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君見心墓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吳君見心墓銘
作者:楊維楨 元末明初
本作品收錄於《楊維楨集/25

至正八年十月二十六日,余友富春吳君卒,家貧無以葬。閱明年十一月某日,賴同里友馮士頤,葬某地。其孤毅來求銘,余悲不忍銘,往哭其墓,毅申前請。嗚呼!又何忍不銘?

君諱復,字見心,生有異稟,四歲能誦書千餘言,弱冠失怙,刻苦讀書,不以貧難少置。生無偽言行,與人約,雖千里外,不失期刻。性喜吟哦,善效白長慶歌謠,衿詩有諷切貪奸其人,諱者欲以危法中之,不為屈。予讀書大桐山中,時君通長書,願與弟子列。及予寓居錢唐、太湖間,遂舍妻子從予遊學古文歌詩。始君持所作詩來,自誇穢同列詩,屏棄如棄涕唾。余攬詩笑曰:「子欲輩李唐,伎亦至高。欲追古,必焚滅舊語。」君變色,不敢言,徐取楮筆,錄余《琴操》及《春俠辭》二十餘首去。越一月,復來謝曰:「先生詩法得矣,吾舊詩亦焚矣。第出語,猶吾前日詩也,奈何?」余曰:「姑歇汝哦事,靜讀古風雅騷及古樂府,幾耳。」又退而閱三月來,出所作曰:「余舊語忘,新語出矣。賴先生教,幸而或馴致於古。」遂編次余古詩凡十卷,加以評注,能道余所欲言。余詩有逸者,君輒能補之,觀者謂可亂余真。自後下筆,必出人意表。嘗雪夜與余遊東、西洞庭,徒步登七十二弁之峰,其語益厓拔,皆奇氣所鍾,世人莫之識也。去年約余遊廬山觀瀑布,馴至嶽陽訪鐵笛亭,未行而以病告,病三月而逝矣。臨終,告其友陳倫曰:「天乎死我矣,使加吾數年,吾詩不後二李,吾文不遜吾師。」

嗚呼!君死矣!吾愛遊大山長穀,孰餘相耶?吾唱古歌詩,孰餘和耶?吾性急,卒未能寡過,君執直敢議,又孰餘議耶?吾見君之學也,如宋頓襀不訾、江河之傾不可休,其立志如匙勘鑰、矢破的。為文如大將旗鼓建,而三軍所指無不如意。蓋其來日登而未止,乃今止於斯耶!前年夢遊天漢探天孫,支機石冗為研池,遂自歸雲槎秋客,而所攜研且號機石云。嗚呼!君也生而食不給、祿不反也,蓋不以外者為憾矣。其不五十而卒也,又豈以為憾哉!

大父某、父某皆貧學而不仕。娶李氏,子教穆,女一人適同里余驥。世傳其《雲槎集》凡十卷,茅山張外史雨為之序云。銘曰:

嗟!吳子雕龍,貴麟賊天,真天所嗔,子之道宜鬱屯。嗟吾子,忽已淪,文不死,千萬春。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