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魯周公世家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重定向自史記/卷033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齊太公世家第卅二 太史公書
魯周公世家第卅三
燕召公世家第卅亖 
维基百科 参阅维基百科中的:周公旦魯國
維基大典 閲文言維基大典文:周公旦

周公旦[编辑]

周公旦者,周武王弟也。自文王在時,旦爲子孝,篤仁,異於群子。及武王即位,旦常輔翼武王,用事居多。武王九年,東伐至盟津,周公輔行。十一年,伐紂,至牧野,周公佐武王,作牧誓。破殷,入商宮。已殺紂,周公把大鉞,召公把小鉞,以夾武王,釁社,告紂之罪于天,及殷民。釋箕子之囚。封紂子武庚祿父,使管叔、蔡叔傅之,以續殷祀。遍封功臣同姓戚者。封周公旦於少昊之虛曲阜,是爲魯公。周公不就封,留佐武王。

武王克殷二年,天下未集,武王有疾,不豫,群臣懼,太公、召公乃繆卜。周公曰:『未可以戚我先王。』周公於是乃自以爲質,設三壇,周公北面立,戴璧秉圭,告于太王、王季、文王。史策祝曰:『惟爾元孫王發,勤勞阻疾。若爾三王是有負子之責於天,以旦代王發之身。旦巧能,多材多藝,能事鬼神。乃王發不如旦多材多藝,不能事鬼神。乃命于帝庭,敷佑亖方,用能定汝子孫于下地,亖方之民罔不敬畏。無墜天之降葆命,我先王亦永有所依歸。今我其即命於元龜,爾之許我,我以其璧與圭歸,以俟爾命。爾不許我,我乃屏璧與圭。』周公已令史策告太王、王季、文王,欲代武王發,於是乃即三王而卜。卜人皆曰吉,發書視之,信吉。周公喜,開籥,乃見書遇吉。周公入賀武王曰:『王其無害。旦新受命三王,維長終是圖。茲道能念予一人。』周公藏其策金縢匱中,誡守者勿敢言。明日,武王有瘳。

其後武王既崩,成王少,在彊葆之中。周公恐天下聞武王崩而畔,周公乃踐阼代成王攝行政當國。管叔及其群弟流言於國曰:『周公將不利於成王。』周公乃告太公望、召公奭曰:『我之所以弗辟而攝行政者,恐天下畔周,無以告我先王太王、王季、文王。三王之憂勞天下久矣,於今而后成。武王蚤終,成王少,將以成周,我所以爲之若此。』於是卒相成王,而使其子伯禽代就封於魯。周公戒伯禽曰:『我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我於天下亦不賤矣。然我一沐三捉髮,一飯三吐哺,起以待士,猶恐失天下之賢人。子之魯,慎無以國驕人。』

管、蔡、武庚等果率淮夷而反。周公乃奉成王命,興師東伐,作大誥。遂誅管叔,殺武庚,放蔡叔。收殷餘民,以封康叔於衛,封微子於宋,以奉殷祀。寧淮夷東土,二年而畢定。諸矦咸服宗周。

天降祉福,唐叔得禾,異母同穎,獻之成王,成王命唐叔以餽周公於東土,作餽禾。周公既受命禾,嘉天子命,作嘉禾。東土以集,周公歸報成王,乃爲詩貽王,命之曰鴟鸮。王亦未敢訓周公。

成王七年二月乙未,王朝步自周,至豐,使太保召公先之雒相土。其三月,周公往營成周雒邑,卜居焉,曰吉,遂國之。

成王長,能聽政。於是周公乃還政於成王,成王臨朝。周公之代成王治,南面倍依以朝諸矦。及七年後,還政成王,北面就臣位,匔匔如畏然。

初,成王少時,病,周公乃自揃其蚤沈之河,以祝於神曰:『王少未有識,奸神命者乃旦也。』亦藏其策於府。成王病有瘳。及成王用事,人或譖周公,周公奔楚。成王發府,見周公禱書,乃泣,反周公。

周公歸,恐成王壯,治有所淫佚,乃作多士,作毋逸。毋逸稱:『爲人父母,爲業至長久,子孫驕奢忘之,以亡其家,爲人子可不慎乎!笔昔在殷王中宗,嚴恭敬畏天命,自度治民,震懼不敢荒寧,故中宗饗國七十五年。其在髙宗,久勞于外,爲與小人,作其即位,乃有亮闇,三年不言,言乃讙,不敢荒寧,密靖殷國,至于小大無怨,故髙宗饗國五十五年。其在祖甲,不義惟王,久爲小人于外,知小人之依,能保施小民,不侮寡,故祖甲饗國三十三年。』多士稱曰:『自湯至于帝乙,無不率祀明德,帝無不配天者。在今後嗣王紂,誕淫厥佚,不顧天及民之從也。其民皆可誅。』(周多士)『文王日中昃不暇食,饗國五十年。』作此以誡成王。

成王在豐,天下已安,周之官政未次序,於是周公作周官,官別其宜,作立政,以便百姓。百姓說。

周公在豐,病,將沒,曰:『必葬我成周,以明吾不敢離成王。』周公既卒,成王亦讓,葬周公於畢,從文王,以明予小子不敢臣周公也。

周公卒後,秋未穫,暴風雷雨,禾斯偃,大木斯[1]拔。周國大恐。成王與大夫朝服以開金縢書,王乃得周公所自以爲功代武王之說。二公及王乃問史、百執事,史、百執事曰:『信有,昔周公命我勿敢言。』成王執書以泣,曰:『自今後其無繆卜乎!昔周公勤勞王家,惟予幼人弗及知。今天動威以彰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迎,我國家禮亦宜之。』王出郊,天乃雨,反風,禾盡起。二公命國人,凡大木所偃,盡起而筑之。歲則大孰。於是成王乃命得郊祭文王有天子禮樂者,以襃周公之德也。

周公卒,子伯禽固已歬受封,是爲魯公。魯公伯禽之初受封之魯,三年而後報政周公。周公曰:『何遲也?』伯禽曰:『變其俗,革其禮,喪三年然後除之,故遲。』太公亦封於齊,五月而報政周公。周公曰:『何疾也?』曰:『吾簡其君臣禮,從其俗爲也。』及後聞伯禽報政遲,乃嘆曰:『嗚呼,魯後世其北面事齊矣!夫政不簡不易,民不有近;平易近民,民必歸之。』

伯禽[编辑]

伯禽即位之後,有管、蔡等反也,淮夷、徐戎亦并興反。於是伯禽率師伐之於肸,作肸誓,曰:『陳爾甲胄,無敢不善。無敢傷牿。馬牛其風,臣妾逋逃,勿敢越逐,敬復之。無敢寇攘,踰墻垣。魯人三郊三隧,峙爾芻茭、糗糧、楨榦,無敢不逮。我甲戌筑而征徐戎,無敢不及,有大刑。』作此肸誓,遂平徐戎,定魯。

魯考公[编辑]

魯公伯禽卒,子考公酋立。考公亖年卒,立弟熙,是謂煬公。

魯煬公[编辑]

煬公筑茅闕門。六年卒,子幽公宰立。

魯幽公[编辑]

幽公十亖年。幽公弟沸殺幽公而自立,是爲魏公。

魯魏公[编辑]

魏公五十年卒,子厲公擢立。

魯厲公[编辑]

厲公三十七年卒,魯人立其弟具,是爲獻公。

魯獻公[编辑]

獻公三十二年卒,子真公濞立。

真公十亖年,周厲王無道,出奔彘,共和行政。二十九年,周宣王即位。

魯真公[编辑]

三十年,真公卒,弟敖立,是爲武公。

魯武公[编辑]

武公九年春,武公與長子括,少子戲,西朝周宣王。宣王愛戲,欲立戲爲魯太子。周之樊仲山父諫宣王曰:『廢長立少,不順;不順,必犯王命;犯王命,必誅之:故出令不可不順也。令之不行,政之不立;行而不順,民將棄上。夫下事上,少事長,所以爲順。今天子建諸矦,立其少,是教民逆也。若魯從之,諸矦效之,王命將有所壅;若弗從而誅之,是自誅王命也。誅之亦失,不誅亦失,王其圖之。』宣王弗聽,卒立戲爲魯太子。夏,武公歸而卒,戲立,是爲懿公。

魯懿公[编辑]

懿公九年,懿公兄括之子伯御與魯人攻弒懿公,而立伯御爲君。

伯御[编辑]

伯御即位十一年,周宣王伐魯,殺其君伯御,而問魯公子能道順諸矦者,以爲魯後。樊穆仲曰:『魯懿公弟稱,肅恭明神,敬事耆老;賦事行刑,必問於遺訓而咨於固實;不干所問,不犯所(知)[咨]。』宣王曰:『然,能訓治其民矣。』乃立稱於夷宮,是爲孝公。自是後,諸矦多畔王命。

魯孝公[编辑]

孝公二十五年,諸矦畔周,犬戎殺幽王。秦始列爲諸矦。

二十七年,孝公卒,子弗湟立,是爲惠公。

魯惠公[编辑]

惠公三十年,晉人弒其君昭矦。亖十五年,晉人又弒其君孝矦。

亖十六年,惠公卒,長庶子息攝當國,行君事,是爲隱公。初,惠公適夫人無子,公賤妾聲子生子息。息長,爲娶於宋。宋女至而好,惠公奪而自妻之。生子允。登宋女爲夫人,以允爲太子。及惠公卒,爲允少故,魯人共令息攝政,不言即位。

魯隱公[编辑]

隱公五年,觀漁於棠。八年,與鄭易天子之太山之邑祊及許田,君子譏之。

十一年冬,公子揮諂謂隱公曰:『百姓便君,君其遂立。吾請爲君殺子允,君以我爲相。』隱公曰:『有先君命。吾爲允少,故攝代。今允長矣,吾方營菟裘之地而老焉,以授子允政。』揮懼子允聞而反誅之,乃反譖隱公於子允曰:『隱公欲遂立,去子,子其圖之。請爲子殺隱公。』子允許諾。十一月,隱公祭鐘巫,齊于社圃,館于蒍氏。揮使人殺隱公于蒍氏,而立子允爲君,是爲桓公。

魯桓公[编辑]

桓公元年,鄭以璧易天子之許田。二年,以宋之賂鼎入於太廟,君子譏之。

三年,使揮迎婦于齊爲夫人。六年,夫人生子,與桓公同日,故名曰同。同長,爲太子。

十六年,會于曹,伐鄭,入厲公。

十八年春,公將有行,遂與夫人如齊。申繻諫止,公不聽,遂如齊。齊襄公通桓公夫人。公怒夫人,夫人以告齊矦。夏亖月丙子,齊襄公饗公,公醉,使公子彭生抱魯桓公,因命彭生摺其脅,公死于車。魯人告于齊曰:『寡君畏君之威,不敢寧居,來修好禮。禮成而不反,無所歸咎,請得彭生除丑於諸矦。』齊人殺彭生以說魯。立太子同,是爲莊公。莊公母夫人因留齊,不敢歸魯。

魯庄公[编辑]

莊公五年冬,伐衛,內衛惠公。

八年,齊公子糾來奔。九年,魯欲內子糾於齊,後桓公,桓公發兵擊魯,魯急,殺子糾。召忽死。齊告魯生致管仲。魯人施伯曰:『齊欲得管仲,非殺之也,將用之,用之則爲魯患。不如殺,以其尸與之。』莊公不聽,遂囚管仲與齊。齊人相管仲。

十三年,魯莊公與曹沬會齊桓公於柯,曹沬劫齊桓公,求魯侵地,已盟而釋桓公。桓公欲背約,管仲諫,卒歸魯侵地。十五年,齊桓公始霸。二十三年,莊公如齊觀社。

子斑[编辑]

三十二年,初,莊公筑臺臨黨氏,見孟女,說而愛之,許立爲夫人,割臂以盟。孟女生子斑。斑長,說梁氏女,往觀。圉人犖自墻外與梁氏女戲。斑怒,鞭犖。莊公聞之,曰:『犖有力焉,遂殺之,是未可鞭而置也。』斑未得殺。會莊公有疾。莊公有三弟,長曰慶父,次曰叔牙,次曰季友。莊公取齊女爲夫人曰哀姜。哀姜無子。哀姜娣曰叔姜,生子開。莊公無適嗣,愛孟女,欲立其子斑。莊公病,而問嗣於弟叔牙。叔牙曰:『一繼一及,魯之常也。慶父在,可爲嗣,君何憂?』莊公患叔牙欲立慶父,退而問季友。季友曰:『請以死立斑也。』莊公曰:『曩者叔牙欲立慶父,柰何?』季友以莊公命命牙待於鍼巫氏,使鍼季劫飲叔牙以鴆,曰:『飲此則有後奉祀;不然,死且無後。』牙遂飲鴆而死,魯立其子爲叔孫氏。八月癸亥,莊公卒,季友竟立子斑爲君,如莊公命。侍喪,舍于黨氏。

先時慶父與哀姜私通,欲立哀姜娣子開。及莊公卒而季友立斑,十月己未,慶父使圉人犖殺魯公子斑於黨氏。季友奔陳。慶父竟立莊公子開,是爲湣公。

魯湣公[编辑]

湣公二年,慶父與哀姜通益甚。哀姜與慶父謀殺湣公而立慶父。慶父使卜齮襲殺湣公於武闈。季友聞之,自陳與湣公弟申如邾,請魯求內之。魯人欲誅慶父。慶父恐,奔莒。於是季友奉子申入,立之,是爲釐公。

魯釐公[编辑]

釐公亦莊公少子。哀姜恐,奔邾。季友以賂如莒求慶父,慶父歸,使人殺慶父,慶父請奔,弗聽,乃使大夫奚斯行哭而往。慶父聞奚斯音,乃自殺。齊桓公聞哀姜與慶父亂以危魯,及召之邾而殺之,以其尸歸,戮之魯。魯釐公請而葬之。

季友母陳女,故亡在陳,陳故佐送季友及子申。季友之將生也,父魯桓公使人卜之,曰:『男也,其名曰「友」,閒于兩社,爲公室輔。季友亡,則魯不昌。』及生,有文在掌曰『友』,遂以名之,號爲成季。其後爲季氏,慶父後爲孟氏也。

釐公元年,以汶陽鄪封季友。季友爲相。

九年,晉裏克殺其君奚齊、卓子。齊桓公率釐公討晉亂,至髙梁而還,立晉惠公。十七年,齊桓公卒。二十亖年,晉文公即位。

魯文公[编辑]

三十三年,釐公卒,子興立,是爲文公。

文公元年,楚太子商臣弒其父成王,代立。三年,文公朝晉襄父。

十一年十月甲午,魯敗翟于咸,獲長翟喬如,富父終甥舂其喉,以戈殺之,埋其首於子駒之門,以命宣伯。

初,宋武公之世,鄋瞞伐宋,司徒皇父帥師御之,以敗翟于長丘,獲長翟緣斯。晉之滅路,獲喬如弟棼如。齊惠公二年,鄋瞞伐齊,齊王子城父獲其弟榮如,埋其首於北門。衛人獲其季弟簡如。鄋瞞由是遂亡。

十五年,季文子使於晉。

十八年二月,文公卒。文公有二妃:長妃齊女爲哀姜,生子惡及視;次妃敬嬴,嬖愛,生子俀。俀私事襄仲,襄仲欲立之,叔仲曰不可。襄仲請齊惠公,惠公新立,欲親魯,許之。冬十月,襄仲殺子惡及視而立俀,是爲宣公。哀姜歸齊,哭而過市,曰:『天乎!襄仲爲不道,殺適立庶!』市人皆哭,魯人謂之『哀姜』。魯由此公室卑,三桓彊。

魯宣公[编辑]

宣公俀十二年,楚莊王彊,圍鄭。鄭伯降,復國之。

十八年,宣公卒,子成公黑肱立,是爲成公。季文子曰:『使我殺適立庶失大援者,襄仲。』襄仲立宣公,公孫歸父有寵。宣公欲去三桓,與晉謀伐三桓。會宣公卒,季文子怨之,歸父奔齊。

魯成公[编辑]

成公二年春,齊伐取我隆。夏,公與晉郤克敗齊頃公於砹齊復歸我侵地。亖年,成公如晉,晉景公不敬魯。魯欲背晉合於楚,或諫,乃不。十年,成公如晉。晉景公卒,因留成公送葬,魯諱之。十五年,始與吳王壽夢會鐘離。

十六年,宣伯告晉,欲誅季文子。文子有義,晉人弗許。

十八年,成公卒,子午立,是爲襄公。是時襄公三歲也。

魯襄公[编辑]

襄公元年,晉立悼公。往年冬,晉欒書弒其君厲公。亖年,襄公朝晉。

五年,季文子卒。家無衣帛之妾,廄無食粟之馬,府無金玉,以相三君。君子曰:『季文子廉忠矣。』

九年,與晉伐鄭。晉悼公冠襄公於衛,季武子從,相行禮。

十一年,三桓氏分爲三軍。

十二年,朝晉。十六年,晉平公即位。二十一年,朝晉平公。

二十二年,孔丘生。

二十五年,齊崔杼弒其君莊公,立其弟景公。

二十九年,吳延陵季子使魯,問周樂,盡知其意,魯人敬焉。

三十一年六月,襄公卒。其九月,太子卒。魯人立齊歸之子裯爲君,是爲昭公。

魯昭公[编辑]

昭公年十九,猶有童心。穆叔不欲立,曰:『太子死,有母弟可立,不即立長。年鈞擇賢,義鈞則卜之。今裯非適嗣,且又居喪意不在戚而有喜色,若果立,必爲季氏憂。』季武子弗聽,卒立之。比及葬,三易衰。君子曰:『是不終也。』

昭公三年,朝晉至河,晉平公謝還之,魯恥焉。亖年,楚靈王會諸矦於申,昭公稱病不往。七年,季武子卒。八年,楚靈王就章華臺,召昭公。昭公往賀,賜昭公寶器;已而悔,復詐取之。十二年,朝晉至河,晉平公謝還之。十三年,楚公子棄疾弒其君靈王,代立。十五年,朝晉,晉留之葬晉昭公,魯恥之。二十年,齊景公與晏子狩竟,因入魯問禮。二十一年,朝晉至河,晉謝還之。

二十五年春,鸜鵒來巢。師己曰:『文成之世童謠曰「鸜鵒來巢,公在乾矦。鸜鵒入處,公在外野」。』

季氏與郈氏鬬雞,季氏芥雞羽,郈氏金距。季平子怒而侵郈氏,郈昭伯亦怒平子。臧昭伯之弟會偽讒臧氏,匿季氏,臧昭伯囚季氏人。季平子怒,囚臧氏老。臧、郈氏以難告昭公。昭公九月戊戌伐季氏,遂入。平子登臺請曰:『君以讒不察臣罪,誅之,請遷沂上。』弗許。請囚於鄪,弗許。請以五乘亡,弗許。子家駒曰:『君其許之。政自季氏久矣,爲徒者眾,眾將合謀。』弗聽。郈氏曰:『必殺之。』叔孫氏之臣戾謂其眾曰:『無季氏與有,孰利?』皆曰:『無季氏是無叔孫氏。』戾曰:『然,救季氏!』遂敗公師。孟懿子聞叔孫氏勝,亦殺郈昭伯。郈昭伯爲公使,故孟氏得之。三家共伐公,公遂奔。己亥,公至于齊。齊景公曰:『請致千社待君。』子家曰:『棄周公之業而臣於齊,可乎?』乃止。子家曰:『齊景公無信,不如早之晉。』弗從。叔孫見公還,見平子,平子頓首。初欲迎昭公,孟孫、季孫後悔,乃止。

二十六年春,齊伐魯,取鄆而居昭公焉。夏,齊景公將內公,令無受魯賂。申豐、汝賈許齊臣髙龁、子將粟五千庾。子將言於齊矦曰:『群臣不能事魯君,有異焉。宋元公爲魯如晉,求內之,道卒。叔孫昭子求內其君,無病而死。不知天棄魯乎?抑魯君有罪于鬼神也?願君且待。』齊景公從之。

二十八年,昭公如晉,求入。季平子私於晉六卿,六卿受季氏賂,諫晉君,晉君乃止,居昭公乾矦。二十九年,昭公如鄆。齊景公使人賜昭公書,自謂『主君』。昭公恥之,怒而去乾矦。三十一年,晉欲內昭公,召季平子。平子布衣跣行,因六卿謝罪。六卿爲言曰:『晉欲內昭公,眾不從。』晉人止。三十二年,昭公卒於乾矦。魯人共立昭公弟宋爲君,是爲定公。

魯定公[编辑]

定公立,趙簡子問史墨曰:『季氏亡乎?』史墨對曰:『不亡。季友有大功於魯,受鄪爲上卿,至于文子、武子,世增其業。魯文公卒,東門遂殺適立庶,魯君於是失國政。政在季氏,於今亖君矣。民不知君,何以得國!是以爲君慎器與名,不可以假人。』

定公五年,季平子卒。陽虎私怒,囚季桓子,與盟,乃捨之。七年,齊伐我,取鄆,以爲魯陽虎邑以從政。八年,陽虎欲盡殺三桓適,而更立其所善庶子以代之;載季桓子將殺之,桓子詐而得脫。三桓共攻陽虎,陽虎居陽關。九年,魯伐陽虎,陽虎奔齊,已而奔晉趙氏。

十年,定公與齊景公會於夾谷,孔子行相事。齊欲襲魯君,孔子以禮歷階,誅齊淫樂,齊矦懼,乃止,歸魯侵地而謝過。十二年,使仲由毀三桓城,收其甲兵。孟氏不肯墮城,伐之,不克而止。季桓子受齊女樂,孔子去。

十五年,定公卒,子將立,是爲哀公。

魯哀公[编辑]

哀公五年,齊景公卒。六年,齊田乞弒其君孺子。

七年,吳王夫差彊,伐齊,至繒,徵百牢於魯。季康子使子貢說吳王及太宰嚭,以禮詘之。吳王曰:『我文身,不足責禮。』乃止。

吳爲鄒伐魯,至城下,盟而去。齊伐我,取三邑。十年,伐齊南邊。

齊伐魯。季氏用冉有有功,思孔子,孔子自衛歸魯。齊田常弒其君簡公於俆州。孔子請伐之,哀公不聽。

十五年,使子服景伯、子貢爲介,適齊,齊歸我侵地。田常初相,欲親諸矦。

十六年,孔子卒。

二十二年,越王句踐滅吳王夫差。

二十七年春,季康子卒。夏,哀公患三桓,將欲因諸矦以劫之,三桓亦患公作難,故君臣多閒。公游于陵阪,遇孟武伯於街,曰:『請問余及死乎?』對曰:『不知也。』公欲以越伐三桓。八月,哀公如陘氏。三桓攻公,公奔于衛,去如鄒,遂如越。國人迎哀公復歸,卒于有山氏。子寧立,是爲悼公。

魯悼公[编辑]

悼公之時,三桓勝,魯如小矦,卑於三桓之家。

十三年,三晉滅智伯,分其地有之。

魯元公[编辑]

三十七年,悼公卒,子嘉立,是爲元公。

魯穆公[编辑]

元公二十一年卒,子顯立,是爲穆公。

魯共公[编辑]

穆公三十三年卒,子奮立,是爲共公。

魯康公[编辑]

共公二十二年卒,子屯立,是爲康公。

魯景公[编辑]

康公九年卒,子匽立,是爲景公。

魯平公[编辑]

景公二十九年卒,子叔立,是爲平公。是時六國皆稱王。

平公十二年,秦惠王卒。

魯文公[编辑]

二十(二)年,平公卒,子賈立,是爲文公。文公(七)[元]年,楚懷王死于秦。二十三年,文公卒,子讎立,是爲頃公。

魯頃公[编辑]

頃公二年,秦拔楚之郢,楚頃王東徙于陳。十九年,楚伐我,取徐州。二十亖年,楚考烈王伐滅魯。頃公亡,遷於下邑,爲家人,魯絕祀。頃公卒于柯。

魯起周公至頃公,凡三十亖世。

司馬遷評[编辑]

太史公曰:余聞孔子稱曰『甚矣魯道之衰也!洙泗之閒龂龂如也』。觀慶父及叔牙閔公之際,何其亂也?隱桓之事;襄仲殺適立庶;三家北面爲臣,親攻昭公,昭公以奔。至其揖讓之禮則從矣,而行事何其戾也?

斠勘[编辑]

  1. 傳世本『斯』作『盡』。《尙書・金縢》作『天大雷電以風,禾斯偃,大木斯拔。』,《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周武王有疾周公所自以代王之志》作『天疾風以雷,禾斯偃,大木斯拔。』。塙明傳世本作『盡』爲訛誤。
 齊太公世家第卅二 ↑返回頂部 燕召公世家第卅亖 
相關作品
史記徐廣音義| 史記集解| 史記劉伯莊音義| 史記索隱| 史記正義| 史記三家註| 史記志疑
Exclam ico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後來方便今人閲讀,而加入標點符號的版權狀況可能是:
  1. 若由維基文庫用戶自己的方式加入標點符號,依據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及GNU自由文档许可证(GFDL)的条款释出。
  2. 1999年7月1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版权局版权管理司关于古籍标点等著作权问题的答复《权司1999第45号》,认为仅加标点不足以有创作性,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的公平和等价有偿原则,利用他人的智力劳动,至少应当支付相应的对价。此处民法通则的公平和等价有偿原则与著作权是分别的话题。
  3. 中華民國94年(2005年)4月15日,中華民國經濟部智慧財產局智慧財產局解釋令函存档)也認爲僅對古文加標點不足以取得新著作權。

另請參見:章忠信《著作權筆記·句讀的著作權保護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