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術策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君術策二
作者:蘇轍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潁濱文鈔/13

將求御天下之術,必先明於天下之情。不先明於天下之情,則與無術何異?夫天下之術,臣固已略言之矣,而又將竊言其情。今使天子皆得賢人而任之,雖可以無憂乎其為奸,然猶有情焉,而不可以不知。

蓋臣聞之,人有好為名高者,臨財推之,以讓其親;見位去之,以讓其下。進而天子禮焉,則以為歡;進而不禮焉,則雖逼之,而不食其祿,方為廉恥之節,以高天下。若是而天子不知焉,而豢之以厚利,則其心赧然有所不平。人有好為厚利者,見祿而就之,以優其身,見利而取之,以豐其家。良田大屋,惟其與之,則可以致其才。如是而天子不知焉,而強之以名高,則其心缺然有所不悅於其中。人惟無好自勝也,好自勝而不少柔之,則忿鬥而不和;人惟無所相惡也,有所相惡而不為少避之,則事其私怒而不求成功。素剛則無折之也,素畏則無強之也。強之則將不勝,而折之則將不振。凡此數者,皆所以求用其才,而不傷其心也。然猶非所以馭天下之奸雄。

蓋臣聞之,天下之奸雄,其為心也甚深,而其為跡也甚微。將營其東,而形之於西;將取其右,而擊之於左。古之人,有欲得其君之權者,不求之其君也,優遊翱翔而聽其君之所欲為,使之得其所欲而油然自放,以釋天下之權。天下之權既去,其君而無所歸,然後徐起而收之,故能取其權,而其君不之知。古之人有為之者,李林甫是也。

夫人之既獲此權也,則思專而有之。專而有之,則常恐天下之人從而傾之。夫人惟能自固其身,而後可以謀人。自固之不暇,而欲謀人也實難。故古之權臣,常合天下之爭。天下且相與爭而不解,則其勢無暇及我,是故可以久居而不去。古之人有為之者,亦李林甫是也。

世之人君,苟無好善之心。幸而有好善之心,則天下之小人,皆將賣之以為奸。何者?有好善之名,而不察為善之實。天下之善,固有可以謂之惡,而天下之惡,固有可以謂之善者。彼知吾之欲為善也,則或先之以善,而終之以惡。或有指天下之惡,而飾之以善。古之人有為之者,石顯是也。

人之將欲為此釁也,將欲建此事也,必先得於其君。欲成事,而君有所不悅,則事不可以成。故古之奸雄,劫之以其所必不能,其所必不能者,不可為也,則將反而從吾之所欲為。古之人有為之者,驪姬之說獻公,使之老而避禍是也。

此數者,天下之至情。故聖人見其初而求其終,聞其聲而推其形。蓋惟能察人於無故之中,故天下莫能欺。何者?無故者,必有其故也。古者明王在上,天下之小人伏而不見。夫小人者,豈其能無意於天下也?舉而見其情,發而中其病,是以愧恥退縮而不敢進。臣欲天子明知君子之情,以養當世之賢公名卿,而深察小人之病,以絕其自進之漸,此亦天下之至明也。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