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興備志 (四庫全書本)/卷1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五 吳興備志 卷十六 卷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吳興備志卷十六   明 董斯張 撰
  田賦徵第十二
  唐嵗貢御服折造布二百二十端紫笋茶一萬串供上食厨糙糯米一千三百八十三石三斗三升黄糙米一百九十八石木𤓰糝四坩木𤓰煎三坩单黄杬子一千三百五十顆重黄杬子一千三百顆談志
  按新唐志湖州土貢御服烏眼綾折皂布綿紬布紵糯米黄榿紫笋茶木𤓰杬子乳柑蜜金沙泉統記云龍徳三年貢布三十端供御服折造布二百九十疋大厯六年始進木𤓰糝大厯元年進木𤓰煎单黄杬子二年進白蜜三石重黄杬子五年進以上州司並以兩税錢和市充
  黄糙米貞元十三年進糙糯米十四年進砂盆十五年進元和五年减米六十六石本郡未嘗經兵火架閣典籍具在統記興國中攝本州長史左文質纂有可考據故所載年代數目可以補史之遺缺
  宋太平興國三年貢乳柑五百顆白編布二十疋紫笋茶一百角金砂泉一缾其缾浪銀打成并鎖鑰重五十六兩大中祥符間貢白編布二十疋乳柑五百箇熈寜中貢白紵二十疋漆器三十事紹興以来貢白紵編布二十疋
  竊考唐之嵗貢如烏眼綾綿紬布紵唐初所貢數雖不詳統記載龍徳三年布三十端可見其不多矣供御服折造布與木𤓰杬子茶蜜代宗大厯元年至六年始進惟是以兩稅錢和市供故不甚病民糯米黄糙與沙盆徳宗貞元十三年至十五年始進至元和中米已三損其一乳柑不載所進之年紫笋茶大厯五年始於顧渚置貢茶院院側有碧泉湧沙粲如金星則金沙泉亦大厯後所進也唐自髙祖太宗以慈儉保養天下物貢有常未嘗妄取後嗣相承至於肅宗不聞更易大厯貞元間荐經兵革貴官用事至以口腹之奉責供於逺不憚煩費累増不已亦足見唐室盛衰之政也入國朝吳越歸版圗于職方郡始修貢每歳惟貢編布乳柑茶角缾泉如統記所載視唐數已大歉後又减茶泉故舊圖經惟載柑布二物後又免進柑故九域志惟載白紵漆器今止貢白編布而已列聖相承以節約為家法先王所謂物土之宜而致其利者代益以損可為萬世法以上並談志
  熈寜十年以前天下諸州商税嵗額浙西路杭十三務十萬貫以上湖十務秀七務俱五萬貫以下酒課嵗額杭十務三十萬貫以上湖六務秀十七務俱十萬貫以上文獻通考
  張按浙西三郡湖最險僻十苕水不抗一錢唐即秀之殷贍濃華何翅天上而宋世稅額視杭且半實與秀衡湖民生此時寜無萇楚之嘆聖世曠然一蠲之何幸也
  紹興間三丁共納絹一疋為錢七貫省每丁計納兩貫三百以上細民重困多有轉徙三十二年轉運司行下給甲帖付人户自排丁名以是絶隱漏之𡚁數多増剰知州事陳之茂陳請乞以所増剰丁各抵元數從之自是五丁共絹一疋每丁僅納一貫三百文减㡬及半民得小蘇然視他郡猶重也乾道八年知烏程縣事余端禮力請於朝丞相曽懐將相府别項錢抵納又减作七丁共捐納一疋今每丁納一貫省又折納官會率為錢五百是二公之徳鄉人不可忘也談志
  景定四年賈似道以國計困於造楮富民困於和糴思有以變法而未得其説知臨安府劉良貴獻買公田之䇿春二月買公田于浙西臨安通判陳言往湖秀催督謝奕燾趙與訔王唐珪馬元演買田湖州浙西六郡買田三百五十餘萬畆初買田時務欲數多不計田之美惡及收入之際田畆或少或瘠佃人或貧或頑凡有所負及不足之數悉取償于田主於是六郡人莫不破家者矣通鑑續編
  張按癸辛襍志知郡謝奕燾寓公趙與訔撫幹王唐珪臨察判馬元演五月復立分司以董楷司安吉公田與訔即孟頫之父也
  元延祐元年秋詔江南民自實田先是張驢言浙江江西田多敗蔽請經理即命驢往限民四十日以所有田自實於官期限猝廹富民黠吏並縁為奸民不聊生樞宻副使吳元珪入見言江南平㡬四十年户有定籍田有定畆今經理者務増多為能元元困苦𢙢變生不測非國之福命遵舊制免江西浙江自實田租張驢在浙江復以括田迫民有死者御史臺累言其害故有是詔函史
  洪武七年甲寅五月上以蘇松嘉湖四府租税太重特令户部計其數如畆數税七斗五升者除其半以甦民力松江新志
  洪武十七年甲子七月命蘇松嘉湖四府以黄金代輸今年田租
  建文二年三月翰林院侍書史仲彬疏曰國家有惟正之供賦役不均非所以為治江浙本賦重而蘇松嘉湖又以籍入沈萬三史有為黄旭紀定準租起税此以懲一時之頑豈得據為定則乞悉减免以蘇民困竊照各處起科畆不過斗即使江南地饒亦何得倍之奈有重至石餘者臣往年面奏先帝賦斂太重䝉㫖加勞特以臣本蘇人而史有為又臣之族屬也恐坐以私未敢盡言幸逢皇上明聖事每從寛敢竭愚忠伏聽採擇疏上報可致身録
  正統元年三月令浙江嘉湖直𨽻蘇松等府官田起科每畆秋糧四斗一升以上至一石者减作二斗七升二斗七升以上至四斗者减作二斗一升一斗至二斗者减作一斗從巡撫周忱之言也資治通鑑
  國朝湖州嵗貢南京殭蠶一十五斤乾葛五十斤桑白皮二十斤牛膽南星二斤烏梅三十斤蔓荆子三斤草决明五斤禮部殭蠶一百三十五斤烏梅三百七十斤乾葛五百五十斤桑白皮二百八十斤牛膽南星一十八斤蔓荆子二十七斤草决明四十五斤枳實三百八十斤浙江通志












  吳興備志卷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