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表聖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 司空表聖文集 卷第四
唐 司空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舊鈔本
卷第五

司空表聖文集卷第四    一嗚集

 雜著

  送草書僧歸越

荒之俗尤惡伎於文墨者華民流寓而至則遽

發其槖焚弃札牘之𩔖以快既自容矣又讎沮⿰糹⿱𢆶匹 -- 繼至者

若不勝其怨噫是華舌夷心而又甚之者矣洎天下将

亂則雖吾里其風亦變果傖荒之流民亦多矣儻或未

化亦其益孤不能自振茍聞志于吾伎則必躍而㳺之

矧踵門而勤請者耶𧦬光僧生于東越雖幼落於佛而


學無不至故𨓜跡遒勁之外亦恣爲謌詩以導江湖沉


鬱之氣是佛首而儒其業者也雖孟荀復生豈拒之哉


今繫名内殿且爲歸榮足以光于逺矣永嘉西岑康樂


勝逰之最是行也爲我以論詩一篇題於絶壁


  絶麟集述


駕在石門年秋八月愚自関畿竄淅上所著謁詩累年

首題于屋壁且入前集壬戌春復自擅山至此日敗痁

作火土二曜叶力攻凌可知矣冐沒已多幸無大愧固

非賫恨而有作也尚慮道魁釋酋見之慊然於我者盖


此集雜言實病於負氣亦猶小星将墜則芒㷔驟作且


有聲曵其後而可駭者撑霆裂月挾之而共肆其憤固

能自戢耳今之云云况恃白首無復顧藉然後之賢

能喀出肺肝以示千載亦當不免斯累豈遽咄咄耶


知非子述

  答孫郃書

孫君足下𠩄貺累幅皆厚責於我是足下勤於吾道必


欲𧺫而振之也何以克當雖然始於退者皆曰吾之必


誠也今愚獨以為不誠自訟亦誠在其中矣幸足下詳

其㫖古之山林者必能簡于情累而後可久今吾少也

坌然不能自勝于胷中及不誠于退者然亦窮而不摇

辱而不進者盖審已熟雖進亦不足救時耳彼一飯之


罄或請濟於其鄰雖童子不可以空噐紿之也矧當艱


否之運吾君吾相方以爵秩来天下之賢材将與之共

拯其可沽虚而自集耶且自古賢逹用捨之際當俟至

公物情而後天意可見雖宰執大臣之推心亦不能

天下拒我之意也况足下一布衣其可獨私于我哉書

曰龜從蓍從則人亦不違天矣足下所示勤勤如此而

数舎之間果致失墜是非有物亦欲沮之耶始吾自視

固缺薄今又益疑其不可妄進且持危之術制變之機

非鯫懦之所克辨也愚雖不佞亦爲士大夫獨任其恥

者久矣其可老而冐之耶韓吏部激李桂州之必行責

陽道州無勇雖致二賢適自困亦何救于大患哉其所

爲者㦯奮而不彼匹夫匹婦亦可爲之孟子所謂非不

能也足下粹於道義耳其間亦有未盡於僕者勿多譚

再拜

  段章傳

段章者不知何許人咸通十年吾中第在京章以自僦

爲馭者亦無異於他傭也夏歸蒲久之力不足以賙給

乃謝去廣明庚子嵗冬十二月㓂犯京愚寓居崇義里

九日自里豪楊瓊所轉匿常平廪下将出羣盗継至有

擁戈拒門者熟視良久乃就持吾手曰某叚章也係虜

而来未能自脱然顧懐SKchar飬之仁今乃相遇天也某所

主張将軍憙下士且幸偕往通他不且仆藉於㳰震

中矣愚誓以不辱章惘然泣下導至通衢即別去愚

因此得自開逺門宵遁至咸陽橋復榜者韓鈞濟之乃

抵鄠縣

賛曰時方治平士君子足以相濟而禍亂之作必厮役

者乃能脱事患古人所以安不易危耳且章之服役吾

待以常傭耳及濵于死竟賴其義而𫉬免吾知他日吾

属報其𠩄奉果致不愧於爾曺耶乃志于篇期以自警

云云

  華夷圗

辨於㣲而能制之者勝也審乎要而能備之者險也𫝑

所以决用竒之智險所以濟經久之謀雖英豪復生亦

亾以易此論也愚中外家世究天人之際而不肖者更

宋本作小注文自喜不能屈已以救時他日雖苟行亦不

可追已失之機矣苟危極而變當𭔃之後生者耳煨燼

所殘尚存賈僕射躭方域之志披圗校驗成敗可知以

是懇上未能黙已千載之下必有知吾言不昧者司空

氏寮鶴亭記

  烈婦傳

河南竇氏朝邑令畢某之妻也四年秋同民叛其帥李

塘塘走蒲令挈其拏竄望仙里既夕盗作乃仇家也捽

令壊其首志必死之令妻蔽捍泣且拜益急乃持其𬒮

重傷猶不置令𥨸視竟得逃匿而免里人列状于府賚

之酒帛醫亦馳乗而至㡬死者𢾗矣逮踰月方克偕全

愚寓居濵渭得備聞于里中梁生生言操史牘者茍遇

和平日紀王庭琛瑞之羙誠幸矣然傑異之操化導宗

族里閭俾男必為貞夫女必為烈婦是有國有家者皆

賴之豈徒炫于視聴哉愚以為知言者乃著其事也

賛曰蓄千金之貲雖止憂患尚有不安其室者况蹈危

觸難何以相保哉且婦人女子扣盎足以駭之而白刃

之下獨不顧死以免其夫是果能一於所從而不悔者

也豈化漸之有自耶吾知為臣為妾者必継有其人免

貽史氏之愧矣

  説魚

蒲之東七十里山秀而瘠故其水迅激不能蓄䰇介之

族著於方志焉王城谷司空氏曰禎貽溪其巖瀑尤為

陗束愚常派貯于庭欲資涵泳之翫或致于他所亦不

更夕輙𭧂去前年捧詔西上復移疾華下則鄰之佛者

遽至言石竇泉隟魚皆充牣愚熟念竟不能究其説而

佛者謂吾久于是溪雖才啬而命弛然撫其爱育之心

足以逹其物𩔖盖斯魚之産是欲信吾心于方将耳而

愚尚以為愧也且此下一夲有以字為羇SKchar嵗而後魚集于故

山之泉彼能逹吾之心宅幽而逺害是有物致之且惑

愚之妄進姑欲全吾道而保退安耳敢不自警也哉

司空表聖文集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