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先生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史先生墓誌銘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

枚生七歲,受《論語》、《大學》於史先生。十二歲,與先生同補弟子員。十九歲,先生卒。三十九歲,葬先生於西湖之葛嶺,而誌其墓曰:

先生姓史,諱中,字玉瓚,漢溧陽侯遺裔,為八行世家。始祖浩,仕南宋,官至右丞相。子孫遷於杭。先生幼孤貧,無師傅。年二十,聞鄰兒讀「四子書」,仿佛若素所聞,愈愛聽,遂能雒誦。見案上卷,戲仿為之,不意竟就。質之老儒,驚曰:「是製藝也。」告以故,始不信,繼乃大奇之。

長更力學,於星經、地志、樂律,俱能穿穴詣微,駕其說。嘗攜枚過錢塘門觀浙帥大閱,旌旗蔽野,鐵騎成列而下。先生斜睨其陣,又數數按其營帳,大言曰:「謬耳!不可以戰。」枚驚曰:「先生解是耶?」先生曰:「昔蕭穎士見封常清行陣,不觀而還。常清果敗。軍旅亦儒者事,吾常學之矣。」歸,手一書示枚,而循其發泣曰:「種種矣。此少時手抄《陣圖》也。嘻,其焚之!」

館枚家十年,婆娑教督,性狷狹修謹,雖期功喪,有如剡之容。長身瘠立,若植鰭然。晚年好仙釋,師季某而友張自南。三人者語化色五倉之說,則辟?畫灰,戒門以絕。先生曰:「吾為兒時,見方外服輒研研然。今得奧旨,宜去。但仙人皆孝子,有嗣吾宗者,吾履?逝矣。」卒無子,不果行。年四十九得疾,舌大而僵,滿於口內,錐刺寸餘無血。自知不起,屢搏其膺曰:「可惜,可惜!」食飲至唇而止,以箸㢋其喉,猶齘噤不下。人見之或泣或歎,不忍逼視。愈益不平,口荷荷不絕,竟餓死。道友張自南結胎於臍,胎墜腸絕,先一年死。季姓者,年餘鼻潰死。銘曰:

機也括之,玉也削之。我童而蒙,孰先覺之?積學而窮,積善隕宗。長生不生,五十嗟凶。忌其仙,竟忘其賢,使隱恨於黃泉。嘻,其何以為天!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