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三家註/卷04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八 史記
作者:司馬遷 漢
卷五十

【索隱】外戚,紀后妃也,后族亦代有封爵故也。漢書則編之列傳中。王隱則謂之為紀,而在列傳之首。

自古受命帝王及繼體守文之君,【索隱】按:繼體謂非創業之主,而是嫡子繼先帝之正體而立者也。守文猶守法也,謂非受命創製之君,但守先帝法度之主耳。非獨內德茂也,蓋亦有外戚之助焉。【索隱】按:謂非獨君德於內茂盛,而亦有賢后妃外戚之親以助教化也。夏之興也以塗山,【索隱】韋昭云:「塗山,國名,禹所娶,在今九江。」應劭曰:「九江當塗有禹墟。大戴云『禹娶塗山氏之女僑,生啟』。」而桀之放也以末喜。【索隱】國語「桀伐有施,有施人以妹喜女焉」,韋昭曰「有施,喜姓之國。末喜,其女也」。殷之興也以有娀,【索隱】韋昭云:「契母簡狄,有娀國女。音嵩。」紂之殺也嬖妲己。【索隱】國語「殷辛伐有蘇氏,有蘇氏以妲己女焉」。按:有蘇,國也。己,姓也。妲,字也。包愷云「妲音丁達反」。周之興也以姜原【索隱】系本云:「帝嚳上妃有邰氏之女,曰姜原。」鄭玄箋詩云:「姜姓,嫄名,履大人跡而生后稷。」及大任,【索隱】按:大任,文王之母,故詩云「摯仲氏任」,毛傳云「摯國任姓之中女也」。而幽王之禽也淫於襃姒。【索隱】國語曰:「幽王伐有襃,有襃人以襃姒女焉。」按:襃是國名,姒是其姓,即龍漦之子,襃人育而以女於幽王也。然此文自「夏之興」至「襃姒」皆是魏如耳之母詞,見國語及列女傳。故易基乾坤,詩始關雎,書美釐降,春秋譏不親迎。【索隱】按:公羊「紀裂繻來逆女,何以書?譏也,譏不親迎也」。夫婦之際,人道之大倫也。禮之用,唯婚姻為兢兢。夫樂調而四時和,陰陽之變,萬物之統也。【索隱】以言若樂聲調,能令四時和,而陰陽變,則能生萬物,是陰陽即夫婦也。夫婦道和而能化生萬物。萬物,人為之本,故云「萬物之統」。可不慎與?人能弘道,無如命何。甚哉,妃匹之愛,【索隱】妃音配,又如字。君不能得之於臣,【索隱】以言夫婦親愛之情,雖君父之尊而不奪臣子所好愛,使移其本意,是不能得也。故曰「匹夫不可奪志」是也。父不能得之於子,況卑下乎!既驩合矣,或不能成子姓;【索隱】按:鄭玄注禮記云「姓者,生也。子姓,謂眾孫也」。按即趙飛燕等是也。能成子姓矣,或不能要其終:【索隱】按:謂有始不能要其終也。以言雖有子姓而意不能要終,如栗姬、衛後等皆是也。豈非命也哉?孔子罕稱命,蓋難言之也。非通幽明之變,惡能【索隱】上音烏。惡猶於何也。識乎性命哉?

太史公曰:秦以前尚略矣,其詳靡得而記焉。漢興,呂娥姁【集解】徐廣曰:「姁音況羽反。呂后姊字長姁也。」【索隱】呂后字,音況羽反。按:漢書呂后名雉。為高祖正後,男為太子。及晚節色衰愛弛,而戚夫人有寵,【索隱】漢書雲得定陶戚姬。其子如意幾代太子者數矣。及高祖崩,呂后夷戚氏,誅趙王,而高祖後宮唯獨無寵疏遠者得無恙。【索隱】爾雅云「恙,憂也」。一說,古者野居露宿,恙,噬人蟲也,故人相恤云「得無恙乎」。

呂后長女為宣平侯張敖妻,敖女為孝惠皇后。【索隱】按:皇甫謐雲名嫣。呂太后以重親故,欲其生子萬方,終無子,詐取後宮人子為子。及孝惠帝崩,天下初定未久,繼嗣不明。於是貴外家,王諸呂以為輔,而以呂祿女為少帝後,欲連固根本牢甚,然無益也。

高後崩,合葬長陵。【集解】關中記曰:「高祖陵在西,呂后陵在東。漢帝後同塋,則為合葬,不合陵也。諸陵皆如此。」祿、產等懼誅,謀作亂。大臣征之,天誘其統,【集解】徐廣曰:「一作『衷』。」卒滅呂氏。唯獨置孝惠皇后居北宮。【索隱】按:宮在未央北,故曰北宮。【正義】括地誌云:「北宮在雍州長安縣西北十三里,與桂宮相近,在長安故城中。」迎立代王,是為孝文帝,奉漢宗廟。此豈非天邪?非天命孰能當之?

薄太后,父吳人,姓薄氏,秦時與故魏王宗家女魏媼通,【索隱】媼音烏老反。然媼是婦人之老者通號,故趙太后自稱媼,及王媼、劉媼之屬是也。生薄姬,而薄父死山陰,因葬焉。【索隱】顧氏按冢墓記,在會稽縣,縣西北楫山上今猶有兆域。楫音庄洽反。【正義】括地誌云:「楫山在越州會稽縣西北三里,一名稷山。」楫音庄洽反。

及諸侯畔秦,魏豹立為魏王,而魏媼內其女於魏宮。媼之許負所相,相薄姬,雲當生天子。是時項羽方與漢王相距滎陽,天下未有所定。豹初與漢擊楚,及聞許負言,心獨喜,因背漢而畔,中立,更與楚連和。漢使曹參等擊虜魏王豹,以其國為郡,而薄姬輸織室。豹已死,漢王入織室,見薄姬有色,詔內後宮,歲餘不得幸。始姬少時,與管夫人、趙子兒相愛,約曰:「先貴無相忘。」已而管夫人、趙子兒先幸漢王。漢王坐河南宮成皋台,【索隱】按:是河南宮之成皋台,漢書作「成皋靈台」。西征記云「武牢城內有高祖殿,西南有武庫」。【正義】括地誌云:「洛州氾水縣,古東虢州,故鄭之制邑,漢之成皋縣也。」此兩美人相與笑薄姬初時約。漢王聞之,問其故,兩人具以實告漢王。漢王心慘然,憐薄姬,是日召而幸之。薄姬曰:「昨暮夜妾夢蒼龍據吾腹。」高帝曰:「此貴徵也,吾為女遂成之。」一幸生男,是為代王。其後薄姬希見高祖。

高祖崩,諸御幸姬戚夫人之屬,呂太后怒,皆幽之,不得出宮。而薄姬以希見故,得出,從子之代,為代王太后。太后弟薄昭從如代。

代王立十七年,高後崩。大臣議立後,疾外家呂氏彊,皆稱薄氏仁善,故迎代王,立為孝文皇帝,而太后改號曰皇太后,弟薄昭封為軹侯。【索隱】按地理志,軹縣在河內,恐地遠非其封也。按:長安東有軹道亭,或當是所封也。

薄太后母亦前死,葬櫟陽北。於是乃追尊薄父為靈文侯,會稽郡置園邑三百家,長丞已下吏奉守冢,寢廟上食祠如法。而櫟陽北亦置靈文侯夫人園,如靈文侯園儀。薄太后以為母家魏王後,早失父母,其奉薄太后諸魏有力者,於是召復魏氏,賞賜各以親疏受之。薄氏侯者凡一人。

薄太后後文帝二年,以孝景帝前二年崩,葬南陵。【索隱】按:廟記云「在霸陵南十里,故謂南陵」。按:今在長安東滻水東東原上,名曰少陰。在霸陵西南,故曰「東望吾子,西望吾夫」是也。【正義】括地誌云:「南陵故縣在雍州萬年縣東南二十四里。漢南陵縣,本薄太后陵邑。陵在東北,去縣六里。」以呂后會葬長陵,故特自起陵,近孝文皇帝霸陵。【集解】徐廣曰:「霸陵縣有軹道亭。」

竇太后,【索隱】按:皇甫謐雲名猗房。趙之清河觀津人也。【正義】在冀州棗強縣東北二十五里。呂太后時,竇姬以良家子入宮侍太后。太后出宮人以賜諸王,各五人,竇姬與在行中。竇姬家在清河,欲如趙近家,請其主遣宦者吏:【正義】謂宦者為吏,主發遣宮人也。「必置我籍趙之伍中。」宦者忘之,誤置其籍代伍中。籍奏,詔可,當行。竇姬涕泣,怨其宦者,不欲往,相彊,乃肯行。至代,代王獨幸竇姬,生女嫖,【索隱】音疋消反。後生兩男。而代王王后生四男。先代王未入立為帝而王后卒。及代王立為帝,而王后所生四男更病死。孝文帝立數月,公卿請立太子,而竇姬長男最長,立為太子。立竇姬為皇后,女嫖為長公主。其明年,立少子武為代王,已而又徙梁,是為梁孝王。

竇皇后親蚤卒,葬觀津。【索隱】按:摯虞注決錄云「竇太后父少遭秦亂,隱身漁釣,墜泉而死。景帝立,太后遣使者填父所墜淵,起大墳於觀津城南,人間號曰竇氏青山也」。於是薄太后乃詔有司,追尊竇後父為安成侯,母曰安成夫人。令清河置園邑二百家,長丞奉守,比靈文園法。

竇皇后兄竇長君,【索隱】按:決錄雲建字長君。弟曰竇廣國,字少君。【正義】括地誌云:「竇少君墓在冀州武邑縣東南二十七里。」少君年四五歲時,家貧,為人所略賣,其家不知其處。傳十餘家,至宜陽,為其主入山作炭,暮臥岸下百餘人,岸崩,盡壓殺臥者,少君獨得脫,不死。自卜數日當為侯,從其家之長安。【索隱】謂從逐其宜陽之主人家,而皆往長安也。聞竇皇后新立,家在觀津,姓竇氏。廣國去時雖小,識其縣名及姓,又常與其姊採桑墮,用為符信,上書自陳。竇皇后言之於文帝,召見,問之,具言其故,果是。又復問他何以為驗?對曰:「姊去我西時,與我決於傳舍中,【索隱】決者,別也。傳音轉。傳舍謂郵亭傳置之舍。蓋竇後初入宮時,別其弟於傳舍之中也。丐沐沐我,【索隱】丐音蓋。丐者,乞也。沐,米潘也。謂後乞潘為弟沐。請食飯我,乃去。」於是竇後持之而泣,泣涕交橫下。侍御左右皆伏地泣,助皇后悲哀。乃厚賜田宅金錢,封公昆弟,家於長安。【索隱】按:公亦祖也,謂皇后同祖之昆弟,如竇嬰即皇后之兄子之比,亦得家於長安。故劉氏云「公昆弟謂廣國等」。

絳侯、灌將軍等曰:「吾屬不死,命乃且縣此兩人。兩人所出微,不可不為擇師傅賓客,又復效呂氏大事也。」於是乃選長者士之有節行者與居。竇長君、少君由此為退讓君子,不敢以尊貴驕人。

竇皇后病,失明。文帝幸邯鄲慎夫人、尹姬,皆毋子。孝文帝崩,孝景帝立,乃封廣國為章武侯。【索隱】地理志縣名,屬勃海。【正義】括地誌云:「滄州魯城縣。」長君前死,封其子彭祖為南皮侯。【索隱】地理志縣名,屬勃海。【正義】括地誌云:「故南皮城在滄州南皮縣北四里,漢南皮縣也。」吳楚反時,竇太后從昆弟子竇嬰,任俠自喜,將兵,以軍功為魏其侯。【索隱】地理志縣名,屬琅邪。竇氏凡三人為侯。

竇太后好黃帝、老子言,帝及太子諸竇不得不讀黃帝、老子,尊其術。

竇太后後孝景帝六歲崩,【索隱】是當武帝建元六年,此文是也。而漢書作「元光」,誤。合葬霸陵。遺詔盡以東宮金錢財物賜長公主嫖。

王太后,【索隱】按:皇甫謐雲名娡。音志。槐里人,【索隱】按:地理志右扶風槐里,本名廢丘。【正義】括地誌云:「犬丘故城一名槐里,亦曰廢丘,城在雍州始平縣東南十里也。」母曰臧兒。臧兒者,故燕王臧荼孫也。臧兒嫁為槐里王仲妻,生男曰信,與兩女。【索隱】即後及兒姁也。而仲死,臧兒更嫁長陵田氏,生男蚡、勝。臧兒長女嫁為金王孫婦,生一女矣,而臧兒卜筮之,曰兩女皆當貴。因欲奇兩女,【索隱】奇者,異之也。漢書作「倚」。倚者,依也。乃奪金氏。金氏怒,不肯予決,乃內之太子宮。太子幸愛之,生三女一男。男方在身時,王美人夢日入其懷。以告太子,太子曰:「此貴徵也。」未生而孝文帝崩,孝景帝即位,王夫人生男。【索隱】即武帝也。漢武故事云「帝以乙酉年七月七月日生於猗蘭殿」。

先是臧兒又入其少女兒姁,【索隱】況羽反。兒姁生四男。【索隱】謂廣川王越、膠東王寄、清河王乘、常山王舜也。

景帝為太子時,薄太后以薄氏女為妃。及景帝立,立妃曰薄皇后。皇后毋子,毋寵。薄太后崩,廢薄皇后。

景帝長男榮,其母栗姬。栗姬,齊人也。立榮為太子。長公主嫖有女,欲予為妃。栗姬妒,而景帝諸美人皆因長公主見景帝,得貴幸,皆過栗姬,【索隱】過音戈。謂逾之。栗姬日怨怒,謝長公主,不許。長公主欲予王夫人,王夫人許之。長公主怒,而日讒栗姬短於景帝曰:「栗姬與諸貴夫人幸姬會,常使侍者祝唾其背,挾邪媚道。」景帝以故望之。【索隱】望猶責望,謂恨之也。

景帝嘗體不安,心不樂,屬諸子為王者於栗姬,曰:「百歲後,善視之。」栗姬怒,不肯應,言不遜。景帝恚,心嗛之而未發也。【索隱】嗛音銜。銜謂恨也。

長公主日譽王夫人男之美,景帝亦賢之,又有曩者所夢日符,計未有所定。王夫人知帝望栗姬,因怒未解,陰使人趣大臣立栗姬為皇后。大行奏事【索隱】大行,禮官。行音衡。畢,曰:「『子以母貴,母以子貴』,【索隱】此皆公羊傳文。今太子母無號,宜立為皇后。」景帝怒曰:「是而所宜言邪!」遂案誅大行,而廢太子為臨江王。栗姬愈恚恨,不得見,以憂死。卒立王夫人為皇后,其男為太子,封皇后兄信為蓋侯。【索隱】地理志蓋縣屬太山。

景帝崩,太子襲號為皇帝。尊皇太后母臧兒為平原君。【正義】德州縣也。封田蚡為武安侯,【索隱】地理志縣名,屬魏郡。【正義】括地誌云:「武安故城在洛州武安縣西南七里,六國時趙邑,漢武安縣城也。」勝為周陽侯。【索隱】地理志縣名,屬上郡。【正義】括地誌云:「周陽故城在絳州聞喜縣東二十九里也。」

景帝十三男,一男為帝,十二男皆為王。而兒姁早卒,其四子皆為王。王太后長女號日平陽公主,【正義】括地誌云:「平陽故城即晉州城西面,今平陽故城東面也。城記雲堯築也。」次為南宮公主,【正義】南宮,冀州縣也。次為林慮公主。【索隱】縣名,屬河內。本名隆慮,避殤帝諱,改名林慮。慮音廬。【正義】林慮,相州縣也。

蓋侯信好酒。田蚡、勝貪,巧於文辭。王仲蚤死,葬槐里,追尊為共侯,置園邑二百家。及平原君卒,從田氏葬長陵,置園比共侯園。而王太后後孝景帝十六歲,以元朔四年崩,合葬陽陵。【正義】括地誌云:「陽陵在雍州咸陽縣東四十里。」王太后家凡三人為侯。

衛皇后字子夫,生微矣。蓋其家號曰衛氏,【正義】衛青傳云:「父鄭季為吏,給事平陽侯家,與侯妾衛媼通,生青,故冒衛氏。」出平陽侯邑。【集解】徐廣曰:「平陽侯曹壽尚平陽公主。」子夫為平陽主謳者。武帝初即位,數歲無子。平陽主求諸良家子女十餘人,飾置家。武帝祓【集解】徐廣曰:「三月上巳,臨水祓除謂之禊。呂后本紀亦云『三月祓還過軹道』。蓋與『游』字相似,故或定之也。」【索隱】蘇林音廢,今亦音拂,謂祓禊之,游水自潔,故曰祓除。霸上還,因過平陽主。主見所侍美人。上弗說。既飲,謳者進,上望見,獨說衛子夫。是日,武帝起更衣,子夫侍尚衣軒中,得幸。【正義】尚,主也。於主衣車中得幸也。上還坐,驩甚。賜平陽主金千斤。主因奏子夫奉送入宮。子夫上車,平陽主拊其背曰:「行矣,彊飯,勉之!即貴,無相忘。」入宮歲餘,竟不復幸。武帝擇宮人不中用者,斥出歸之。衛子夫得見,涕泣請出。上憐之,復幸,遂有身,尊寵日隆。召其兄衛長君弟青為侍中。而子夫後大幸,有寵,凡生三女【索隱】按:謂諸邑、石邑及衛長公主後封當利公主是。一男。男名據。【索隱】即戾太子也。

初,上為太子時,娶長公主女為妃。立為帝,妃立為皇后,姓陳氏,【索隱】漢武故事云「後名阿嬌」即長公主嫖女也。曾祖父嬰,堂邑侯,傳至父午,尚長公主,生後。無子。上之得為嗣,大長公主有力焉,【集解】徐廣曰:「即景帝姊嫖也。」以故陳皇后驕貴。聞衛子夫大幸,恚,幾死者數矣。上愈怒。陳皇后挾婦人媚道,其事頗覺,於是廢陳皇后,【索隱】按:漢書云「女子楚服等坐為皇后咒詛,大逆無道,相連誅者三百人」,乃廢后居長門宮。故司馬相如賦云「陳皇后別在長門宮,怨悶悲思,奉黃金百斤為相如取酒,乃為作頌以奏,皇后復親幸」。作頌信有之也,復親幸之恐非實也。而立衛子夫為皇后。

陳皇后母大長公主,景帝姊也,數讓武帝姊平陽公主曰:「帝非我不得立,已而棄捐吾女,壹何不自喜而倍本乎!」平陽公主曰:「用無子故廢耳。」陳皇后求子,與醫錢凡九千萬,然竟無子。

衛子夫已立為皇后,先是衛長君死,乃以衛青為將軍,擊胡有功,封為長平侯。【索隱】地理志縣名,屬汝南。青三子在襁褓中,皆封為列侯。及衛皇后所謂姊衛少兒,少兒生子霍去病,以軍功封冠軍侯,【索隱】子夫姊少兒之子去病封也。地理志冠軍屬河陽。號驃騎將軍。青號大將軍。立衛皇后子據為太子。衛氏枝屬以軍功起家,五人為侯。

及衛後色衰,趙之王夫人【索隱】生齊王閎。幸,有子,為齊王。

王夫人蚤卒。而中山李夫人【索隱】生昌邑哀王髆。有寵,有男一人,為昌邑王。【正義】名賀。

李夫人蚤卒,【索隱】李延年之女弟。漢書云「帝悼之,李少翁致其形,帝為作賦」。此史記以為王夫人最寵,武帝悼惜。新論亦同史記為王夫人。其兄李延年以音幸,號協律。協律者,故倡也。兄弟皆坐奸,族。是時其長兄廣利為貳師將軍,伐大宛,不及誅,還,而上既夷李氏,後憐其家,乃封為海西侯。【正義】漢武帝令李廣利征大宛,國近西海,故號海西侯也。

姬子二人為燕王、廣陵王。【索隱】漢書雲李姬生廣陵王胥、燕王旦也。其母無寵,以憂死。

及李夫人卒,則有尹婕妤之屬,更有寵。然皆以倡見,非王侯有土之士女,不可以配人主也。

褚先生曰:【正義】疑此元成之間褚少孫續之也。臣為郎時,問習漢家故事者鍾離生。曰:王太后在民間時所生一女者,【集解】徐廣曰:「名俗。」【正義】按:後封修成君者。父為金王孫。王孫已死,景帝崩後,武帝已立,王太后獨在。而韓王孫名嫣素得幸武帝,承間白言太后有女在長陵也。武帝曰:「何不蚤言!」乃使使往先視之,在其家。武帝乃自往迎取之。蹕道,先驅旄騎出橫城門,【集解】如淳曰:「橫音光。三輔黃圖雲北面西頭門。」【正義】括地誌云:「渭橋本名橫橋,架渭水上,在雍州咸陽縣東南二十二里。」按:此橋對門也。乘輿馳至長陵。當小市西入里,里門閉,暴開門,乘輿直入此里,通至金氏門外止,使武騎圍其宅,為其亡走,身自往取不得也。即使左右群臣入呼求之。家人驚恐,女亡匿內中床下。扶持出門,令拜謁。武帝下車泣曰:「嚄!【索隱】烏百反。蓋驚怪之辭耳。【正義】嚄,嘖,失聲驚愕貌也。大姊,何藏之深也!」詔副車載之,回車馳還,而直入長樂宮。行詔門著引籍,【正義】武帝道上詔令通名狀於門使,引入至太后所。通到謁太后。太后曰:「帝倦矣,何從來?」帝曰:「今者至長陵得臣姊,與俱來。」顧曰:「謁太后!」太后曰:「女某邪?」曰:「是也。」太后為下泣,女亦伏地泣。武帝奉酒前為壽,奉錢千萬,奴婢三百人,公田百頃,甲第,以賜姊。太后謝曰:「為帝費焉。」於是召平陽主、南宮主、林慮主三人俱來謁見姊,因號曰脩成君。有子男一人,女一人。男號為脩成子仲,【索隱】金氏甥,修成君之子也。而名仲者,又與大外祖王氏同字,恐非也。女為諸侯王王后。【集解】徐廣曰:「嫁為淮南王安太子妃也。」此二子非劉氏,以故太后憐之。脩成子仲驕恣,陵折吏民,皆患苦之。

衛子夫立為皇后,後弟衛青字仲卿,以大將軍封為長平侯。四子,長子伉為侯世子,侯世子常侍中,貴幸。其三弟皆封為侯,各千三百戶,一曰陰安侯,一【索隱】名不疑。地理志縣名,屬魏郡。【正義】括地誌云:「陰安故城魏州頓丘縣北六十里也。」二曰發乾侯,【索隱】名登。地理志縣名,屬東郡。【正義】括地誌云:「發乾故城在博州堂邑縣西南二十三里。」三曰宜春侯,【索隱】名伉。地理志宜春,縣名,屬汝南。【正義】括地誌云:「宜春故城在豫州汝陽縣西六十七里。」貴震天下。天下歌之曰:「生男無喜,生女無怒,獨不見衛子夫霸天下!」

是時平陽主寡居,當用列侯尚主。主與左右議長安中列侯可為夫者,皆言大將軍可。主笑曰:「此出吾家,常使令騎從我出入耳,柰何用為夫乎?」左右侍御者曰:「今大將軍姊為皇后,三子為侯,富貴振動天下,主何以易之乎?」於是主乃許之。言之皇后,令白之武帝,乃詔衛將軍尚平陽公主焉。

褚先生曰:丈夫龍變。傳曰:「蛇化為龍,不變其文;家化為國,不變其姓。」丈夫當時富貴,百惡滅除,光耀榮華,貧賤之時何足累之哉!

武帝時,幸夫人尹婕妤。【索隱】韋昭云「婕,承;妤,助也」。一云「美好也」。聲類雲幸也,字亦從女。漢舊儀云「皇后為婕妤下輿,禮比丞相也」。邢夫人號娙娥,【索隱】服虔云「娙音近妍」。徐廣音五耕反。鄒誕生音莖。字林音五經反。說文云「娙,長也,好也」。許慎云「秦晉之間謂好為娙」。又方言曰「美貌謂之娥」。漢舊儀云「娙娥秩比將軍、御史大夫」。眾人謂之「娙何」。娙何秩比中二千石,【索隱】按:崔浩云「中猶滿也。漢制九卿已上秩一歲滿二千斛」。又漢官儀云「中二千石俸月百八十斛」。容華秩比二千石,【索隱】按:二千石是郡守之秩。漢官儀云「其俸月百二十斛」。又有真二千石者,如淳云「諸侯王相在郡守上,秩真二千石」。漢律真二千石俸月二萬。按是二萬斗也,則二萬斗亦是二千石也。崔浩云「列卿已上秩石皆正二千石」。按此則是真二千石也。其雲中二千石,亦不滿二千,蓋千八九百耳。此崔氏之說,今兼引而解之。婕妤秩比列侯。常從婕妤遷為皇后。

尹夫人與邢夫人同時並幸,有詔不得相見。尹夫人自請武帝,原望見邢夫人,帝許之。即令他夫人飾,從御者數十人,為邢夫人來前。尹夫人前見之,曰:「此非邢夫人身也。」帝曰:「何以言之?」對曰:「視其身貌形狀,不足以當人主矣。」於是帝乃詔使邢夫人衣故衣,獨身來前。尹夫人望見之,曰:「此真是也。」於是乃低頭俯而泣,自痛其不如也。諺曰:「美女入室,惡女之仇。」

褚先生曰:浴不必江海,要之去垢;馬不必騏驥,要之善走;士不必賢世,要之知道;女不必貴種,要之貞好。傳曰:「女無美惡,入室見妒;士無賢不肖,入朝見嫉。」美女者,惡女之仇。豈不然哉!

鉤弋夫人【索隱】按:夫人姓趙,河間人。漢書云「武帝過河間,望氣者言此有奇女,天子乃使使召之。女兩手皆拳,上自披之,手即時伸。由是幸,號曰拳夫人。後居鉤弋宮,號曰鉤弋夫人」。列仙傳云「發手得一玉鉤,故號焉」。漢武故事云「宮在直城門南」。廟記云「宮有千門萬戶,不可記名也」。【正義】括地誌云:「鉤弋宮在長安城中,門名堯母門也。」姓趙氏,【索隱】按漢書,昭帝即位,追尊太后父趙父為順成侯。河間人也。得幸武帝,生子一人,昭帝是也。武帝年七十,乃生昭帝。昭帝立時,年五歲耳。【集解】徐廣曰:「武帝崩年正七十,昭帝年八歲耳。」【索隱】按:徐廣依漢書,以武帝年七十崩,崩時昭帝年八歲。此褚先生之記。漢書云「元始三年,昭帝生」,誤也。按:元始當為太始。

衛太子廢後,未復立太子。而燕王旦上書,原歸國入宿衛。武帝怒,立斬其使者於北闕。

上居甘泉宮,召畫工圖畫周公負成王也。於是左右群臣知武帝意欲立少子也。後數日,帝譴責鉤弋夫人。夫人脫簪珥叩頭。帝曰:「引持去,送掖庭獄!」夫人還顧,帝曰:「趣行,女不得活!」夫人死雲陽宮。【索隱】按:三輔故事云「葬甘泉宮南。後昭帝起雲陵,邑三千戶」。漢武故事云「既殯,香聞十里,上疑非常人,發棺視之,無屍,衣履存焉」。【正義】括地誌云:「雲陽宮,秦之甘泉宮,在雍州雲陽縣西北八十里。秦始皇作甘泉宮,去長安三百里,黃帝以來祭圜丘處也。」時暴風揚塵,百姓感傷。使者夜持棺往葬之,【正義】括地誌云:「雲陽陵,漢鉤弋夫人陵也,在雲陽縣西北五十八里。孝武帝鉤弋趙婕妤,昭帝之母,齊人,姓趙。少好清靜,六年臥病,右手卷,飲食少。望氣者雲『東北有貴人』,推而得之。召到,姿色甚佳。武帝持其手伸之,得玉鉤,後生昭帝。武帝末年殺夫人,殯之而屍香一日。昭帝更葬之,棺但存絲履也。宮記雲『武帝思之,為起通靈台於甘泉,常有一青鳥集台上往來,至宣帝時乃止』。」封識其處。

其後帝閒居,問左右曰:「人言云何?」左右對曰:「人言且立其子,何去其母乎?」帝曰:「然。是非兒曹愚人所知也。往古國家所以亂也,由主少母壯也。女主獨居驕蹇,淫亂自恣,莫能禁也。女不聞呂后邪?」故諸為武帝生子者,無男女,其母無不譴死,豈可謂非賢聖哉!昭然遠見,為後世計慮,固非淺聞愚儒之所及也。諡為「武」,豈虛哉!

索隱述贊禮貴夫婦,易敘乾坤。配陽成化,比月居尊。河洲降淑,天曜垂軒。德著任、姒,慶流娀、嫄。逮我炎歷,斯道克存。呂權大寶,竇喜玄言。自茲已降,立嬖以恩。內無常主,後嗣不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