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四庫全書本)/卷4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三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卷四十四 卷四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四十四
  宋 章定 撰
  八百三九
  姓纂周文王第十四子蔡叔度生蔡仲胡受封於蔡子孫以國為氏晉有蔡墨秦相蔡澤漢功臣肥如侯蔡寅
  左傳僖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封建親戚管蔡郕霍文之昭也
  昭二十九年龍見於綘郊魏獻子問於蔡墨曰吾聞之蟲莫知於龍以其不生得也謂之知信乎對曰人實不知非龍實知 蔡墨名黯晉大夫為趙簡子史
  史記蔡澤燕人干諸侯不遇問相於唐舉舉曰先生曷鼻曷一作仰巨肩魋顔蹙齃膝攣巨肩謂項低而肩竪魋顔貌魋囘蹙齃謂鼻蹙近眉并膝攣曲也吾聞聖人不相殆先生乎澤知舉戲之乃曰富貴吾所自有所不知者壽也舉曰從今以徃四十三嵗澤笑謝而去謂其御曰吾持粱躍馬食肉懐金印結紫綬富貴四十三年足矣持粱作飯也為秦昭王相號綱成君
  前漢蔡義河内人以明經給事大將軍幕府久之詔求能為韓詩者召見說詩甚悅之擢光禄大夫數歲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敞為丞相封陽平侯霍光曰義為人主師當為宰相
  後漢蔡茂字子禮哀平間對策陳災異以髙等擢侍中蔡順字君仲以至孝稱母平生畏雷每雷震輙圜塜泣曰順在此
  蔡邕字伯喈性篤孝母滯病三年自非寒暑節變未嘗解襟帶不寢寐者七旬三世不分財鄉黨髙其義少好辭章數術天文妙操音律 熹平四年奏求定六經文字靈帝許之乃自書於碑使工鑴立於太學門外後儒晩學咸取正焉時妖異數見特詔問邕具對經術以皂囊封上 董卓聞其名髙辟之三日之間周歴三臺
  儒林蔡𤣥字叔陵學通五經門徒常千人順帝徴拜議郎講論五經異同甚合帝意
  蔡倫用樹膚麻頭及敝布魚網以為紙帝善其能故天下稱蔡侯紙
  晉蔡克字子尼素有格量及居選官苟進之徒望風畏憚山簡曰蔡子尼今之正人子謨字道明弱冠察孝廉性尤篤慎每事必為過防時人云蔡公過浮航脫帶腰舟長
  蔡裔有勇氣聲若雷震有二盜入室裔拊牀一呼二盜俱隕殷浩委以軍鋒
  蔡豹字士宣為徐州刺史内撫將士外懐諸衆甚得逺近情
  南史蔡廓字子度宋武帝以其剛直補御史中丞多所糾奏武帝常云蔡廓可平世三公 子興宗累遷尚書吏部侍郎孝武曰卿詳練清濁今以選事相付後拜侍中每正言得失無所顧憚 弟約字景撝 約弟樽字景節少方雅退黙為呉興太守自種白莧紫茄以為常餌詔褒其清 曾孫凝字子居博渉經傳尤工草𨽻授吏部侍郎年位未髙而才地為時所重嘗端坐西齋自非素貴名流罕所交接
  蔡道恭字懐儉少寛厚有大量仕梁為平北將軍蔡景歴字茂世為海陽令政有能名陳武帝授記室參軍以定䇿立文帝功遷常侍 子徴字希祥陳後主器其才幹任寄日重遷吏部尚書
  北史蔡巂豪爽有胆畧歸齊為齊州刺史
  蔡祐字承先從周文戰有功授平東將軍與齊神武戰於芒山祐時着明光鐵鎧所向無敵齊人咸曰此是鐵猛獸也
  蔡大寶隨蕭詧鎮襄陽為諮議叅軍謀談皆自大寶出唐蔡廷玉幽州人與朱泚同里聞泚為幽州節度使日思吞并不知有上下禮法廷玉語泚曰古未有不臣而能推福及子孫者不如奉天子剗多難可勒勲鼎彛泚不能屈
  文藝蔡允恭為十八學士時號登瀛洲
  宋朝蔡襄字君謨興化軍仙遊人也舉進士歴漳州判官西京留守推官改著作佐郎館閣校勘遷秘書丞知諫院兼修起居注時仁宗增置諫官四員襄在選中元昊使人乞和襄上言曰元昊始以烏卒之號為請又欲稱男而號吾祖此足見羌戎悖慢之意今縱使元昊稱臣而上書於朝廷自稱曰吾祖朝廷賜之詔書亦曰吾祖是何等語耶以右正言直史館知福州以便親遂為福建路轉運使復古五塘以溉田民以為利以父憂去官服除復修起居注遷起居舍人知制誥遷龍圖閣直學士知開封府進樞宻直學士知泉州徙福州復移泉州襄為政精明而於閩人尤知其風俗時閩士多好學而專詞賦以應科舉襄得鄉先生周希孟以經術傳授學者嘗至數百人襄為親至學舍執經講問為諸生率延見處士陳烈尊以師禮而陳襄鄭穆方以學行著稱鄉里襄皆折節下之召拜翰林學士三司使求知杭州即拜端明殿學士遷禮部侍郎知杭州未幾襄丁母憂以疾卒工於書人得其字以為珍藏焉仁宗尤稱愛之 洸位八座戡為侍從橚樞師言敷言諒詵俱登第皆君謨諸孫也
  蔡挺字子正應天府宋城人也其兄抗字子直登進士甲科補太平州推官平江軍節度掌書記潁川郡王伴讀英宗在藩邸器重之因請於濮安懿王願得與㳺每見抗衣冠盡禮義兼師友再遷太常博士通判秦州為秘閣校理知蘇州徙廣南東路轉運判官及英宗即位召對語抗曰卿朕故人勿以常禮自踈也以為工部郎中兼起居舍人同知諫院時方議追崇濮安懿王抗引禮為人後大一統之義指陳切至涕下被面而英宗亦泣㑹京師大水抗推原咎證在於濮園議執政以抗在言路不便之召試知制誥罷諫職進龍圖閣直學士出知定州辭英宗曰第行且召卿矣以潁王立為皇太子除抗詹事未至而英宗崩改樞宻直學士知秦州後靈駕發引抗因大慟哭遂得疾日中而卒 挺亦舉進士為慶州推官富弼使契丹奏以挺從行弼以所議誓書有所更易遣挺自雄州馳驛詣中書白執政時仁宗欲知敵中事亟召挺挺有父䘮聽服衫㡌對便殿治平初召為陜西轉運副使上論禦戎攻守大計遂除直龍圖閣知慶州迨神宗即位除天章閣待制徙渭州挺建勤武堂論諸將每五日一教閲五伍為隊五隊為陳陳横列三鼓而出之並三發箭復位又鼓之逐隊槍刀齊出以歩鼔節之為撃刺狀十歩而復以止既復位皆聞金即退騎兵亦五伍為列四鼓而出之射戰盤馬先教前一日將官㸃閲全備乃赴教再閲之隊中人馬皆彊弱相兼彊者立姓名為奇兵隠於隊中遇用奇則别為隊出戰涇原路内外凡七將又涇儀州左右䇿應將每將皆馬歩軍各十陳分左右各第一至五日閲一陳此其大概也我神宗甚善其法遷龍圖閣直學士五年召拜樞宻院副使神宗問挺涇原訓兵之法召部將按於崇政殿以為諸路牙校法七年以疾罷為資政殿學士判南京留司御史臺卒諡敏肅挺為人有智計多詭譎自以有勞久留邊作為歌詞有應念玉關人老之句因中使以達於禁中神宗閔之遂召用云
  蔡肇字天啟丹陽人也始師事王安石中進士第徽宗即位入為户部員外郎兼編修國史言事者論其學術反覆出為兩浙路刑獄後以顯謨閣待制知明州肇嘗和秦少㳺詩云願同籍湜輩終老韓公門既
  而仕宦久不遇合為博士三年不遷和人治平聲字韻詩云先生萬古名何用博士三年冗不治退歸久不得調張天覺深知其人大觀末召為尚書郎擢右史召試中書舍人故事宰相未上馬前限試三題天啓揮毫立就文不加㸃擬拜節度使制云於戲千里謬之毫釐朕不從中御也萬世垂之竹帛卿其以身任之天覺讀之擊節稱美
  八百四十
  姓纂左傳周公第五子祭伯子孫以國為氏 鄭大夫祭仲字仲足始為祭封人因以為氏王以諸侯師伐鄭鄭伯禦之祭足為左拒
  後漢祭遵字第孫潁川人 喪母負土起坟 光武以為將軍封潁陽侯 北平漁陽西拒隴蜀先登坻上深取畧陽 對酒設樂必雅歌投壺在軍旅不忘爼豆 好禮悦樂 憂國奉公 弟彤字次孫以至孝稱幼有志節 為偃師長縣無盗賊課為第一 拜遼東太守幾三十年威聲暢於北方及卒吏人立祠奉祭 臨守偏海政移獷俗至卧鼔邊亭㓕𤇺幽障者將三十年
  八百四一又胡買切
  姓纂晉大夫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解狐之後其先食采於解因氏焉
  左傳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晉大夫也公孫歸父㑹楚莊王於宋宋人告急於晉晉使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如宋使無降楚鄭人囚而獻諸楚楚子賂而使反其言不許三而許之登諸樓車使呼宋人而告之遂致其君命楚子將殺之曰君能制命為義臣能承命為信
  晉解系字少連父修魏琅邪太守考績為天下第一二弟結育並清身潔已甚得聲譽 結字叔連與系齊名 育字稚連
  南史解叔謙字楚梁雁門人見孝義傳
  唐解琬魏州人舉幽素科中之授滄州刺史為政引大體郡人順附 景龍中遷朔方行軍大總管前後乗邊積二十年大抵務農習戰華虜安之吐蕃騷邊詔與虜定經界因詣和輯十姓降户建言吐蕃不可以信約請調兵十萬屯秦渭間冬吐蕃入冦琬擊走之戴八百四十二
  姓纂宋戴公之後以謚為姓宋大夫戴惡
  孟子謂戴不勝曰子欲子之王之善與我明告子有楚大夫於此欲其子之齊語也則使齊人傅諸使楚人傅諸曰使齊人傅之
  戴盈之曰什一去關市之征今茲未能請輕之
  前漢戴德延君戴聖次君皆受禮於后倉德號大戴為信都太傅聖號小戴以博士論石渠由是禮有大戴小戴之學見孟卿𫝊
  後漢儒林戴憑字次仲習京氏易年十六郡舉明經拜郎中 正旦朝賀百僚畢集帝令能說經者相難詰義有不通輒奪其席以益通者憑遂坐五十餘席京師語曰解經不窮戴侍中
  後漢逸民戴良字叔鸞父遵字子髙家富好給施食客常三四百人語曰關中大豪戴子髙 良才既髙達論議尚奇曰我獨歩天下誰與為偶舉孝廉不就逃入江夏山中優㳺不仕
  獨行戴就字景成仕郡倉曹掾後舉孝廉光禄主事戴封字平仲對賢良䇿第一拜議郎遷西華令時蝗災獨不入西華界 年旱禱請無獲乃積薪以自焚火起而大雨暴至遷中山相縣囚四百人當刑皆遣歸與尅期日皆無違者
  晉書戴若思砥節立行補豫章太守 弟邈字望之弱冠舉秀才遷太子洗馬上䟽勸修禮學子謐歴義興太守
  隠逸戴逵字安道能鼓琴工書畫巧藝靡不畢綜以琴書自娱以禮度自處累徴不至居於㑹稽之剡縣
  藝術戴洋字國流善風角妙解占候卜數
  南史戴僧靜少有膽力仕齊終髙平太守
  隠逸戴顒字仲若與父逵兄勃並隠遁有高名 父善琴書顒並傅之凢諸音律皆能揮手後止黄鵠山竹林精舍
  唐戴胄相州人秦王㧞武牢引為府士曹參軍大理少卿缺太宗曰大理人命所繫胄清直其人即日命之犯顔㨿正參處法意至析秋毫隨類指摘言若湧
  泉帝益重之遷尚書左丞 杜如晦遺言請以選舉委胄 帝修洛陽宫胄疏諫止之 胄所敷納緣政得失奏已即削稿帝嘗曰胄於我非肺腑親然事之機切無不聞惟其忠概所激耳
  戴至德乾封中遷侍郎同三品閲十數年父子繼為宰相髙宗為飛白書賜至德遷尚書右僕射時劉仁軌為左人有訴率優容之至德乃究本末終不顯私恩
  戴叔倫字幼公潤州人師事蕭穎士為門人冠劉晏表主運至雲安楊惠琳反客刼之曰歸我金幣緩死曰身可殺財不可奪乃舎之 守撫州民爭灌溉為作均水法獄無繫囚 遷容管經略使綏徠夷落威名流聞其治清明仁恕所至稱最德宗嘗賦中和節詩遣使寵賜
  戴休顔夏州人家世尚武志胆不常郭子儀引為大將方朱泚反率兵三千晝夜馳奔行在德宗嘉之後破泚以將略稱
  八百四三
  風俗通晉大夫蒯得之後見左傳禮記漢有蒯徹漢書齊辯士蒯通本名徹與漢武帝同名史家追改之
  前漢蒯通范陽人說韓信反 齊之辯士 曹參請為客拾遺舉過顯賢進能 論戰國時説士權變亦自序其說號曰𮥼永
  南史蒯恩字道恩胆力過人平京城定建鄴以軍功封都鄉侯 自從征討凡百餘戰 武帝北伐留恩侍衛太子
  八百四四
  左傳賴國為楚所滅以國為姓漢有交趾太守頼先
  八百四五
  鄶仲之後避難去邑為㑹氏風俗通陸終之子㑹乙之後漢有武陽令㑹炳
  八百四六
  尚書文王四友太顛之後
  大八百四七
  風俗通大庭氏之後又大填大山稽並黄帝師大欵為顓頊師
  八百四八
  晏子春秋齊大夫艾孔之後
  藹八百四九
  晉南海太守藹奐
  帶八百五十
  六國時有帶佗見姓苑
  介八百五一
  左傳晉有介之推琴操作介子緌神仙傳有介琰介象
  八百五二
  漢書齊人快欽治尚書
  噲八百五三音快
  燕王噲之後孝子傳有噲參
  鄁八百五四亦作邶
  古鄁國在今衛州北以國為姓
  載八百五五
  左傳有載國漢書有載戴
  代八百五六
  代君翟國也在常山北今代州是也為趙襄子所滅其遺族以代為姓史記趙有代舉漢有京兆尹代武能八百五七
  姓苑長廣人狀云楚熊摯之後避難改為能氏
  八百五八
  姓纂韓厥𤣥孫曰康仕趙食采於藺因氏焉康裔孫相如為趙上卿子孫仕秦隨司馬錯伐蜀因家成都
  史記藺相如趙人也 全璧歸趙 從趙王與秦㑹於澠池秦王竟酒終不能加勝於趙既歸以相如功大拜為上卿
  八百五九
  風俗通魏公子信陵君之後
  北史藝術信都芳字王琳明算術
  八百六十
  姓纂周武王第三子叔虞封唐唐有晉水因改為晉傳二十代子孫以國為姓魏有晉鄙
  左傳僖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封建親戚邘晉應韓武之穆也
  八百六一
  姓纂鄭穆公子印之後以王父字為氏
  左傳印段字子石鄭大夫也 鄭伯如晉段相甚敬而卑禮無違者
  八百六二音運
  姓纂前凉鉅有安夷人員平金城人員敝大夏人員倉員景唐吏部郎中員嘉靜華隂人蓋其後也 按平凉水部員外郎員半千狀云本姓劉氏彭城輿里人宋宗室營陵侯劉遵考子起部郎中凝之及齊受禪因留北魏太武以忠諌比伍員改姓員氏賜名懐逺官至荆州刺史懐逺六代孫半千唐右諭德陜州刺史自隋末又居臨汾
  唐員半千字榮期齊州人羇丱通書史舉童子對詔髙第能講易老子長事王義方以邁秀見賞義方常曰五百歲一賢者生子宜當之因改今名凡舉八科皆中咸亨中上書自陳云云陛下何惜玉陛方寸地不使臣披露肝膽乎書奏不報 調武陟尉嵗旱勸令殷子良發粟賑民不從子良謁州半千悉發之下賴以濟刺史大怒囚半千於獄㑹薛元超持節度河太守曰君有民不能恤使惠出一尉尚可罪邪釋之髙宗問兵家三陣對云云帝曰善既對策擢髙第求為使吐蕃將行武后曰久聞爾名謂為古人乃在朝邪境外事不足行宜留待制即詔入閤擢正諫大夫出豪蘄二州刺史半千不顓任吏常以文雅粉澤故所至禮化大行半千事五君有清白節年老不衰樂山水自放卒吏民哭野中
  八百六三
  風俗通慎到為韓大夫著慎子三十篇晉東陽太守慎條
  八百六四
  魯大夫食采於鄆子孫氏焉
  奮八百六五
  髙辛氏才子八元伯奮之後以王父字為氏楚有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八百六六
  周禮有訓方交氏以官為姓
  靳八百六七
  風俗通楚大夫靳歙又汾陽侯靳疆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四十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