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Disambig.svg更多资料:史記三家註
史記
作者:司馬遷 西漢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史記
史記》爲中國西漢的歷史學家司馬遷所編纂,記載了上自中國上古傳說中的黃帝時代,下至漢武帝元狩元年,共3000多年的歷史。全書包括十二本紀、三十世家、七十列傳、十表、八書,共一百三十篇,五十二萬六千五百餘字。

本紀[编辑]

  • 卷一     五帝本紀第一
  • 卷二     夏本紀第二
  • 卷三     殷本紀第三
  • 卷四     周本紀第四
  • 卷五     秦本紀第五
  • 卷六     秦始皇本紀第六
  • 卷七     項羽本紀第七
  • 卷八     高祖本紀第八
  • 卷九     呂后本紀第九
  • 卷十     孝文本紀第十
  • 卷十一    孝景本紀第十一
  • 卷十二    孝武本紀第十二

[编辑]

  • 卷十三    三代世表第一
  • 卷十四    十二諸侯年表第二
  • 卷十五    六國年表第三
  • 卷十六    秦楚之際月表第四
  • 卷十七    漢興以來諸侯王年表第五
  • 卷十八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 卷十九    惠景閒侯者年表第七
  • 卷二十    建元以來侯者年表第八
  • 卷二十一   建元以來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 卷二十二   漢興以來將相名臣年表第十

[编辑]

世家[编辑]

列傳[编辑]

補史記[编辑]

四庫提要[编辑]

史記》一百三十卷,內府刊本。漢司馬遷撰,褚少孫補。遷事蹟具《漢書》本傳。少孫,據張守節《正義》引張晏之說,以爲潁川人,元成閒博士。又引《褚顗家傳》,以爲梁相褚大弟之孫,宣帝時爲博士,寓居沛,事大儒王式,故號先生。二說不同。然宣帝末距成帝初不過十七八年,其相去亦未遠也。案︰遷《自序》,凡十二本紀、十表、八書、三十世家、七十列傳,共爲百三十篇。《漢書》本傳稱其十篇闕,有錄無書。張晏注以爲遷歿之後,亡《景帝紀》、《武帝紀》、《禮書》、《樂書》、《兵書》、《漢興以來將相年表》、《日者列傳》、《三王世家》、《龜策列傳》、《傳靳列傳》。劉知幾《史通》則以爲十篇未成,有錄而已,駁張晏之說爲非。今考《日者》、《龜策》二傳並有「太史公曰」,又有「褚先生曰」,是爲補綴殘稾之明證,當以知幾爲是也。然《漢志‧春秋家》載《史記》百三十篇,不云有闕。蓋是時官本已以少孫所續,合爲一編。觀其《日者》、《龜策》二傳並有「臣爲郞時」云云,是必嘗經奏進,故有是稱。其「褚先生曰」字殆後人追題,以爲別識歟。周密《齊東野語》摘《司馬相如傳贊》中有「揚雄以爲《靡麗之賦》,勸百而諷一」之語,又摘《公孫宏傳》中有「平帝元始中,詔賜宏子孫爵」語,焦竑《筆乘》摘《賈誼傳》中有「賈嘉最好學,至孝昭時列爲九卿」語,皆非遷所及見。王懋竑《白田雜著》亦謂《史記》止紀年而無歲名,今《十二諸侯年表》上列一行載庚申、甲子等字,乃後人所增,則非惟有所散佚,且兼有所竄易。年祀縣邈,今亦不得而考矣。然字句竄亂,或不能無,至其全書,則仍遷原本。焦竑《筆乘》據《張湯傳贊》如淳註以爲續之者有馮商、孟柳。又據後《漢書‧楊經傳》,以爲嘗删遷書爲十餘萬言,指今《史記》非本書,則非其實也。其書自晉唐以來,傳本無大同異。惟唐開元二十三年。敕升《史記‧老子列傳》於《伯夷列傳》上。錢曾《讀書敏求記》云尚有宋刻,今未之見。南宋廣漢張材又嘗刊去褚少孫所續,趙山甫復病其不全,取少孫書別刊附入,今亦均未見其本。世所通行,惟此本耳。至爲孫奭孟子疏所引《史記》「西子金錢事」,今本無之。蓋宋人詐託古書,非今本之脫漏。又《學海類編》中載僞洪遵《史記真本凡例》一卷,於原書臆爲刊削,稱即遷藏在名山之舊槀。其事與梁鄱陽王《漢書》真本相類,益荒誕不足爲據矣。註其書者,今惟裴駰、司馬貞、張守節三家尚存。其初各爲部帙,北宋始合爲一編。明代國子監刊版頗,有刊除點竄。南監本至以司馬貞所補《三皇本紀》冠《五帝本紀》之上,殊失舊觀。然彙合羣說,檢尋校易,故今錄合倂之本,以便觀覽。仍別錄三家之書,以存其完本焉。

《史記集解》一百三十卷,江蘇巡撫採進本。宋裴駰撰。駰字龍駒,河東聞喜人,官至南中郞參軍,其事蹟附見於《宋書‧裴松之傳》。駰以徐廣《史記音義》粗有發明,殊恨省略,乃採九經諸史,幷《漢書音義》,及衆書之目,別撰此書。其所引證,多先儒舊說,張守節《正義》嘗備述所引書目次。然如《國語》多引虞翻注,《孟子》多引劉熙注,《韓詩》多引薛君注,而守節未著於目。知當日援據浩博,守節不能徧數也。原本八十卷,隋、唐《志》著錄並同。此本爲毛氏汲古閣所刊,析爲一百三十卷,原第遂不可考。然註文猶仍舊本。自明代監本以《索隱》、《正義》附入其後,又妄加删削,訛舛遂多。如《五帝本紀》「昔高陽氏有才子八人」句下,「高辛氏有才子八人」句下,俱脫「名見左傳」四字;《秦始皇本紀》「輕車重馬東就食」句,下脫「徐廣曰︰一無此『重』字」八字;《項羽本紀》「其九月會稽守」句,下脫「徐廣曰︰『爾時未言太守』」九字;《武帝紀》「祠上帝明堂」句,下脫「徐廣曰︰『常五年一修耳,今適二年,故但祀明堂』」十八字,「然其效可覩矣」句,下脫「又數本皆無可字」七字;《河渠書》「岸善崩」句,下脫「如淳曰︰『河水岸』」六字;《司馬相如傳》「徬徨乎海外」句下此引「郭璞云︰『靑邱山名,上有田,亦有國,出九尾狐,在海外』;《太史公自序》「易大傳」句下此引「張晏曰︰『謂易繫辭。』」監本均誤作《正義》。至於字句異同,前後互見。如《夏本紀》「九江入賜大龜」句下「孔安國曰︰『出於九江水中。』」監本作「山中」;《孝文本紀》「昌至渭橋」句下引「蘇林曰︰『在長安北三里。』」監本多「渭橋」二字;「祁侯賀爲將軍」句下引「徐廣曰︰『姓繒。』」監本多一「賀」字;「當有玉英見」句下引「瑞應圖云︰『玉英五帝並修則見。』」監本作「五常」;案五帝並修,語不可解,似當以監本爲是。「屬國悍爲將屯將軍」句下引「徐廣曰︰『姓徐。』」監本多一「悍」字;《孝景本紀》「封故御史大夫周苛孫平爲繩侯」句下引「徐廣曰︰『一作應。』」監本多一「平」字;《武帝紀》「自太主」句下引「徐廣曰︰『武帝姑也。』」監本多「太主」二字;《龜策列傳》「蝟辱於鵲」句下引「郭璞曰︰『蝟憎其意心惡之也。』」監本作「而心惡之」。凡此之類,當由古注簡質,後人以意爲增益,已失其舊,至坊本流傳,脫誤尤甚。如《夏本紀》「澧水所同」句下引「孔安國曰︰『澧水所同,同於渭也。』」坊本闕一「同」字。《項羽本紀》「乃封項伯爲射陽侯」句,下脫「徐廣曰︰『項伯名纏,字伯』」九字,是又出監本下矣。惟《貨殖傳》「糵麴鹽豉千瓵」句下,監本引孫叔敖云「瓵,瓦器,受斗六升合爲瓵。音貽。」當是孫叔然之訛。此本亦復相同,是校讎亦不免有疎,然終勝明人監本也。

《史記索隱》三十卷,江蘇巡撫採進本。唐司馬貞撰。貞河內人,開元中官朝散大夫、宏文館學士。貞初受《史記》於崇文館學士張嘉,會病褚少孫補司馬遷書,多傷踳駁。又裴駰《集解》舊有《音義》年遠散佚,諸家《音義》延篤音隱,鄒誕生、柳顧言等書亦失傳。而劉伯莊許子儒等又多疎漏,乃因裴駰《集解》,撰爲此書。首注駰序一篇,載其全文。其注司馬遷書,則如陸德明《經典釋文》之例,惟標所注之字。蓋經傳別行之古法。凡二十八卷,末二卷爲《述贊》一百三十篇及《補史記條例》。欲降《秦本紀》、《項羽本紀》爲系家,而呂后、孝惠各爲本紀。補曹、許、邾、吳芮、吳濞、淮南系家,而降陳涉於列傳。蕭何、曹參、張良、周勃、五宗、三王各爲一傳,而附國僑、羊舌肸於《管晏》。附尹喜、莊周於《老子》,附韓非於《商鞅》,附魯仲連於《田單》,附宋玉於《屈原》,附鄒陽、枚乘於《賈生》。又謂《司馬相如》、《汲鄭傳》不宜在《西南夷》後,《大宛傳》不合在《游俠》、《酷吏》之閒。欲更其次第,其言皆有條理。至謂司馬遷《述贊》不安而別爲之,則未喻言外之旨。終以《三皇本紀》,自爲之註,亦未合闕疑傳信之意也。此書本於《史記》之外別行。及明代刊刻監本,合裴駰張守節及此書。散入句下,恣意删削。如《高祖本紀》「母媼」、「母温」之辨。有關考證者,乃以其有異舊說,除去不載。又如《燕世家》啓攻益事,貞註曰︰「經傳無聞。」未知其由。雖失於考據竹書,案今本竹書不載此事,此據晉書束晳傅所引。亦當存其原文,乃以爲宂句亦删汰之。此類不一,漏略殊甚。然至今沿爲定本,與成矩所刊朱子《周易本義》,人人明知其非,而積重不可復返。此單行之本爲北宋祕省刊板,毛晉得而重刻者。錄而存之,猶可以見司馬氏之舊,而正明人之疎舛焉。 《史記正義》一百三十卷,兵部侍郞紀昀家藏本。唐張守節撰。守節始末未詳,據此書所題,則其官爲諸王侍讀、率府長史也。是書據《自序》三十卷,晁公武、陳振孫二家所錄,則作二十卷。蓋其標字列注,亦必如《索隱》。後人散入句下,已非其舊。至明代監本,採附《集解》《索隱》之後,更多所删節,失其本旨。如守節所長,在於地理,故《自序》曰︰「郡國城邑,委曲詳明。」而監本於《周本紀》「子帶立爲王」句,下脫「《左傳》云周與鄭人蘇忿生十二邑,温其一也」十七字;《秦本紀》「反秦於淮南」句,下脫「楚淮北之地盡入於秦」九字;《項羽本紀》「項王自立爲西楚霸王」句,下脫「孟康云舊名江陵,爲南楚,吳爲東楚,彭城爲西楚」十九字;《呂后本紀》「呂平爲扶柳侯」句,下脫「漢扶柳縣也,有澤」七字;《孝景本紀》「遂西圍梁」句,下脫「梁孝王都睢陽,今宋州」九字,「立楚元王子平陸侯」句,下脫「應劭云平陸,西河縣」八字;《孝武本紀》「見五畤」句,下脫「或曰在雍州雍縣南,孟康曰畤者,神靈上帝也」十八字;《晉世家》「是爲晉侯」句,下脫「其城南半入州城中,削爲坊城,牆北半見在」十七字;《趙世家》「吾國東有河薄洛之水」句,下脫「案︰安平縣屬定州也」八字;「餓死沙邱宮」句,下脫「括地志云趙武靈王墓在蔚州靈邱縣東三十里。應說是也」二十三字;《韓世家》「得封於韓原」句,下脫「古今地名云韓武子食采於韓原故城也」十六字;《淮陰侯列傳》「家在伊盧」句,下脫「韋昭及括地志皆說之也」十字;《貨殖列傳》「殷人都河西」句,下脫「盤庚都殷墟,地屬河西也」十字,「周人都河南」句,下脫「周自平王以後都洛陽」九字;《自序》「戹困鄱」句,下脫「漢末,陳蕃子逸爲魯相,改音皮。田襃《魯記》曰靈帝末,汝南陳子游爲魯相,陳蕃子也,國人爲諱而改焉」三十九字。又如《秦本紀》「樗里疾相韓」句下,此本作「福昌縣東十四里」,監本脫「十四里」三字;《貨殖傳》「夫燕亦勃碣之閒」句下,此本作「碣石、渤海在西北」,監本脫「北」字。又守節徵引故實,頗爲賅博,故《自序》曰︰「古典幽微,竊探其美。」而監本《夏本紀》「皋陶作士」句,下脫「士若大理卿也」六字,「於是夔行樂」句,下脫「若今太常卿也」六字;《周本紀》「作臩命」句,下脫「應劭云太僕,周穆王所置,蓋大御衆僕之長,中大夫也」二十一字,「以應爲太后養地」句,下脫「太后,秦昭之母宣太后芊氏」十一字;《秦始皇本紀》「爲我遺鎬池君」句,下脫「張晏云武王居鎬,鎬池君則武王也,伐商,故神云始皇荒淫若紂矣,今武王可伐矣」三十二字;「叙論孝明皇帝」句,下脫「班固《典引》云後漢明帝永平十七年,詔問班固︰太史遷贊語中寧有非耶?班固上表陳秦過失及賈誼言奏之」四十二字;《項羽本紀》「會稽守」句,下脫「守,晉狩。景帝中二年七月,更郡守爲太守」十六字;《孝景本紀》「伐馳道樹殖蘭池」句,下脫「案︰馳道,天子道,秦始皇作之,丈而樹」十四字;《孝武本紀》「是時上求神君」句,下脫「《漢武帝故事》云︰起柏梁臺,以處神君,長陵女子也。先是,嫁爲人妻,生一男,數歲死,女子悼痛之,歲中亦死而靈,宛若祠之,遂聞言,宛若爲主,民人多往請福,說家人小事有驗。平原君亦祠之,至後,子孫尊貴。及上即位,太后延於宮中祭之,聞其言,不見其人。至是,神君求出,爲營柏梁臺舍之。初,霍去病微時,自禱神君,及見其形,自修飾欲與去病交接,去病不肯,謂神君曰︰吾以神君精潔,故齋戒祈福。今欲婬,此非也。自絕不復往。神君慙之,乃去也」一百七十字,「見安期生」句,下脫「《列仙傳》云︰安期生,瑯琊阜鄉亭人也,賣藥海邊。秦始皇請語三夜,賜金數千萬,出於阜鄉亭,皆置去,留書,以赤玉舃一量爲報,曰︰後千歲求我於蓬萊山下」五十九字,「李少君病死」句,下脫「《漢書起居注》云︰李少君將去,武帝夢與共登嵩高山,半道,有使乘龍,時從雲中云︰太一請少君,帝謂左右︰將舍我去矣。數月而少君病死。又發棺看,惟衣冠在也」六十一字,「史寬舒受其方」句,下脫「姓史,名寬舒」五字;《禮書》「疏房牀笫」句,下脫「疏謂窗也」四字;《律書》「其於十二支爲丑」句,下脫「徐廣曰︰此中闕,不說大呂及丑也。案︰此下闕文。或一本云丑者,紐也。言陽氣在上未降,萬物厄紐未敢出也」四十一字;《天官書》「氐爲天根」句,下脫「《星經》云氐四星,爲露寢聽朝所居,其占明大則臣下奉度。《合誠圖》云氐爲宿宮也」三十一字,「其內五星五帝坐」句,下脫「羣下從謀也」五字;《楚世家》「伐申過鄧」句,下脫「服虔云鄧,曼姓也」七字;《趙世家》「事有所止」句,下脫「爲人君止於仁,爲人臣止於敬,爲人子止於孝,爲人父止於慈,與國人交止於信」三十一字,「封廉頗爲信平君」句,下脫「言篤信而平和也」七字;《韓世家》「公何不爲韓求質於楚」句,下脫「質子蟣蝨」四字,又脫「公叔嬰知秦、楚不以蟣蝨爲事,必以韓合於秦,楚王聽入質子於韓」二十六字,又脫「次下云知秦、楚不以蟣蝨爲事,重明脫不字」十七字;《田叔列傳》「相常從入苑中」句,下脫「堵牆也」三字;《田蚡列傳》「其春,武安侯病」句,下脫「然夫子作《春秋》,依夏正」九字;《衞將軍列傳》「平陽人也」句,下脫「《漢書》云其父鄭季,河東平陽人,以縣吏給事平陽侯之家也」二十三字。至守節於六書、五音,至爲詳審。故書首有《論字例》、《論音例》二條。而監本於《周本紀》「懼太子釗之不任」句,下脫「釗音招,又吉堯反。任,而針反」十一字;《秦始皇本紀》「彗星復見」句,下脫「復,扶富反。見,行見反」八字,「以發縣卒」句,下脫「子忽反,下同」五字,「佐弋竭」句,下脫「戈音翊」三字,「二十人皆梟首」句,下脫「梟,古堯反。懸首於木上曰䲷」十一字,「體解軻以徇」句,下脫「紅賣反」三字,「東收遼東而王之」句,下脫「王,于放反」四字,「故歸其質子」句,下脫「質音致」三字,「衣服旌旄節旗」句,下脫「旌音精,旄音毛,旗音其」九字,「祇誦功德」句,下脫「袛音脂」三字,「赭其山」句,下脫「赭音者」三字,「僕射周青臣」句,下脫「音夜」二字,「上樂以刑殺爲威」句,下脫「五孝反」三字,「二世紀以安邊竟」句,下脫「音境」二字,《敍論》「爲君討賊」句,下脫「于僞反」三字;《項羽本紀》「將秦軍爲前行」句,下脫「胡郞反」三字;《高祖本紀》「時時冠之」《正義》「音館」句,下脫「下同」二字;《孝景紀》「天下又安」句,下脫「乂,音魚廢反」五字,「龍𩓿拔墮」句,下脫「徒果反」三字,「攀龍胡髯號」句,下脫「戶高反,下同」五字,「爲且用事泰山」句,下脫「爲,于僞反。將爲封禪也」九字;《鄭世家》「段出奔鄢」句,下脫「音偃」二字;《田叔列傳》「喜游諸公」句,下脫「喜,許記反。諸公,謂丈人行也」十一字。其他一兩字之出入,殆千有餘條,尤不可毛擧。苟非震澤王氏刊本具存,無由知監本之妄删也。

PD-icon.svg 本西漢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