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術策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君術策四
作者:蘇轍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潁濱文鈔/13

古者君臣之間,相信如父子,相愛如兄弟。朝廷之中,優遊悅懌,歡然相得而無間。知無所不言,言無所不盡;開心平意,表裏洞達,終身而不見其隙。當此之時,天下之人出身以事君,委命於上而無所憂懼,安神定氣以觀天下之政,蕩然肆志,有所欲為,而上不見忌。其所據者甚堅而無疑,是以士大夫皆敢進而擅天下之大功。至於後世,君臣相虞,皆有猜防之憂,君不敢以其誠心致諸其臣,而臣亦不敢直己以行事。二者相與齟齬而不相信,上下相顧,鰓鰓然而不能以自安,而尚何暇及於天下之利害?故天下之事,每每擾敗而無所成就。臣竊傷之,而以為其蔽在於防禁之太深而督責之太急。

夫古之聖人,至嚴而有所至寬,至易而有所至險,使天下有所易信而有所不可測,用之各當其處而不失節,是以天下畏其嚴而樂其寬。至於後世之君,徒知天下之不可以甚寬也,而用之其君臣之際,使其公卿大臣終日憂懼,不得安意肆志以自盡於其上,而以為畏威。徒知天下之不可甚嚴也,而用之其法律之事,使其天下之官吏欺其長上,得以苟免取容,不畏天子之法,而以為行惠。蓋其所以用之之術甚悖而不順者,至於如此。

夫天下之人,上自百官,而下至於庶民,其為奸安可窮盡?而天子者,以其一身寄乎其中。論其眾寡之勢,則天下至眾,而天子至寡。論其智詐巧偽之術,則天下之眾,固必有過於天子者。吾欲臨之以天子之威,則彼有畏憚而不敢言。多為之堤防,以禦其變詐,則彼之智,將有以出於堤防之所不能及。是以古之聖人,推之以至誠,而禦之以無威;容之以至寬,而待之以至易。以君子長者之心待天下之士,而不防其為詐,談笑議論,無所不及,以開其歡心。故天下士大夫皆欣然而入於其中,有所愧恥而不忍為欺詐之行,力行果斷而無憂懼不敢之意。其所任用,雖其兄弟朋友之親,而不顧徇私之名;其所誅戮,雖其仇怨睚眥之人,而不恤報怨之嫌。何者?君臣相信之篤,此所謂至嚴而有所至寬者也。然至大吏縱橫放肆,犯法而無所忌,天下之所指目,律令之所當取,則雖天子有所不可輒釋,使之一入而不可解,而後天下知有所畏,此所謂至易而有所至險。二者其事不同,而相與為用。

夫是以至寬而天下無頹惰靡迤之風;至險而君臣無猜防逼迫之慮。夫惟能通其君臣之歡而盡行其刑法之所禁,而後可以及此也。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