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越春秋/佚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吳越春秋佚文 顧觀光輯錄 張覺校注

1堯聽四岳之言,用鯀修水。鯀曰:「帝遭天災,厥黎不康。」乃築城造郭,以為國固。《初學記》廿四,《御覽》百九十三。覺案:《初學記》卷二十四「修」作「脩」、「國固」作「固國」《太平御覽》卷一百九十三「帝」下有「之」,「不」作「及」。

2鯀築城以衛君,造郭以居人《初學記》作「守民」。此城郭之始也。同上

3楚王召風胡子而告之曰:「寡人聞吳有干將,越有歐冶,寡人欲因子請此二人作劍,可乎?」風胡子曰:「可。」為覺案:「為」為「乃」之誤往見二人,作劍,一曰龍淵,二曰太阿。《史記.蘇秦列傳》集解

4闔闆死覺案:《吳郡志》卷三十九引無「死」字,卷十六引有「死」字,葬于國西北,名覺案:《吳郡志》無「名」字虎丘案:「丘」原避清諱作「邱」。下同。。穿土為川《吳郡志》誤作「山」,積壤為丘,發五郡之士《藝文》「郡」作「都」十萬人共治千里,使象摙土鑿池《寰宇記》九十一引作「楗土臨湖」。覺案:《藝文類聚》「鑿池」作「冢池」,四周水深徵餘,銅椁三重,澒水銀為池《藝文》「澒」作「傾」,池廣六十步,黃金珠玉為鳧雁,扁渚覺案:《藝文類聚》卷八、《吳郡志》卷三十九「渚」「「諸」之劍、魚腸三千在焉。葬之已覺案:《吳郡志》卷三十九無「已」三日,金精上揚為白虎,據墳,故曰虎丘。《藝文》八、《吳郡志》三十九。覺案:《北堂書鈔》卷九十四:「《吳越春秋》云:虎丘者,吳闔闆墓。夜,桐椁三重,金鳧玉鼠、魚腸之劍皆送葬焉。金精上出,化為白虎,據墳,故曰虎丘。」又,陸廣微《吳地記》也節引此文。參見下條。

5虎丘者,吳王闔闆墓也。下池廣六十步,深一丈五尺,銅棺三重,中池廣六尺《御覽》八百十二引:「中澒池廣六丈」。覺案:《御覽》卷八百十二「池」作「地」,金雁玉鳧、魚腸之劍以送焉此句又見《書鈔》九十四。覺案:與此文稍異,見上。取土臨海潮千萬人築治之。《御覽》五百五十八。此即上條之文而引者互有刪節,不可強合為一,故兩存之。覺案:《御覽》卷五百五十八「五」下「尺」字作「赤」,「銅棺」作「銅椁」,「魚腸」上有「諸腸」,「土」作「士」,「治之」下有「以葬後,金精上地為白虎,據墳,故以為虎丘」。

6越王既栖會稽,范蠡等曰:「臣竊見會稽之山覺案:《說郛》「山」作「上」有魚池,上下二處,水中有三江四瀆之流、九谿六谷覺案:《說郛》「谷」作「合」之廣。上池宜于君王,下池宜于臣民。畜魚三年,其利可以致千萬,越國當富盈。」《藝文》九十六,《御覽》九百三十五,《事類賦注》廿九。覺案:《說郛》爸二也引此文,但稍略。《御覽》、《事類賦注》「臣民」作「民臣」。

7吳亡後,越浮西施于江,令隨鴟夷以終。《修文御覽》引,見《繹史》九十六

8越王平吳後,立賀臺于越。《初學記》廿四

9文種者,本楚南郢人也此上依《文選.豪士賦序》注補。大夫種姓文名種,字子禽《文選》注名少禽。覺案:《文選》注引作「字少禽」。荊平王時為宛令,之三戶之里,范蠡從犬竇蹲而吠之,從吏恐文種慚,令人引衣而鄣之。文種曰:「無鄣也。吾聞犬之所吠者人,今吾到此,有聖人之氣,行而求之,來至於此。且人身而犬吠者,謂我是人也。」乃下車拜,蠡不為禮。《史記.越世家》正義

10蠡字少伯,乃楚宛三戶人也。同上

11文种,荆平王时为宛令,不治官职,有若狂颠,惟叹咲也。《抄本书钞》七十八。觉按:今本《北堂书钞》卷七十八也引以上21字,“咲”作笑。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