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兼待中中書令許國公贈太尉韓公神道碑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司徒兼待中中書令許國公贈太尉韓公神道碑銘
作者:韓愈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62

韓,姬姓,以國氏。其先有自潁川徙陽夏者,其地於今為陳之太康。太康之韓,其稱蓋久,然自公始大著。公諱弘。公之父曰海,為人魁偉沈塞,以武勇遊仕許、汴之間,寡言自可,不與人交,眾推以為巨人長者,官至遊擊將軍,贈太師。娶鄉邑劉氏女,生公,是為齊國太夫人。夫人之兄曰司徒玄佐,有功建中、貞元之間,不宣武軍帥,有汴、宋、亳、潁四州之地,兵士十萬人。

公少依舅氏,讀書習騎射,事親教謹,侃侃自將,不縱為子弟華靡遨放事。出入敬恭,軍中皆目之。嚐一抵京師,就明經試。退曰:「此不足發名成業。」 復去從舅氏學,將兵數百人,悉識其材鄙怯智勇,指付必堪其事,司徒歎奇之。士卒屬心,諸老將皆自以為不及。司徒卒,去為宋南城將。比六七歲,汴軍連亂不定。貞元十五年,劉逸淮死,軍中皆曰:「此軍司徒所樹,必擇其骨肉為士卒所慕賴者付之,今見在人莫如韓甥,且其功最大,而材又俊。」即柄授之,而請命於天子。天子以為然。遂自大理評事拜工部尚書,代逸淮為宣武軍度使,悉有其舅司徒之兵與地。當此時,陳許帥曲環死,而吳少誠反,自將圍許,求援於逸淮,啖之以陳歸汴,使數輩在館,公悉驅出斬之。選卒三千人,會諸軍擊少誠許下,少誠失勢以走,河南無事。公曰:「自吾舅沒,五亂於汴者,吾苗薅而發櫛之幾盡;然不一揃刈,不足令震駭。」命劉鍔以其卒三百人待命於門,數之以數與於亂,自以為功,並斬之以徇,血流波道。自是訖公之朝京師,廿有一年,莫敢有讓呶叫號於城郭者。

李師古作言起事,屯兵於曹,以嚇滑帥,且告假道。公使謂曰:「汝能越吾界而為盜耶?有以相待,無為空言!」滑帥告急,公使謂曰:「吾在此,公無恐。」或告曰:「翦棘夷道,兵且至矣,請備之。」公曰:「兵來不除道也。」不為應。師古詐窮變索,遷延旋軍。少誠以牛皮鞵材遺師古,師古以鹽資少誠,潛過公界,覺皆留輸之庫。曰:「此於法不得以私相饋。」田宏正之開魏博,李師道使來告曰:「我代與田氏約相保援,弘正非其族,又首變兩河事,亦公之所惡,我將與成德合軍討之,敢告。」公謂其使曰:「我不知利害,知奉詔行事耳。若兵北過河,我即東兵以取曹。」師道懼,不敢動,宏正以濟。誅吳元濟也,命公都統諸軍,曰:「無自行以遏北寇。」公請使子公武以兵萬三千人會討蔡下,歸財與糧,以濟諸軍,卒擒蔡奸,於是以公為侍中,而以公武為鄜坊丹延節度使。

師道之誅,公以兵東下,進圍考城,克之;遂進迫曹,曹寇乞降。鄆部既平,公曰:「吾無事於此,其朝京師。」天子曰:「大臣不可以暑行,其秋之待。」公曰:「君為仁,臣為恭,可矣。」遂行。既至,獻馬三千匹,絹五十萬匹,他錦紈綺纈又三萬,金銀器千。而汴之庫廄,錢以貫數者尚餘百萬,絹亦合百餘萬匹,馬七千,糧三百萬斛,兵械多至不可數。初公有汴,承五亂之後,掠賞之餘,且斂且給,恒無宿儲;至是,公私充塞,至於露積不垣。

冊拜司徒兼中書令,進見上殿,拜跪給扶,讚元經體,不治細微,天子敬之。元和十五年,今天子即位,公為塚宰,又除河中節度使。在鎮三年,以疾乞歸。復拜司徒中書令,病不能朝。以長慶二年十二月三日,薨於永崇裏第,年五十八。天子為之罷朝三日,贈太尉,賜布粟,其葬物,有司官給之,京兆尹監護。明年七月某日,葬於萬年縣少陵原京塊東南三十里,楚國夫人翟氏祔。子男二人:長曰肅元。某官;次曰公武,某官。肅元早死。公之將薨,公武暴病先卒,公哀傷之,月餘遂薨。無子,以公武子孫紹為主後。

汴之南則蔡,北則鄆,二寇患公居間,為己不利,卑身佞辭,求與公好。薦女請昏,使日月至。既不可得,則飛謀釣謗,以間染我。公先事候情,壞其機牙,奸不得發,王誅以成。最功定次,孰與高下!公子公武,與公一時俱授弓鉞,處藩為將,疆土相望。公武以母憂去鎮,公母弟充自金吾代將渭北。公以司徒中書令治蒲,於時弟充自鄭滑節度平宣武之亂,以司空居汴。自唐以來,莫與為比。公之為治,嚴不為煩,止除害本,不多教條;與人必信,吏得其職,賦入無所漏失,人安樂之,在所以富。公與人有畛域,不為戲狎,人得一笑語,重於金帛之賜。其罪殺人,不發聲色,問法何如,不自為輕重,故無敢犯者。其銘曰:

在貞元世,汴兵五猘。將得其人,眾乃一惕。其人為誰,韓姓許公。磔其梟狼,養以寸雨風。桑穀奮張,厥壤大豐。貞元元孫,命正我宇。公為臣宗,處得地所。河流兩壖,盜連為群。雄唱雌和,首尾一身。公居其間,為帝督奸。察其顰呻,與其睨旬。左顧失視,右顧而跽。蔡先鉏鄆,三年而墟。槁幹四呼,終莫敢濡。常山幽都,孰陪孰扶。天施不留,其討不逋。許公預焉,其賚何如。悠悠四呼。將則是矣,相則三公。釋師十萬,歸居廟堂。上之宅憂,公讓大宰。養安蒲阪,萬邦絕等。有弟有子,提兵守藩。一時三侯,人莫敢扳。生莫與榮,歿莫與令。刻文此碑,以鴻厥慶。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