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三家註/卷08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廉頗藺相如列傳第二十一 史記三家註卷八十二
田單列傳第二十二
作者:司馬遷
魯仲連鄒陽列傳第二十三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田單

田單者,【索隱】單音丹。齊諸田疏屬也。湣王時,單爲臨菑市掾,不見知。及燕使樂毅伐破齊,齊湣王出奔,已而保莒城。燕師長驅平齊,而田單走安平,【集解】徐廣曰:「今之東安平也,在青州臨菑縣東十九里。古紀之酅邑,齊改爲安平,秦滅齊,改爲東安平縣,屬齊郡,以定州有安平,故加『東』字。」【索隱】按:地理志東安平屬淄川國也。令其宗人盡斷其車軸末【索隱】斷音都緩反。斷其軸,恐長相撥也。以鐵裹軸頭,堅而易進也。而傅鐵籠。【集解】徐廣曰:「傅音附。」【索隱】傅音附。按:截其軸與轂齊,以鐵鍱附軸末,施轄於鐵中以制轂也。又方言曰「車轊,齊謂之籠」。郭璞云「車軸也」。已而燕軍攻安平,城壞,齊人走,爭塗,以轊折車敗,【集解】徐廣曰:「轊,車軸頭也。音衞。」爲燕所虜,唯田單宗人以鐵籠故得脫,東保即墨。燕既盡降齊城,唯獨莒、即墨不下。燕軍聞齊王在莒,幷兵攻之。淖齒【集解】徐廣曰:「多作『悼齒』也。」既殺湣王於莒,因堅守,距燕軍,數年不下。燕引兵東圍即墨,即墨大夫出與戰,敗死。城中相與推田單,曰:「安平之戰,田單宗人以鐵籠得全,習兵。」立以爲將軍,以即墨距燕。

頃之,燕昭王卒,惠王立,與樂毅有隙。田單聞之,乃縱反閒於燕,宣言曰:「齊王已死,城之不拔者二耳。樂毅畏誅而不敢歸,以伐齊爲名,實欲連兵南面而王齊。齊人未附,故且緩攻即墨以待其事。齊人所懼,唯恐他將之來,即墨殘矣。」燕王以爲然,使騎劫代樂毅。

樂毅因歸趙,燕人士卒忿。而田單乃令城中人食必祭其先祖於庭,飛鳥悉翔舞城中下食。燕人怪之。田單因宣言曰:「神來下教我。」乃令城中人曰:「當有神人爲我師。」有一卒曰:「臣可以爲師乎?」因反走。田單乃起,引還,東鄕坐,師事之。卒曰:「臣欺君,誠無能也。」田單曰:「子勿言也!」因師之。每出約束,必稱神師。乃宣言曰:「吾唯懼燕軍之劓所得齊卒,置之前行,【正義】胡郎反。與我戰,即墨敗矣。」燕人聞之,如其言。城中人見齊諸降者盡劓,皆怒,堅守,唯恐見得。單又縱反閒曰:「吾懼燕人掘吾城外冢墓,僇先人,可爲寒心。」燕軍盡掘壟墓,燒死人。即墨人從城上望見,皆涕泣,俱欲出戰,怒自十倍。

田單知士卒之可用,乃身操版插,【索隱】操音七高反。插音初洽反。【正義】古之軍行,常負版插也。與士卒分功,妻妾編於行伍之閒,盡散飲食饗士。令甲卒皆伏,使老弱女子乘城,遣使約降於燕,燕軍皆呼萬歲。田單又收民金,得千溢,令即墨富豪遺燕將,曰:「即墨即降,願無虜掠吾族家妻妾,令安堵。」燕將大喜,許之。燕軍由此益懈。

田單乃收城中得千餘牛,爲絳繒衣,畫以五彩龍文,束兵刃於其角,而灌脂束葦於尾,燒其端。鑿城數十穴,夜縱牛,壯士五千人隨其後。牛尾熱,怒而奔燕軍,燕軍夜大驚。牛尾炬火光明炫燿,燕軍視之皆龍文,所觸盡死傷。五千人因銜枚擊之,而城中鼓譟從之,老弱皆擊銅器爲聲,聲動天地。燕軍大駭,敗走。齊人遂夷殺其將騎劫。燕軍擾亂奔走,齊人追亡逐北,所過城邑皆畔燕而歸田單,兵日益多,乘勝,燕日敗亡,卒至河上,【索隱】河上即齊之北界,近河東,齊之舊地。而齊七十餘城皆復爲齊。乃迎襄王於莒,入臨菑而聽政。

襄王封田單,號曰安平君。【索隱】以單初起安平,故以爲號。

太史公曰:兵以正合,以奇勝。【集解】魏武帝曰:「先出合戰爲正,後出爲奇也。正者當敵,奇兵擊不備。」【索隱】按:奇謂權詐也。注引魏武,蓋亦軍令也。善之者,【索隱】兵不厭詐,故云「善之」。出奇無窮。【索隱】謂權變多也。奇正還相生,【正義】猶當合也。言正兵當陣,張左右翼掩其不備,則奇正合敗敵也。如環之無端。【索隱】言用兵之術,或用正法,或用奇計,使前敵不可測量,如尋環中不知端際也。[【正義】言奇與正相濟,如環之無端緒。]夫始如處女,【索隱】言兵之始,如處女之軟弱也。[【正義】處女,未嫁處在室也。言田單初守城內,如處女之示弱也。]適人開戶;【集解】徐廣曰:「適音敵。」【索隱】適音敵。若我如處女之弱,則敵人輕侮,開戶不爲備也。【正義】[適,音敵,下同。]敵人謂燕軍也。言燕軍被田單反閒,易將及劓卒燒壟墓,而令齊卒甚怒,是敵人爲單開門戶也。後如脫兔,適不及距:【集解】魏武帝曰:「如女示弱,脫兔往疾也。」【索隱】言克敵之後,卷甲而趨,如兔之得脫而走疾也。敵不及距者,若脫兔忽過,而敵忘其所距也。[【正義】言田單出城之後,攻擊進疾如脫走之兔,收齊七十餘城,敵人不及距格也。]其田單之謂邪!

初,淖齒之殺湣王也,莒人求湣王子法章,得之太史嬓之家,【正義】嬓音皎。爲人灌園。嬓女憐而善遇之。後法章私以情告女,女遂與通。及莒人共立法章爲齊王,以莒距燕,而太史氏女遂爲后,所謂「君王后」也。

燕之初入齊,聞畫邑人王蠋賢,【集解】劉熙曰:「齊西南近邑。畫音獲。」【索隱】畫,一音獲,又音胡卦反。劉熙云:「齊西南近邑。」蠋音觸,又音歜。【正義】括地志云:「戟里城在臨淄西北三十里,春秋時棘邑,又云澅邑。」蠋所居即此邑,因澅水爲名也。令軍中曰「環畫邑三十里無入」,以王蠋之故。已而使人謂蠋曰:「齊人多高子之義,吾以子爲將,封子萬家。」蠋固謝。燕人曰:「子不聽,吾引三軍而屠畫邑。」王蠋曰:「忠臣不事二君,貞女不更二夫。齊王不聽吾諫,故退而耕於野。國既破亡,吾不能存;今又劫之以兵爲君將,是助桀爲暴也。與其生而無義,固不如烹!」遂經其頸【索隱】按:經猶繫也。於樹枝,自奮絕脰而死。【索隱】何休云:「脰,頸,齊語也。音豆。」齊亡大夫聞之,曰:「王蠋,布衣也,義不北面於燕,況在位食祿者乎!」乃相聚如莒,求諸子,立爲襄王。

【索隱述贊】軍法以正,實尚奇兵。斷軸自免,反閒先行。羣鳥或衆,五牛揚旌。卒破騎劫,皆復齊城。襄王嗣位,乃封安平。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