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姓名録 (四庫全書本)/卷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 同姓名録 卷五 卷六

  欽定四庫全書
  同姓名錄卷五      明 余寅 撰渾沌二
  天皇伏犧氏策辭云皇命渾沌居降龍之位惟主於民五帝紀云帝鴻氏有不才子渾沌掩義隱賊好行凶慝賈逵註曰帝鴻黄帝也蓋一為天皇之臣一為地皇之子是二渾沌也若莊子所稱中央之帝曰混沌不必實有其人且渾混字稍異不得入錄
  風后二
  一黄帝六相之首見帝王世紀
  一嘗與夏禹問荅見𤣥女戰經
  扁鵲三
  一軒轅時人見黄帝八十一難序一與趙簡子同時簡子疾扁鵲入視知其與百神遊於鈞天三日必寤見史記一與秦武王同時武王示之病扁鵲請除左右沮之扁鵲怒而投其石見國策
  按軒轅在太古而秦武與趙簡相去二百餘年三扁鵲固有徵大抵軒轅時人善醫後二人倣而名之耳第在趙者姓秦名越人扁鵲其號則謂止二扁鵲亦可
  張若二
  南華經云黄帝將見大隗於具茨之山張若謵朋前馬昆閽滑稽後車至於襄城之野又蜀紀云秦張若為蜀郡太守與張儀共築成都城史記昭襄王三十年蜀守若伐取巫郡及江南為黔中郡是也
  吳回二
  帝嚳時重黎為火正帝使誅共工氏而不盡乃以庚寅日誅重黎以其弟吳回為重黎後復居火正至漢又有吳回乃長沙文王吳芮之孫嗣封為長沙哀王夸父二
  海外北經云夸父不量力與日逐走逮之於禺谷道渇而死棄其杖化為鄧林大荒東經云蚩尤伐黄帝帝命應龍殺蚩尤與夸父
  余考夸父凡兩見一與日競而渇死一與帝競而殺死其人其事固自不同或疑其為一人者非
  龍二
  一見軒轅政典命為東正咨分爵祿賢智
  一見尚書舜典命作納言夙夜出納惟允
  左師觸龍二
  說苑夏桀貴為天子富有四海不修禹政荒淫于樂沈酗于酒其臣左師觸龍諂諛不止湯放桀併誅觸龍
  史記趙孝成王元年秦伐趙拔三城求救於齊齊欲得長安君為質太后不肯左師觸龍入諫長安君出質齊發兵往救秦將解去
  商容二
  尚書武成篇云式商容閭註商容殷之賢人又髙士傳商容不知何許人為老子師容有疾老子求遺教容張口曰吾舌存乎曰存曰吾齒存乎曰亡知之乎曰非謂其剛亡而弱存乎容曰嘻天下事盡矣
  或謂老子多夀其師安知非即武王所式者是疑老子與武王同時也余閱唐宗室世系表彤徳曾孫碩宗周康王賜采邑於苦縣五世孫乾乾生耳周平王時為太史夫六世祖在康王時則六世孫自合生平王時平王去武王逺矣老子安得師武王所式者邪余故斷其必非一人
  伊尹二
  後周伊靈代人善騎射為文王所知嘗謂之曰若伊尹阿衡於殷致主堯舜卿既姓伊庶㡬不替前緒遂賜名尹歴衛將軍隆州刺史盧奴縣公見北史伊婁穆傳
  孫陽二
  莊子疏云伯樂姓孫名陽字伯樂過虞坂有騏驥伏鹽車見伯樂而長鳴伯樂下車泣之王莽傳地理侯孫陽造井田使民棄工業左將軍公孫祿請誅之以慰天下
  田和二
  周安王十三年齊田和會魏侯楚人衞人于濁澤求為諸侯宋田和陜州人畫師李成意韻𣸧逺筆墨精簡見圖繪寳鑑
  蕭大心二
  周蕭大心宋人平南宫長萬有功封為附庸宣公十二年為楚所滅見左傳地譜世系
  梁蕭大心簡文第二子封尋陽王為雲麾將軍江州刺史
  田布二
  周威烈王十七年田布殺其大夫公孫絲公孫絲以廩丘叛於趙田布圍廩丘戰于龍澤見竹書紀年
  唐田布田𢎞正之子國家討淮蔡布率偏師前後十八戰皆有功官御史大夫河陽節度使父子俱擁旄節竝著忠勤
  趙同趙嬰齊各二
  晉趙同趙嬰齊皆原大夫趙衰之子靈公被弑司冦屠岸賈治賊以致趙盾遂與諸將攻趙氏於下宫殺同與嬰齊等滅其族
  漢南越王趙佗之孫嬰齊武帝時嘗入宿衞後十餘歲其父胡薨嬰齊請歸嗣立為南越王
  晉流人王如叛率衆五萬進逼襄陽征南山簡使將軍趙同率師擊之經年不能尅智力竝屈嬰城自守慶舍二
  齊慶舍相國慶封之子慶封已殺崔杼益驕令慶舍用政田鮑髙欒氏發甲圍慶封宫盧蒲癸以戈擊慶舍解其左肩猶以俎壺投殺人而後死
  趙孝成王八年趙將樂乘慶舍攻秦信梁軍破之悼襄王五年慶舍將東陽河外師守河梁
  宋兩蘭子
  一以舞劍干元君元君召使見其技立賜金帛一以燕戲干元君元君大怒拘而擬戮經月乃放鬳齋子曰二人俱以技干君一偶喜而賞之一偶怒而罪之技同而所遭異時不可必也見列子
  智果二
  晉智果智伯之族知智伯必滅别族於太史為輔氏見國語隋永欣寺僧智果會稽人工書煬帝甚善之嘗謂智永曰和尚得右軍之肉智果得其骨見書斷二人之名千古適符而一以慮禍别族一以蘄福出家俱不終於本宗
  荆軻二
  博物志云荆軻字佽非渡河蛟夾船佽非不奏斷其頭而風波静除淮南子云荆佽非得寳劍渡江中流兩蛟繞船佽非赴江刺蛟荆爵為執圭孔子聞之曰夫善除腐肉朽骨棄劍者佽非之謂乎觀此二書則荆佽非與孔子同時且係楚人而燕太子丹所使刺秦王者是衞人考其時前後距二百五十餘年其為兩荆軻奚疑
  栁莊三
  春秋栁莊衞大夫獻公稱為社稷臣與邑裘氏與縣潘氏
  陳栁莊髙宗栁皇后從祖弟清警有識鑒太建末為太子洗馬終於度支尚書
  隋栁莊河東人少有器識博覽墳典濟陽蔡大寳有重名於江左見莊歎曰襄陽冰鏡復在於兹文帝踐祚進開府儀同給事黄門侍郎
  孔嘉二
  宋殤公立十年十一戰民不堪命孔父嘉為司馬宋督為太宰因民之怨宣言司馬則然已殺孔父而弑殤公注孔氏父字嘉名孔子六世祖
  後漢孔嘉武都太守孔奮之子城門校尉作左氏說
  士燮二
  晉士燮士會之子為上軍佐從郤克敗齊師于鞌吳士燮廣信人事孫權為衛將軍封龍編侯
  公子慶忌二
  吳王闔閭既殺王僚又憂公子慶忌之在鄰國恐合諸侯報讐乃使要離如衛刺殺之見吳越春秋又哀公二十年公子慶忌驟諫吳子弗聽遂適楚聞越將伐吳請歸平越欲除不忠者以說于越吳人殺之見左傳
  鄭國二
  魯鄭國字子徒受業孔門見仲尼弟子列傳
  韓鄭國故韓水工韓欲罷秦令國間說秦鑿涇水三百餘里以溉田中作而覺國言渠成亦秦之利卒使就渠溉田四萬餘頃秦以富彊因命曰鄭國渠見河渠書
  介子推二
  史記云晉文公復國賞從亡者介子推不言禄禄亦不及說苑云介子推年十五為荆相仲尼聞之使弟子往視焉還曰庭下有二十五進士堂上有二十五老人
  劉摰二
  左傳昭公十三年晉人將尋盟齊人不可晉人使叔向告劉獻公曰抑齊人不盟若之何對曰盟以底信君茍有信諸侯不貳何患焉注云獻公名摰
  宋劉摰東光人元祐中尚書右僕射遭鄭雍之謗貶團練副使新州安置性陗直有氣節觸機輒發不為威怵持心少恕勇於去惡竟為朋讒竒中
  楚兩莊蹻
  韓非子云莊王欲伐越杜子諫曰莊蹻為盜於境内而吏不能禁此政之亂也蹻蓋莊王時人矣又漢西南夷傳莊蹻者楚莊王苖裔也威王時使將兵略巴黔中以西數千里定屬楚欲歸報會秦擊奪楚巴黔中郡道塞不通迺以其衆王滇
  按楚世家莊王與威王相去二百五十年其為兩莊蹻無惑也
  韓起二
  晉韓宣子名起昭公二年晉侯使宣子來聘觀書於太史氏見易象與魯春秋曰周禮盡在魯矣
  魏明帝太和中吳主孫權遣使立公孫淵為燕王淵命將軍韓起誘致其使斬首三百餘級以所假印綬符䇿首級来獻
  孔忠三
  魯孔忠字子蔑孔子兄孟皮之子見史記仲尼弟子列傳漢孔忠孔子第九代孫長沙太守子襄之子年五十七見孔子世家吳孔忠孫皓牙將晉王渾伐吳遣參軍陳慎擊破之
  公子牟二
  中山公子牟身在江海之上心居魏闕之下見南華經魏公子牟游於秦謂應侯曰臣且有効於君夫貴不與富期而富至富不與驕奢期而驕奢至驕奢不與死亡期而死亡至累世坐此者多矣應侯曰善見國策國策註云莊子所稱中山者不與應侯同時
  齊兩司馬穰苴
  一在景公時用晏嬰薦為將卻燕晉之兵盡取所亡故境尊為大司馬見史記
  一在閔王時用為執政閔王殺之大臣不親燕舉兵使昌國君將而擊之齊軍破閔王奔莒見國策
  夫景公與閔王相去九世穰苴定非一人乃吳師道註國策謂穰苴實嘗為閔王卻燕晉而戰國雜記妄以為景公時事故太史公誤引入傳中耳果如師道言則史記所云晏嬰之薦引景公之寵任皆譌傳妄臆之說矣太史公必不然假令太史公註國策又當辨穰苴為景公時人而證師道之註之非總之二公各是其是各非其非皆不忖有同姓名之說耳余故斷其必為兩人
  趙成二
  晉五卿趙成中行吳魏舒范鞅知盈皆三軍將佐位在韓起之下又秦二世責趙髙以盜賊事髙懼陰與其弟成謀更立公子嬰
  春秋兩士匄
  范獻子之父宣子為晉國上卿
  士景伯之父文伯為晉國卿士
  左傳地譜世系云伯瑕文伯士匄士弱之子與宣子同族同名
  晉兩咎犯
  史記秦送公子重耳至河咎犯請辭重耳曰所不與子犯共者河伯視之乃投璧河中以與子犯盟
  說苑晉平公多其賦斂下治城郭國人憂之咎犯進隱語平公稱善遂與咎犯參治國
  按前咎犯卒於襄公時而平公又在靈公之後是晉實有兩咎犯故得竝錄
  莊賈二
  齊景公命田穰苴將兵扞燕晉之師穰苴願得寵臣為監軍景公使莊賈往穰苴約旦日日中㑹軍門賈至夕而後至遂斬以狥三軍皆振慄
  秦二世時陳王軍破其御莊賈殺以降秦陳王故將軍吕臣為倉頭軍起新陽攻陳殺賈復以陳為楚韓簡二
  左傳僖公十五年秦伯伐晉晉侯逆秦師使韓簡視師復曰師少於我鬭士倍我註云簡晉大夫韓萬之孫
  唐韓簡韓允忠之子乾符初節度觀察留後累加檢校右僕射封昌黎郡王
  公孫敖三
  左傳文公元年王使内史叔服來會葬公孫敖聞其能相也見其二子焉叔服曰榖也食子難也收子榖也豐下必有後於魯國齊公孫敖莊公嬖臣以勇力聞從如崔氏公被弑敖死之漢公孫敖義渠人武帝時以校尉從大將軍擊匈奴獲王封合騎侯坐妻為巫蠱族
  孔奐二
  左傳襄公二十七年秋七月陳大夫孔奐與曹許之大夫皆至以藩為軍
  陳武帝永定三年除孔奐為晉陵太守前後二千石多行侵暴奐清白自守妻子竝不之官惟以單舸臨郡所得秩俸隨即分贍孤寡郡中號曰神君
  肩吾二俱見莊子
  一見田方篇嘗問孫叔敖為令尹
  一見逍遥篇自稱聞大言於接輿
  按叔敖與接輿相距一百十餘年足徵肩吾非一人尹文二
  南華經云不累於俗不飾於物不茍於人不忮於衆古之道術有在於是者尹文聞其風而說之作為華山之冠以自表接萬物以别宥為始
  後涼吕纂既嗣偽位大司馬番禾公吕𢎞自以功名崇重恐不為纂所容乃以東苑之兵作亂刦尹文為謀主見吕纂傳
  王果三
  南華經云彭陽遊於楚見王果曰夫子何不譚我於王王果曰我不若公閱休
  唐王果為雅州刺史經江中望巖腹有棺欲墮縁厓視其碑曰欲墮不墮遇王果五百年後來葬我果曰前知我姓名吾合葬之因遷葬焉見神怪録
  宋王果饒陽人舉明法為審刑院詳議官歴知永寧軍權秦鳳路兵馬總管
  陳寅二
  左傳定公六年秋八月宋樂祁使晉祁告其宰陳寅寅曰子必立後而行吾室亦不亡乃見溷而行
  宋紹定初陳寅知西和州極邊重地寅義不辭難誓共守城北兵數十萬圍攻甚急寅晝夜苦戰援兵不至城陷伏劍妻子賔客同死者三十一人
  景差二
  說苑云景差相鄭鄭人有冬涉水者出而脛寒景差見之覆以上衽晉叔向聞之曰吾聞良吏居之三月而溝渠修十月而津梁成六畜且不濡足而况人乎
  史記云楚有宋玉景差之徒皆好辭而以賦見稱然皆祖屈原之從容辭令終莫敢直諫其後楚日以削數十年竟為秦所滅
  兩景差一鄭人一楚人鄭人與叔向同時是春秋之末而楚人在屈原之後是戰國之末其相去逺甚是二人也
  楚兩公子申
  一共王時為右司馬多受小國之賂以偪子重子辛楚人殺之故春秋書曰楚殺其大夫公子申
  一字子西恵王時為令尹哀公六年秋七月楚子在城父將救陳卜戰不吉命公子申為王不可則命公子啟五辭而後許白公作亂殺子西
  趙周二 趙伯魯二
  趙趙周襄子兄伯魯之子伯魯蚤死襄子封周為代成君見趙世家
  漢趙周楚太傅夷吾之子夷吾死事景帝封周為商陵侯見功臣表
  宋有趙伯魯燕王徳昭裔孫見宗室世系表與襄子之兄伯魯同
  司馬尚三
  趙幽繆王七年秦人來攻王命大將李牧將軍司馬尚將兵擊之李牧誅司馬尚免趙忽顔聚代之軍破以王遷降
  晉兩司馬尚 一恵帝之孫永康元年封襄陽王一司州刺史李矩為石勒所攻率衆南走衆皆道亡惟禆將司馬尚等百餘人棄家送矩至於魯陽見李矩傳
  孔謙二
  戰國孔謙字子慎孔子七世孫嘗為魏相
  後唐孔謙魏州人勤敏傾巧頗知錢榖之事晉梁相距河上大小百餘戰調發供饋未嘗闕乏所以成莊宗之業者謙力居多及為租庸使專事聚斂天下怨苦明宗詔斬洛陽市
  杜摯二
  秦衞鞅說孝公變法孝公稱善甘龍杜摯等弗然相與争之公卒用鞅法
  魏郎中令河東杜摯著文賦頗傳於世
  郭開二
  秦使王翦攻趙趙使大將軍李牧禦之秦多與趙王寵臣郭開金為反間言李牧欲反遂捕牧斬之趙隨以敗亡
  晉陶稱為江夏相將軍郭開從稱往長沙赴䘮稱疑開附其兄弟乃反縳懸頭於帆檣仰而彈之鼓棹渡江觀者莫不震駭見陶侃傳
  趙禹三
  戰國趙孝成王四年韓上黨守馮亭以上黨詐獻趙王大喜召平原君與趙禹而告之禹等以為可受王遂發兵取上黨與秦戰大敗於長平
  西漢趙禹斄人武帝時以刀筆吏積勞至少府為人廉倨舎無食客公卿相造請終不報謝務在絶知友孤立行一意
  宋青州民趙禹上書言趙元昊必反宰相以禹狂言徙建州元昊果反開封府司録司事陳希亮言禹可賞不可罪仁宗釋禹賞為徐州推官見陳希亮傳陳軫二
  楚陳軫與張儀俱以游說事秦恵王皆貴重争寵儀惡軫於恵王恵王終相張儀而軫奔楚
  晉元帝時石勒冦新蔡害新蔡王確於南頓廣陵公陳軫懼率衆降于勒
  張登二
  戰國張登中山人中山君稱王齊欲與趙魏伐之中山大恐謀諸登登以計紿齊而從趙魏以止其兵
  梁張登義陽人累有戰功為當時驍將歴官衞尉卿太子左衞率見張恵紹傳
  薛譚二
  博物志云薛譚學謳於秦青未窮青㫖一日辭歸青餞於郊衢撫節悲歌聲震林木響遏行雲譚乃謝青求返終身不敢言歸又唐𤣥宗女常山公主下嫁駙馬都尉薛譚見公主列傳
  毛公二
  一戰國處士藏於博徒嘗勸公子無忌歸救魏見信陵君傳
  一前漢趙人治詩為河間獻王博士見儒林傳
  戰國姚賈三
  趙策趙使姚賈約韓魏時雖不可考其云趙使則趙臣也魏策周最入齊秦王怒令姚賈讓魏王是在秦武魏襄時其云秦令則秦臣也秦策姚賈梁監門子則魏人仕秦與始皇李斯竝時者是三姚賈矣國策吳師道註云
  羅尚二
  戰國策羅尚見秦王曰秦四塞之險利於守不利於戰又晉羅尚襄陽人善屬文為益州刺史性貪少斷蜀人言曰尚之所愛非邪則佞尚之所憎非忠則正黄齊三
  國策或謂黄齊曰人皆謂公不善於富摯今王愛富摯而公不善是不臣也註黄齊楚人
  宋兩黄齊 一臨桂人紹興進士調富川尉曹成冦起擒獲七十輩縣以安堵後知昌化軍具言桂林多俊秀且地脊民貧詔増貢額減軍輸邦人利之
  一建安人登進士官至兵部侍郎丁蔡柄用齊非時不見於私第以顯謨閣待制出知通州
  楊達二
  秦甘茂宜陽之役楊達謂公孫顯曰請為公以五萬攻西周得之是以九鼎抑甘茂也見國策
  隋髙祖族子楊達初為鄯鄭趙三州刺史上差品牧宰達為第一擢工部尚書上開府𢎞厚有局度楊素稱其有君子之貌兼有君子之心
  戰國兩季梁
  列子云楊朱之友曰季梁季梁得疾七日大漸其子環泣謁三醫季梁厚貺遣之俄而疾自瘳
  國策云魏王欲攻邯鄲季梁聞之中道而反往見魏王言邯鄲不可伐
  按楊朱與孟子同時是在魏惠王之世而國策所云欲攻邯鄲者是惠王𤣥孫安釐王之事相距八十餘年國策註云與列子所稱不同然哉
  魯連二
  齊孟嘗君有舍人而弗說欲逐之魯連謂孟嘗君曰物舍其所長之其所短堯亦有所不及矣今使人而拙則罷之不肖則棄之其人必相仇報孟嘗君曰善乃弗逐見國策
  晉凉州刺史張軌有疾酒泉太守張鎮移檄廢之軌遣子實將兵討鎮鎮懼委罪於功曹魯連而斬之見前涼録張丑二
  楚威王戰勝於徐州欲逐嬰子於齊嬰子恐張丑謂楚王曰王之戰勝也朌子不用也今嬰子逐朌子必用復整其士卒必不便於王也楚王因弗逐見國策
  晉後將軍郭默矯詔殺平南將軍劉𦙍輙領江州時太尉陶侃鎮荆州上表討默其將宗侯縛默父子及默將張丑詣侃降陳莊二
  秦惠文王起兵伐蜀取之蜀主更號為侯而使陳莊相蜀蜀既屬秦益强富厚輕諸侯見國策
  陳後主第八子名莊封會稽王都督揚州諸軍揚州刺史容貌最陋性嚴酷左右不如意輙剟刺其面或加燒爇司馬康三
  國策云楚圍雍氏韓借救於秦秦使公孫昧入韓又命司馬康之郢
  晉司馬康宗室通吉侯勲之子勲為征虜將軍領西戎校尉常懷據蜀之志及康為漢中太守遂擁衆入劍閣自稱成都王桓溫遣朱序討平之
  宋司馬康文正公之子哲宗時為右正言勸帝及時向學且請太后禁中訓迪其言切至以居父䘮寢地得腹疾且殆猶具疏所當言者以待曰得一見天子極言而死無恨
  王離三
  秦兩王離 一始皇二十六年初并天下乃撫東土至於琅邪列侯武城侯王離列侯通武侯王賁等從與議於海上 一二世時闗東諸國皆自立叛秦二世使王翦之孫王離北擊趙楚懷王命項羽救趙大破之虜王離
  或疑武城侯王離即王翦之孫余考王翦與子賁將兵定六國在始皇時而其孫離至二世時始用為將北擊趙則從始皇出狩者必非王翦之孫也且本紀列從狩諸臣先王離而後王賁夫王賁即翦之孫離之父先列其子而後其父當時左史何至舛戾乃爾而太史公復因其謬而不改無是理也
  蜀漢王離廣陵人以才幹顯為督軍從事後代何祗為犍為太守治有美績雖聰敏不及祗而文采過之見楊洪傳
  石生二
  秦始皇三十二年使石生與韓終等求僊人不死之藥後趙石生石勒從子封河東王
  吕臣四
  秦二世時陳王敗走其御莊賈殺以降秦陳王故涓人將軍吕臣為倉頭軍起新陽攻陳殺莊賈復以陳為楚見陳涉傳
  漢兩吕臣 一以舎人從起陳留以郎入漢破曹咎成臯為都尉擊陳豨功封寧陵侯
  一髙帝功臣吕青之子孝恵四年嗣封陽信侯俱見功臣侯表
  晉泰始七年汶山守兵吕臣等殺其督將以判族滅之見大同志
  孫夀二
  秦始皇兼六國稱皇帝李斯取藍田之玉為璽玉工孫夀刻之為希世之寳
  後漢孫夀中黄門孫程養子程以迎立順帝功封浮陽侯食邑萬户程病臨終上書以國傳弟美帝許之而分其半封夀為浮陽侯
  王綰二
  秦始皇滅六國兼有天下與丞相王綰等議變封建為郡縣
  南唐王綰事烈祖為䖍州節度使見王輿傳
  李洪二
  先秦李洪趙相李兌曾孫太子太傅
  前燕李洪仕慕容氏為龍驤將軍進位司空以忠篤著名
  張賀二
  秦二世時陳涉起蘄張賀為將章邯進兵擊之陳王出監戰軍破張賀死
  漢張賀為掖庭令宣帝以皇曾孫收養掖庭賀撫循甚宻及帝即位賀已死封其子彭祖為陽都侯賜賀諡陽都哀侯
  胡武二
  秦陳勝自立為王號為張楚以胡武為司過主司羣臣以苛察為忠勝信用之諸將以故不親附
  後漢梁冀擅權凶縱太原胡武奏記三府薦海内髙士而不詣冀冀怒勅捕誅武家死者六十餘人
  王賁四
  秦兩王賁 一昭王時五國伐秦無功罷於成臯天下爭事秦王賁韓佗之曹皆超而行事見國策
  一將軍王翦之子始皇十八年將兵擊魏魏王降盡定魏地
  前蜀王賁王方慶之後從僖宗入蜀遂為成都人仕王建為雅州刺史
  金王賁第進士積官南京路按察使敦厚尚義不營産業比殁家甚窶上聞憫之厚恤其家
  李曇三
  秦李曇初仕趙封柏人侯入秦為御史大夫見唐世系表
  漢李曇潁川人少孤事母至孝陳蕃等薦曇徳行純備擢登三事必能宣贊盛美增光日月桓帝以安車𤣥纁徵之不起
  唐李曇宗室宻王元曉曾孫嗣宻王
  田安二
  齊田安故齊王建之孫下濟北數城引兵降項羽羽立安為濟北王後為田榮所殺見田儋傳
  梁武帝破齊出東昏妃潘玉兒玉兒有國色軍主田安啟求為婦玉兒泣曰昔者見遇時主今豈下匹非類死而後已義不受辱及見縊潔美如生見王茂傳趙嬰二
  秦始皇初兼天下出撫東土五大夫趙嬰從至琅邪晉愍帝建興三年蘭池長趙嬰於青澗水中得玉璽光照水外文曰皇帝行璽涼州刺史張實遣使送京師見前涼録
  公孫慶二
  陳涉世家云秦嘉等聞陳王軍破出走乃立景駒為楚王引兵擊秦軍使公孫慶使齊約并力俱進齊王田儋惡楚不請而自立遂殺慶
  漢太守公孫慶當祠章陵舊俗以衣冠子孫為御史時功曹白用宗正劉祖祖辭乃用左騎校尉薛丞丞周旋進退言出成謨大見敬重亦以祖為髙歲盡俱舉孝廉見風俗通
  王襄四
  魏王襄為魏王豹將兵守安邑及豹反漢王命曹參攻安邑虜襄
  西漢王襄宣帝時益州刺史欲宣風化於衆庶使王襃作中和樂職宣布詩
  宋兩王襄 一南陽人為西道都總管髙宗即位金人圍京師徵兵入援故迂道宿留降寧逺軍副使永州安置
  一鄧州人經術登科事孀嫂如母養孤甥如子教誨後進賙恤鄉里以學行稱詔表門閭賜號處士繒賀二
  鄭司城繒賀以鄭情賣秦秦襲鄭鄭伐秦敗秦兵於汪見鄭世家
  漢繒賀以連敖擊項籍卻楚迫騎戰彭城斬籍封祁侯見功臣表
  程邈二
  秦程邈下邽人始皇時得罪繫雲陽獄覃思十年易大小篆為𨽻書三千字奏進始皇善之用為御史見字源
  唐程邈長於丹青以花鳥松石寫真為能見名畫録
  許章二
  漢曹參攻破齊歴下軍定齊郡得故齊王田廣及其守相許章
  宋許章慶厯進士知建州轉屯田郎中為政治繁劇而不問苛細所至有聲
  鄭昌二
  項羽既自立為西楚霸王聞漢還定三秦并闗中且東羽大怒迺以故吳令鄭昌為韓王以距漢又漢御史大夫鄭𢎞兄昌字次卿好學通法律為太原涿郡太守大著治迹
  前漢兩張勝
  一在髙帝時奉燕王盧綰命使匈奴見盧綰傳
  一在武帝時副中郎將蘇武使匈奴見蘇武𫝊
  前漢兩陳嬰
  一為楚柱國四歲屬漢定豫章浙江等郡封堂邑侯一槀祖侯陳鍇之子孝恵二年嗣封十九年薨諡曰懷侯俱見功臣表
  劉京二
  西漢劉京文帝侍郎從邯鄲張君學道受餌雲母朱英方服之夀百三十餘如二十許人能先知吉凶又能為人祭天益命
  東漢劉京光武子封琅邪王顯宗尤愛幸賞賜恩寵莫與為比好修宫室窮極伎巧殿館壁帶皆飾以金銀段宏二
  漢段宏濮陽人景帝時事蓋侯王信信任宏官至九卿見汲黯傳
  晉太尉劉裕命子桂陽公義真都督諸軍鎮長安夏王勃勃擊破之義真獨逃草間中兵參軍段宏追尋得之束義真於背單馬而歸
  王駿二
  漢宣帝時王駿初以孝廉為郎後代薛宣為御史大夫妻死不復娶或問之駿曰徳非曾參子非華元亦何敢娶
  新莽天鳳三年遣大使五威將王駿將戊己校尉出西域諸國皆郊迎貢獻焉耆詐降伏兵擊駿等皆死甘公二
  前漢甘公著通占天象厯星經二卷
  後漢蒼梧太守甘公與陶謙同縣遇謙於途見其容貌異而呼之住車與語甚悅因許娶以女見魏志張忠五
  漢張忠陽朔二年為御史大夫見成帝紀
  晉張忠中山人隱於泰山清虛服氣脩導養之法其居依崇巖幽谷弟子亦皆窟居五日一朝其教以形不以言及歿賜諡安道先生
  後魏張忠張讜之兄在南為合鄉令歸魏賜爵新昌侯卒於新興太守
  宋兩張忠俱開封人
  一為澶州總管會河決商湖詔留戍滿卒以助隄役輒羣譟為亂忠潛捕倡前者數人斬以徇
  一資州刺史京東西路兵馬鈐轄儂智髙反移英州團練使將兵八千扼賊歸路忠謂其下曰我十年前一健兒以戰功為團練使若曹勉之於是不介騎而前手捉賊帥二人馬陷濘不能奮中標槍死
  李延年二
  漢李延年中山人武帝李夫人之兄初坐法腐給事狗監及夫人得幸召貴延年延年善歌為變新聲弦歌所造詩佩二千石印號協律都尉
  唐李延年宗室徐王元禮𤣥孫嗣徐王員外洗馬
  前漢兩蘇賢
  一代郡太守蘇建之子以父任為郎稍遷騎都尉從祠河東后土宦騎與黄門駙馬争舩推墮駙馬河中溺死宦騎亡詔賢逐捕不得惶恐飲藥死
  一長安男子與京兆尹趙廣漢客有郤廣漢使尉史禹劾賢為騎士屯霸上不詣屯所乏軍興下有司覆治禹坐誣罔要斬見趙廣漢傳
  陳武四
  前漢陳武以將軍將卒救東阿至霸上擊齊歴下軍封棘蒲侯
  吳陳武松滋人從孫策渡江征討所向無前及權統事專督五校進偏將軍從擊合肥戰死
  後趙兩陳武 一黎陽人妻一産三男一女武㩦其妻子上書自陳石勒以為和氣所致賜乳婢一口榖百石雜綵四十匹
  一羌人育於臨水令陳君家陳君竒之議易其故字武慕蘇武守節不服單于事遂名之曰武
  劉寳五
  前漢劉寳廣陵王胥之第三子封南利侯
  後漢劉寳郭后所生沛王輔之子中元二年封沛侯後魏劉寳洛陽人貲財巨萬最為富商海内之貨咸萃其庭車馬服飾擬於王者見洛陽伽藍記
  晉劉寳髙平人以徒罪役作扶風王司馬駿以五百疋贖之既而用為從事中郎當時以為美事見世說新語
  宋劉寳岳武穆部將嘗破楊幺有功及武穆遇害遂散其部曲隱居華容山
  漢兩田廣
  一齊王田榮之子榮死齊人立廣為王後為韓信所虜一京兆人兄弟三人共議分財紫荆樹即枯死廣因悲泣不復析樹樹應聲榮茂兄弟相感遂為孝門見陸士衡豫章行詩註
  楊敷三
  漢楊敷楊喜之子孝文十二年嗣封赤泉侯
  後周楊敷天和中為汾州刺史爵臨貞縣公
  唐𤣥宗女齊國公主下嫁駙馬都尉楊敷
  趙興三
  前漢兩趙興 一南粤王趙佗五世孫元鼎初嗣立欲内屬比諸侯為其相吕嘉所殺
  一平帝時為上黨太守王莽殺司𨽻校尉鮑宣又欲滅其子孫盡收寘獄興歎曰我受漢茅土不能立節而鮑宣死之豈可害其子也勅縣盡出之
  後漢趙興下邳人肅宗時為司𨽻校尉素不䘏諱忌每入官舍輒更繕館宇移穿改築故犯妖禁而家人爵禄益熾
  王延四
  漢成帝時河堤大壞汎濫四州乃以校尉王延代領河堤謁者見十三州志
  晉王延西河人九歲䘮母泣血三年㡬至滅性繼母卜氏以蒲穰及敗麻衣延延事之彌謹卜氏嘗盛冬思生魚延尋汾叩凌而哭忽有一魚長五尺踊出水上延取以進母食之積日不盡於是感悟撫延如己生
  隋王延為文帝子秦王俊官屬領親兵十餘年俊甚禮之及俊疾延衣不解帶俊薨勺飲不入口及葬日號慟而絶帝嗟異之特詔葬於墓側
  梁王延長豐人好學善詩賦官至刑部尚書為人重然諾與其弟規相友愛五代之際稱其家法焉
  劉衍四
  漢兩劉衍 一楚思王 一下邳恵王
  宋兩劉衍 一宗澤部將建炎初澤留守京師命衍保䕶河梁金將烏珠攻汴京僚屬入問計澤曰劉衍必能禦敵乃選精銳數千使繞出敵後金人方與衍戰伏兵起前後夾擊金人大敗
  一龍溪人及第知潮陽歲大歉發縣帑傾家資以賑民所全活甚衆改知新州秩滿詣京師議青苗不合力乞致仕累辟不起
  漢兩丁義
  一以騎將從髙帝入漢還定三秦破項籍封宣曲侯一髙帝功臣丁禮曾孫元鼎二年嗣封樂成侯
  張純五
  漢武帝遺詔以道書貯棺中後不知因何出在冢外時張純為河東太守以此書呈宣帝
  東漢兩張純 一光武時大中大夫使將頴川突騎安集荆陽宿衞十餘年位至大司空封武始侯在朝歴世明習故事建武禮儀多所正定
  一靈帝時舉兵殺北平太守劉政等自稱彌天將軍冦幽冀二州詔遣中郎將孟益討之大破於石門
  吳張純吳郡人少厲操行學博才秀赤烏中拜郎中擢太子輔義都尉孫權廢太子和純盡言極諫被幽死
  宋張純張質之子衛尉寺丞
  郭瓊二
  漢郭瓊東郡人容貌陋劣意度過人每寄宿人家輒乞薪自照讀書不眠主人笥中有祕書瓊皆知之如悉覽然晝卧不閉目行地無蹤見洞冥記
  宋郭瓊盧龍人為右領軍衛上將軍瓊雖起卒伍而尊禮儒士孜孜樂善蓋武臣之賢者也
  韓說二
  前漢韓說弓髙侯韓頽當庶孫元鼎六年以待詔為横海將軍擊東越有功封按道侯太初三年為光禄勲掘蠱太子宫衛太子殺之
  後漢韓說山陰人博通五經尤善圖緯舉孝廉與議郎蔡邕友善數上封事言灾眚剋期果驗官至侍中江夏太守
  劉脩二
  前漢劉脩宗室東平思王之孫元始元年封髙樂侯魏劉脩劉表之子官至東安太守著詩賦頌六篇見摯虞文章志
  田甲二
  漢景帝時韓安國為梁孝王中大夫坐法抵罪䝉獄吏田甲困辱之無何拜安國為梁内史甲肉袒就謝安國卒善遇之
  漢武帝時張湯為御史大夫與長安富賈田甲私交甲雖賈人有賢操所以責湯行義有烈士之風
  孔安國二
  漢孔安國孔子十一世孫嘗師申公受詩又能言尚書孔氏有古文尚書而安國以今文讀之武帝時為博士歴諫大夫臨淮太守
  晉孔安國山陰人少孤貧以業儒顯孝武時為會稽内史領軍將軍隆安中以本官東海王師
  何武二
  漢何武成帝時為大司空封氾鄉侯平帝即位有詔舉可大司馬者王莽私從武求舉武不聽後數月太后竟用莽為大司馬莽風有司劾奏徵武自殺
  唐何武夀州人嘗被誣枉至州投石自明守釋之未㡬冦起即請於守曰此眞武畢命之秋也命領偏裨入樅陽不意盜發叢翳間兵盡駭潰武獨鬭死
  前漢兩劉更生
  一楚元王𤣥孫宣帝時為諫大夫宗正給事中後改名向
  一齊孝王曾孫太始二年襲封牟平侯
  許昌三
  漢孝武建元二年柏至侯許昌由太常為丞相班史謂𪘏𪘏廉謹無所能發明後漢顯宗自為太子時親愛其弟楚王英及即位數受賞賜特封英舅子許昌為龍舒侯靈帝熹平元年會稽妖賊許昌起句章自稱陽明皇帝扇動諸縣衆以萬數郡司馬孫堅召募精勇千餘人討破之
  召平二
  一見蕭相國世家嘗為何畫自安之計者故秦東陵侯秦破為布衣貧種瓜長安城東瓜美故世謂東陵瓜
  一見齊王世家髙后崩齊王發兵誅諸吕齊相召平聞之發卒圍王宫中尉魏勃紿平代將兵圍王平信之勃遂圍相府平自殺
  按索隱註廣陵人召平與東陵侯召平及齊相召平别一人是有三召平矣余考揚州人物志廣陵人即種瓜東陵侯初非有二安得列而為三
  丁固二
  漢髙帝斬丁公徇於軍中曰人臣毋效丁公楚漢春秋云丁公名固
  吳孫皓寳鼎三年以御史大夫丁固為司徒初固為尚書夢松樹生腹上謂人曰松字十八公也後十八歲吾其為公乎至是果如其夢
  衞𤣥二
  漢衞𤣥成帝母衞姬之弟封闗内侯
  隋衞𤣥煬(「旦」改為「𠀇」)帝時領京兆内史鎮京師帝曰闗右之任一委於公賜玉麟符以代銅獸
  劉昌二
  漢劉昌宗室趙敬肅王彭祖次子封武始侯彭祖薨議立後其所寵淖姬兄為武帝宦者上召問對曰無咎無譽上遣使立昌嗣彭祖
  唐劉昌開封人徳宗時以御史中丞攝濮州刺史值李希烈陷汴州昌以三千人守寧陵希烈衆五萬陣于城下昌擐甲胄躬勵士卒大破其衆
  王陽二
  前漢王陽琅邪人為益州刺史行部至卭郲九折阪歎曰奉先人遺體奈何數乘此險即稱病去及王尊為刺史至其阪問吏曰此非王陽所畏道邪吏對曰然尊叱其馭曰驅之王陽為孝子王尊為忠臣
  後趙王陽以驍騎領門臣祭酒石勒僭稱趙王以世子𢎞鎮鄴勒曰今世非承平不可專事文業使陽教𢎞以擊刺
  張遵二
  漢宣帝元康間烏孫王尚楚主解憂不與主和主置酒使壯士拔劍擊之王傷馳去漢遣中郎將張遵持醫藥治其疾
  蜀漢張遵張翼徳之孫官至尚書隨諸葛瞻於緜竹與鄧艾戰死
  李夀二
  前漢李夀武帝時為新安令史戾太子敗亡藏匿泉鳩里發覺圍捕太子自度不得脫入室自經夀趨抱解已無及後上傷太子乃下詔封夀為䢴侯
  後蜀李夀偽主李雄從弟初拜大將軍封建寧王及雄子期襲位夀率衆向成都矯太后令廢期而自立陳咸三
  前漢陳咸御史大夫萬年之子以父任為郎有異材萬年嘗病召咸教戒於牀下語至夜半咸睡頭觸屏風萬年大怒欲杖之咸叩頭謝曰具曉所言大要教咸讇也萬年迺不復言萬年死後擢御史中丞公卿以下皆敬憚之
  新室陳咸沛郡人王莽初置六經祭酒各一人秩上卿咸為講禮祭酒
  宋陳咸御史升卿次子開禧初轉運判官總蜀賦時僭亂後帑藏赤立咸商𣙜利病規畫備至故軍興增支八千四百五十餘萬皆不取於民民賴以安
  劉隱二
  前漢劉隱宗室趙敬肅王𤣥孫元延三年嗣封王莽簒位貶為公明年廢
  梁劉隱天祐二年拜廣州節度使開平初加檢校太尉兼中書令封南平王
  張業二
  西漢大司馬王根内懷姦邪欲筦朝政推親近吏主簿張業以為尚書蔽上壅下司𨽻解光劾大不敬見外戚傳
  東漢張業為郡門下掾送太守妻子還鄉里至河内遇劫盜業與賊戰死遂亡失屍骸見張武傳
  賈充二
  漢藝文志賈充著賦四篇晉賈充初仕魏為廷尉髙貴鄉公之弑充實為之及武帝受禪行太子太保錄尚書事
  趙𤣥三
  漢成帝為定陶恭王置後少傅閻崇以為不當謝太傅趙𤣥以為必當謝太子不從閻崇之議而趙𤣥縁是以左遷
  秦姚泓被晉將劉裕征討主簿閻恢則謂定當戰將軍趙𤣥則謂決當守姚洸竟用閻恢之言而趙𤣥因是以戰殁
  二趙同名猶曰偶然耳迺當時相與駁議者適俱姓閻此其偶符尤出意表
  漢建平二年少府趙𤣥為御史大夫臨延登受策有大聲如鐘鳴上問侍郎李尋尋對即洪範所謂鼓妖人君不聰為衆所惑則致此見五行志
  李根三
  漢李根許昌人年七百餘歲少壯自若見續僊傳晉陶侃討蘇峻累戰無功監軍部將李根請立白石壘為滅賊之術侃從其謀夜脩曉訖賊見壘大驚
  後燕李根襄平人仕慕容寳為中書監初寳在長安與根等讌以摴蒱為戲寳整容誓曰世言摴蒱有神若富貴可期頻得三盧於是三擲盡盧寳拜而受賜故云五木之祥
  宋建韓約各二
  前漢倉公見齊王王后弟宋建知其要脅痛不可俛仰又不得小溲即為柔湯使服之而愈見倉公傳
  後漢梁州義從宋建反詐降金城刼質從事韓約等隴西露布名約為賊購以千户侯約改名遂見獻帝春秋
  唐韓約為左金吾衛大將軍與李訓鄭注協謀誅宦官被害
  張就二
  漢張就山陽人受韓詩於刺史栗豐後至大官徒衆甚盛
  魏張就父恭為燉煌長史適太守馬艾卒遣就詣太祖請新守至酒泉為黄華所執刼以白刃就終不回私與父書促兵掎華恭遂進攻酒泉事平賜恭爵闗内侯就為金城太守
  劉勝三
  前漢劉勝景帝第九子中山靖王
  後漢兩劉勝 一和帝長子少有痼疾延平元年封平原王 一潁川人自蜀郡太守告歸鄉里閉門掃軌無所干及當時服其清髙
  王閎二
  前漢王閎平阿侯王譚之子哀帝時為中常侍帝尊寵董賢置酒麒麟殿有法堯禪舜之語閎犯顔直諫上不悅遣閎出不得復侍宴
  後漢王閎𧦦邯人為郡三老更始敗土人王調自稱樂浪太守光武遣王遵將兵擊之閎等殺調迎遵皆封為列侯閎獨讓爵帝竒而徵之道病卒
  卜式二
  一漢武帝時河南富人以輸財助邊錫通侯之賞一魏武帝時河南術士以分形斷榖赴方技之招後人見博物志
  楊輔三
  前漢楊輔初為京兆書佐後為御史丞素行陰賊好以刀筆陷人於法見王尊傳
  前秦楊輔苻堅時為左長史及苻丕嗣位以輔為尚書右僕射濟陽公
  宋楊輔遂寧人乾道進士以龍圖閣學士知建康府兼江淮制置使
  田蘭二
  闗中富商田蘭家業巨萬以末致財用本守之見史記貨殖傳又晉宗室東嬴公騰鎮鄴㩦并州將田蘭等部衆萬餘人至鄴授蘭為鉅鹿太守東海王越召之不至命李惲斬蘭降其衆見東海王越傳
  魏豹二
  漢魏豹故魏諸公子下魏二十餘城立為王與楚連和為韓信所虜漢王命守滎陽周苛等殺之
  後趙魏豹范陽人官至太山太守所在有治名豹嬖妾先死後豹守廩丘而妾見形與豹言論翼日而卒見十六國春秋
  劉福三
  前漢兩劉福
  一宗室城陽共王第七子元朔四年封海常侯一中山靖王𤣥孫元始元年襲封中山王
  宋劉福下邳人為横海指揮使以功授龍捷都虞候雄州防禦使兼本州兵馬都部署
  王龔二
  前漢王龔以外屬為光祿勲與奉車都尉劉歆共校書皆侍中白左氏春秋可立哀帝問諸儒皆不對乃出龔為𢎞農太守見儒林傳
  後漢王龔髙平人永和元年官至太尉在位恭慎自非公事不通州郡書記其所辟命皆海内長者
  張猛五
  前漢張猛張騫之孫有俊才元帝時光祿大夫給事中大見信任恭顯憚之卒為所譖自殺
  後漢張猛建安中為武威太守時酒泉太守張揖為郡中彊族黄氏所殺郡人楊豐走武威投猛假豐都尉使齎檄告酒泉為揖報讐見魏志閻溫傳
  晉張猛會稽内史謝琰帳下督也琰討孫恩戰敗猛於後斫琰馬琰墮地被害劉裕左里之㨗生擒猛送琰小子混混刳肝生食之
  南涼張猛仕禿髪傉檀為殿中都尉傉檀與赫連勃勃戰敗奔南山成七兒因叛據北城衆至數千猛諭衆不宜從小人作不義事其下遂散追斬七兒
  前秦張猛苻堅時為太史令建元九年天鼔鳴有彗星出於尾箕猛言十年之後燕當滅秦後果如其言見苻堅傳
  李亨二
  漢李亨茂陵少年好馳駿狗逐狡獸或以鷹鷂逐雉兎皆為佳名狗則有脩毫釐睫白望青曹之名鷹則有青翅黄眸青㝠金距之屬見西京雜記
  唐肅宗初名嗣昇立為皇太子改名紹言事者云紹興宋太子名因改名亨
  郭成四
  漢郭成為輕騎校尉從大將軍衛青擊匈奴得右賢裨王十餘人衆男女萬五千人畜數十百萬見衛青傳
  吳郭成富春人夙著節義乘扁舟泛五湖以書劍自娛黄武中徵拜武義校尉遷黄門侍郎封永興富春二縣侯
  宋郭成徳順人元豐中將涇原兵擊破夏人斬其將築平夏城渭帥章楶擇成駐守進雄州防禦使輕財好施名震西鄙
  元郭成亳州人年七十一母䘮食粥廬墓十年朝夕哭臨人哀其老而能孝








  同姓名錄卷五
<子部,類書類,同姓名錄>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