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馬溫公稽古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司馬溫公稽古錄 卷第十六
宋 司馬光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卷第十七

司馬温公稽古錄卷之十六

臣光拜手稽首曰臣聞商書曰與治同道罔不興

與亂同事罔不亡終始慎厥與惟明明后周書曰

我不可不監于有夏亦不可不監于有商我不敢

知曰有夏服天命惟有歴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

惟不祗厥德乃早墜厥命我不敢知曰有商受天

命惟有歴年我不敢知曰不其延惟不祗厥徳乃

早墜厥命蓋言治亂之道古今一貫歴年之期惟

德是視而已臣性愚學淺不足以知國家之大體

然竊以簡䇿所載前世之迹占之輒敢昧死妄陳

一二夫國之治亂盡在人君人君之道有一其德

有三其才有五何謂人君之道一曰用人是也蕞

爾之國必有正直忠信之士焉必有聰明勇果之

士焉正直忠信之謂賢聰明勇果之謂能彼賢能

者衆民之所服從也猶草木之有根柢也得其根

柢則其枝葉安適哉故聖王所以能兼制兆民包

舉宇内而無不聽從者此也凡用人之道采之欲

博辨之欲精使之欲適任之欲專采之博者無求

備於一人也𭣣其所長棄其所短則天下無不可

用之人矣辨之精者勿使名眩實偽冒真也聽其

言必察其行授其任必考其功則羣臣無所匿其

情矣使之適者用不違其才也仁者使守明者使

治智者使謀勇者使斷則百職無不舉矣任之專

者勿使邪愚之人敗之也苟知其賢雖愚者日非

之而不顧苟知其正雖邪者日毁之而不聽則大

功無不成矣然後為之高爵厚禄以勸其勤為之

嚴刑重誅以懲其慢賞不私於好惡刑不遷於喜

怒如是則下之人懷其德而畏其威樂為用而不

敢欺譬如乗堅車御良馬執六轡奮長策以立扵

康莊之塗惟意所適安有不至者哉此人君之要

道也何謂人君之德三曰仁曰明曰武仁者非嫗

煦姑息之謂也興教化脩政治養百姓利萬物然

後可以為仁明者非巧譎苛察之謂也知道義識

安危别賢愚辨是非然後可以為明武者非强亢

暴戾之謂也惟道所在斷之不疑姦不能惑佞不

能移然後可以為武是故仁而不明猶有良田而

不能耕也明而不武猶視苖之穢而不能芸也武

而不仁猶知穫而不知種也三者皆備則國治强

闕一則衰闕二則危皆無一焉則亡此人君之三

徳也何謂人君之才五曰創業曰守成曰陵夷曰

中興曰亂亡創業者智勇冠一時者也王者經綸

之初土無定所民無定分英雄相與角逐而争之

才相偶則為二相參則為三愈多則愈分故非智

勇冠一時莫能一天下也守成者中才能自脩者

也王者動作云為得之近而所利逺失之㣲而所

害大故必兢兢業業以奉祖考之法度弊則補之

傾則扶之不使耆老有歎息之音以爲不如昔日

之樂然後可以謂之能守成矣陵夷者中才不自

脩者也習於宴安樂於怠惰人之忠邪混而不分

事之得失置而不察茍取目前之佚不思永逺之

患日復一日使祖考之業如丘陵之勢稍頽靡而

就下曾不自知故謂之陵夷也中興者才過人而

善自强者也雖以帝王之子孫而能知小人之艱

難盡羣下之情僞其才固已過人矣又能勤身克

意尊賢求道見善則遷有過則改如是則雖亂必

治雖危必安雖已衰必復興矣亂亡者下愚不可

移者也心不入徳義性不受法則舍道以趨惡棄

禮以縱欲讒諂者用正直者誅荒淫無厭刑殺無

度神怒不顧民怨不知如是而有敵國則敵國䘮

之無敵國則下民叛之禍不外來必自内興矣此

人君之五才也夫道有失得故政有治亂徳有高

下故功有小大才有美惡故世有興衰上自生民

之初下逮天地之末有國家者雖變化萬端不外

是矣三王之前見於詩書春秋愚臣不敢復言今

採戰國以來至周之顯德凡小大之國所以治亂

興衰之迹舉其大要集以為圖每年為一行六十

行為一重五重為一卷其天下離析之時則置一

國之年於上而以朱書諸國之君及其元年繫於

其下從而數諸國之年則皆可知矣凡一千三百

六十有二年離為五卷命曰歴年圖敢再拜稽首

上陳於黼扆之前庶幾觀聽不勞而聞見甚博善

可為法惡可為戒知自古以來治世至寡亂世至

多得之甚難失之甚易也恭惟國家承百王之弊

接五伐之亂㝢縣分裂干戈日尋藩臣驕恣元元

憔悴太祖宵衣旰食櫛風沐雨勤求賢俊明慎誅

賞𭣣支郡任文臣以消方鎮之權舉公廉除貪汚

以厲州縣之吏選精鋭嚴階級以治戰鬭之士省

賦役恤𠛬罰以撫農桑之民内政既成乃脩外事

近者既悦乃詰逺人故傳檄而下荆湖顧盼而克

巴蜀叱咤而平嶺表指麾而定江南大勲未集太

宗繼綂述脩前緒閩越句吳皆獻地入朝西登太

行而晉人自縛蓋自宋興二十年然後大禹之迹

復混而為一以至於今八十有五年矣朝廷清明

四方無虞戎狄順𮜿羣生遂性民有自高曽以來

未嘗識戰鬬之事者蓋自古太平未有若今之久

也易曰君子安不忘危存不忘亡治不忘亂周書

曰制治於未亂保邦於未危今人有十金之産者

猶知愛之况為天下富庶治安之主以承祖宗光

大完美之業嗚呼可不戒哉可不慎哉

 右周威烈王二十三年至周顯徳六年幷論序

 臣於英宗皇帝治平元年所進歴年圖








司馬温公稽古錄卷之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