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術策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君術策一
作者:蘇轍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潁濱文鈔/13

天下之事,非宰相不可盡行,非諫官不可盡言。天下之人,誰能必至於諫官、宰相者?惟其少而學之,長而欲行之也,終其身而不當其位,不可以侵官而求盡其意。是故士大夫之間,猶有不能自盡其才於天子者也。

今臣幸而生以天下無事之時,每一間歲,天子常詔兩制之大臣,使舉天下之士。上自登朝之吏,而下至於山林之匹夫,咸得竭其所懷,以盡天下之利害。非天子出納耳目之官,而得以言萬民之情偽;非天子黜陟賞罰之臣,而得以論百官之長短;非天子武力將帥之士,而得以議兵革之強弱;非天子錢穀大農之吏,而得以榷財用之多少。蓋天下之人,非必為宰相、諫官,而後可以盡行而盡言者,使之一旦得以詳數而悉說之。此有以見天子之意,所以待之者甚重而不輕也。而臣何敢以無說而處於此?

臣常以為天下之事,雖其甚大而難辦者,天下必有能辦之人。蓋當今之所為大患者,不過曰四夷強盛,而兵革不振;百姓凋弊,而官吏不飭;重賦厚斂,而用度不足;嚴法峻令,而奸宄不止。此四患者,所以使天子坐不安席、中夜太息而不寐者也,然臣皆以為不足憂。何者?天下必有能為天子出力而為之者。而臣子之所憂,在乎天下之所不能如之何者也。

臣聞善治天下者,必明於天下之情,而後得御天下之術。術者,所謂道也。得其道,而以智加焉,是故謂之術。古之聖人,惟其知天下之情,而以術制之也,萬物皆可得而役其生,皆可得而制其死。牛服於箱,馬服於轅,鷹隼服於韝。牛不可以有所觸,馬不可以有所踶,鷹隼不可以有所擊。此三者惟其喜怒好惡之情,發於其外而見於人也。是以因其所忌,而授之以其術,至於終身制於人而不去。且治天下何異於治馬也?馬之性剛狠而難制,急之則敝而不勝,緩之則惰而不進。王良、造父為之先後而制其遲速,驅之有方而掣之有時,則終日躞々而不知止。此術之至也。

古之聖人驅天下之人而盡用之,仁者使效其仁,勇者使效其勇,智者使效其智,力者使效其力。天下之人雖雜然皆列於前,安得仁人君子而後任之?且雖有天下之善人,與之處而不知其情,御之而不中其病,則雖有好善之心,而不獲好善之利。何者?彼不徒為吾用也,而況乎天下之英雄,欲收其功而不制其心哉!

昔者秦漢之際,奸宄猛悍之人,所在而為寇。高祖發於豐沛之間,行而收之。黥布、彭越之倫,皆撫而納諸其中。其所以制之者甚備也。玉帛子女、牛羊犬馬,以極其豪侈之心;輕財好施,敦厚長者,以服其趑趄之懷;倨肆傲岸,輕侮淩辱,以折其強狠之氣。其視天下之英雄,不啻若匹夫孺子,然皆得其歡心而用其死力。至於元、成之世,天下久於太平,士大夫生於其間,無復英雄難制之風。天下之士,皆書生好儒,其才氣勇力無足畏者,俯首下氣求為之用而不暇。元、成、哀、平亦欲得天下之賢才而用之,然而不知其情,不獲其術。賢人君子,避讒畏譏,遠引而去,而小人宦豎,縱橫放肆而制其事,此甚可憫也。

夫人之平居朋友之間,僕妾之際,莫不有術以制其變,蓋非有深遠難見之事也。欲其用命,而見其所害;欲其樂從,而見其所利;欲其喜,而致其所悅;欲其懼,而致其所忌;欲其開心見誠,而示之以無所恐;欲其守死不去,而示之以無所往。此天下之人皆能知之,而至於治天下則不能用,且此過矣。天下以為天子之尊,無所事術也,而不知天下之事,惟其英雄而後能有大功,而世之英雄,常苦豪橫太過而難制。由此觀之,治天下愈不可以無術也。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