吏商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吏商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86

吏而商也,汙吏之為商,不苦廉吏之商,其為利也博。汙吏以貨商,資同惡與之為曹,大率多減耗,役傭工,費舟車,射時有得失,取貨有苦良,盜賊水火殺敚焚溺之為患,幸而得利,不能什一二,身敗祿奪,大者死,次貶廢,小者惡,終不遂。汙吏惡能商矣哉?廉吏以行商,不役傭工,不費舟車,無資同惡減耗,時無得失,貨無良苦,盜賊不得殺敚,水火不得焚溺,利愈多,名愈尊,身富而家強,子孫葆光。是故廉吏之商博也。苟修嚴潔白以理政,由小吏得為縣,由小縣得大縣,由大縣得刺小州,其利月益各倍。其行不改,又由小州得大州,其利月益三之一。其行又不改,又由大州得廉一道,共利月益之三倍,不勝富矣。苟其行又不改,則其為得也,夫可量哉?雖赭山以為章,涸海以為鹽,未有利大能苦是者。然而舉世爭為貨商,以故貶吏相逐於道,百不能一遂。人之知謀好邇富而近禍如此,悲夫!

或曰:「君子謀道不謀富,子見孟子之對宋巠乎?何以利為也。」柳子曰:「君子有二道,誠而明者,不可教以利;明而誠者,利進而害退焉。吾為是言,為利而為之者設也。或安而行之,或利而行之,及其成功,一也。吾哀夫沒於利者以亂人而自敗也,姑設是,庶由利之小大登進其誌,幸而不撓乎下以成其政,交得其大利。吾言不得已爾,何暇從容若孟子乎?孟子好道而無情,其功緩以疏,未若孔子之急民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