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書中尋活字彙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難得糊塗 古書中尋活字彙
作者:魯迅
羅憮
1933年11月6日
「商定」文豪
本作品收錄於《准風月談
本篇最初發表於一九三三年十一月九日《申報·自由談》。

  古書中尋活字彙,是說得出,做不到的,他在那古書中,尋不出一個活字彙。

  假如有「可看《文選》的青年」在這裡,就是高中學生中的幾個罷,他翻開《文選》來,一心要尋活字彙,當然明知道那裡面有些字是已經死了的。然而他怎樣分別那些字的死活呢?大概只能以自己的懂不懂為標準。但是,看了六臣注之後才懂的字不能算,因為這原是死屍,由六臣背進他腦裡,這才算是活人的,在他腦裡即使復活了,在未「可看《文選》的青年」的眼前卻還是死傢伙。所以他必須看白文。

  誠然,不看注,也有懂得的,這就是活字彙。然而他怎會先就懂得的呢?這一定是曾經在別的書上看見過,或是到現在還在應用的字彙,所以他懂得。那麼,從一部《文選》裡,又尋到了什麼?

  然而施先生說,要描寫宮殿之類的時候有用處。這很不錯,《文選》裡有許多賦是講到宮殿的,並且有什麼殿的專賦。

  倘有青年要做漢晉的歷史小說,描寫那時的宮殿,找《文選》是極應該的,還非看「四史」《晉書》之類不可。然而所取的僻字也不過將死屍抬出來,說得神秘點便名之曰「復活」。如果要描寫的是清故宮,那可和《文選》的瓜葛就極少了。

  倘使連清故宮也不想描寫,而豫備工夫卻用得這麼廣泛,那實在是徒勞而仍不足。因為還有《易經》和《儀禮》,裡面的字彙,在描寫周朝的卜課和婚喪大事時候是有用處的,也得作為「文學修養之根基」,這才更像「文學青年」的樣子。

十一月六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