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郡丞永康徐侯署昆山縣惠政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吳郡丞永康徐侯署昆山縣惠政記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十六

昔永康徐公守吳郡,當武宗皇帝之末年。逆藩竊發,畿甸騷動,翠華南幸。吳,江南要郡,調兵食,城守儲偫,以待乘輿之至。公不動聲色,郡中宴然。公有寬大之政,先是秩滿當代,吏民上書乞留,詔以河南右參政復治郡,近世未嘗有也。後遷江西左參政,官至工部侍郎。

自公去郡三十餘年,塚孫丞侯,以太子家主簿出判吳郡,清廉聞於郡中。滿歲,復遷今官。是時東南有倭奴之警,侯治凡海之事,防遏有法,海波不興。會諸屬縣令缺,侯輒出視,所至拊循其民,近者閱月,遠者一歲,民莫不懷慕之。郡之縣有七,侯殆遍曆其五。前年冬,至昆山,迄季春還郡。又以事數入郡,不顓居縣。其所施於民,可以為吏師法者,往往可紀。

庫子為縣守藏,令廉則無擾,不廉輒費不貲。當侯時,分毫無取,民乃不知為此役。白銀火耗一兩,折閱多至三分,侯以京庫折白輕齎、鳳陽馬役解扛、京庫鹽鈔、練兵義役多寡,參停取衷,定為一分。糧長解運之外,又有小差額外之征,悉令蠲除。火耗小差羨餘,無慮千計,吏白以為當得者,侯無私焉。又糧長解運,官閉門默定,或貧富不相仇,富者得規免而貧者傾其家。已定,無所復控訴。侯悉召至庭,使互相舉應得等第,一夕而定,無不怗服。至於催科之害民,駢死杖下者不可勝數。比侯之至,縣庭寂然,不聞鞭笞之聲,而賦亦自辦。又捐俸以助修學宮,及諸神祠之傾圮者,多有出於格令之外。大抵吳民賦調之繁,自昔患之,嘗數更其法而弊日生,識者以為不在於法,而患吏之不廉。吏廉矣,法雖未盡,而可以無弊。如侯之恤庫役,公撥解,省火耗,蠲小差,推此類行之,民未有不蘇者也。

念昔工部以仁惠拊吳,吳民至今思之,見侯之至,如公之復來也。侯繼踵甘棠之跡,睹其所茇,而忍芟夷其遺民乎?《詩》曰:「無曰予小子,召公是似。」以此知古之封建世家,至今無不可行也。晉周訪三世為益州,四十餘年,功名著於寧、益。侯年方富,而寄任日隆,必能光大前烈,吾吳民之怙賴遠矣。侯之還郡也,國學進士陳志道等二十四人相與列其事,俾余記之。固以侯於吾黨恂恂然有愛人下士之風,然實因民之志,非有私也。用以告後之為政者云。(此文參用常熟本。)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