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汶稿 (四部叢刊本)/卷之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八 吾汶稿 卷之九
宋 王炎午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海鹽張氏涉園藏明鈔本
卷之十

吾汶藁卷之九

 題䟽

  王宗約干作屋

平生慕陳仲舉一室茫然他日求杜

少陵萬間安在此曠世之所通患豈

晩節而可迂䟽惟安成之文獻不乏

人而瀘溪之節義著於史儒有宗約

公之嫡孫皇皇乎徃教之勤忽忽乎

無家之念謂堂搆弗克奉其先志可

宗廟無以示其後人牛山之木瓊林

蟻封之地金埒每謂束手於是贈言

葢困厄通有無者守道之權而假託

事俯仰者習俗之壊既處約而安素

分必棲隐而非吾廬此不痛心焉用

取友且所至髙弟篤青青悠悠之義

其可使吾師賦翛翛翹翹之詩不吝

周旋當有興起儻得輞川之勝地願

共知己者遊既還河汾之先廬當有

濟世者出

  爲前朝貢士朱則陽干買棺

   未君則陽年踰七㐮時制茫


   然生死相處情當有憫

種東風檟而爲櫬計已失於𥘉年指


牛山木可以棺事難期於他日彼引


嚢而窆丨者曠於禮而荷鍤自随者


儉於情爲此惘然傷哉貧也睠言古


道猶憐天寳遺民之漸稀豈有仁人

不念咸淳貢士之垂盡矧歷歷交遊

舊重悠悠休戚之同信不棄其平

生乃可謂之知己不慙誤活生前但

遇桓荆州倘得全歸身後無煩劉長

史爲善最樂圖報安能

  爲族長順軒干族人整屋買壽

   木

杜陵庇天下之寒用情迂遠鄒湛瘞

瓦中之骨談夢誰何念此同宗遺吾

一老得年七十悵時制之無從有屋

数間歷年深而欲壓傷哉貧也念此

惘然既生無以庇其子孫而死亦必

累於宗族略推感激即慰凄凉使数

世之敝廬晩無所患且八尺之遺體

終有所歸圖報安能爲善最樂

  安成南玉荆山通濟橋化修

   茲橋前朝玉荆山劉永州所

   建岸移橋壊三址僅存渉漲

   履氷過者良苦欲謀興復敢

   告有緣

玉荆隔衣𢃄水題橋記五馬之歸砥

柱成灔澦堆遺址幸三犀之在物不

盡化時有當興此四方通達之途在

萬國朝覲之内省符憲轡之晝夜商

車宦轍之嵗年每兼程而患遲乃臨

流而莫渡今欲買田恊衆力以謀其

復先須築菴延上納以司其圖如𦘕

江山聞風豪傑長鯨鐵索飜江面如

行天上之玉京野店山橋送馬蹄不

是人間之略約川靈有相聖壽無疆

  東界渡化修菴屋

造舟爲梁東界渡已成平陸買田築

室西方教可託千年葢既絶而不絶

者惟空門爲然而𥙷敝不待敝者必

專職是務至於氣数之感召每觀基

業之何如故膽橋贍菴贍長年千𤱔

地但覺其不足居佛居僧居過客百

間屋未見其有餘顧我江湖豈無豪

傑或倡義割膏SKchar之壤或聞風捐土

木之資言報若欺爲善最樂秋霖夏

潦歸關鍵永無人涉卬否之憂晨鐘

暮鼓羅幡幢長頌海晏河清之盛

  北真觀渡化修橋菴

北真故宇有胡忠簡所記碑南面長

江是徐神翁飛渡處未能紹真風以

度衆厄何忍見病渉之當吾門雖造

舟爲梁已可十年之計必買田築室

乃爲千載之謀主之者以指天自誓

爲心予之者以濟物利人爲念或募

義割膏腴之壤或聞風捐土木之資

言報若欺爲善最樂坐閱瓊田三萬

頃風定垂虹之波何須簫月念四橋

天近昇仙之桂江山偉𮗚鐘鼓清時

  東界渡化修江楼

濟世金仙巳現迷津之舸艦凌空劔

客尚須近水之楼䑓既諸少爭欲相

成則萬間行見突兀使風㠶雪棹者

於此息使霜車雨笠者有所歸豈無

㨿胡床而專談詠之高㑹有感吾土

而賦江山之美擕笛㺯月色呼酒聽

漁歌何必跛男子而從橋之安既臻

厥盛於是病維摩不服藥而愈請底

于成

  東界渡化修浮橋

問東明蹴魚鱉徑渡何利已不及衆

生待相如擁駟馬歸來須化水如行

平陸惟東界之古渡亦西江之上流

省符憲轡之通行府檄州凾之交傳

䆠逰雜遝商擔繽紛雖好義者世修

利涉之緣柰趨程者日有待濟之苦

况姦民而鬻渡每諧價以妨時惟客

子以征宵徒臨淵而待旦顧未能鞭


石夷險豈不可造舟爲梁然非買田

植生財則無以修其壊若不築菴延


上衲則無以世其功既非咄嗟可成


當有豪傑者出儒有編竹濟物遂居


三公位之髙佛説作橋度人當在八


福田之上川靈有相聖壽無疆

  題修浮橋

   廬陵安平郷土名浮橋頭

野航受两三人絶憐待渡徒杠成十

一月可更後時維西江之浮橋頭如

浯溪之鐵爐歩波濤浩𣺌曽驚魚腹

之魂晝夜徃來半是狐疑之客緬懐

舊貫重起浮梁虹板堂堂着脚如行

平地蟻藤歷歷舉頭便是青天爲衆

因緣有大福德

  安福縣靈祐廟壬子火後題修

   灾鷂天数  神像SKchar

   徳在人心  廟貌如故

日月且有蝕之時莫違数厄神明不

敢愛其舍用殺天威此安成靈祐之

祠接太守官民之屋赤熛巳接黒風

⿺辶䖏囘消此百年之灾前八十年曾大

僅及一閧之市止焚一市两傍皆救之非徼福

不至於此則圖報其將若何豈有殞

身衛國之忠廟食可闕靈王三世没于王事

豈有起死囘生之造尸祝無從病者求水

飲之即愈興復弘規憑仗衆力幸存舊

重瞻當日之羽儀行受新封永謝前

朝之冠冕宋代所贈冕衣皆已焚化王居有偉

聖壽無疆

  青詞


   先母薦修


    代康氏姊力疾強作


重念先母親劉氏少日持家晚年受


養勢難全於物命事或忤於人情然


以平生謹持厚意渇者饑者凍者死

者濟渉者抱苦可憐飲之食之衣之

殯之方舟之隨力所到下以信於閭

里上可質之神明欲求哀矜豈容隠

黙如聞地下纒綿之獄專紏生前故

誤之愆雖幽SKchar殊途不敢究言而母

子至情豈可坐視累伸薦㧞莫救何

如伏望

天慈俯矜臣悃勅SKchar司而考較察逝

魄之生存大過倘有寸善或録乞准

除於黒業俾早離於黄泉其或罪多

願以身代即祈誅殛少謝劬勞母嗟

予季之情捐身報本天有好生之徳

頓首祈哀

  心園春岀宋遺民錄

又是年時杏紅欲臉柳緑𥘉芽尋春歩遠馬嘶湖曲

賣花教過人唱⿰片总紗暖日晴烟輕衣羅扇看遍王孫

七寳車誰知道十年夢夢風雨天涯 休休何必傷嗟漫

嬴得青青兩鬢華且不知門外桃花何代不知江左

燕子誰家丗事無情天公有意歳歲東風歳歳花𢬵一笑

且腥來杯酒醉後杯茶

 行實

  先父槐坡居士先母劉氏孺人

   事狀

先君子槐坡先生姓王氏諱希淮字

同甫第行九五世前居吉州安福縣

中鵠鄉䇿名里之汶源曽祖諱廷字

彦直第行十六祖諱忠改字君徳第

行三十六父諱朝用字淑行第行四

十五先妣孺人劉氏第行十六娘夲

縣欽風郷吉村嶺下劉氏

曽祖彦直祖若徳父淑行妣劉氏汶

源王氏𣲖出江左至南唐司空平章

諱懐之長子勲客遊過汶濵愛其山

水因家焉宋南渡直敷文閣廷珪以

直節斥辰州號瀘溪先生有文集行

世事載宋史則勲之諸孫也汶族家

教本忠厚敦倫𧨏科盛時與計偕者

代不乏先父與先伯父希旦字明甫

同氣同胞是為先伯祖諱朝達字淑

憲之猶子先伯祖早世無子以先父

為後初居汶源東至先伯父先父徙

卜其西瀘邊先父雖出繼而兄弟共

三世未分之伏臘没齒合㸑奉母以

孝穪祖母彭氏失㓜子得心疾

見里嫗即推食以授之又不欲使子

婦知先伯父先父先母隨所欲多設

任所與先父才多超邁偉風儀暢音

吐慷慨有大志多聞强學讀書一過

成誦平生所著述必宿於理經兵火

散逸惟人道易知集擇經史孝弟格

言易知者以訓里俗其書今存少年

試舉子不利又孫吳慕陳龍川辛稼

軒之風先伯父好恬退謂先父曰弟

有用世之才可行四方吾奉重闈當

不離於一宿敎子姪不至廢墜弟徃

無憂也於是挾䇿干時相歷諸閫既

不合他日蜀閫余公玠求士於左臧

彭公師尹師尹首以居士及廬陵羅

子開薦居士曰人之樂有子者送老

扶病耳昔吾母康强遊而不遇今母

病不可離方寸一亂進未得為忠退

SKchar孝遂力辭不就左臧子方逈丙

辰魁蘭省秘書與居士為貧賤之交

及校文省闈疾卒居士聞訃曰故人

亷貧又無子喪何由歸不逺二千里

匍匐至京師䕶喪歸𦔳理䘮事居士

雖剛介族里親友有未善面責不貸

然酧接藹然與後學言必先倫𧨏亹

亹不倦間有爭競者必委曲消釋嘗

謂父子夫婦之間天理稍晦亦或微

忤况情分既遠氣禀不齊者乎族有

喪親爲歛含主喪事饋粥飯不以富

廢却酒肉計日有差不以服盡年少

廢哀臨則踈者少者亦三日宗族至

今守之丁夘大比先父擕諸兒試漕

闈族子慶亦待試每嵗試闈爭排競

進有躙死者慶⿺辶商患背疽欲無試先

父曰三嵗乃一試汝父老望汝切汝

力疾吾當䕶汝及期先父舍諸兒而

從慶凡三日身爲障抱出入且爲謹

醫治以愈其年慶薦焉先伯父先父

力雖不及中人而拳拳奉先志竭力

行善每嵗約所入半給公𥝠半以行

義渴者漿病者藥死不能舉者棺凶

年倡率平糶過客之艱苦姻族之灾

患纎悉罔遺孶孶不倦奉兄如父候


問寒暄所欲真有司馬温公兄弟之


風先伯父性寛和與先父適相濟遇


事拂意憑怒甚先伯父一言即改容

先伯父於儒書外尤好外方醫藥百


家之書先父廣求所未見者以奉每

食必待先伯父方舉先父没先伯父

遇食輙哭曰吾對食者何徃獨食何

爲輙廢食哭弟哭聲悲痛不可聞聞

者爲之墮淚葢哀之三年悒鬰成疾

暨喪終則先伯父亦逝矣先父三子

皆先伯父先父更共教督長元長挾

書遊沅湘衡陽宰趙平仲噐之聘至

與其子諸學辟權石鼓長次方升先

伯父螟爲子宋咸淳癸酉中漕貢季

應梅咸淳甲戌𥙷中太學將行先父

戒以詩曰璧流天下士取友戒荒嬉

家國関身重郷山得夢遲子行雖不

惡我老自堪疑莫似遼東鶴悠悠不

可期其後若䜟云葢應梅趨京後先

父病且革先伯父問曰弟何言先父

曰弟生長老死太平無康節之徳而

有其遭平生父兄之教小過不免而

大節不敢失惟母喪未𦵏事兄未終

義學未成三事遺憾耳又問速季子

歸乎先父曰弟覺去期急速歸亦無

及况𥘉至天庠勿即挽之待我死後

遣報則参學事畢矣曰季子萬一不

及訣當何以教之先父曰是子稍自

有立志但患其過無成則已成則當

念姻族閭里縱不能爲之利慎無爲

之害於是枕中取詩二章授之兄曰

弟𥘉得病知不免冩此欲寄無便幸


及其歸示之其詩曰汶水寄季子也


汶水湯湯兒行錢塘匪行錢塘遊于


帝庠父母白髪男兒四方豈不念季

送之遠翔季也念我戒于荒唐湯湯


汶水季也閭里兒惟無成成則惟理

邦國之光郷國之庇不得誦穪㒺俾

尤懟山川生人常有恨悔心術之正

家教之嚴葢宋德祐乙亥正月也病

雖亟不亂日與宗親傳觴歡笑劇談

平生若將永訣朔旦後每傴指計日

至初四日則又傴指計時至午時数

問家人及午否家人不以實對頃之

見執午饌者過焉即起正衣冠坐急

請兄至相目而逝次年則世改矣孺

人劉氏世儒家相先考起家先考下

世諸孤哀毀甚母教曰汝等不幸孤


汝父好義而力不逮汝軰能勉之即


無負矣乃命元長方升持家事禮賔

客命應梅應門户衛郷隣於是渴漿


病藥死棺荒糶一如居士在時至産

乳之貧者施米肉酒藥郷隣貧老七


十已上者嵗給一綿衣𭣣養道路遺

孩里近小渡設橋大渡作舟更革以

來兵冦殺虜焚蕩何所不有而應梅

恐負先訓委身犯難宻䕶旁維使暴

吏不敢加過卒不得横盗賊不得肆

其暴丙子丁丑到今三十年田廬生

聚若未經離亂者則先親之所教也

元貞丙申避盗州城嵗適歉命不肖

孤移粟以濟閭巷及歸而里界安福

永新廬陵饑人以千数於所居近南

山鋤蕨本充食每聞里媪言食蕨者


僅可充饑而榖氣不續困憊無力貧


甚者雖求合勺屑為飲不可得⿺辶商


子奉食進母却不食問故曰饑人不


能屑米以飲將死忍獨食甘㫖耶諸

子即日載米登山視饑人肥瘠施有


差米盡又轉糴爲繼如是彌月又碎

米爲粥置通途聼其自取頼以活者

不可勝計或莩死者又給棺以𦵏事

聞有司奬而不理癸卯春母病革時

雪凍連旬應梅以藥進母曰汝家汝

族未見其有年近九十者造物所賜

吾年八十六矣更服何藥雪凍如此

汝以市藥資略濟郷隣缺食者吾死

不恨應梅如言計户贈粟病亟問所

欲言母曰自吾歸汝家家道貧薄汝


父汝伯父奉伯祖四十二長者意隨

力方便我有金SKchar2二嘗於東家質錢


以助洎汝父兄弟力稍紓濟稍廣汝


軰享有今日皆汝祖父一念之積恨


年來避冦城市此等善事多巳間㫁


汝軰不恊力爲之何以遺後嗚呼身

已不保而好善不變可哀也已孺人

天性慈祥内行淑謹事長率下動以

禮法姆儀婦道族里化之每教諸子

崇師取友以故賔客至無虗日仲子

方升留心方外不嗜殺每聞孺人戒

鷄黍輒拜曰此子婦職耳願母勿涉

傷物事先母雖頷其意而亦不能已

也晩年閫内事任子舍然猶喜縂其

㮣方升又以爲言則曰我自安此不

爲煩應梅每探其意則取不勞心而

可寓目者請蒞焉即喜見眉𥈤諸孫

環侍常謂古訓子孫冝守之不忘孺

人没以大徳癸邜二月八日郷人哭

之如母至三日服成時雨彌月㑹弔

之日特霽弔賔数千人弔止雨如𥘉

洎营殯室適霽連月窆後則雨雪大

作郷人以爲善念之報故邂逅之巧

若此居士生嘉定丁丑九月𥘉二日

徳祐乙亥正月初四日没得年五十

有九孺人以嘉定戊寅九月十七日

大徳癸卯二月八日没得年八十

有六長子元長次子方升出繼皆前

孺人卒女四人孫男十曽孫男七合

内族外姻曽𤣥六十餘人先父𦵏以

今  年 月 日合𦵏于 居士

生父四十五長者之墳長者性篤厚

每一言一行郷人取以爲法族里有

争率有直焉得一言無不悅服者每

臧獲有過必三犯乃加責仍先諭所

厚者使及畧懲即勸止每課兒深夜

讀書見執燭者假𥧌即令先就𥨊曰

此亦人子力單而急義郷人穪爲長

者至今諸族元日之聚拜婚喪之扶

持秩秩可觀比他族爲盛者其禮節


皆長者所定今述先考妣言行之槩


而及此者亦居士之志也


    年 月 日孤哀子應梅


 泣血書



吾汶藁巻之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