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至: 导航搜索
Disambig.svg更多资料:史记三家注
史记
作者:司马迁 西汉
维基百科标志 维基百科条目史记
史记》为中国西汉的历史学家司马迁所编纂,记载了上自中国上古传说中的黄帝时代,下至汉武帝元狩元年,共3000多年的历史。全书包括十二本纪、三十世家、七十列传、十表、八书,共一百三十篇,五十二万六千五百馀字。

本纪[编辑]

  • 卷一     五帝本纪第一
  • 卷二     夏本纪第二
  • 卷三     殷本纪第三
  • 卷四     周本纪第四
  • 卷五     秦本纪第五
  • 卷六     秦始皇本纪第六
  • 卷七     项羽本纪第七
  • 卷八     高祖本纪第八
  • 卷九     吕后本纪第九
  • 卷十     孝文本纪第十
  • 卷十一    孝景本纪第十一
  • 卷十二    孝武本纪第十二

[编辑]

  • 卷十三    三代世表第一
  • 卷十四    十二诸侯年表第二
  • 卷十五    六国年表第三
  • 卷十六    秦楚之际月表第四
  • 卷十七    汉兴以来诸侯王年表第五
  • 卷十八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第六
  • 卷十九    惠景闲侯者年表第七
  • 卷二十    建元以来侯者年表第八
  • 卷二十一   建元以来王子侯者年表第九
  • 卷二十二   汉兴以来将相名臣年表第十

[编辑]

世家[编辑]

列传[编辑]

补史记[编辑]

四库提要[编辑]

史记》一百三十卷,内府刊本。汉司马迁撰,褚少孙补。迁事迹具《汉书》本传。少孙,据张守节《正义》引张晏之说,以为颍川人,元成闲博士。又引《褚顗家传》,以为梁相褚大弟之孙,宣帝时为博士,寓居沛,事大儒王式,故号先生。二说不同。然宣帝末距成帝初不过十七八年,其相去亦未远也。案︰迁《自序》,凡十二本纪、十表、八书、三十世家、七十列传,共为百三十篇。《汉书》本传称其十篇阙,有录无书。张晏注以为迁殁之后,亡《景帝纪》、《武帝纪》、《礼书》、《乐书》、《兵书》、《汉兴以来将相年表》、《日者列传》、《三王世家》、《龟策列传》、《传靳列传》。刘知几《史通》则以为十篇未成,有录而已,驳张晏之说为非。今考《日者》、《龟策》二传并有“太史公曰”,又有“褚先生曰”,是为补缀残稿之明证,当以知几为是也。然《汉志‧春秋家》载《史记》百三十篇,不云有阙。盖是时官本已以少孙所续,合为一编。观其《日者》、《龟策》二传并有“臣为郞时”云云,是必尝经奏进,故有是称。其“褚先生曰”字殆后人追题,以为别识欤。周密《齐东野语》摘《司马相如传赞》中有“扬雄以为《靡丽之赋》,劝百而讽一”之语,又摘《公孙宏传》中有“平帝元始中,诏赐宏子孙爵”语,焦竑《笔乘》摘《贾谊传》中有“贾嘉最好学,至孝昭时列为九卿”语,皆非迁所及见。王懋竑《白田杂着》亦谓《史记》止纪年而无岁名,今《十二诸侯年表》上列一行载庚申、甲子等字,乃后人所增,则非惟有所散佚,且兼有所窜易。年祀县邈,今亦不得而考矣。然字句窜乱,或不能无,至其全书,则仍迁原本。焦竑《笔乘》据《张汤传赞》如淳注以为续之者有冯商、孟柳。又据后《汉书‧杨经传》,以为尝删迁书为十馀万言,指今《史记》非本书,则非其实也。其书自晋唐以来,传本无大同异。惟唐开元二十三年。敕升《史记‧老子列传》于《伯夷列传》上。钱曾《读书敏求记》云尚有宋刻,今未之见。南宋广汉张材又尝刊去褚少孙所续,赵山甫复病其不全,取少孙书别刊附入,今亦均未见其本。世所通行,惟此本耳。至为孙奭孟子疏所引《史记》“西子金钱事”,今本无之。盖宋人诈托古书,非今本之脱漏。又《学海类编》中载伪洪遵《史记真本凡例》一卷,于原书臆为刊削,称即迁藏在名山之旧槁。其事与梁鄱阳王《汉书》真本相类,益荒诞不足为据矣。注其书者,今惟裴骃、司马贞、张守节三家尚存。其初各为部帙,北宋始合为一编。明代国子监刊版颇,有刊除点窜。南监本至以司马贞所补《三皇本纪》冠《五帝本纪》之上,殊失旧观。然汇合群说,检寻校易,故今录合并之本,以便观览。仍别录三家之书,以存其完本焉。

《史记集解》一百三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宋裴骃撰。骃字龙驹,河东闻喜人,官至南中郞参军,其事迹附见于《宋书‧裴松之传》。骃以徐广《史记音义》粗有发明,殊恨省略,乃采九经诸史,并《汉书音义》,及众书之目,别撰此书。其所引证,多先儒旧说,张守节《正义》尝备述所引书目次。然如《国语》多引虞翻注,《孟子》多引刘熙注,《韩诗》多引薛君注,而守节未著于目。知当日援据浩博,守节不能遍数也。原本八十卷,隋、唐《志》着录并同。此本为毛氏汲古阁所刊,析为一百三十卷,原第遂不可考。然注文犹仍旧本。自明代监本以《索隐》、《正义》附入其后,又妄加删削,讹舛遂多。如《五帝本纪》“昔高阳氏有才子八人”句下,“高辛氏有才子八人”句下,俱脱“名见左传”四字;《秦始皇本纪》“轻车重马东就食”句,下脱“徐广曰︰一无此‘重’字”八字;《项羽本纪》“其九月会稽守”句,下脱“徐广曰︰‘尔时未言太守’”九字;《武帝纪》“祠上帝明堂”句,下脱“徐广曰︰‘常五年一修耳,今适二年,故但祀明堂’”十八字,“然其效可睹矣”句,下脱“又数本皆无可字”七字;《河渠书》“岸善崩”句,下脱“如淳曰︰‘河水岸’”六字;《司马相如传》“彷徨乎海外”句下此引“郭璞云︰‘靑邱山名,上有田,亦有国,出九尾狐,在海外’;《太史公自序》“易大传”句下此引“张晏曰︰‘谓易系辞。’”监本均误作《正义》。至于字句异同,前后互见。如《夏本纪》“九江入赐大龟”句下“孔安国曰︰‘出于九江水中。’”监本作“山中”;《孝文本纪》“昌至渭桥”句下引“苏林曰︰‘在长安北三里。’”监本多“渭桥”二字;“祁侯贺为将军”句下引“徐广曰︰‘姓缯。’”监本多一“贺”字;“当有玉英见”句下引“瑞应图云︰‘玉英五帝并修则见。’”监本作“五常”;案五帝并修,语不可解,似当以监本为是。“属国悍为将屯将军”句下引“徐广曰︰‘姓徐。’”监本多一“悍”字;《孝景本纪》“封故御史大夫周苛孙平为绳侯”句下引“徐广曰︰‘一作应。’”监本多一“平”字;《武帝纪》“自太主”句下引“徐广曰︰‘武帝姑也。’”监本多“太主”二字;《龟策列传》“猬辱于鹊”句下引“郭璞曰︰‘猬憎其意心恶之也。’”监本作“而心恶之”。凡此之类,当由古注简质,后人以意为增益,已失其旧,至坊本流传,脱误尤甚。如《夏本纪》“澧水所同”句下引“孔安国曰︰‘澧水所同,同于渭也。’”坊本阙一“同”字。《项羽本纪》“乃封项伯为射阳侯”句,下脱“徐广曰︰‘项伯名缠,字伯’”九字,是又出监本下矣。惟《货殖传》“糵麹盐豉千瓵”句下,监本引孙叔敖云“瓵,瓦器,受斗六升合为瓵。音贻。”当是孙叔然之讹。此本亦复相同,是校雠亦不免有疏,然终胜明人监本也。

《史记索隐》三十卷,江苏巡抚采进本。唐司马贞撰。贞河内人,开元中官朝散大夫、宏文馆学士。贞初受《史记》於崇文馆学士张嘉,会病褚少孙补司马迁书,多伤踳驳。又裴骃《集解》旧有《音义》年远散佚,诸家《音义》延笃音隐,邹诞生、柳顾言等书亦失传。而刘伯庄许子儒等又多疏漏,乃因裴骃《集解》,撰为此书。首注骃序一篇,载其全文。其注司马迁书,则如陆德明《经典释文》之例,惟标所注之字。盖经传别行之古法。凡二十八卷,末二卷为《述赞》一百三十篇及《补史记条例》。欲降《秦本纪》、《项羽本纪》为系家,而吕后、孝惠各为本纪。补曹、许、邾、吴芮、吴濞、淮南系家,而降陈涉于列传。萧何、曹参、张良、周勃、五宗、三王各为一传,而附国侨、羊舌肸于《管晏》。附尹喜、庄周于《老子》,附韩非于《商鞅》,附鲁仲连于《田单》,附宋玉于《屈原》,附邹阳、枚乘于《贾生》。又谓《司马相如》、《汲郑传》不宜在《西南夷》后,《大宛传》不合在《游侠》、《酷吏》之闲。欲更其次第,其言皆有条理。至谓司马迁《述赞》不安而别为之,则未喻言外之旨。终以《三皇本纪》,自为之注,亦未合阙疑传信之意也。此书本于《史记》之外别行。及明代刊刻监本,合裴骃张守节及此书。散入句下,恣意删削。如《高祖本纪》“母媪”、“母温”之辨。有关考证者,乃以其有异旧说,除去不载。又如《燕世家》启攻益事,贞注曰︰“经传无闻。”未知其由。虽失于考据竹书,案今本竹书不载此事,此据晋书束晰傅所引。亦当存其原文,乃以为冗句亦删汰之。此类不一,漏略殊甚。然至今沿为定本,与成矩所刊朱子《周易本义》,人人明知其非,而积重不可复返。此单行之本为北宋秘省刊板,毛晋得而重刻者。录而存之,犹可以见司马氏之旧,而正明人之疏舛焉。 《史记正义》一百三十卷,兵部侍郞纪昀家藏本。唐张守节撰。守节始末未详,据此书所题,则其官为诸王侍读、率府长史也。是书据《自序》三十卷,晁公武、陈振孙二家所录,则作二十卷。盖其标字列注,亦必如《索隐》。后人散入句下,已非其旧。至明代监本,采附《集解》《索隐》之后,更多所删节,失其本旨。如守节所长,在于地理,故《自序》曰︰“郡国城邑,委曲详明。”而监本于《周本纪》“子带立为王”句,下脱“《左传》云周与郑人苏忿生十二邑,温其一也”十七字;《秦本纪》“反秦于淮南”句,下脱“楚淮北之地尽入于秦”九字;《项羽本纪》“项王自立为西楚霸王”句,下脱“孟康云旧名江陵,为南楚,吴为东楚,彭城为西楚”十九字;《吕后本纪》“吕平为扶柳侯”句,下脱“汉扶柳县也,有泽”七字;《孝景本纪》“遂西围梁”句,下脱“梁孝王都睢阳,今宋州”九字,“立楚元王子平陆侯”句,下脱“应劭云平陆,西河县”八字;《孝武本纪》“见五畤”句,下脱“或曰在雍州雍县南,孟康曰畤者,神灵上帝也”十八字;《晋世家》“是为晋侯”句,下脱“其城南半入州城中,削为坊城,墙北半见在”十七字;《赵世家》“吾国东有河薄洛之水”句,下脱“案︰安平县属定州也”八字;“饿死沙邱宫”句,下脱“括地志云赵武灵王墓在蔚州灵邱县东三十里。应说是也”二十三字;《韩世家》“得封于韩原”句,下脱“古今地名云韩武子食采于韩原故城也”十六字;《淮阴侯列传》“家在伊卢”句,下脱“韦昭及括地志皆说之也”十字;《货殖列传》“殷人都河西”句,下脱“盘庚都殷墟,地属河西也”十字,“周人都河南”句,下脱“周自平王以后都洛阳”九字;《自序》“厄困鄱”句,下脱“汉末,陈蕃子逸为鲁相,改音皮。田褒《鲁记》曰灵帝末,汝南陈子游为鲁相,陈蕃子也,国人为讳而改焉”三十九字。又如《秦本纪》“樗里疾相韩”句下,此本作“福昌县东十四里”,监本脱“十四里”三字;《货殖传》“夫燕亦勃碣之闲”句下,此本作“碣石、渤海在西北”,监本脱“北”字。又守节征引故实,颇为赅博,故《自序》曰︰“古典幽微,窃探其美。”而监本《夏本纪》“皋陶作士”句,下脱“士若大理卿也”六字,“于是夔行乐”句,下脱“若今太常卿也”六字;《周本纪》“作臩命”句,下脱“应劭云太仆,周穆王所置,盖大御众仆之长,中大夫也”二十一字,“以应为太后养地”句,下脱“太后,秦昭之母宣太后芊氏”十一字;《秦始皇本纪》“为我遗镐池君”句,下脱“张晏云武王居镐,镐池君则武王也,伐商,故神云始皇荒淫若纣矣,今武王可伐矣”三十二字;“叙论孝明皇帝”句,下脱“班固《典引》云后汉明帝永平十七年,诏问班固︰太史迁赞语中宁有非耶?班固上表陈秦过失及贾谊言奏之”四十二字;《项羽本纪》“会稽守”句,下脱“守,晋狩。景帝中二年七月,更郡守为太守”十六字;《孝景本纪》“伐驰道树殖兰池”句,下脱“案︰驰道,天子道,秦始皇作之,丈而树”十四字;《孝武本纪》“是时上求神君”句,下脱“《汉武帝故事》云︰起柏梁台,以处神君,长陵女子也。先是,嫁为人妻,生一男,数岁死,女子悼痛之,岁中亦死而灵,宛若祠之,遂闻言,宛若为主,民人多往请福,说家人小事有验。平原君亦祠之,至后,子孙尊贵。及上即位,太后延于宫中祭之,闻其言,不见其人。至是,神君求出,为营柏梁台舍之。初,霍去病微时,自祷神君,及见其形,自修饰欲与去病交接,去病不肯,谓神君曰︰吾以神君精洁,故斋戒祈福。今欲淫,此非也。自绝不复往。神君惭之,乃去也”一百七十字,“见安期生”句,下脱“《列仙传》云︰安期生,琅琊阜乡亭人也,卖药海边。秦始皇请语三夜,赐金数千万,出于阜乡亭,皆置去,留书,以赤玉舄一量为报,曰︰后千岁求我于蓬莱山下”五十九字,“李少君病死”句,下脱“《汉书起居注》云︰李少君将去,武帝梦与共登嵩高山,半道,有使乘龙,时从云中云︰太一请少君,帝谓左右︰将舍我去矣。数月而少君病死。又发棺看,惟衣冠在也”六十一字,“史宽舒受其方”句,下脱“姓史,名宽舒”五字;《礼书》“疏房床笫”句,下脱“疏谓窗也”四字;《律书》“其于十二支为丑”句,下脱“徐广曰︰此中阙,不说大吕及丑也。案︰此下阙文。或一本云丑者,纽也。言阳气在上未降,万物厄纽未敢出也”四十一字;《天官书》“氐为天根”句,下脱“《星经》云氐四星,为露寝听朝所居,其占明大则臣下奉度。《合诚图》云氐为宿宫也”三十一字,“其内五星五帝坐”句,下脱“群下从谋也”五字;《楚世家》“伐申过邓”句,下脱“服虔云邓,曼姓也”七字;《赵世家》“事有所止”句,下脱“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与国人交止于信”三十一字,“封廉颇为信平君”句,下脱“言笃信而平和也”七字;《韩世家》“公何不为韩求质于楚”句,下脱“质子虮虱”四字,又脱“公叔婴知秦、楚不以虮虱为事,必以韩合于秦,楚王听入质子于韩”二十六字,又脱“次下云知秦、楚不以虮虱为事,重明脱不字”十七字;《田叔列传》“相常从入苑中”句,下脱“堵墙也”三字;《田鼢列传》“其春,武安侯病”句,下脱“然夫子作《春秋》,依夏正”九字;《卫将军列传》“平阳人也”句,下脱“《汉书》云其父郑季,河东平阳人,以县吏给事平阳侯之家也”二十三字。至守节于六书、五音,至为详审。故书首有《论字例》、《论音例》二条。而监本于《周本纪》“惧太子钊之不任”句,下脱“钊音招,又吉尧反。任,而针反”十一字;《秦始皇本纪》“彗星复见”句,下脱“复,扶富反。见,行见反”八字,“以发县卒”句,下脱“子忽反,下同”五字,“佐弋竭”句,下脱“戈音翊”三字,“二十人皆枭首”句,下脱“枭,古尧反。悬首于木上曰䲷”十一字,“体解轲以徇”句,下脱“红卖反”三字,“东收辽东而王之”句,下脱“王,于放反”四字,“故归其质子”句,下脱“质音致”三字,“衣服旌旄节旗”句,下脱“旌音精,旄音毛,旗音其”九字,“祇诵功德”句,下脱“袛音脂”三字,“赭其山”句,下脱“赭音者”三字,“仆射周青臣”句,下脱“音夜”二字,“上乐以刑杀为威”句,下脱“五孝反”三字,“二世纪以安边竟”句,下脱“音境”二字,《叙论》“为君讨贼”句,下脱“于伪反”三字;《项羽本纪》“将秦军为前行”句,下脱“胡郞反”三字;《高祖本纪》“时时冠之”《正义》“音馆”句,下脱“下同”二字;《孝景纪》“天下又安”句,下脱“乂,音鱼废反”五字,“龙𩓿拔堕”句,下脱“徒果反”三字,“攀龙胡髯号”句,下脱“户高反,下同”五字,“为且用事泰山”句,下脱“为,于伪反。将为封禅也”九字;《郑世家》“段出奔鄢”句,下脱“音偃”二字;《田叔列传》“喜游诸公”句,下脱“喜,许记反。诸公,谓丈人行也”十一字。其他一两字之出入,殆千有馀条,尤不可毛举。苟非震泽王氏刊本具存,无由知监本之妄删也。

PD-icon.svg 本西汉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