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卷0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史記
卷一 五帝本紀第一
夏本紀第二 
三家註版

Records of the Grand Historian - Wu Yingdian Edition - volume 1.djvu

掃描版本

這是此文本的武英殿本的扫描图像。由於通常古籍版本衆多,而某些正文又經過校勘,故其中的文字僅供參考。


黃帝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黃帝

黃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孫,名曰軒轅。生而神靈,弱而能言,幼而徇齊 [1],長而敦敏,成而聰明。

軒轅之時,神農氏世衰。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農氏弗能征。於是軒轅乃習用干戈,以征不享,諸侯咸來賓從。而蚩尤最爲暴,莫能伐。炎帝欲侵陵諸侯,諸侯咸歸軒轅軒轅乃修德振兵,治五氣,蓺五種,撫萬民,度四方,教熊羆貔貅貙虎,以與炎帝戰於阪泉之野。三戰,然後得其志。蚩尤作亂,不用帝命。於是黃帝乃徵師諸侯,與蚩尤戰於涿鹿之野,遂禽殺蚩尤。而諸侯咸尊軒轅爲天子,代神農氏,是爲黃帝。天下有不順者,黃帝從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嘗寧居。

東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雞頭。南至于,登。北逐葷粥,合符釜山,而邑于涿鹿之阿。遷徙往來無常處,以師兵爲營衞。官名皆以雲命,爲雲師。置左右大監,監于萬國。萬國和,而鬼神山川封禪與爲多焉。獲寶鼎,迎日推筴。舉風后力牧常先大鴻以治民。順天地之紀、幽明之占、死生之說、存亡之難。時播百穀草木,淳化鳥獸蟲蛾,旁羅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勞勤心力耳目,節用水火材物。有土德之瑞,故號黃帝

黃帝二十五子,其得姓者十四人。

黃帝軒轅之丘,而娶於西陵之女,是爲嫘祖嫘祖黃帝正妃,生二子,其後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囂,是爲青陽青陽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蜀山氏女,曰昌僕,生高陽高陽有聖惪焉。黃帝崩,葬橋山。其孫昌意之子高陽立,是爲帝顓頊也。

帝顓頊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顓頊

帝顓頊高陽者,黃帝之孫而昌意之子也。靜淵以有謀,疏通而知事;養材以任地,載時以象天,依鬼神以制義,治氣以教化,絜誠以祭祀。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阯,西至于流沙,東至于蟠木。動靜之物,大小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屬。

帝顓頊生子曰窮蟬顓頊崩,而玄囂之孫高辛立,是爲帝嚳

帝嚳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

帝嚳高辛者,黃帝之曾孫也。高辛父曰蟜極蟜極父曰玄囂玄囂父曰黃帝。自玄囂蟜極皆不得在位,至高辛即帝位。高辛於顓頊爲族子。

高辛生而神靈,自言其名。普施利物,不於其身。聰以知遠,明以察微。順天之義,知民之急。仁而威,惠而信,脩身而天下服。取地之財而節用之,撫教萬民而利誨之,曆日月而迎送之,明鬼神而敬事之。其色郁郁,其德嶷嶷。其動也時,其服也士。帝嚳溉執中而徧天下,日月所照,風雨所至,莫不從服。

帝嚳陳鋒氏女,生放勳。娶娵訾氏女,生帝嚳崩,而代立。帝摯立,不善, [2]。而弟放勳立,是爲帝堯

帝堯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

帝堯者,放勳。其仁如天,其知如神。就之如日,望之如雲。富而不驕,貴而不舒。黃收純衣,彤車乘白馬。能明馴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便章百姓。百姓昭明,合和萬國。

乃命,敬順昊天,數法日月星辰,敬授民時。分命羲仲,居郁夷,曰暘谷。敬道日出,便程東作。日中,星,以殷中春。其民析,鳥獸字微。申命羲叔,居南交。便程南爲,敬致。日永,星,以正中夏。其民因,鳥獸希革。申命和仲,居西土,曰昧谷。敬道日入,便程西成。夜中,星,以正中秋。其民夷易,鳥獸毛毨。申命和叔,居北方,曰幽都。便在伏物。日短,星,以正中冬。其民燠,鳥獸氄毛。歲三百六十六日,以閏月正四時。信飭百官,衆功皆興。

曰:「誰可順此事?」放齊曰:「嗣子丹朱開明。」曰:「吁!頑凶,不用。」又曰:「誰可者?」讙兜曰:「共工旁聚布功,可用。」曰:「共工善言,其用僻,似恭漫天,不可。」又曰:「嗟!四嶽:湯湯洪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其憂,有能使治者?」皆曰可。曰:「負命毀族,不可。」嶽曰:「异哉,試不可用而已。」於是聽嶽用。九載,功用不成。

曰:「嗟!四嶽:朕在位七十載,汝能庸命,踐朕位?」嶽應曰:「鄙惪忝帝位。」曰:「悉舉貴戚及疏遠隱匿者。」衆皆言於曰:「有矜在民閒,曰虞舜。」曰:「然,朕聞之。其何如?」嶽曰:「盲者子。父頑,母嚚,弟傲,能和以孝,烝烝治,不至姦。」曰:「吾其試哉。」於是妻之二女,觀其德於二女。飭下二女於嬀汭,如婦禮。善之,乃使慎和五典,五典能從。乃徧入百官,百官時序。賓於四門,四門穆穆,諸侯遠方賓客皆敬。使入山林川澤,暴風雷雨,行不迷。以爲聖,召曰:「女謀事至而言可績,三年矣。女登帝位。」讓於德,不懌。正月上日,受終於文祖文祖者,大祖也。

於是帝堯老,命攝行天子之政,以觀天命。乃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遂類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辯于羣神。揖五瑞,擇吉月日,見四嶽諸牧,班瑞。歲二月,東巡狩,至於岱宗,祡,望秩於山川。遂見東方君長,合時月正日,同律度量衡,脩五禮五玉三帛二生一死爲摯,如五器,卒乃復。五月,南巡狩;八月,西巡狩;十一月,北巡狩:皆如初。歸,至于祖禰廟,用特牛禮。五歲一巡狩,羣后四朝。徧告以言,明試以功,車服以庸。肇十有二州,決川。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扑作教刑,金作贖刑。眚烖過,赦;怙終賊,刑。欽哉,欽哉,惟刑之靜哉!

讙兜進言共工曰不可,而試之工師,共工果淫辟。四嶽舉治鴻水,以爲不可,嶽彊請試之,試之而無功,故百姓不便。三苗江淮荆州數爲亂。於是歸而言於帝,請流共工幽陵,以變北狄;放驩兜崇山,以變南蠻;遷三苗三危,以變西戎;殛羽山,以變東夷:四辠而天下咸服。

立七十年得,二十年而老,令攝行天子之政,薦之於天。辟位凡二十八年而崩。百姓悲哀,如喪父母。三年,四方莫舉樂,以思知子丹朱之不肖,不足授天下,於是乃權授。授,則天下得其利而丹朱病;授丹朱,則天下病而丹朱得其利。曰「終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而卒授以天下。崩,三年之喪畢,讓辟丹朱南河之南。諸侯朝覲者不之丹朱而之,獄訟者不之丹朱而之,謳歌者不謳歌丹朱而謳歌曰:「天也夫!」而後之中國踐天子位焉,是爲帝舜

帝舜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

虞舜者,名曰重華重華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橋牛橋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窮蟬窮蟬父曰帝顓頊顓頊父曰昌意:以至七世矣。自從窮蟬以至帝舜,皆微爲庶人。

瞽叟盲,而母死,瞽叟更娶妻而生傲。瞽叟愛後妻子,常欲殺避逃;及有小過,則受罪。順事父及後母與弟,日以篤謹,匪有懈。

冀州之人也。歷山,漁雷澤,陶濱,作什器於壽丘,就時於負夏瞽叟頑,母嚚,弟傲,皆欲殺順適不失子道,兄弟孝慈。欲殺,不可得;即求,嘗在側。

年二十以孝聞。三十而帝堯問可用者,四嶽咸薦虞舜,曰可。於是乃以二女妻以觀其內,使九男與處以觀其外。嬀汭,內行彌謹。二女不敢以貴驕事親戚,甚有婦道。九男皆益篤。歷山歷山之人皆讓畔;漁雷澤雷澤上人皆讓居;陶濱,濱器皆不苦窳。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乃賜絺衣與琴,爲筑倉廩,予牛羊。瞽叟尚復欲殺之,使上塗廩,瞽叟從下縱火焚廩。乃以兩笠自扞而下,去,得不死。後瞽叟又使穿井,穿井爲匿空旁出。既入深,瞽叟共下土實井,從匿空出,去。瞽叟喜,以爲已死。曰:「本謀者。」與其父母分,於是曰:「二女與琴,取之;牛羊倉廩,予父母。」乃止宮居,鼓其琴。往見之。鄂不懌,曰:「我思正鬱陶!」曰:「然,爾其庶矣!」復事瞽叟,愛弟彌謹。於是乃試五典百官,皆治。

高陽氏有才子八人,世得其利,謂之「八愷」。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世謂之「八元」。此十六族者,世濟其美,不隕其名。至於未能舉。舉八愷,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莫不時序。舉八元,使布五教于四方,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內平外成。

帝鴻氏有不才子,掩義隱賊,好行凶慝,天下謂之渾沌少暤氏有不才子,毀信惡忠,崇飾惡言,天下謂之窮奇顓頊氏有不才子,不可教訓,不知話言,天下謂之檮杌。此三族世憂之。至于未能去。縉雲氏有不才子,貪于飲食,冒于貨賄,天下謂之饕餮。天下惡之,比之三凶。賓於四門,乃流四凶族,遷于四裔,以御螭魅,於是四門辟,言毋凶人也。

入于大麓,烈風雷雨不迷,乃知之足授天下。老,使攝行天子政,巡狩。得舉,用事二十年,而使攝政。攝政八年而崩。三年喪畢,讓丹朱,天下歸。而皋陶后稷伯夷彭祖時而皆舉用,未有分職。於是乃至於文祖,謀于四嶽,辟四門,明通四方耳目,命十二牧論帝德,行厚德,遠佞人,則蠻夷率服。謂四嶽曰:「有能奮庸美之事者,使居官相事?」皆曰:「伯禹爲司空,可美帝功。」曰:「嗟,然!,汝平水土,維是勉哉。」拜稽首,讓於皋陶曰:「然,往矣。」曰:「,黎民始飢,汝后稷,播時百穀。」曰:「,百姓不親,五品不馴,汝爲司徒,而敬敷五教,在寬。」曰:「皋陶,蠻夷猾夏,寇賊姦軌,汝作士,五刑有服,五服三就;五流有度,五度三居:維明能信。」曰:「誰能馴予工?」皆曰可。於是以爲共工。曰:「誰能馴予上下草木鳥獸?」皆曰可。於是以爲朕虞。拜稽首,讓于諸臣朱虎熊羆曰:「往矣,汝諧。」遂以朱虎熊羆爲佐。曰:「嗟!四嶽,有能典朕三禮?」皆曰伯夷可。曰:「嗟!伯夷,以汝爲秩宗,夙夜維敬,直哉維靜絜。」伯夷曰:「然。以爲典樂,教稺子,直而溫,寬而栗,剛而毋虐,簡而毋傲;詩言意,歌長言,聲依永,律和聲,八音能諧,毋相奪倫,神人以和。」曰:「於!予擊石拊石,百獸率舞。」曰:「,朕畏忌讒說殄僞,振驚朕衆,命汝爲納言,夙夜出入朕命,惟信。」曰:「嗟!女二十有二人,敬哉,惟時相天事。」三歲一考功,三考絀陟,遠近衆功咸興。分北三苗

此二十二人咸成厥功:皋陶爲大理,平,民各伏得其實;伯夷主禮,上下咸讓;主工師,百工致功;主虞,山澤辟;主稷,百穀時茂;主司徒,百姓親和;主賓客,遠人至;十二牧行而九州莫敢辟違;唯之功爲大,披九山,通九澤,決九河,定九州,各以其職來貢,不失厥宜。方五千里,至于荒服。南撫交阯北發,西析枝渠廋,北山戎息慎,東鳥夷,四海之內咸戴帝舜之功。於是乃興九招之樂,致異物,鳳皇來翔。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

年二十以孝聞,年三十舉之,年五十攝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崩,年六十一代踐帝位。踐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於蒼梧之野。葬於九疑,是爲零陵之踐帝位,載天子旗,往朝父瞽叟,夔夔唯謹,如子道。封弟爲諸侯。商均亦不肖,乃豫薦於天。十七年而崩。三年喪畢,亦乃讓子,如子。諸侯歸之,然後踐天子位。丹朱商均,皆有疆土,以奉先祀。服其服,禮樂如之。以客見天子,天子弗臣,示不敢專也。

結語

黃帝,皆同姓而異其國號,以章明德。故黃帝有熊帝顓頊高陽帝嚳高辛帝堯陶唐帝舜有虞帝禹夏后而別氏,姓姒氏,姓子氏,姓姬氏

太史公論

太史公曰:學者多稱五帝,尚矣。然尚書獨載以來;而百家言黃帝,其文不雅馴,薦紳先生難言之。孔子所傳宰予問五帝德帝繫姓,儒者或不傳。余嘗西至空桐,北過涿鹿,東漸於海,南浮矣,至長老皆各往往稱黃帝之處,風教固殊焉,總之不離古文者近是。予觀春秋國語,其發明五帝德帝繫姓章矣,顧弟弗深考,其所表見皆不虛。缺有閒矣,其軼乃時時見於他說。非好學深思,心知其意,固難爲淺見寡聞道也。余并論次,擇其言尤雅者,故著爲本紀書首。

校勘記

  1. 張文虎札記卷一:「『徇』群書治要説文繫傳引並作『侚』,與集解訓疾義合。然如索隱所云,則相承作『徇』久矣。」按:説是。敦煌本S.388號字樣:「徇,行示。侚,疾也,即史記『幼而侚齊』字。」
  2. 張文虎札記卷一:「索隱本無『崩』字,據正義,蓋後人妄增。」按:孔穎達尚書正義卷一云:「史記諸書皆言帝嚳之子、帝摯之弟,立,崩乃傳位於,然則以弟代兄,蓋踰年改元。」則孔穎達等所見史記亦有「崩」字。
  ↑返回頂部 夏本紀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