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趨訪古錄/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吳趨訪古錄
←上一卷 卷二 吳縣 下一卷→

目录

姑蘇臺[编辑]

(一名胥臺。在橫山西北。越獻楠楣,夫差遂起此臺,造九曲路以登,望見三百里。吳破越,焚之。)

歌舞煙消失霸圖,空將遺跡弔姑蘇。
君王自信能禽越,臣妾誰知已豢吳。
終古荒臺驚走鹿,至今廢苑剩啼烏。
獻楣不墮仇人餌,未必功成范大夫。

郊臺[编辑]

(在橫山東麓。吳僭王時郊祭於此。)

泰伯置西時,僭妄悖古人。
誰知燔燎典,惟後懋德馨。
勾吳長荊蠻,蕃衛猶外臣。
一旦霸中國,竟欲歆天神。
假王意不足,還侈封禪文。
升中祀南郊,何物稱明禋。
再傳不旋踵,遺址荒山榛。

魚城[编辑]

(在橫山下。吳王築以養魚。《續圖經》云:吳王控越之地,本名吳城。方言謂魚為吳,故訛稱耳。今山旁有岡如城,又有射臺,宋周益公《南歸錄》雲在田間,基厚而方,高二丈,博倍之,土極細,故久不壞。)

不信吳將沼,豪奢尚矢魚。
崇基秋草蔓,涸轍亂兵餘。
事等如棠戲,威知控越虛。
方言休誤注,荒樂及佃漁。

苦酒城[编辑]

(在魚城西南。吳王築以釀酒。又有酒城在壇塘邊,名壇城。夫差祭子胥處,又名陌城。)

別築糟邱抵百城,釀王獨闖步兵營。
酣歌不省吳宮怨,醉夢渾忘越甲嗚。
長夜飲偏耽壑谷,崔嵬車已撤弓旌。
酒泉終競無完土,苦口翻辭納諫名。

吳趨坊用陸士衡《吳趨行》韻[编辑]

(在閶門內皋橋南。列肆甚盛,元宵燈市尤夥。)

四座噤勿喧,聽我歌吳嫗。
巍巍金閶門,車馬爭奔趨。
土風紀其始,論古有緣起。
山高同岷峨,水深沿江沙。
名家晉臺沼,碩人衛澗阿。
飛樓矗雲上,畫艦隨流過。
地靈久鍾秀,物產尤稱嘉。
讓皇啟端委,道衍西河沙。
彙成文學藪,千載生光華。
伯符冠江東,英名被邇遐。
三分峙鼎業,才俊歸搜羅。
名臣盛唐宋,先後揚芬葩。
陸范相業懋,白蘇宦跡多。
風騷采南國,壇坫推專家。
淮張始割據,信誓空山河。
何如會皇圖,愷澤沾滂沱。
請編十道志,還賡八風歌。

采香徑[编辑]

(在香山旁。吳王種香於此,使美人采之。自靈巖西望,一水直如矢,俗名箭涇。)

不斷生香古渡頭,美人曾係木蘭舟。
芙蓉平檻奩開鏡,風月凝眸水繪秋。
盡有奇芬誇別種,更無曲港瀦安流。
搴芳頓觸蘼蕪恨,春草年年綠未休。

走狗塘[编辑]

(在城西。吳王遊獵處。《越絕書》:闔閭走犬長洲。)

吳王荒色復荒獸,逃鹿坡前麋鹿走。
兔肥草淺獵火紅,載獫歇驕縱淫狩。
豈知越騎自西來,十萬貔貅伺攻鬥。
水犀任聽逐圍場,忘卻指縱猘狂寇。
棄人用犬欲何為,誇美廬令計亦謬。
長洲古苑亂烏啼,犬吠荒郊忍回首。

金閶亭[编辑]

(在閶門。陸龜蒙謂梁鴻墓距金閶亭一里。恐城址視昔或遷徒爾。)

吳閶十里繁華地,畫航銀蹬子夜歌。
縹緲危亭街夕照,三層樓閣湧金波。

百花洲[编辑]

(在胥、盤二門間。)

百花洲上百花開,花落梧宮沒草萊。
往事鷓鴣啼茂苑,新詞楊柳唱蘇臺。
亂紅十里煙迷棹,慘綠三春碧繡苔。
惆悵錦帆何處歇,東風吹過劫灰來。

鄧尉山[编辑]

(在光福里。漢有鄧尉者隱此,故名。又因晉青州刺史鬱泰元葬此,名元墓山。)

昔隱鄧公里,今來元墓村。
梅花千萬樹,相對月黃昏。
翠羽啼殘夢,明湖絡遠痕。
萬山環拱處,一磬出雲根。

靈巖山[编辑]

(在縣西三十里。一名石鼓山,又名研石山,又名石射堋山。山之絕頂為琴臺,可以遠眺。石壁峭拔曰佛日巖,其平坦處為靈巖寺。山有吳王井、西施洞、館娃宮、響屟廊遺址。)

琴臺草長寒煙綠,重叩巖扉吊芳躅。
梧葉秋風冷故宮,館娃塵莽荒山麓。
當時歌舞盛蘇臺,香徑明妝采豔來。
曾起修廊誇響屟,曾攜苦酒賭深杯。
芙蓉露浥嬌花醉,消夏灣頭恣酣戲。
玉井蓮開日月池,射堋影落東西寺。
秋月春花夢等閑,微顰淺笑總嫣然。
蛾眉生受君王寵,鸞線難持頃刻緣。
一朝越騎傳烽至,鹿竄烏啼不知處。
猿鶴千軍作陣雲,蘼蕪十里迷蒿露。
蒼涼無數亂峰排,碧嶂丹崖邐迤開。
履跡空憐西子步,山靈不祚霸王才。
祇今懷古憑高望,萬岫參差呈異狀。
不見傾城侍輦來,青山亙古仍無恙。

附:館娃宮和皮陸韻[编辑]

(今靈巖寺即其地。吳人呼美女為娃,以西施得名。)

離宮歌舞如雲散,遺址荒涼裂斷崖。
流水無心窄玉井,落花有恨點瑤釵。
地更蘭若雕甍改,夢入蕉隍古劍埋。
不分女戎能蠹國,捧心亦自解傷懷。

附:響屟廊[编辑]

(相傳吳王建廊,以楩楠藉地而虛其下,令西施與宮人步屟之則響。今圓照塔前西上小斜廊即其址,亦稱鳴屟廊。)

吳娃嬌步總傾城,豔說風流響屟名。
一自越溪鳴鐵甲,空廊寂寂不聞聲。

附:西施洞[编辑]

(在山麓。洞右有眠半石,前為出洞龍、貓兒石,東西為二劃船塢,相傳吳王瀦水戲龍舟處。)

草蔓苔荒石壁摧,當年曾此冶遊回。
如何越騎排山至,不見潛身洞裏來。

附:吳王井[编辑]

(一圓一八角,水早不竭。或曰一吳王井,一智積禪師並。)

吳宮秋草已平蕪,占井空教轉轆鱸。
若為興亡論水監,胭脂流恨一齊枯。

附:琴臺[编辑]

(在山頂。東為走馬街。舊有偃松臥其下,骨幹甚奇。)

軫斷弦摧冷勸灰,青琴遺恨亂山隈。
毫高若有屏風障,不見當時越甲來。

支硎山[编辑]

(距城二十五里,以晉支遁居此,有石磅礴平廣,泉流其上如磨刃然,故名。亦名楞咖山,又名臨硎山。有石室、寒泉,又有放鶴亭、白馬澗、馬跡石諸勝。)

支公去我久,遺跡荒山扃。
楞伽署梵刹,磨刃思臨硎。
吳都舊號傳,名未湮圖經。
參禪證韌地,石室涵虛靈。
弄馬猶擾龍,鶴化空冥冥。
南峰接北峰,中有寒泉淬。
濯之皈淨七,冉冉升雲耕。
公來山有主,公去山常青。
獨借方神駿,不復策郊垌。

附:寒泉[编辑]

(在支硎山。支遁詩云:「石室可蔽身,寒泉濯溫手。」泉上石刻宋虞廷臣書「寒泉」二字。又有碧琳泉、南池、新泉、馬坡泉。馬坡俗名馬婆。)

支公石室示禪定(支硎西有山,名定山。相傳支遁禪定於此),中有寒泉落明鏡。
松風水月悟真詮,半響流泉萬峰應。
碧琳別派馬婆連,清泠同占茲山勝。
當時曾設八關齋(遁嘗在山下集同意者合八關齋),洗缽將毋臨石磴。
徑丈摩崖石骨棱,歐虞腕力何遒勁。
總為靈山有化人,冰壺心跡原同映。
持顏來照古龍潭,一碧澄泓見真性。
寒山別業繞盤陀(寺門下右一支為寒山盤陀石,趙宦光所鑿),木葉流波送清磬。

天平山[编辑]

(在支硎南。群峰拱翠,俗呼萬笏朝天。范文正祖墓在焉。有望湖臺、照湖鏡、白雲泉、華蓋松、穿山洞諸勝。)

群峰岌嶪聳層霄,勝境猶疑萬笏朝。
鏡面湖光平遠樹,山頭雲影冪輕綃。
亭亭華蓋孤松老,滾滾清泉玉洞遙。
古墓夕陽埋斷碣,范村一路送歸樵。

玉遮山[编辑]

(在橫山南。橫列如屏。今但呼為遮山,又名查山。有千年松、百丈崖等景。)

千峰層疊落巖花,贏得屏風號玉遮。
松老千年巢鸛鶴,崖開百丈臥龍蛇。
探幽疑入山陰道,積翠猶封洞口霞。
此是江南平遠景,夕陽滿地亂雲斜。

穹窿山[编辑]

(山高而深,形如釵股。吉《吳地記》:兩嶺相趨,名曰同嶺,產自然銅,又曰銅嶺。《越絕書》:赤松子取赤石脂處(或云張良從赤松子遊處)。《神仙傳》:赤鬚子,秦穆公魚吏,在吳山升仙。即此山。頂有三茅峰,頭如浮笠,俗呼為箬帽嶺。壘石為龕,為國師龕。半山有石膝痕,相傳茅君禮斗處,名雙膝泉,注水不涸,產石蟹如錢大。又有拄杖泉、法雨泉、百丈泉、紫藤塢。嶺下有盤石,朱買臣讀書其上,號讀書臺。又有藏書廟,即買臣藏書處。)

穹窿之高高可排天閶,俯視眾山部婁無崇岡。
其間化人羽客來往著靈跡,吳編越紐采摭窮微茫。
卓如釵股銳欲削雲際,又如浮笠圓與天體參形相。
昔聞赤松子,棲真煮石來仙鄉。
又聞三茅君,雙膝注水寒泉香。
先秦魚吏亦奇士,升仙乃竟達上方。
自然銅原不易鑄,采樵翁子挾策空旁皇。
負薪詎比負書逸,讀書無力將書藏。
迄今荒臺宿莽蔽遺址,不如神仙蹤跡千古照回光。
山靈如此信奇特,頓令三吳巖岫相對增慚惶。
惜不移向泰岱衡華共一處,絜長度短兩兩分低昂。

橫山[编辑]

(一名踞湖山。《隋書·十道志》云:山四面皆橫,故名。吳越忠獻王葬此。建寺曰薦福,又名薦福山。山九嶺,各有墩,中空為藏翠處。有五塢,曰芳桂、飛泉、修竹、丹霞、白雲,後又總名為九龍塢。《續圖經》云:此山臨吳控越,貴為要地。隋嘗遷郡於此。)

湖上青山貯白雲,荒墩舊說是藏軍。
九龍風雨排空出,十道關河設險聞。
黛潑千巖青四面,煙霏百草綠孤墳。
玉魚金碗前朝賜,曾勒穹碑薦福文。

楞伽山[编辑]

(一名上方山。在吳山東北。上有楞咖寺,亦名寶積寺。寺有浮圖七級,隋司戶嚴德盛撰銘,司倉魏瑗書。山有望湖亭,八月十八日觀串月登此。又有五通廟,香火甚盛,湯文正公奏毀之。)

上方鐘磬白雲封,古刹浮圖卓遠峰。
悟徹楞伽名自古,圍來螺黛秀常鍾。
樓船報賽成巫覡,寶積書銘有正宗。
遙向望湖亭上望,煙波蕩碎月華重。

何山[编辑]

(在獅山北。一名鶴阜山。梁隱士何求、何點葬此。坡有資福寺。一云何楷讀書此山,後為郡守,因以其姓名山。)

求點琴尊杳莫尋,亂峰無際暮雲沈。
尚留遺蛻埋荒草,不見殘碑臥夕陰。
古寺鐘魚敲夢短,梅花香雪印泥深。
東籬門巷今何處,閑煞空山老鶴吟。

寒山[编辑]

(在支硎南。明趙凡夫葬父於此,偕其配陸卿子家焉。前為小宛堂,茗碗幾榻,超然塵表。盤陀、空空、化城、法螺諸庵,皆其別墅也,而千尺雪為最勝。)

一片寒山石,風流屬趙家。
洞天高士宅,茗碗故鄉茶。
守塚雲埋玉,飛泉雪滾花。
鹿門偕隱處,手挽短轅車。

附:石澗寒泉[编辑]

(在寒山。凡夫隱此,鑿石為澗,引泉為池。)

石澗飛泉雪萬重,凡夫曾此寄高蹤。
如何一片清涼界,都付寒山半夜鐘。

眷屬劉樊共隱居,蓬頭霸子亦通書。
寒泉留拓摩崖字,八十宮單點筆初。

西磧山[编辑]

(在鄧尉西。旁帶吾家諸山,梅花最盛,雖高大少景,然在湖濱。潭西聚塢差勝。潭西一隅色如鐵,名鐵山。)

鄧尉探梅誰勝境,無過銅坑與銅井。
就中西磧尤出奇,萬玉山頭回倒影。
西圍香氣鬱崔嵬,嶽色湖光隨意領。
六浮高閣淩蒼穹,足下白雲亂俄頃。
山僧煮茗烹石泉,一片禪心印花冷。
梅花到此萃成窟,環帶群山弄光景。
英飛百谷散瓊瑤,雲壓千巖耀明靚。
不減羅浮蛺蝶遊,清磬一聲催夢警。

吳山[编辑]

(在石湖南陳灣村一帶,俱謂之吳山。上有褒忠嶺,每歲重九,吳人登高於此,還憩治平寺,有博羊會。)

石湖煙雨亂雲封,足躡丹梯策瘦筇。
重九客攜高齒屐,夕陽僧打上方鐘。
霞明占寺楓千樹,秋落吳山影萬重。
遮莫江南好巖岫,西風獨上最高峰。

洞庭東西山[编辑]

(西山,一名林屋山,山有林屋洞。又名包山,以四面皆水包之;又以包公居此得名。東山,一名莫厘山,隋莫厘將軍居此。又名胥母山,謂子胥嘗於此迎母。其稱洞庭,則以湖中有金庭玉柱。左太衝賦云:「指包山以為期,集洞庭而淹留。」是也。)

洞庭東西屹相峙,襟帶五湖環百水。
此中往往多仙儔,林屋奇蹤紀其始。
莫厘縹緲兩孱顏,萬仞嵯峨矗雲起。
其餘巒岫紛參差,復嶺重岡百餘里。
下涵湖氣洗巖光,山水清音辨宮徵。
武陵源外此神區,七十二峰渺如此。

附:林屋洞[编辑]

(在洞庭西山。洞有三門,同會一穴,中有石室、銀房、金庭、玉柱等異。吳闔閭使靈威丈人探之,行七十日下窮而返,得素書三卷上之,相傳即禹書也。)

古洞窟靈(闕一字),元象韜其精。
石室滃雲氣,地軸殷湖聲。
中空百怪集,詭狀難具名。
金庭與玉柱,萬古留真形。
探奇三素書,委宛編瑤瑛。
誰謂百六遘,競使越甲嗚。
讖緯縱無據,神矣訕有經。
飛來白蝙蝠,導我窮幽冥。
惜哉靈威叟,不及賦偕行。
至今三洞門,雲護荒苔扃。

附:縹緲峰[编辑]

(西山最高處,登其巔,則吳越諸山隱隱在目。)

絕頂逶迤路百盤,閬風縹緲起層巒。
空蒙影射黿鼉窟,杳靄雲迷橘柚灘。
天半笑蓉吹不落,秋高木葉下應難。
支筇試展淩虛步,陡覺陰晴變萬端。

附:石公山[编辑]

(在洞庭山南。有石公庵、歸雲洞、聯雲嶂、一線天、石公石婆、落照臺諸勝。)

此山何太占,乃以石公稱。
翁媼沿訛久,兒孫在列曾。
丈人峰可接,玉女掌猶承。
欲訪聯雲嶂,扶筇與共登。

附:毛公壇[编辑]

(在包山寺後。漢劉根得道處。根既仙,身生綠毛,人因呼之為毛公。有鎮壇符存壇上,今有石壇在靈祐觀旁。)

昔聞漢劉根,全真莫厘峰。
結壇住林屋,古洞呼猿從。
飄飄學輕舉,往來白雲封。
靈符辟外道,內景通元宗。
清泉汲丹井,甘液開心胸。
長生闡秘籙,羽化真人逢。
綠毛生肘腋,白日能飛衝。
至今靈祐觀,遺址留仙蹤。

附:消夏灣[编辑]

(在縹緲峰南。吳闔閭避暑處。灣深九里,口闊三里,中多菱芡、蒹葭、煙雲、魚鳥,三面峰環,別具幽致。)

奇境逶迤九里灣,一湖風色萬峰環。
招涼館啟雲彌窟,避暑宮成月掩關。
橘柚千頭煙外樹,芙蕖四面畫中山。
金輿玉輦曾遊地,水榭笙歌落照間。

附:明月灣[编辑]

(在石公山西二里。有大明灣、小明灣,吳王玩月於此。或以湖堤環抱如月,故名。)

五湖深處盡勾留,清絕雙灣古渡頭。
兩界青山波上下,一泓明鏡夜沈浮。
峰回九曲雲移樹,棹轉三湘月掛鉤。
迎得錦帆江上去,多應更作采蓮遊。

附:可盤灣[编辑]

(在五女墳東。吳王遊湖,以險阻軍不可渡,於此眺望,曰:「亦可盤桓也。」故名。)

誰唱公無渡,盤桓此一灣。
君王行自樂,士馬老應還。
設險山川古,忘機鷗鷺閑。
越兵來倏忽,涉水正非艱。

附:練瀆[编辑]

(在鴻鶴山西。南入平湖,北通官瀆,為吳王練兵之所。王充《論衡》:闔閭嘗試士於五湖之側,加刀於肩,血流至地。即此地也。或曰以水色如練帶,故名。)

吳王恃戰雄霸圖,水軍組練爭先驅。
鴻鶴山前列巨艦,洪波滾滾翻平湖。
舳鱸銜尾似魚貫,水犀十萬驅刑徒。
馮夷負弩河伯鼓,劍光直欲搖天吳。
何圖再造勢不競,六千君子肝腦塗。
采蓮不習美人戰,蘇臺歌舞窮歡娛。
一朝臺下鹿驚竄,艅艘何處重追呼。
叮知荒戰本尖計,荒淫況復耽妖姝。
至今憑吊向官瀆,漁人散綱翻菰蒲。
蟲沙化盡浩劫換,昆明餘燼猶留無。

附:龍潭[编辑]

(在林屋洞側。唐時歲遣使投龍醮祭,至吳越尤謹。宋時於山下獲一銀簡,篆文隱然,明正統中又獲之,篆刻如前。蓋當時祭禱所用。又有大小龍渚,在消夏灣。)

神龍本窟水,靈跡乃在山。
有潭裂深崖,幽邃通仙寰。
萬丈俯澄碧,倒插峰孱顏。
疑是黿鼉宮,波濤瀉屈灣。
或疑老蛟室,風雨助往還。
下通五湖源,巖壑傾潺湲。
歲時致醮祭,銀簡何讕斑。
投龍獲龍佑,旱潦雨不慳。
天地靈區(闕一字),此境誰能攀。
七十二峰外,雲水相回環。

附:綺里[编辑]

(在上真宮西。綺里季隱此。季姓吳名實,字子景,綺里季其號也,今石橋馬跡猶存。)

上真宮外白雲封,遺老商山采藥逢。
太息石橋空馬跡,人間何處訪仙蹤。

附:甪里[编辑]

(一名祿里。在鄭涇西。甪里先生居此。先生姓周名術,字元道,周泰伯後,一號霸上先生。今有甪里村。)

洞庭煙水渺孤村,亂荻荒蘆掩夕痕。
肯向青宮成羽翼,可從黃石悟塵根。
紫芝曲罷商山古,皓首人歸漠殿尊。
底竟逃名猶未得,幾曾巢許侍金門。

附:東村[编辑]

(在鳳皇山南。以東園公名。東園公姓唐名秉,字宣明,陳留襄邑人。)

高臥東山作寓公,閑將羽翼衛東宮。
紫芝紅似淩霜橘,誰向秋風弋斷鴻。

附:莫厘峰[编辑]

(在洞庭東山。一名莫里山。相傳隋莫厘將軍居此。又名胥母,謂子胥嘗迎母於此。為東山最高處,與西山縹緲峰相對。)

萬頃湖波萬頃陂,嵐光落水影迷離。
潮通七澤迎胥母,翠壓千峰住莫厘。
下界魚龍排浪出,上方鐘磬遏雲遲。
丹梯咫尺升仙路,杖策渾疑歷九嶷。

附:橘社[编辑]

(唐儀鳳中,柳毅應舉不第,過涇陽,見一婦牧羊,蓋洞庭君女也,托毅寄書云:「洞庭之陰有大橘焉,曰橘社,擊樹三,當有應者。」今橘社樹猶存,故名其地曰社下。)

誰假空桑一宿緣,蹇修好為牧羊傳。
洞庭縹緲還家夢,橘社淒迷故國天。
不遇定知同棄婦,有情原未礙遊仙。
柳郎祠畔輕舟過,留證人間玉女禪。

太湖[编辑]

(在府城西南。《禹貢》曰震澤,《周禮》曰具區。周三萬六千頃,北有百瀆,納建康、常、潤諸郡之水;南有諸淒,納宣、歙、臨安、苕、霅之水,東南之澤莫大於此。)

具區之浸古澤國,襟帶江海跨吳越。
北連百瀆南諸澳,吐納五湖勢噴溢。
汪洋三萬六千頃,分走荊雪及宣歙。
七十二峰峙其中,洪波彙人蛟龍窟。
山頭橘柚迎秋紅,湖上銀鱗當夏白。
靈威古洞記神仙,委宛瑤編竟誰得。
漫空雪浪撼蛟宮,出水黿鼉多似鯽。
蒼茫懷古吊吳宮,一舸誰挽鴟夷跡。

石湖用范石湖韻[编辑]

(在郡西南十二里楞伽山下。山有望湖亭,每歲八月十八日看串月於此。湖中晝船簫鼓,遊人最盛。)

湖上青山插遠峰,天風吹墮碧芙蓉。
分明照徹江心鏡,翠疊螺鬟分外濃。

萬頃湖光一笛風,畫船簫管按玲瓏。
雲衣石髮空無際,祇在煙波浩淼中。

上方鐘磬盡催詩,久住渾忘日影移。
記自范公開別墅,清溪非復越來時。

越來溪[编辑]

(在楞伽山東南。與石湖通。越伐吳,自此入。上有越城,雉堞宛然,溪上有越城橋。)

湖上青山溪上兵,豢吳終得沼吳名。
霸才無主空傾國,流水何心更潰盟。
雉堞已迷荒草渡,漁燈猶照越王城。
銀濤白馬長遺恨,潮入胥江作怒聲。

夏駕湖[编辑]

(在西城下。吳王避暑於此,故名。昔時截河築城,外壕為長船灣,連運河而水浸廣。舊產菱芡,今多湮為民居。)

鱗鱗雉堞枕平流,避暑宮成別殿秋。
銷夏幾灣飛鷁渡,招涼何處亂螢投。
金輿玉輦曾留夢,荷葉菱絲亦起愁。
豈獨吳王傷往事,西風吹恨滿汀洲。

白洋灣[编辑]

(折北匯於楞伽山下,曰石湖,南界吳江縣。相傳范蠡由此入五湖。)

兩界湖山萬頃流,五湖曾此泛扁舟。
功成越國飛鴻影,夢冷吳江落葉秋。
香徑塵深荒草蔓,屟廊人去暮煙愁。
鑄金永息藏弓恨,雲水依稀古渡頭。

胥江用吳梅村《送友人歸胥江草堂》韻[编辑]

(即胥門外濠,姑蘇驛臨其前,對岸為大日暉橋,一名懷胥橋。)

吳王玉輦姑蘇遊,雲堋閣道胥城樓。
下俯江流照歌舞,孤臣血淚紛難收。
銀濤白馬江幹去,屬鏤之賜來何遽。
抉目遙看越甲鳴,捧心即是魂歸處。
秋風蕭瑟水西濆,仿佛雲旗卷暮曛。
誰遣風波興故國,空留忠讜鑒吾君。
吹簫頗憶蘆中客,漁父當時誇特識。
一劍終收復楚功,廿年苦為亡吳惜。
春潮曾送越溪船,一棹鴟皮絕可憐。
莫道蠡湖勝胥口,危祠獨倚故江邊。

橫塘[编辑]

(在盤門西五里。有橋顏曰橫塘古渡,為遊湖入山之路。)

溟濛春水橫塘路,芳草淒迷綠未凋。
試唱望江南一曲,吳娘莫雨更瀟瀟。

畫舫銀監碧玉簫,清遊從此占河橋。
山光如黛波如鏡,幾度佳人倚短橈。

木瀆[编辑]

(去縣西南三十里。)

小市通湖口,青山水底天。
雲迷光福嶺,夢落洞庭煙。
古戍春無主,空廊月不圓。
采香何處是,一徑入斜川。

新郭[编辑]

(距縣西南十五里。隋平陳,改吳州為蘇州,開皇十一年楊素移治於橫山,即此。)

改築曾留新郭名,吳州風雨壓平城。
江山玉樹仍歌舞,雉堞金湯幾變更。
六代春愁隍鹿夢,五湖秋水野鷗盟。
祇今村市魚蝦賤,無復當時戰艦橫。

范村[编辑]

(在越城橋東。以唐胡六子涉海所遇為名。范文穆公有《范村記》。)

越城橋畔水雲屯,兩界河山記范村。
最憶石湖風雪夕,消寒詩句懺梅魂。

皋橋[编辑]

(在閶門內。漢皋伯通居其側,梁鴻所寓也。)

梁孟志偕隱,賃舂非所恥。
獨異受傭者,能以隻眼視。
定交杵臼間,風塵出佳士。
藉非伯通知,埋名長已矣。
空致五噫歎,誰為一廛倚。
縱令眉案齊,更無足音企。
至今皋橋月,流照遍吳市。
不有賢主人,安識隱君子。

虎山橋[编辑]

(在光福。與元墓、銅井諸山相連屬。兩峽一溪,畫巒四匝。有湖在其中,為西崦湖,闊十餘里。堤上桃柳相間,紅綠燦爛如萬丈錦,落花染湖水作困脂色,畫船簫鼓,往來遊燕,不減武林西湖。)

灼灼桃花灩灩波,胭脂十里蕩明河。
晝船簫鼓東風軟,翠幕雲山西崦多。
梅墅照殘銅井月,鶯簧踏遍柳枝歌。
虎山名跡憑誰占,可有神僧杖錫過。

越城橋[编辑]

(石湖水東注,曰越來溪,溪上有橋名越城,蓋今新郭,即勾踐築以伐吳者。)

越王城外越城橋,斷甕蒼涼夢寂寥。
溪水漲應平雁齒,蔗花寒欲渡虹腰。
蟲沙浩劫元黃血,桑海微塵早晚潮。
西去石湖明月上,有人倚棹正吹簫。

橫塘橋[编辑]

(橋上有亭,橫跨塘之東西,其水三面合流,賈舶皆會於此。)

三洪十里跨橫塘,古渡斜陽下石梁。
市舶帆檣明鷺堠,畫船簫管沸鷗鄉。
潮平雁齒春波綠,水落虹腰秋葉黃。
搖曳酒簾風外引,青山倒影瀉湖光。

辟疆園[编辑]

(晉顧辟疆築,極林泉池館之勝。王獻之嘗造之,辟疆方集賓友,獻之遊矚,既畢,旁若無人,辟疆怒曰:「不足齒之,傖爾。」獻之徑去,曾不介意。後屬涇縣尉任晦,令為六覺奄。)

昔為辟疆宅,後屬任氏園。
亭臺今古異,泉石晉唐尊。
大令曾遊地,青蓮舊句存。
蒼茫吊遺址,蘭若寂聞根。

石湖別墅用楊誠齋《寄題石湖精舍》韻[编辑]

(宋參政范成大,因越來故城築別墅,隨地勢高下為臺榭,孝宗御書「石湖」二字賜之。)

山色溪光畫不成,春風吹遍越王城。
北來兵甲空遺壘,南渡詩篇有正聲。
水國雲深鷗夢熟,釣臺月落夜燈清。
石湖終古留宸翰,曾與君王乞此生。

隱圃[编辑]

(宋樞密蔣堂所居。堂兩守蘇州,謝事家焉。圃中有水月庵、煙蘿亭諸勝。宅南溪上,名溪館,有芝生於館中。知州李仲偃集賓僚賦詩為壽,立靈芝坊。)

兩守名邦愛土風,別營溪館隱詩翁。
一庵水月三生夢,四壁煙蘿十畝宮。
頗憶桐鄉葬朱邑,欲教汾上老王通(自題有云:王通昔不偶,時亦坐汾亭)
菟裘計遂巖扉敞,留與靈芝特地紅。

樂圃[编辑]

(在清嘉坊。北宋朱長文所居。此地在錢氏為金谷園,其父光祿唧始得之,有邃經堂、華嚴庵等二十景。元末屬張適,為樂圃林館。明杜瓊得其東隅地,名東原。後申文定居此,有賜閑堂尚存。)

金谷弔遺址,重尋樂圃坊。
故應名父子,來占舊池塘。
琴鶴前期在,亭林後會長。
平泉餘草木,歸老賜閑堂。

怡老園用王文恪韻[编辑]

(在西城橋。明王文恪致政歸,喜居山墅,子尚寶卿延哲仿山中景物為園以娛之,旁枕夏駕湖,臨流築臺,雉堞環其前。)

獨樂園開接綺□,名家臺榭小平津。
湖臨夏駕懷前事,墅辟東山屬後人。
風月依然林屋勝,鶯花別擅午橋春。
廿年老去裴中令,氣味渾教綠野親。

桃花塢用尤西堂韻[编辑]

(在閶門內。郡人春遊看花於此。明唐解元寅居之,有學圃、六如閣。)

桃花塢,別墅蒼涼弔伯虎。
疏狂玩世才不羈,豪氣時從酒邊吐。
雜遝弦,參撾鼓,滿目風塵誰是主。
落托長安老謫仙,一別金門淚如雨。
才大何須書畫傳,吟殘不覺江山古。
且莫哀,幸毋苦,
君不見金閶亭外桃花紅,片片飛英亂雲舞。

藝圃[编辑]

(在閶門內,即明文文肅藥圃。後為萊陽姜給諫僑寓,更名敬串山房,中有棗樹數株。其子安節築室,名思嗜軒。)

鼎湖龍去橋山杳,藥圃荒涼空宿草。
丞相園林屬寓公,再世音容思嗜棗。
當時草木記平泉,修竹垂楊年復年。
響月廊空涼鶴夢,度香橋下穩鷗眠。
滄桑浩劫紅羊換,可惜名園攖世亂。
祠堂竹塢杜鵑啼,池館閶亭狐兔竄。
試將後果續前因,此地偏宜放逐臣。
三月絲綸歸廢籍,百年涕淚剩孤身。
萊陽兄弟真儀厚,給諫忠誠明主棄。
亂離何處覓枝棲,倉卒還將等僑寄。
宣州遣戍老窮塵,移取山名署敬亭。
客子江湖頭盡白,故園楊柳葉垂青。
相公舊是同朝貴,臺沼風流餘老輩。
邵平不種故侯瓜,阮籍曾從老兵隊。
一庭封樹尚依然,風雨南村夜擘箋。
故國河山長寂寞,不堪啼烏冷秋煙。

范蠡宅[编辑]

(在太湖包山。任昉《述異記》:洞庭湖有釣洲,范蠡乘舟遇風止,釣於上,刻字記焉。《洞庭記》云:在杜圻洲馬跡山南,多桑苧,有海杏大如拳。又前誌云:在東山翠微寺。)

杜圻洲北水雲流,終古湖山一釣舟。
舊侶魚蝦朝市賤,故宮麋鹿管弦休。
捧心士女能偕隱,嘗瞻英雄卒復仇。
底竟冥鴻無定所,高蹤何處覓閑鷗。

梅福隱居[编辑]

(在西市坊。)

抗疏歸來義絕裾,吳門旅跡竟何如。
姓名羞說南昌尉,風雨愁禁北市居。
漢臘雞豚龔勝傳,故山魚雁婿鄉書。
神仙幻化誰能識,莫便吹簫認子胥。

蔡經宅[编辑]

(在盤門外蔡仙鄉。今名仙人堂。一云在朱明寺西,王方子、麻姑嘗降其家,與同仙去。)

滄桑倏忽幾變更,蓬萊清淺揚塵輕。
金丹解脫仙骨成,重來舊里吹鸞笙。
群真荏苒下玉京,左跨白鹿右赤鯨。
雲冠月帔丹霞明,本師前導麻姑迎。
須臾釣樂振入瀛,地肺欲裂天鼓鳴。
行廚雜遝薦玉羹,手擘鱗脯指爪精。
癡心一涉冥想傾,破除色界示薄懲,
九天閶合同飛升。

張碩宅[编辑]

(初,漁父於岸側得三歲女子,至十餘歲有青童攜之上升,曰:「我仙女杜蘭香也。」後降碩家,出薯蕷三枚,曰:「食此不畏風波,避寒暑。」既成婚,授以舉形飛化之術,旋復去。年餘,碩舟行,見杜乘車山際,驚喜欲往,其奴捍之,始退。)

碧城咫尺飆輪御,眷屬三生盟薯蕷。
舊籍張郎隸古吳,生長靈妃降真處。
記從阿母侍雲旗,小謫人間夢落暉。
三歲嬌啼漁舍隱,千秋幻化鶴雲飛。
重來不覺銀河淺,紅塵小住由前譴。
授汝靈霄衝舉功,勝他塵海風波險。
仙緣聚散信無常,頃刻人天路渺茫。
鸞膠難續青麟髓,瓊佩空懸金鳳皇。
三山遠夢憑誰寄,香消蘭露揮清淚。
安得飛瓊降彩霞,恨無青鳥通幽意。
閑移雀肪遲鸞車,雲帔花冠態絕殊。
欲展舊情通一語,留仙愁煞翠羅裾。

張融陸慧曉宅[编辑]

(在承天寺。中有池,池上有二柳,晉廬江何點曰:「池便是醴泉,木便是交遜。」沛國劉璡至吳,謂人曰:「吾聞張融、陸慧曉並宅其間,水必有異。」命駕往酌之,曰:「鄙吝之萌盡矣。」)

江南甲族陸與張,兩家池館臨斜陽。
結廬廉讓絕人境,綠雲一半籠垂楊。
池是醴泉木交讓,四時風月歸平章。
消除鄙齊寄杯酌,此中臭味誰分嘗?
當時才地重吳會,高門直擬鳴珂鄉。
望衡對宇共晨夕,榆枌舊社傾壺觴。
地以人重筮曰萃,比鄰水木清風長。
南朝荏苒幾千載,雕甍甲第皆摧藏。
吾來訪古向蘭若,空餘古佛尊蕭梁。
綠楊依舊醮池碧,伊人遙溯水一方。

張籍故居即用籍韻[编辑]

(在胥門。籍詩云:「共踏長安街里塵,吳州獨作未歸身。胥門舊宅今誰住,君過西塘與問人。」)

十載韓門步後塵,鶯花吳苑滯歸身。
詩名郊島同寒瘦,誰過西塘問此人。

生涯無計了窮塵,入道空餘物外身。
底竟門牆誇籍湜,元和體格屬斯人。

范氏義宅[编辑]

(在臥龍街。宋范文正公宅。中有歲寒堂、君子樹、松風閣。後廣其居為義宅,以聚族人,置義田以贍之。即宅立祠,以祀公焉。)

木水有本原,疇能體斯義。
五世屬籍疏,告赴或不至。
敬吊承賻贈,或亦偶然事。
惟公篤天親,收族敦古誼。
分俸置膏腴,按給籌所費。
謂茲待哺者,一本所推致。
奕葉共雲礽,富貴忽捐棄。
以此對祖宗,毋乃恩慈異。
百年饘粥謀,量口冀有濟。
嫁娶及喪葬,一一為代匱。
迄今普濟橋,遺宅共欽企。
建祠報公功,修舉賴哲嗣。
展謁歲寒堂,勝讀義莊記。

停雲館用文待詔韻[编辑]

(在德慶橋西北。明溫州守文琳宅。子徵明勒《停雲館帖》十二卷。)

宦越歸來寄此身,幽居不羨五侯賓。
溪山況有琴尊伴,翰墨能回天地春。
盡許煙巒開別墅,好憑風月老詩人。
法書合署停雲館,金薤琳琅未算貧。

六浮閣[编辑]

(在查山之陽。具區浸其石。六浮者,七十二峰有長浮、白浮、箬浮、苧浮、茅浮、箭浮之名。明李長蘅愛其勝,欲建六浮閣,不果。國朝張松園暨子籲三買山建閣,仍以六浮名之,盡攬湖山之勝,於看梅尤宜。)

曠覽湖山勝,風光聚六浮。
長蘅今不作,傑閣此來遊。
銅井梅千樹,金波月一樓。
憑高吟興劇,七十二峰頭。

報恩寺[编辑]

(在府城北。俗稱北寺,吳赤鳥初為乳母陳氏建。)

赤烏遺構為黃𧟌,建業風雲一刹那。
塵染已空觀自在,華嚴共禮佛伽陀。
煙開北寺青山色,月湧南朝古井波。
縹緲浮圖淩九級,遍將沙數閱恒河。

承天能仁寺[编辑]

(在皋橋東。梁衛尉卿陸僧瓚捨宅建。明崇禎戊寅浚井,得鄭所南鐵函《心史》。)

瑞雲重布辟禪扃,捨宅曾留古塔銘。
佛說傳燈銅鑄像,客來投轄鐵函經。
恩慈合並能仁祝,懺度還憑大藏靈。
惆悵名藍幾興替,上方鐘磬不堪聽。

開元寺[编辑]

(在盤門內。吳大帝母吳夫人捨宅建,名通元寺。寺有石佛、石缽。至唐開元中易今名。)

離合神光石佛尊,建興遺跡漫重論。
熏修帝母能延福,寂減空王說報恩。
滄海浮杯僧洗缽,青山度世月當門。
齋壇法雨今何處,留取開元舊額存。

瑞光寺[编辑]

(在開元寺南。赤烏四年,吳大帝為報母,建舍利塔十三級,名普濟禪院。宋元豐間,延圓照宗本禪師說法,有白龜聽講、法鼓自鳴、翠竹合歡、寶塔放光諸異,故堂名「四瑞」。後又有白牛助役,工竟即斃。今白牛塚尚存。)

舍利光中寶相呈,浮圖金碧俯雕甍。
堂開四瑞經壇靜,佛散千花慧鏡瑩。
豈有白牛能助役,況聞翠竹已爭榮。
粥魚齋鼓頻頻奏,贏得人間普濟名。

永定寺次韋蘇州《永定精舍》韻[编辑]

(在鐵瓶巷。梁天監中,吳天郡太守郡人顧彥先捨宅建。唐乾符間賜今額。後人於寺建五賢祠,祀顧彥先、陸鴻漸、韋應物、劉禹錫、白居易於此。)

古寺閱興替,慨然感無生。
昔賢此高寄,身世證化城。
香火佛有緣,太上常忘情。
斷碑蝕苔蘚,留記古姓名。
巍然拓祠宇,締構良獨精。
長與空王宅,脫屣塵綱攖。

朱明寺[编辑]

(在郡城隍廟西。晉朱明舍宅建。相傳明孝友,弟求析爨,明悉以管鑰付之。一夕,風雨卷弟物悉還兄所,弟慚自經,明遂舍宅為寺。後發地得須菩提碑,刻五百羅漢,朱明字跡在焉。)

佛說須菩提,義可證常寂。
嘎然晉朱明,孝友志弗佚。
重修羅漢果,不受恒沙劫。
舍宅梵王宮,神光曜碑碣。

寒山寺[编辑]

(在楓橋。相傳寒山、拾得當止此,故名。)

十里楓江早晚潮,烏啼月落夜迢迢。
客愁不為鐘催起,夢斷寒山第幾橋。

誰向都藍證色空,寒山拾得話南宗。
世間祇有漁家傲,不管僧寮飯後鐘。

靈巖寺[编辑]

(晉司空陸玩捨宅建,後毀於火。梁天監間,有異僧入憩,畫像於壁而去。胡僧曰:「此西土智積菩薩像也。」唐陸象先弟遘危疾,一僧以杯水噀之而瘳,曰:「我靈巖僧,他日當過我。」訪之不得,惟畫像肖焉。陸施五十萬錢建智積毆。)

千年古寺鬱靈巖,山色湖光境隔凡。
見說神僧能畫像,況聞智積已題銜。
雲迷遠岫沈齋鼓,月照空廊冷舞衫。
曾是吳工遊幸地,館娃遺跡草同芟。

包山寺用吳梅村《贈真如和尚》韻[编辑]

(梁大同二年建,初名福願寺,唐上元元年[1]易今名。)

洞庭秋色好,古寺暮雲平。
坐對溪山勝,渾教名利輕。
禪機僧已走,客夢鳥先驚。
回首巖花落,悠然悟此生。

福源寺[编辑]

(在毛公壇南攢雲嶺。梁大同二年吳縣令黃楨捨山園置。嶺有福源泉,寺名以此。梁時羅漢松尚存。)

峻嶺盤雲出,孤松倚月栽。
舊傳毛女跡,曾謁到公來。
十畝山園地,千秋般若臺。
泉源清且泚,供佛酌金罍。

落木庵[编辑]

(在天池山中。明徐元歎丙舍,竟陵譚友夏題額。明末竟陵派吳門四家詩,元歎為巨擘。靈巖繼和尚刻元歎詩,庵因歸靈巖。)

詩格徐元歎,江楓落木庵。
四家推巨擘,一磬出香龕。
丙舍滄桑改,隻林戒律諳。
空餘題額在,猶說競陵譚。

神景觀[编辑]

(在林屋洞旁。唐乾封二年建。舊傳宮廊百間,環繞三毆,故名百廊三毆。堂前有垂絲檜三株。)

百廊三殿勢穹窿,林屋仙源有路通。
老檜何年移種此,參天古黛碧雲封。

上真觀[编辑]

(在穹窿山三茅峰,祀三茅真君。漢初平中建。)

穹窿何處最高峰,鸞鶴曾棲世外蹤。
上界星辰丹闕曜,下方鐘鼓白雲封。
漢家佐命師黃石,羽士開壇禮赤松。
安得三茅淩絕頂,步虛聲裏策枯筇。

泰伯廟[编辑]

(在閶門內。東漢永興二年,太守麋豹建於閶門外,吳越錢氏徙置今處。)

泰伯讓天下,宣聖有特識。
當其竄南荒,豈期崇廟食。
孰知千載後,民皆稱至德。
勾蠻介僻遠,本無文教澤。
自伯治端委,文身俗乃革。
綱常手自持,啟聖肇邰室。
使季則友心,不以傳序易。
難弟聯其蹤,末孫踵厥轍。
宏開禮讓風,歷祚至周末。
遂令江南北,質行比望國。
峨峨金閶門,堂皇起層疊。
禮秩古諸侯,名留今軌則。
再拜讓皂祠,頑廉更懦立。

聖姑廟[编辑]

(在洞庭黿頭山。晉王彪女得道處。或云李氏祈禱不誠,則風回其舟。)

靈旗招展古花枝,疑是雲飛洛浦時。
晉代衣冠神女廟,洞庭山水聖姑祠。
漫從湘瑟傳遙怨,不向巫陽惹夢思。
長與江河司逆旅,好風祇有布帆知。

白馬廟[编辑]

(今稱龍女詞。相傳柳毅寄書係馬於此。廟設女像,以柳配食。)

千里曾看躍馬來,涇陽遠嫁亦堪哀。
龍宮消息何勞遞,多事傳書一秀才。


Arrow l.svg上一卷 下一卷Arrow r.svg
吳趨訪古錄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
  1. 高宗674年,或肅宗760年,待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