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記/卷0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五帝本紀第一 史記
卷二 夏本紀第二
殷本紀第三 
三家註版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

夏禹,名曰文命之父曰之父曰帝顓頊顓頊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黃帝者,黃帝之玄孫而帝顓頊之孫也。之曾大父昌意及父皆不得在帝位,爲人臣。

奉命治水

帝堯之時,鴻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其憂。求能治水者,羣臣四嶽皆曰可。曰:「爲人負命毀族,不可。」四嶽曰:「等之未有賢於者,願帝試之。」於是聽四嶽,用治水。九年而水不息,功用不成。於是帝堯乃求人,更得登用,攝行天子之政,巡狩。行視之治水無狀,乃殛羽山以死。天下皆以之誅爲是。於是子禹,而使續之業。

崩,帝舜問四嶽曰:「有能成美之事者使居官?」皆曰:「伯禹爲司空,可成美之功。」曰:「嗟,然!」命:「女平水土,維是勉之。」拜稽首,讓於后稷皋陶曰:「女其往視爾事矣。」

爲人敏給克勤;其惪不違,其仁可親,其言可信;聲爲律,身爲度,稱以出;亹亹穆穆,爲綱爲紀。

乃遂與后稷奉帝命,命諸侯百姓興人徒以傅土,行山表木,定高山大川。傷先人父功之不成受誅,乃勞身焦思,居外十三年,過家門不敢入。薄衣食,致孝于鬼神。卑宮室,致費於溝淢。陸行乘車,水行乘船,泥行乘橇,山行乘檋。左準繩,右規矩,載四時,以開九州,通九道,陂九澤,度九山。令予衆庶稻,可種卑溼。命后稷予衆庶難得之食。食少,調有餘相給,以均諸侯。乃行相地宜所有以貢,及山川之便利。

行自冀州始。冀州:既載壺口,治。既脩太原,至于陽。覃懷致功,至於衡漳。其土白壤。賦上上錯,田中中,既從,大陸既爲。鳥夷皮服。夾右碣石,入于海。

沇州:九河既道,雷夏既澤,會同,桑土既蠶,於是民得下丘居土。其土黑墳,草繇木條。田中下,賦貞,作十有三年乃同。其貢漆絲,其篚織文。浮於,通於

海、青州堣夷既略,其道。其土白墳,海濱廣潟,厥田斥鹵。田上下,賦中上。厥貢鹽絺,海物維錯,畎絲、枲、鉛、松、怪石,萊夷爲牧,其篚酓絲。浮於,通於

海、徐州其治,其藝。大野既都,東原厎平。其土赤埴墳,草木漸包。其田上中,賦中中。貢維土五色,畎夏狄,陽孤桐,濱浮磬,淮夷蠙珠臮魚,其篚玄纖縞。浮于,通于

、海維揚州彭蠡既都,陽鳥所居。三江既入,震澤致定。竹箭既布。其草惟夭,其木惟喬,其土塗泥。田下下,賦下上上雜。貢金三品,瑤、琨、竹箭,齒、革、羽、旄,島夷卉服,其篚織貝,其包橘、柚錫貢。均海,通

衡陽荆州朝宗于海。九江甚中,已道,雲土爲治。其土塗泥。田下中,賦上下。貢羽、旄、齒、革,金三品,杶、榦、栝、柏,礪、砥、砮、丹,維箘簬、楛,三國致貢其名,包匭菁茅,其篚玄纁璣組,九江入賜大龜。浮于 [1]踰于,至于南河 [2]

豫州既入于滎播既都,道荷澤,被明都。其土壤,下土墳壚。田中上,賦雜上中。貢漆、絲、絺、紵,其篚纖絮 [3],錫貢磬錯。浮於,達於

陽、黑水梁州既蓺,既道,旅平,和夷厎績。其土青驪。田下上,賦下中三錯。貢璆、鐵、銀、鏤、砮、磬,熊、羆、狐、貍、織皮。西傾是來,浮于,踰于,入于,亂于

黑水西河雍州弱水既西,渭汭既從,灃水所同。已旅,終南敦物至于鳥鼠。原隰厎績,至于都野三危既度,三苗大序。其土黃壤。田上上,賦中下。貢璆、琳、琅玕。浮于積石,至于龍門西河,會于渭汭。織皮昆侖析支渠搜西戎即序。

道九山:至于荆山,踰于壺口雷首至于太嶽砥柱析城至于王屋太行常山至于碣石,入于海;西傾朱圉鳥鼠至于太華熊耳外方桐柏至于負尾;道嶓冢,至于荆山内方至于大別汶山之陽至衡山,過九江,至于敷淺原

道九川:弱水至於合黎,餘波入于流沙。道黑水,至于三危,入于南海。道河積石,至于龍門,南至華陰,東至砥柱,又東至于盟津,東過雒汭,至于大邳,北過降水,至于大陸,北播爲九河,同爲逆河,入于海。嶓冢,東流爲,又東爲蒼浪之水,過三澨,入于大別,南入于,東匯澤爲彭蠡,東爲北江,入于海。汶山,東別爲,又東至于,過九江,至于東陵,東迆北會于匯,東爲中江,入于海。道沇水,東爲,入于,泆爲,東出陶丘北,又東至于,又東北會于,又東北入于海。道桐柏,東會于,東入于海。道鳥鼠同穴,東會于,又東北至于,東過漆沮,入于。道熊耳,東北會于,又東會于,東北入于

於是九州攸同,四奧既居,九山栞旅,九川滌原,九澤既陂,四海會同。六府甚脩,衆土交正,致慎財賦,咸則三壤,成賦中國,賜土、姓:「祗台德先,不距朕行。」

令天子之國以外五百里甸服:百里賦納緫,二百里納銍,三百里納秸服,四百里粟,五百里米。甸服外五百里侯服:百里采,二百里任國,三百里諸侯。侯服外五百里綏服:三百里揆文教,二百里奮武衞。綏服外五百里要服:三百里夷,二百里蔡。要服外五百里荒服:三百里蠻,二百里流。

東漸于海,西被于流沙,朔、南暨:聲教訖于四海。於是帝錫玄圭,以告成功于天下 [4]天下於是大平治 [5]

交流治國理政

皋陶作士以理民。帝舜朝,伯夷皋陶相與語帝前。皋陶述其謀曰:「信其道德,謀明輔和。」曰:「然,如何?」皋陶曰:「於!慎其身脩,思長,敦序九族,衆明高翼 [6],近可遠在已。」拜美言,曰:「然。」皋陶曰:「於!在知人,在安民。」曰:「吁!皆若是,惟帝其難之。知人則智,能官人;能安民則惠,黎民懷之。能知能惠,何憂乎驩兜,何遷乎有苗,何畏乎巧言善色佞人?」皋陶曰:「然,於!亦行有九德,亦言其有德。」乃言曰:「始事事 [7],寬而栗,柔而立,愿而共,治而敬,擾而毅,直而溫,簡而廉,剛而實,彊而義,章其有常,吉哉。日宣三德,蚤夜翊明有家。日嚴振敬六德,亮采有國。翕受普施,九德咸事,俊乂在官,百吏肅謹。毋教邪淫奇謀。非其人居其官,是謂亂天事。天討有辠,五刑五用哉。吾言厎可行乎?」曰:「女言致可績行。」皋陶曰:「余未有知,思贊道哉。」

帝舜曰:「女亦昌言。」拜曰:「於,予何言!予思日孳孳。」皋陶曰:「何謂孳孳?」曰:「鴻水滔天,浩浩懷山襄陵,下民皆服於水。予陸行乘車,水行乘舟,泥行乘橇,山行乘檋,行山栞木。與予衆庶稻鮮食。以決九川致四海,浚畎澮致之川。與予衆庶難得之食。食少,調有餘補不足,徙居。衆民乃定,萬國爲治。」皋陶曰:「然,此而美也。」

曰:「於,帝!慎乃在位,安爾止。輔德,天下大應。清意以昭待上帝命,天其重命用休。」帝曰:「吁,臣哉,臣哉!臣作朕股肱耳目。予欲左右有民,女輔之。余欲觀古人之象,日月星辰,作文繡服色,女明之。予欲聞六律五聲八音,來始滑,以出入五言,女聽。予即辟,女匡拂予。女無面諛,退而謗予。敬四輔臣。諸衆讒嬖臣,君德誠施皆清矣。」曰:「然。帝即不時,布同善惡則毋功。」

帝曰:「毋若丹朱傲,維慢游是好,毋水行舟,朋淫于家,用絕其世。予不能順是。」曰:「予娶塗山,辛壬癸甲 [8];生,予不子,以故能成水土功。輔成五服,至于五千里,州十二師,外薄四海,咸建五長,各道有功。頑不即功,帝其念哉。」帝曰:「道吾德,乃女功序之也。」

皋陶於是敬之德,令民皆則。不如言,刑從之。德大明。

於是行樂,祖考至,羣后相讓,鳥獸翔舞,簫韶九成,鳳皇來儀,百獸率舞,百官信諧。帝用此作歌曰:「陟天之命,維時維幾。」乃歌曰:「股肱喜哉,元首起哉,百工熙哉!」皋陶拜手稽首揚言曰:「念哉,率爲興事,慎乃憲,敬哉!」乃更爲歌曰:「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事康哉!」又歌曰 [9]:「元首叢脞哉,股肱惰哉,萬事墮哉!」帝拜曰:「然,往欽哉!」於是天下皆宗之明度數聲樂,爲山川神主。

踐天子位

帝舜於天,爲嗣。十七年而帝舜崩。三年喪畢,辭辟之子商均陽城。天下諸侯皆去商均而朝於是遂即天子位,南面朝天下,國號曰夏后,姓氏。

帝禹立而舉皋陶薦之,且授政焉,而皋陶卒。封皋陶之後於,或在。而后舉,任之政。

十年 [10]帝禹東巡狩,至于會稽而崩。以天下授。三年之喪畢,帝禹之子,而辟居箕山之陽。賢,天下屬意焉。及崩,雖授之佐日淺,天下未洽。故諸侯皆去而朝,曰「吾君帝禹之子也」。於是遂即天子之位,是爲夏后帝啓

啓 至 桀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

夏后帝啓之子,其母塗山氏之女也。

有扈氏不服,伐之,大戰於。將戰,作甘誓,乃召六卿申之。曰:「嗟!六事之人,予誓告女:有扈氏威侮五行,怠棄三正,天用勦絕其命。今予維共行天之罰。左不攻于左,右不攻于右,女不共命。御非其馬之政,女不共命。用命,賞于祖;不用命,僇于社,予則帑僇女。」遂滅有扈氏。天下咸朝。

夏后帝啓崩,子帝太康立。帝太康失國,昆弟五人,須于洛汭,作五子之歌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中康

太康崩,弟中康立,是爲帝中康帝中康時,湎淫,廢時亂日。往征之,作胤征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少康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不降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孔甲

中康崩,子帝相立。帝相崩,子帝少康立。帝少康崩,子帝予立。帝予崩,子帝槐立。帝槐崩,子帝芒立。帝芒崩,子帝泄立。帝泄崩,子帝不降立。帝不降崩,帝扃 [11]帝扃崩,子帝廑立。帝廑崩,立帝不降之子孔甲,是爲帝孔甲帝孔甲立,好方鬼神,事淫亂。夏后氏德衰,諸侯畔之。天降龍二,有雌雄,孔甲不能食,未得豢龍氏。陶唐既衰,其后有劉累,學擾龍于豢龍氏,以事孔甲孔甲賜之姓曰御龍氏,受豕韋之後。龍一雌死,以食夏后夏后使求,懼而遷去。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
維基百科標誌 维基百科條目

孔甲崩,子帝皋立。帝皋崩,子帝發立。帝發崩,帝履癸立,是爲 [12]帝桀之時,自孔甲以來而諸侯多畔不務德而武傷百姓,百姓弗堪。迺召而囚之夏臺,已而釋之。修德,諸侯皆歸遂率兵以伐夏桀鳴條,遂放而死。謂人曰:「吾悔不遂殺夏臺,使至此。」乃踐天子位,代朝天下。之後,至封於也。

太史公論

太史公曰:姓,其後分封,用國爲姓,故有夏后氏有扈氏有男氏斟尋氏彤城氏襃氏費氏杞氏繒氏辛氏冥氏斟戈氏 [13]孔子時,學者多傳夏小正云。自時,貢賦備矣。或言會諸侯南,計功而崩,因葬焉,命曰會稽會稽者,會計也。

校勘記

  1. 「漢」上原有「于」字,據高山本删。按:尚書禹貢「浮于阮元校勘記曰:「陸氏曰:,四水名。本或作『潛于漢』,非。正義曰:本或『潛』下有『于』,誤耳。」
  2. 高山本「至于南河」下有集解:「孔安國曰:逾,越也。南河,在冀州南東流,故曰逾而至南河也。」尚書禹貢孔安國亦有此文。
  3. 「絮」,高山本作「纊」。按:尚書禹貢「厥篚纖纊」孔安國:「纊,細綿。」孔穎達:「喪大記候死者『屬纊,以俟絶氣』,即纊是新綿耳。」
  4. 群書治要鈔本卷一一引史記無「下」字。
  5. 「大」,原作「太」,據高山本改。按:王念孫雜志史記第一:「『太』,當爲『大』。大、太字相近,後人又習聞天下太平之語,故大誤爲太耳。群書治要引此正作大平治。」
  6. 「高」,高山本作「亮」。
  7. 高山本此下有「禹曰何皋陶曰」六字,與尚書皋陶謨合。
  8. 「辛壬」二字原在「娶」字上。尚書益稷:「娶于塗山,辛壬癸甲,呱呱而泣,予弗子。」孔安國:「辛日娶妻,至于甲日,復往治水。」今據移。
  9. 此上原有「舜」字,據殿本删。按:梁玉繩志疑卷二:「一本無『舜』字,是也,當衍之。若以此歌爲,則下『帝拜』,將自拜其戒勉乎!」
  10. 疑當作「七年」。按:孟子萬章上:「於天,七年,崩。」
  11. 高山本作「弟扃立是爲帝扃。」
  12. 高山本作「子履癸立是爲帝桀」。
  13. 原作「斟氏戈氏」,據高山本、殿本改。按:錢大昕考異卷一:「索隱本作『斟戈氏』,即斟灌也。『戈』、『灌』聲相近,上『氏』字衍。」
 五帝本紀第一 ↑返回頂部 殷本紀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