林時,忤一權貴,出為州同。同僚餞行,有倡酒令各用二字,分韻相協,以詩書一句結之。陳學士循云:「轟字三個車,余斗字成斜。車車車,遠上寒山石徑斜。」高學士谷云:「品字三個口,水酉字成酒。口口口,勸君更盡一杯酒。」又一人云: 「犇字三個牛,田壽字成疇。牛牛牛,將有事乎田疇。」陳云:「矗字三個直,黑出字成黜。直直直,焉往而不三黜!」合席大笑。

梅、郭二令相同[编辑]

蜀人杜渭江朝紳令麻城,居官執法,不敢干以私。一日宴鄉紳,梅西野倡令,要拆字入俗語二句。梅云:「單奚也是奚,加點也是溪,除卻溪邊點,加鳥卻為鷄。俗語云:得志貓兒雄似虎,敗翎鸚鵡不如雞。」毛石崖云:「單青也是青,加點也是清。除卻清邊點,加心卻為情。俗語云:火燒紙馬鋪,落得做人情。」杜答云:「單相也是相,加點也是湘。除卻湘邊點,加雨卻為霜。俗語云: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又云:「單其也是其,加點也是淇。除卻淇邊點,加欠卻為欺。俗語云:龍居淺水遭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

蘇州錢兼山、郭劍泉二宦初甚相善,晚以小嫌成訟。袁節推斷之,未服。某官置酒解和,並邀袁公。郭為令曰:「良字本是良,加米也是粮。除卻粮邊米,加女便為娘。語云:買田不買粮,嫁女不嫁娘。」蓋有所刺也。錢曰:「其字本是其,加水也是淇。除卻淇邊水,加欠便成欺。語云: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 袁曰:「禾字本是禾,加口也是和。除卻和邊口,加斗便成科。語云:官無悔筆,罪不重科。」某官執酒勸曰:「工字本是工,加力也是功。除卻功邊力,加糸便成紅,語云: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劉端簡公令[编辑]

古亭劉端簡公居鄉,邑大夫或慢之。值宴會,端簡公出令佐酒,各用唐詩一句,附以方言,上下相屬。語云:「一枝紅杏出牆來:見一半,不見一半。」含有誚意。一士夫云:「旋斫松柴帶葉燒:熱灶一把,冷灶一把。」邑大夫云:「杖藜扶我過橋東:我也要你,你也要我。」一時喧傳,以為絕唱。

一說又云:「隔斷紅塵三十里,你也看不見我,我也看不見你。」解之者曰:「點溪荷葉疊青錢,你也使不得,他也使不得。」

沈石田令[编辑]

沈石田、文衡山、陳白陽、王雅宜遊飲虎丘千人石上。時中秋,月色大佳,石田行令云:「取上一字,下拆兩字,字義相協。」倡云:「山上有明光,不知是日光、月光。」文云:「堂上掛珠簾,不知是王家的、朱家的。」陳云:「有客到舘驛,不知是舍人、官人。」王云:「半夜生孩兒,不知是子時、亥時。」各賞大觥。

高麗僧令[编辑]

高麗一僧陪宴朝使,戲行一令曰:「張良、項羽爭一傘。良曰涼傘,羽曰雨傘。」朝使信口曰:「許由、晁錯爭一葫蘆。由曰油葫蘆,錯曰醋葫蘆。」

都憲令[编辑]

有鎮邊都憲與兵官不合。都憲於酒席間出令云:「天上有天河,地下有蕭何。蕭何手裏持一本律,口稱『犯法之事莫做,發病之物莫吃。』」有所指於兵官也。兵官云:「天上有太陽,地下有張良。張良手裏持一把劍,口稱『鋼刀雖快,不斬無罪之人。』」時一太監在座欲為分解,即云:「天上有雪山,地下有寒山。寒山手裏持一把掃帚,口稱『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遂一笑而散。

羅狀元令[编辑]

《豫章詩話》云:羅狀元念庵,與鄒公、某公有寺觀之集。鄒指塑像出令曰:「祖師買巾,價只要輕。以是買不成,披髮到於今。」某曰:「玉皇買傘,價只要減。以是買不成,頭頂一片板。」羅曰:「觀音買鞋,價只要捱。以是買不成,赤腳上蓮臺。」

《四書》令[编辑]

有人為令云:「子路百里負米,不知是熟米、糙米?若是熟米,子路不對;若是糙米,子路請禱。」一人云:「子路宿於石門,不知開門、閉門?若是開門,由也升堂;若是閉門,子路拱而立。」

薛濤令[编辑]

薛濤辨慧。有黎州刺史作《千字文》令,帶魚禽鳥獸。乃曰:「有虞陶唐。」濤曰:「佐時阿衡。」其人謂語中無魚鳥,行罰。薛曰:「衡字內有小魚字。使君『有虞陶唐』,都無一魚。」坐客大笑。又高駢鎮成都,命濤為一字令,曰:「須得一字象形,又須逐韻。」高曰:「口,有似沒梁鬥。」濤曰:「川,有似三條椽。」節度曰:「如何一條曲?」濤曰:「相公為西川節度使,尚使一沒梁斗。至於窮酒佐,三條椽內一條曲,又何足怪?」

各言土產[编辑]

昔周益公、洪容齋嘗侍壽皇宴,因談肴核。上問:「洪卿鄉里所產?」洪,番陽人也。對曰:「沙地馬蹄鱉,雪天牛尾狸。」又問周。周,廬陵人也。對曰:「金柑玉版筍,銀杏水晶蔥。」上吟賞。又問一侍從,忘其名,浙人也。對曰:「螺頭新婦臂,龜腳老婆牙。」四者皆海鮮也。上為之一笑。

昔人以「四海習鑿齒,彌天釋道安」,及「雲間陸士龍,日下荀鳴鶴」為美談。當是創者易為工耳。

仙對[编辑]

江西有提學出對云:「風擺㯶櫚,千手佛搖摺疊扇。」諸生不能應,乃相與祈鸞仙。降書自稱李太白,對云:「霜凋荷葉,獨腳鬼戴逍遙巾。」

刑部郎中黃暐亦嘗召仙,令對「羊脂白玉天」。乩云:「當出丁家巷田夫口。」公明日往試之,其一耕者鋤土甚力。問:「此何土?」耕者曰:「此鱔血黃泥土也。」公大嗟異。他如「雪消獅子瘦,月滿兔兒肥」,「七里山塘,行到半塘三里半,九溪蠻洞,經過中洞五溪中」,「菱角三尖,鐵裹一團白玉,石榴獨蒂,錦包萬顆珍珠」,皆乩仙筆,可稱名對。
又相傳有俗對云:「塔頂葫蘆,尖捏拳頭搥白日;城頭箭垛,倒生牙齒咬青天。」亦工而可笑。

鬼對[编辑]

舊一舉子,旅店中聞樓下一人出對云:「鼠偷蠶繭,渾如獅子拋毬。」思之不能對。至死,魂常往來樓中,誦此對,人不敢止。後一舉子強欲上樓,夜中果有誦此對者。乃對曰:「蟹入魚罾,卻似蜘蛛結網。」怪遂絕響。

一說:對云「獨立溪橋,人影不隨流水去;孤眠野館,夢魂常到故鄉來。」

高則成[编辑]

高則成六七歲,穎異不凡。鄰有尚書某,緋袍出送客。高適自塾歸,時衣綠衣。尚書呼語之曰:「出水蛙兒穿綠襖,美目盼兮。」高應聲曰:「落湯蝦子著紅衫,鞠躬如也。」尚書大驚異,稱為奇童。

蔣濤[编辑]

蘇郡蔣濤,幼聰慧善對。一日,有父執武弁者同遊佛寺,指殿上三佛出對曰:「三尊大佛,坐獅、坐象、坐蓮花。」濤對曰:「一介書生,攀鳳、攀龍、攀桂子。」既出寺,某部軍牽濤衣,問:「適間本官出何對?」濤以所出告之。又問:「汝對若何?」濤曰:「我對『一個小軍,偷狗、偷貓、偷芥菜。』」

濤對多可採者,如「三跳跳下地,一飛飛上天」,「凍雨洒牕,東二點,西三點,切糕分客,上七刀,下八刀。」皆精切。

楊大年對[编辑]

舊學士院壁間有題云:「李陽生,指李樹為姓,生而知之。」久無對者。楊大年為學士,乃對云:「馬援死,以馬革裹屍,死而後已。」

李空同對[编辑]

李空同督學江西,有士子適用其姓名。公呼而前曰:「汝不聞吾名而敢犯乎?」對曰:「名命於父,不敢更也。」公思久之。曰:「我且出一對試汝,能對,猶可恕也。曰:藺相如,司馬相如,名相如,實不相如。」其人思不久,輒應曰:「魏無忌,長孫無忌,彼無忌,此亦無忌。」公笑而遣之。

唐狀元對[编辑]

唐皋以翰林使朝鮮。其主出對曰:「琴瑟琵琶,八大王一般頭面。」皋即應對曰:「魑魅魍魎,四小鬼各自肚腸。」主大駭服。

五字一韻對[编辑]

邊尚書貢繼妻胡氏,能通書義。邊多侍姬,胡常反目。一日宴客,客舉令曰:「討小老嫂惱。」邊不能對。胡以片紙書「想娘狂郎忙」五字,云:「何不以此對之?」坐客大笑。

徐晞為郡吏日,偶隨守步庭墀中。見一鹿伏地,守得句云:「屋北鹿獨宿。」晞應聲曰:「溪西雞齊啼。」守大驚異,遂不以常禮遇之。

馮損之對[编辑]

慈溪馮益,字損之。其叔為僧,益往訪之。叔戲出對曰:「荷葉荷花,似青涼傘,蓋佳人之粉面。」對曰:「瓠藤瓠子,如黃麻繩,繫和尚之光頭。」

董通判對[编辑]

常州府同知吳、通判董,至無錫飲紅白酒而醉。吳出對云:「紅白相兼,醉後不知南北。」董云:「青黃不接,貧來賣了東西。」

陸采對[编辑]

東郊巡按蘇松,刷卷許御史戲云:「北臺東御史,西人巡按南方。」東不能屬。陸公采私為對云:「冬官夏侍郎,春日辦完秋稅。」又李空同在江西,有對云:「孤雁渡江,顧影徘徊如得偶。」人不能對。陸云:「老翁照鏡,鑒形仿佛似傳神。」

於肅湣對[编辑]

於肅湣公幼時,其母梳其髮為雙角,日遊鄉校。僧人蘭古春見之,戲曰:「牛頭喜得生龍角。」公即對曰:「狗口何曾出象牙!」僧已驚之。公回對母曰:「今不可梳雙髻矣。」他日古春又過學館,見於梳成三角之髻,又戲曰:「三角如鼓架。」公又即對曰:「一禿似雷槌。」古春遂語其師曰:「此兒救時之相也!」

呂升對[编辑]

楊委任僉浙憲時,見數童從社學歸,中一生手拋書囊而戲。季任召至前,見其秀異,出對曰:「童子六七人,無如爾狡。」生應聲曰:「太守二千石,莫若公……」其尾一字不言,且請賞。許之,乃曰:「莫若公廉。」委任詰之曰:「設不賞云何?」答曰:「莫若公貪。」季任大奇之。

莫延韓對[编辑]

屠赤水與莫延韓一日遊頤園,酒酣,屠偶吟云:「簷下蜘蛛,一腔絲意。」莫信口云:「庭前蚯蚓,滿腹泥心。」

泰興令對[编辑]

泰興令胡瑤嬖一門子,忽見一掾挑之與密語,以為嫌,問掾何語。掾急遽曰:「渠是小人表弟,語家事耳。」令即出一對曰:「表弟非表兄表子。汝能對,免責。」掾應聲曰:「丈人是丈母丈夫。」令笑而觴之以酒。

俗語對[编辑]

一布政守官盡職,不求汲引,執政失於遷擢。入覲將回,鄉人為侍郎者餞之,因邀同部會飲。中一人見止布政一客,戲出對曰:「客少主人多。」眾未及應。布政遽曰:「某有一對,諸大人幸勿見罪。」乃對曰:「天高皇帝遠。」眾愕然。

陳啟東善屬對,嘗思「約頸葫蘆」四字未就,方浴而得之,曰「空心蘿蔔,天生語也!」喜而躍,浴盤頓破。

重字對[编辑]

陳啟東訓導分水,一人題橋上云:「分水橋邊分水吃,分分分開。」啟東過而見之,對曰:「看花亭下看花回,看看看到。」皆其地名也。

國初,有某解元及第後,偕伴至妓館。妓知其才名,欲試之,乃瀹茶止一甌,而三分之以進,曰:「三分分茶,解解解遠之渴。」即應聲曰:「一朝朝罷,行行行院之家。」

金用元對[编辑]

蘇士金用元,每嘲人,詩歌俳語頃刻立就,爭相傳笑。一日在文內翰家浪謔,蒙師潘慍曰:「吾有一語,能對甘悔。曰:『王大夫昆季築牆,一土蔽三人之體。』」金即曰:「潘先生父子沐髮,番水灌兩牛之頭。」滿座大笑。

三光日月星[编辑]

元祐初,東直復除翰林學士,充館伴北使。遼使素聞其名,思以奇困之。其國舊有一對曰「三光日月星」,無能屬者,首以請於坡。坡唯唯,謂其介曰: 「我能而君不能,亦非所以全大國之體。『四詩風雅頌』,天生對也。盍先以此復之?」介如言。使方歎愕,坡徐對曰:「四德元亨利。」使睢盱欲起辯。坡曰: 「而謂我忘其一耶?謹而舌,兩朝兄弟邦,卿為外臣,此固仁祖之廟諱也。」使出其不意,大駭服。

劉季孫[编辑]

王荊公嘗舉書句語劉季孫曰:「念茲在茲,釋茲在茲,名言茲在茲。有何可對?」季孫應聲曰:「揭諦揭諦,波羅揭諦,波羅僧揭諦。」安石大笑。

戴大賓對[编辑]

戴大賓八歲遊泮,主師指廳上椅屬對云:「虎皮褥蓋學士椅。」即對云:「兔毫筆寫狀元坊。」主師大奇之。十三中鄉試,有貴公來謁其父,見戴戲庭側,尚是一嬰稚,以為業童子藝也,出一對曰「月圓」。即應曰「風扁」。問:「風何嘗扁?」曰:「側縫皆入,不扁何能?」又出一對曰「鳳鳴」,即應曰「牛舞」。問:「牛何嘗舞?」曰:「百獸率舞,牛不在其中耶?」貴公大加歎賞,詢之,即大賓也,已成鄉舉矣。對語皆含刺云。

隨口對[编辑]

文皇學謂解學士曰:「有一書句甚難其對,曰『色難』。」解應聲曰:「容易。」文皇不悟,顧謂解曰:「既云易矣,何久不屬對?」解曰:「適已對矣。」文皇始悟,為之大笑。

李西涯居政府時,庶吉士進謁,有言「閣下李先生」者。公聞之,既相見,因曰:「請諸君屬一對,云『庭前花始放』。」眾疑其太易,轉思未工。各沉吟間,公曰:「何不對『閣下先生』?」相讚而笑。

蔡霞山對[编辑]

蔡霞山督學楚中,行部試士,見一生坐小舟讀書。蔡呼生至,令其屬對曰:「未明求衣。」生未答。蔡曰:「何不對『臨渴掘井』?」

孫臨對[编辑]

韓玉汝治秦川,尚嚴。人語曰:「寧逢暴虎,莫逢韓玉汝。」孫臨滑稽,尤善對。或問曰:「『莫逢韓玉汝,』當何以對?」臨應聲曰:「何怕李金吾?」聞者賞之。

世宗朝長對[编辑]

世宗皇帝修玄,學士爭獻清詞為媚。時遠方有獻靈龜者,上自出對云:「赤水靈龜雙獻端。天數五,地數五,五五二十五數,數數合於道。道號元始天尊,一誠有感。」一詞臣對云:「丹山彩風兩呈祥。雌聲六、雄聲六,六六三十六聲,聲聲聞於天。天生嘉靖皇帝,萬壽無疆。」上喜甚,厚賚之。

朱雲楚[编辑]

贛妓朱雲楚子卿,警慧知書。趙時逢遯可為守,嘗會客,果實有炮栗。趙指之曰:「栗綻縫黃見。」坐客屬對,皆莫能。楚輒曰:「妾有對。」取席間藕片以進曰:「藕斷露絲飛。」趙大奇之。見《談藪》。

妓對[编辑]

有郡丞席上作對,屬云:「酒熱不須湯盞湯。」一妓對曰:「廳涼無用扇車扇。」見《文酒清話》。

古人姓名謎[编辑]

元祐間,士夫好事者,取達官姓名為詩謎,如「長空雪霽見虹霓,行尺天涯遇帝畿。天子手中執玉簡,秀才不肯著麻衣。」謂韓絳、馮京、王珪、曾布也。又取古人而傳以今事,如「人人皆戴子瞻帽,君實新來轉一官,門狀送還王介甫,潞公身上不曾寒。」謂仲長統、司馬遷、謝安石、溫彥博。

「佳人佯醉索人扶,露出胸前白玉膚,夏入帳中尋不見,任他風雨滿江湖。」隱賈島、李白、羅隱、潘閬名謎。

燈謎[编辑]

「十謁朱門九不天,滿頭風雪卻回來。歸家懶睹妻兒面,撥盡寒爐一夜灰。」一藥名:常山、砒霜、狼毒、焰硝;一病名:喉閉、傷寒、暴頭、火丹。

陳亞謎[编辑]

陳亞自為亞字謎曰:「若教有口便啞,且要無心為惡。中間全沒肚腸,外面任生棱角。」

辛未狀元謎[编辑]

辛未會試,江陰袁舜臣作謎詩於燈上,云:「六經蘊籍胸中久,一劍十年磨在手。吉花頭上一枝橫,恐泄天機莫露口。一點累累大如斗,掩卻半床何所有?完名直待掛冠歸,本來面目君知否?」唯蘇州劉瑊一見能識之,乃「辛未狀元」四字。

招飲答謎[编辑]

《古今詩格》有遣書招客云:「板戶公堂,斫腳露喪。」答云:「斑犬良賦,趨龜空肚。」板戶,木門,「閑」字;公堂,官舍,「館」字;斫腳,斬足,「踅」字;露喪,屍出,「屈」字。謂「閑館踅屈」也。斑犬,文苟,「敬」字;良賦,尚田,「當」字;趨龜,走卜,「赴」字;空肚,欠食,「飲」字。謂「敬當赴飲」也。

開元寺[编辑]

乾符末,有客寓廣陵開元寺,不為僧所禮,題門而去。題云:「龕龍去東涯,時日隱西斜。敬文今不在,碎石入流沙。」僧眾皆不解。有沙彌知為謗語,是「合寺苟卒」四字。

大明寺[编辑]

令狐相鎮淮海日,嘗遊大明寺,見西壁題云:「一人堂堂,二曜同光,泉深尺一,點去冰傍。二人相連,不欠一邊。三梁四柱烈火然,除卻雙鉤兩日全。」 諸賓幕莫辨。有支使班蒙曰:「一人,大字。二曜者日月,明字也。尺一者,十一寸,非寺字乎?冰去點,為水。二人相連,天字。不欠一邊,下字。三梁四柱而烈火,無字。兩日除雙鉤,比字也。是言『大明寺水,天下無比』。」

皇華驛[编辑]

《博異記》云:廣州押衙崔慶成抵皇華驛,夜見美人,鬼也,擲書曰:「川中狗,百姓眼,馬撲兒,御廚飯。」慶成不解。後丁晉公曰:「川中狗,蜀犬也。百姓眼,民目也。馬撲兒,瓜子也。御廚飯,官食也。乃『獨眠孤館』。」

顧聖之謎[编辑]

吳人顧聖之作一謎云:「兩頭兩頭,中間兩頭。兩頭大,兩頭小。兩頭破,兩頭好。兩頭光,兩頭草。兩頭豎。兩頭倒。」乃二僧兩頭宿也。

祝枝山謎[编辑]

祝枝山學佛語叉袋謎云:「無佛不開口,開口便成佛。盤多羅,詰多羅,佛多刹多,佛多難陀。」

◀上一部 下一部▶
古今譚槩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