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孺人墓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司馬孺人墓銘
作者:袁宏道 明
本作品收錄於《瀟碧堂集/15

孺人司馬氏,邑之穀升里人,年十六而歸余同高祖叔冰壺公。逮事舅姑若干年,克盡婦道。舅即德興縣貳龍潭翁也。翁甫得官,即解綬歸,優遊田里間,稱善士。村故多盜,翁世雄於貲,徙避不常。孺人佐叔為層樓,居翁姑其上。翁喜謂里人曰:「吾今日始覺高枕之為甘也。」翁晚歲獲享耄期,壺觴嘯詠比於陶、白者,叔與孺人之力也。

叔有隱德,捐己之急以恤困,至於橋梁舟楫,便即施之,以故家遂貧,孺人安之。督課僮力,嚴慈有方。家無羨財,而佐夫子以行德者,行之終身不厭。迨庚子秋,伯子宗郢舉於鄉,里人乃竊歎曰:「是乃若夫婦所為封殖者也。」次子宗成邑庠生,子某某甫弱冠,皆有雋才。伯子得雋之三年,而孺人卒,是為甲辰春。年若干歲,窆於先姑之右。宏道曰:「谷升世出賢女,庚子之捷三人,余家兄弟先後得雋五人,皆甥於谷者也,偶然耶?抑地靈耶?兩村相隔一帶水,當為將來佳話。」

銘曰:其婦也範,其母也式,胡不耀之三光,而襲之九地。是宜隆其封,傑其制,去此三年,天語將至。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