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是誰?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这一次湖南的南军捉到陆鸿逵,搜出北方勾通程潜的信三件。一封是薛大可的,内说:“合肥久已视我公若长城。”又说:“合肥将来对于我公必以待亲信者待之,且将引为唯一之亲信人。”又说:“合肥已允我公拍发电后即时接济湘军饷项。”一封是曾毓【上隹下两口】的,也提到“合肥待人之诚,倚任之专”。请问这个合肥是谁?难道是那个久已下台的合肥吗?他既不是内阁总理,又不是阁员,居然可许程潜“勋业未可限量”,居然能“接济湘军饷项”,这可怪了!

  (原载1919年7月20日《每周评论》第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