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祖五篇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呂祖五篇注
作者:傳金銓

純陽祖師五篇注

黃鶴賦[编辑]

奧矣!最上一乘,乃無作而亦無為。還丹七返,因有動而方有靜。

注:道分三乘:初乘、中乘、上乘也。到最上一乘,無所作為。從三關逆返,至撲地聲離胎,再返至元年之初,此時聲臭俱泯,廓然太虛。一旦露出乾元面目,釋氏謂之得證實相,於以見初中之必有作為也。還丹者,丹本我之故物。還者,自外而還於內,從彼而還於我,去而複返,失而復得之辭也。七乃火之成數,陽動極而靜,陰靜極而動,動靜相推,互為其根。煉丹之道,就極靜中,尋覓動機。邵子所謂一動一靜之間,天地人之至妙至妙者也。

上德以道全其形,斯純乾之未破;下德以術延其命,乃撅坎之已成。

注:《道德經》曰;上德不德,下德不失德。仙訓曰:形以道全,命以術延,必先有接命之術,乃能得有道,以全其形也。純乾未破,是全體未漏之童身。倘遇聖師,不須用築基接命之功,直從十月做起。然此曠劫難有之事,過此或耗精一次,便是有漏之身。撅坎已成者,必須行百日煉精化氣之功,然後十月三年也。

是以用陰陽之道,即依世法而修。出世之法,效男女之生,必發天機而作泄天之機。

注:《易》曰:一陰一陽之謂道。《無根樹》曰:離了陰陽道不全。斯道必匹配陰陽,交接水火。世人見入山住靜,不婚不宦,便謂此是修道。豈知道在人間,不在山內。佛雲:我于五濁惡世修行,而得大道。夫修道欲以出世也。豈知出世之法,即在此世法中求之。所謂世法者,君臣、父子、夫婦、兄弟、朋友,日用平常之事也。人道生男育女,修丹者效之。三豐祖曰:順生人,逆生丹。只一句兒,超了千千萬,再休題清靜無為枯坐間。天機者,天根也。必發天根,乃可透泄此天機也。

方其性命以雙修,須仗法財而兩用。

注:性無命不立,命無性不全。始也以性而修命,終焉以命而全性。始徹終,只是完全此性命二字,必要雙修,不可單行。祖不雲乎?只修性,不修命,恰似烏金飾頑磬;只修命,不修性,恰似鑒容無寶鏡。又曰:只修性,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祖性不修丹,萬劫陰靈難入聖。蕭了真曰:性命雙修是的傳,冥冥杳杳又玄玄。世人只解孤修靜坐,不悟雙修妙理,離了陰陽,背卻造化,斷無成就。若欲行雙修之事,全仗法財相濟。法財者,法中之財。兩用者,兩得其用也。起手必需,所以有方其須仗之語。

先結同心為輔佐,次覓巨室以良圖。

注:鐘離祖曰:財不難兮侶卻難。《參同契》曰:兩七聚,輔翼人。瑩蟾子曰:輔弼同聲不可無,三人同志謹相扶。天來子曰:要修丹,須結友,同志三人互相守。若無同志一般人,大藥難成金汞走。《金丹節要》曰:須擇同門三友,輔弼相依。薛道光曰:三人同志謹防危。《鼎器歌》曰:須用同心三個人。千經萬典,皆曰三人,從未有一人獨行者。覓巨室以良圖,謂欲圖此事,必依巨室,常言金丹出富豪。石杏林仙翁授薛紫賢曰:可往通都大邑依有力者為之。《節要》謂:必依富勢一家,以為內助外護。張紫陽得馬都運而後事就,薛道光得張環衛而後丹成。先結同心,次覓機緣,漸次而求,非歷年歲,未可驟得也。

然欲希至道,須密叩玄關。

注:世人欲希圖此至真之道,其理精微,其法秘密,不容易聞知,有至玄至妙之機關,當密叩于師,而密印於心也。

擇善地慎事之機密,置丹房器皿之相當。

注:善地者,福地也,慎事者,敬慎其事,機密而不敢露也。丹陽祖曰:擇侶擇財求福地。上陽子曰:得侶得財多外護,做仙何必到深山。有此善地,然後置造丹房,一切器皿動用之物,必須相當。相當者,對待也。

安爐立鼎譬內外,兩個乾坤,煉己築基,固彼我一身邦國。

注:法財侶地,缺一難成。四者俱全,然後安爐立鼎。鼎器法天象地,因而有乾爐坤鼎之喻,有內鼎外鼎之稱。《天仙正理》曰:凡言外鼎者,指丹田之形言也;凡言內鼎者,指丹田中之氣言也。乾坤而曰兩個,兩個而分內外。祖有雲:兩重天地,四個陰陽是也。鼎器既備,然後行煉己築基之功。己不煉,則基不可築;築基不成,是煉己無功也。古訓曰:修仙有程,煉己無限。《金丹節要》曰:采藥容易,煉己最難。務令性靈神融,心灰意定。《天仙正理》曰:能合一,則基成;不能合一,則基不可成。古人每以邦國喻人之一身,心為君,氣為臣,精為民。精全氣足,謂之國富民安。《悟真篇》曰;民安國富方求戰,戰罷方能見聖人。民安國富,築基已成也。一身而分彼我,鼎爐有不內外乎?

緊關對境忘情,憑銳氣之勇猛;大抵煨爐鑄劍,借金水之柔剛。

注:下手行工,緊要關頭,在於對境忘情。對境而不染於境,斯真能淡於人情,忘乎物我。當其下手之際,萬念皆空,一心歸命,全憑此剛銳勇猛之氣,庶乎有濟。《金丹節要》謂:勇猛易就,怠惰難成。玉液煉己之樞,金水鑄劍之要,乃天地之靈根,陰陽之骨骸,得其淬利光茫,始可飛靈走聖。時當三五,神峰利爽,剛柔應節。祖雲:一口飛靈劍兩角,還丹卻在峰頭落。煨爐者,溫溫行火也。

若運用,若抽添,遇險而須當沐浴;若鼓琴,若敲竹,逢爭而便宜守雌。

注:天關在手,地軸由心,樞紐陰陽,斡旋造化,運乾坤闔辟之機,行日月交並之法,抽鉛添汞,簾帷光透,鉛鼎溫溫,龍虎會於鵲橋。斯時大有危險,當退火停符,行沐浴之工。沐浴者,洗心退藏之謂也。《金丹真傳》曰:竹要敲,琴要鼓。《一枝花》曰:俺向花叢中,敲竹鼓琴心似水。《節要》曰:先敲竹以提死,次鼓琴以和音。《悟真》曰:敲竹喚龜吞紫芝,鼓琴招鳳飲刀圭。敲竹以虛其心,鼓琴以實其腹。經曰:水善下而不爭,是真能守雌者矣。老子曰:未嘗先人,而嘗隨人。《悟真》曰:勸君臨陣休輕敵。又曰:饒他為主我為賓。只此便是不爭,對面的乾兌,倒轉的夫妻,得唱隨之義矣。

百日功靈,曲直而能應物。一年功熟,追攝而已由心。

注:《玉皇心印經》曰:回風混合,百日功靈。《金丹節要》曰:功成百日,妙奪周天,能曲能直,應物而靈。一年者,大慨而言之,即十月加卯酉也。薛道光曰:一年沐浴防危險,十月調和須謹節。《採金歌》曰:十月功夫要勤咽。到此胎成果熟,追攝由心。所謂三百日火,一十月胎,其神離身,忽去忽來,除死錄,證仙階,只待調神出殼。行三年乳哺、九年面壁之功矣。

能盜彼殺中之生氣,以點我陽裏之陰精。

注:道者,盜機也。于極陰中盜取至陽,故《陰符經》曰:其盜機也。天下莫能見,莫能知。斯道水火同宮,生殺互用。生氣即在此殺氣之中求之。上陽子謂:有殺人刀子,活人手段。《悟真篇》曰:若能轉此生殺機,反掌之間災變福。又曰:若會殺機明反覆,始知害裏卻生恩。三才相盜,竊天地之機,而長生不死。夫我乃陽裏之陰精。《悟真》謂:陽裏陰精質不剛,獨修一物轉羸誑。必須得彼殺中生氣以點之。故曰:但得坎精點離穴,純乾便可攝飛瓊。盜彼點我,如此明白,人何不細思乎?

玉液金液,一了性而一了命;二候四候,半在坎而半在離。

注:玉液了性,金液了命。《金丹節要》曰:玉液還丹更妙玄,全憑金液煉凡鉛。又因鑄劍成栽接,贏得長春壽萬年。又曰:金丹大道,全在神交。玉液玄機,別無妙術。一時六候,前二候得藥,後四候溫養。所謂二候采牟尼,四候別神功。半坎半離,非將六候分配坎離。蓋離虛坎實,離為陽中陰,坎為陰中陽。故曰:取將坎位中心實,點化離宮腹內陰。

始也將無人有,已見龍居虎位;終焉流戊就己,始知虎會龍宮。

注:《參同契》曰:有無互相入,上有神德居。無者性也,有者命也。將無入有,起初入手之功,以性修而命也。性為青龍,命為白虎,探虎穴,拔虎須,尋虎酥酪,虎穴龍眠矣。己為陽土,戊為陰土,二土成圭。《鶴林》曰:流戊作媒將就己,金來歸性賀新郎。白虎,水中金也;青龍,火中木也。木火同宮,金水為侶。二物中含四象,交會玄宮,而丹結矣。

要知藥物之老嫩,在辨水源之清濁。

注:采藥真工,端在分別老嫩。《天仙正理》曰:真工不明,雖采之而無藥可采。藥氣未至於純陽,雖知采之,而藥不為之采。蓋嫩則氣未足,老則氣已散,皆不成丹。夫所謂水源者,天一之生,貴于清潔,不貴污濁,而亦由於一心之靜定。古歌曰:意定神閑水源清,意亂神昏水源濁。辨之常審,行之要精,不容絲毫盲昧。

煉己待時者,務待陽生於赤縣;遇急臨爐者,必須癸動於神州。

注:《泌園春》曰:七返還丹,在人先須煉己等時。正一陽初動,此其時矣。待時者,候其時之來也。赤縣,猶雲赤水。赤水玄珠,依時可得。蓋臨爐對境,必候真時。遇急者,令到即行,時不可失。癸動者,癸生之候。《悟真》謂“鉛遇癸生須急采”是也。《採金歌》曰:知癸生,曉癸現,三十時辰兩日半。陽生赤縣,癸動神州。求爐置鼎者,可不知乎?

若觀見龍在田,須猛烹而極煆;忽聞虎嘯出窟,可倒轉而逆施。

注:《易》曰:見龍在田,利見大人。此乾之九二爻,正好抽添,須當猛烹極煆。非若初九潛龍之太嫩,及九三成質,不堪採取也。《悟真篇》曰:西山白虎正倡狂,東海青龍不可當。兩手捉來令死鬥,化成一塊紫金霜。《金丹四百字》曰:龍從東海來,虎向西山起。兩獸戰一場,化作天地髓。顛倒陰陽,逆施造化,吹巽風,鼓橐龠,自太玄關,逆流至天谷穴,金精貫頂,銀流滔天,泥丸風生;絳宮月明,鵲橋瑞香,甘露下降,百脈歸元,九關徹底,所謂“乾坤交媾罷,一點落黃庭”。

所謂火逼金行出坤爐,故名七返;金因火煉歸乾鼎,號曰九還。

注:金即藥也。《參同契》曰:金來歸性初,乃得稱還丹。《指南》曰;火逼金行,顛倒自然。《唱道真盲》謂;人知火克金,而不知金實愛火。金未出礦離爐,非猛火逼之,無由上升。所以曰:七返,朱砂反本;九還,金液還原。七乃火數,九乃金數。出坤爐,歸乾鼎,一施一受,而為返還。一性一情,而為運用,謂之取坎填離,謂之還精補腦,謂之點離穴,謂之複還乾健體,皆此之義。

還者,乾所失而復得之物;返者,我已去而複來之真。

注:先天之乾坤,變而為後天之坎離,是乾之中爻,有所失也。今者取得坎位中心實,點化離宮腹內陰,乾之所失,今複還乾,我即乾也。自先天混洞之始,失落而去,今者得返我所故有,豈非去而複來乎?

殊不知,順則生人生物,逆者成成仙佛。

注:“殊不知”三字,猶言甚易知也。老子曰;吾道甚易知,甚易行;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夫天地與我同根,萬物與我同體。人為萬物之靈,而與萬物並育。故人物合稱。欲知生仙生佛之理,初不異于生人生物之理,只爭順逆耳。順則生凡,逆則成聖,此古訓也。陀陽真人《入火鏡》曰:順則人,逆則丹。得此理,便成仙。《無根樹》曰:順為凡,逆為仙,只在中間顛倒顛。《一筆勾》曰:若知你生身的根由,才曉得造化在手。張紫陽曰:五行順兮,常道有生有滅;五行逆兮,丹鼎常靈常存。《靈寶畢法》曰:人受凡父母精血之初,溟滓混沌而無形。精血既安,一月為胞,二月成胎,三月生魂,四月定魄,五月分五臟,六月開六腑,七月明七竅,八月具八景,九月相足,十月氣全,脫胎而生。還丹之道,大率類此。方其受靈父聖母妙氣之初,必九和十合,而金氣始來,亦溟滓混沌,洞靈寥廓,無色無淵之可倚,無形無影之可依,元氣鎮安,五行敷落,彌羅周回,冥然凝合。泛嘯朗營,複元歸空,攝聚鬱輔,含孕懷真,生五臟,理五氣,合百神,結胎嬰,號曰陽神。

雖分彼我,實非閨丹禦女之術;若執一己,豈達鵬鳥圖南之機。

注:上文能盜彼殺中之生氣,以點我陽裏之陰精,已分明彼我矣。茲複申言之。雖分彼我,實屬正大光明,並非卑污曖昧。試看天地間,何者非對待之數乎?有天便有地,有日便有月,有陰便有陽,有男便有女,有我便有彼。則凡寒暑晝夜,清濁動靜,剛柔夫婦,牝牡雌雄,有獨而不配者乎?失其理矣。祖師慈悲度世,恐人錯認此理,猜為閨丹食穢,禦女采戰,此地獄妄人,不知彼我之事者也。故申言曰:雖有彼我之分,實非此等之事。《莊子》曰:北溟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萬裏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大不知其幾千萬裏也。是鳥也,海運則將徙于南溟。以鯤鵬喻道之大,化而為鳥,化氣而騰也。自北而南,由彼至我也。我為離,為南方朱雀,中含木液青龍;彼為坎,為北方玄武,中含金精白虎。祖師垂慈,恐人死執著心腎,在一己身中摸索,便不解莊周圖南之文義也。《一筆勾》曰:只說是命在我身裏頭,誰曉得一己無有。此個妙術,此個機關,原有彼我之分,不是一己之事。

坎中一點黑鉛,號曰先天,非同類而終不能得;離裏七般朱汞,無真種而片刻難留。

注:《參同契》曰:坎男為日,離女為月;日以施德,月以舒光。月受日化,體不虧傷。坎中一點真陽,是為黑鉛。本玄水之精,先天之真氣也。離中一點水汞,是為朱砂。本太陽之氣,先天之真液也。《靈寶畢法》曰:天一生水,坎中藏鉛;地二生火,離中產砂。抱天一之精,而為五精之首者,黑鉛也。鉛以生銀,鉛乃銀之母,感太陽之氣,而為眾石之首者,朱砂也。砂中生汞,汞乃砂之子。難得者鉛中之銀,易失者砂中之汞。祖師慈悲指點,謂欲覓此一點黑鉛,當於同類中求之。《契》曰:同類易施功,非種難為巧。又曰:以類附自然,物成易陶冶。又曰:同類者相從,事乖不成寶。又曰:雌雄錯雜,以類相求。三豐祖曰:除此同類都是狂。《節要》曰:但有得同類而易成,乏丹財而不成者。《無根樹》曰:類相同,好用功。苟非同類,則孤陰不生,斷無有得鉛之日。離卦外陽而內陰,即我是也。七般七竅,所出之津液也。鐘離祖曰:人身內外皆屬陰,不知何物是陽精?真種者,先天真氣,黑鉛是也。汞性飛揚難制。《契》謂:鬼隱龍匿,莫知所存。得先天真鉛一到,則真汞自留,不復飛揚。如貓伏鼠,如兔逢鷹,自然而馴矣。

是以假乾坤,立爐鼎,覓太乙所含之真氣,賴陰陽作筌蹄,求水府所蘊之玄珠。

注:因乾坤有鼎爐之名,因鼎爐有藥物之稱。斯道借假修真,弄假成真。《百句章》曰:他未知吾道,分明假作真。借喻乾坤,強名爐鼎。《複命篇》曰:鼎鼎原無鼎。又曰:此藥無爐只有鼎,一鼎化為千萬鼎。假乾坤為爐鼎之名,借易象明丹道之理。惟在得象忘言,不可執文泥象。先天太乙之真氣,覓之非爐鼎無從施工;鼎爐非乾坤無以顯象。不曉陰陽,無從下手。是陰陽實修丹之筌蹄。筌以求魚,蹄以獲兔,法則是也,玄珠丹也。此珠蘊於北極太淵之中,求之者,須洞徹陰陽,深明造化。有如求魚之有筌,獲兔之有蹄,庶有把捉,不至虛妄無成矣。

趨踹時卒,補我乾之一缺;俄然間已,返彼坤之六虛。

注:趨踹須臾,俄然倏忽也。此言還丹之易。《心印經》曰:存無守有,頃刻而成。自陰陽始交,乾之中爻,入於坤而為坎;坤之中爻,入於乾而為離。今抽去離中一陰,填入坎中一陽,補離成乾,乾不缺矣。我既抽卻坎中一畫補離,而為乾之三連;彼亦抽去離中兩斷還坎,而為坤之六虛。《圭旨》曰:從此變成乾健體,潛藏飛躍盡由心。

到此心歸神室,位列天仙,丹落黃庭,千靈舒泰。上帝嘉贊,天地鹹驚。

注:到此,猶言不易至此。到此氣聚神全,心定神凝,心空神靈。《莊子》曰:其天守全,其神無隙。《陰符經》謂:不神之神,無息不息,列職天曹,位為上真。一自靈根火發,海底珠還,一點之丹,落于黃庭。此時氣結神凝,魂安魄定,一身和暢,百脈皆春,天君泰然,萬神聽令,上帝嘉贊,獎其勇烈。天地鹹驚,以為難得。《悟真篇》曰:無限神龍盡失驚。

抱元守一,溫養十月,神有象調神。面壁坐忘,九載體無形。

注:《金丹節要》曰:國富民安道已成,更宜面壁養元神。功成九轉朝天去,永做天仙壽萬春。還丹之後,繼以溫養。抱元神,守真一,大周天之火,不可絲毫間斷。迨至十月功圓,泥丸頂上,進出一神,身外有身。泥丸祖謂:十月胎仙出,雷電送金虯。調神者,謂十步百步,切須照顧。此乳哺之功,必得三年。然後再選名山福地,古跡靈壇,水拱山朝,聚氣藏風之所。傍雲構室,兀坐忘形,形神俱妙,與道合真,水火無傷,刀兵不害,功滿三千,時當九載,變化通靈,八極無礙,可以排山倒海,達地通天,濟世安民,誅邪除害。待天詔下臨,白日沖霄,位天仙之上品,與乾坤齊大,日月齊明,壽同天地,為最上第一乘。天仙大道,此大丈夫之事,非大英雄大豪傑,不能幹也。

斯其道術造端,似行邪而實正;就中火候始末,如出奇而用兵。

注:造端之始,下手之初,實有接命延年之妙術。斯術秘密,《悟真》謂始於有作人難見。本屬正經施為,並非邪淫妄誕。《三字訣》曰:說著醜,行著妙。人人憎,個個笑。白玉蟾曰:說破人須失笑。《葫蘆歌》曰:行著妙,說著醜,惹得愚人笑破口。語似不經,事同怪誕,有不目為行邪者乎?語曰:邪人行正正亦邪,正人行邪邪亦正。至心清淨,毫無苟且。但行跡似可疑耳。若夫火候,始而野戰,終而守城,有出奇制勝之方,有爭戰摧鋒之象。《無根樹》曰:龍虎登壇戰一場。《悟真篇》曰:用將須分左右軍,饒他為主我為賓。白紫清曰:神通戰罷,方能見聖人。英雄不時,干戈定太平。

鉛與汞,無丙叟,東西間隔;嬰與姹,非黃婆,咫尺參差。

注:丙叟火也。煉鉛烹汞,非火不為功。東方之木汞,西方之鉛金,兩相隔絕。必得丙丁之火,以融洽之。然後不相克而相生。《悟真篇》曰:木性愛金順義,金情戀木慈仁。相吞相啖自相親,始覺男兒有孕。《翠虛篇》曰:嬰兒姹女,隔阻在天涯遠,全仗著黃婆在兩下纏。《一枝花》曰:感只感黃婆勾引,候只候少女開蓮。《敲爻歌》曰:黃婆匹配得團圓,時刻無差口付傳。《入藥鏡》曰:托黃婆,媒姹女,輕輕地,默默舉。黃婆者,丹房之副帥,斷斷不可少者。若無黃婆,雖咫尺至近,而姻緣乖舛,情意不符,參差而不可為矣。

諳緩急,慮吉凶,在匠手,以斟酌,明進退,知止足,豈愚昧而能為。

注:煉丹至要,在於緩、急、吉、凶四字,最宜諳慮周詳。守城是緩,野戰是急;溫養是緩,采藥是急;生氣是吉,殺氣是凶;陽氣是吉,陰氣是凶。《入藥鏡》曰:受氣吉,防成凶。《悟真篇》曰:守城野戰知凶吉,爭得靈砂滿鼎紅。知之稔,行之熟,方得謂之匠手。斟酌者,言有分寸,不差繩墨。《無根樹》曰:匠手高強牢把舵,一任洪波海底翻。《一枝花》曰:施匠手,在逆水上行舡,即此意也。張全一曰:陽火進來從左轉,陰符退去往西旋。邱長春祖小周天秘訣雲:自子至巳,六陽用九,三十六息,採取進升;自午至亥,六陰用六,二十四息,退降煉烹。進退即升降。《天仙正理》曰:當吸機之闔,我則轉而至乾,以升為進也;當呼機之辟,我則轉而至坤,以降為退也。沖虛子曰:進退者亦虛喻耳,其實不見有進退也。張紫陽曰:未煉還丹須速煉,煉了還須知止足。若也持盈未已心,不免一朝遭殆辱。蕭了真曰:切忌不須行火候,不知止足必傾危。此言丹成止火,其理精微。非得真師指授,雖上智明人,不易通曉。豈愚昧之夫,所能為乎?

認消息,如海潮之有信;測造化,比日月之盈虧。

注:信之一字,實千真萬聖之總路。莊子曰:有情有信,無為無形。《百句章》曰:此中有真信,信至君必驚。子午不差,潮汐有候。《入藥鏡》曰:天應星,地應潮。白於蟾曰:地下海潮天上月。《節要》曰:臨期潮候,月出庚方。以此測信,則消息之理,可得而認其源矣。日月者,陰陽二曜。氣之發而為明者,月借日以生光。以日之對照偏正,為月之魂魄圓缺。即此盈虧之理,可測造化之機矣。

三日月出庚,乃一陽生於坎位;十五月圓甲,則六爻周以乾元。

《真經歌》曰:初三日,震出庚,曲江上,月華明。《參同契》曰:三日出為爽,震受庚西方;八日兌受丁,上弦平如繩;十五乾體就,盛滿甲東方。《悟真篇》曰:西南路上月華明,大藥還從此處生。大藥,即來複之一陽也。此陽生於坤體,從純陰中進出。圓甲者,乾納甲壬,坤納乙癸,甲木庚金,對照而圓。《契》曰:三五德就,乾體乃成,六爻相周。《易》曰:變動不拘,周流六虛。《契》曰:周流六爻,難以察睹。此乾坤二卦之周於六卦,坎離中爻之周於六爻也。乾坤生六子,各得其中爻一畫,故曰非其中爻不備。

劈金竅,鑿混沌,露老莊之肺腑;明橐龠,飲刀圭,吐平叔之心肝。

注:開金鎖之秘藏,鑿開混沌,已將《道德》、《南華》,老子、莊子,肺腑深機,髮露透徹。橐龠者,鼎器也。有底曰橐,無底曰龠。橐天龠地,即琴、笛,即葫蘆也。欲飲刀圭,先明橐龠。《入藥鏡》曰:飲刀圭,窺天巧。《契》曰:粉提以一丸,刀圭最為神。紫陽真人張百端,字平叔,著《悟真篇》,披肝露膽,吐泄真詮。

遂煙霞明悟之友,發龍虎珍藏之秘。

注:煙霞之士,不乏明悟之才。有志修真,無緣得法,讀我此賦,足以遂其夙志,開其慧悟。非徒排偶其文,實乃明至道之真詮,發龍虎秘藏之旨。

各尋火候,早餌黍珠,閬苑玄圃,他日有冀。

注:有志者,各自尋覓因緣,行火候之秘,餌黍米之珠,閬苑玄圃,三千弱水,非飛仙莫到。能依此賦修持,他日有冀而不難矣。《契》曰:禦白鶴兮駕龍鱗,遊太虛兮謁仙君,受天圖兮號真人。又曰:太乙乃召,移居中洲,功滿上升,膺籙受圖。

百句章[编辑]

無念方能靜,靜中氣自平,氣平息乃住,息住自歸根,歸根見本性,見性始為真。

注:人之所以不能靜者,為有念耳。一念未止,一念複起,萬慮紛紜,無刻不有。自少至老,幾曾得一息清寧。欲修靜者,先從止念入門。念盡則情欲盡,而寸心清淨矣。心既清淨,氣自和平,如春沼魚,如百蟲蟄,氤氳開闔,其妙無窮,其氣平矣。久之出入息定,歸於其根,呼吸全無。所謂真人潛深淵,浮游守規中。混混續續,兀兀騰騰。此其氣歸中極,旋轉不息,非無息也。息既歸根,則靜而定矣。定極而本性自現,慧光自生。本性者,本命之元神也。釋曰:見性成佛,是名得道。實無所得,得無所得,始為真得。

萬有無一臭,地下聽雷鳴,升到昆侖頂,後路要分明。

注:萬緣寂靜,聲臭泯絕,茫無朕兆之際,來複之機至,忽然雷出地奮。丹經曰:地雷震動山頭雨,洗濯黃芽出土來。此是真陽透露,形如烈火,狀如炎風。《黃庭經》曰:中有真人巾金巾,負甲持符開七門。此非枝葉實是根。此時駕動河車,渡尾閭,過夾脊雙關,循玉枕而上昆侖。此是後上前下之功,須要理路分明,不可含糊造次。

下山接鵲橋,送下至黃庭,庭中演易卦,五十五堪均。

注:丹自昆侖絕頂,垂上齶,過鵲橋,下重樓,送至黃庭而止。黃庭者,中宮神室也。其時泥丸風生,絳宮月明,腎氣上升,甘露下降,送歸土釜,風恬浪靜,國泰民安矣。庭中演易卦者,卦有三百八十四爻,火有三百八十四銖,法乾坤,配坎離,行水火,皆演也。五十五者,天數五,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數二十有五,地數三十。凡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此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也。均者,配合均勻,堪為煉丹之法則,教人即天地以求其象也。

氣卷施四大,坐臥看君行。此是築基理,孤陰難上升。

注:四大一身,皆氣之充塞,無處不周,卷舒隨時,施於四體,四體不言而喻。坐臥看君行者,《金丹節要》曰:兩體對坐,二景現前。《指玄篇》曰:共床作起上天梯,是坐可行,臥亦可行也。此是築基之理,須知孤陰不生,獨陽不長。孤修靜坐,何從而得其升降乎?

更要鑄神劍,三年煉己成。念正情忘極,臨爐不動神。

注:是劍非銅鐵鑄成,乃智慧劍也。丹經曰:出有入無三盡劍,長生不死一丸藥。修丹之士,必先煉劍,始能采藥。煉己功成,乃可還丹。所謂煉己者,正念當前,邪意不起,忘情空色相,拚死下功夫。臨爐下手,元神不動,一心歸命,即是煉己之功,即是鑄劍之法。

覓買丹房器,五千四八春,先看初三夜,蛾眉始見庚。

注:丹房器皿,殊不易得,須要錢買,須要尋覓,始能得之。惟此器皿,要合一藏真經五千四十八卷之數。惟此真經,於每月初三夜,現一彎峨眉新月于庚方,此是金精照耀,大藥將產之時。《沁園春》謂“溫溫鉛鼎,光透簾帷”是也。

要見庚花現,反向峨眉尋,如此采真鉛,口口要真傳。

注:祖師慈悲,直指出天機。言汝等要見庚方之花現,其方位雖屬西方庚地,其實反要向身中求之,立見蛾眉新月。丹經謂:乍睹西方一片月,純陽疾走報鐘離。時節到來,切勿遲誤,錯過天機,只此便是采真鉛之妙訣,不容易得知,不容易得采。從古至今,口口相傳,不輕授受。衣中珠子,近在眼前,迷人錯用心機,皆不遇真師,不得真傳之故也。

火候從初一,一兩漸漸生,十六退陰符,兩兩不見增。

注:火有的候,候其時來而用之,必從初一起功。《契》曰:元年乃芽滋。元年即初一也。一兩漸漸生者,從初一起,積累爻珠。所謂鉛八兩,汞半斤,皆累銖兩而成也。十六是望後,法當退陰符,無銖兩可增,乃罷火不行符之候,兩不相見矣。

沐浴逢雞兔,防失防險傾,金氣自薰蒸,體上汗淋淋。

注:兔雞者,卯酉也。卯於十二辰為兔,酉於十二辰為雞。此時刑德臨門,法當沐浴。沐浴者,洗心滌慮之謂也。《易》曰:君子以洗心退藏於密,茲事危險。上是天堂,下是地獄,當寸步操持,防其傾陷,始得金氣薰蒸,迴圈上下,彌漫四體,充遍周身,暖氣融和,滋滋汗下。

十月胎方就,頂門要出神,還須面壁九,飛升上玉京。

注:《參同契》曰:彌曆十月,脫出其胞,十月功成,溫養事畢。丹經曰:三百日火,一十月胎,其神離身,忽去忽來。此時礦盡金純,遍體純陽,更生五臟,再立百骸。口生靈液,血化白膏,一聲雷震,徹地金光,嬰兒從頂出矣。旋旋調神,慢慢出殼,透金貫石,瞬息萬里。從此百千化身,方行面壁養虛。九載功成,天詔下臨,飛身金闕,所謂“功成九轉朝天去,永作天仙壽萬春”。

三段工夫訣,明明說與君,我今親手釋,成書體訣行。

注:修丹工夫,共是三段。初關煉己築基一段,中關煉氣化神一段,上關煉神還虛一段。此三段工夫,從古無人道及,我今明明說破,親手釋出,敷衍成書,有志斯道者,尚其體認真訣,勤而行之,自能優入聖域,絕類離群矣。

傳與修真子,金玉之法程,丹訣真師授,須與神仙論。

注:今將萬古不泄之秘訣,釋出成書,傳與修真之子。此書實金玉之法程,登雲之寶筏。雖然,此其大略,實不易聞。至若玄中之玄,妙中之妙,又在乎真師之口授。所謂真弦必要真仙授,世人因文解義,動輒錯訛,何不求師?志在神在,終必遇之。“須共神仙仔細論”,此之謂也。

更有妙丹法,予恐太泄輕,彈琴並鼓瑟,夫妻和性情。

注:玄妙深機,不止一法,更有丹法,其妙特殊。但恐洩露太盡,使聞者輕視此妙。其法為何?彈琴鼓瑟之法也。詩曰:妻子好合,如鼓瑟琴。琴不獨彈,瑟當並鼓。性情之道,以和為先,合唱隨矣。《契》曰:推情合性,轉而相與,丹法之妙,豈易知哉?

霞光照曲水,紅日出昆侖,恍恍並惚惚,杳杳與冥冥。此中真有信,信到君必驚。

注:金水照耀,木火騰紅,金烏出海,玉兔升空,東出扶桑,西映曲水。曲水者,曲江也。《泌園春》曰:曲江上,見月華瑩淨,有個烏飛是也。老子曰:恍兮惚兮,其中有物;杳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至真,其中有信。信者,准而不越其時之謂也。信至君必驚者,時節一到,妙理自彰,藥產神知也。此恍惚杳冥,得藥之景,先天氣到,太極兆形之際。

一點如朱桔,要使水銀迎,絕不用器械,顛倒法乾坤。

注:還丹之際,有形可見,一點落黃庭,狀如朱桔,又似彈丸。水銀者汞也。丹之到來,須運一點真汞以迎之。至則饒他為主,夫唱於前,婦隨於後,顛倒陰陽,逆施造化,所謂兩重天地,四個陰陽。《三字訣》曰:大關鍵,在顛倒,我反為賓他作主也。器械者,琴劍也。丹既歸鼎,停符罷火,不用器械,惟此玄妙機關。舉世學人,何啻萬萬,誰得而知?知之不難,要在多積陰功,廣行方便。志之所在,天必應之,自有神仙作汝師矣。

世人不知理,三峰采戰行,也有說三關,也有入爐臨,又以口對口,醜穢不堪聽。一切有為法,俱是地獄人。

注:世人不達玄理見,丹經有“口對口,竅對竅,莫厭穢,莫計較”之言,便猜為女鼎,行三峰采戰,九淺一深之法,美其名曰,彭祖房中術。又有說三關,後上前下;更有閨丹禦女,臨爐食穢,以口對口。醜穢不堪。一切旁門,如此穢惡。要皆地獄種子,無法可救。真師難遇,真訣難得。有志者,宜勤積德可也。

有等執著者,信死清靜真,發黃並齒落,鵲體似鶴形。

注:有等愚頑,執著不化,死守清靜,信殺不疑。苦修苦煉,晝夜打坐,使氣血凝滯,鵲形鶴體,瘦骨如柴,到發黃齒落,猶不自悟,可勝歎息!所以然者,世人習見道門,不婚不宦,獨坐窮山,深居岩壑,頑空枯坐,謂之修真。又見諸小說,皆雲入山修道,便謂神仙。是山中修出來的,豈知坐到老死,都屬空亡。究竟還是不細心讀丹經之故。張三豐遇火龍真人,授以秘訣,命其速速出山。覓遇因緣。故《一枝花》曰:命我出山,覓侶求鉛。杏林石仙翁授薛紫賢曰:可往通都大邑,依有力者為之。自古仙真,皆從人類中而得,富勢中而求。古人要出山,今人偏要入山;古人皆從有作,今人單講無為。種種相反,背道而馳。執殺清靜,老死不悔,曷不觀《清靜經》雲:如此清靜,漸入真道;雖名得道,實無所得。為化眾生,是名得道。其文極力敷衍,至此清靜極矣。乃忽又補一句曰:能悟之者,可傳聖道。清靜至此,而尚有傳,世人何其不悟也?總之,習見人世之常理,不睹聖神之奇事,此又在根器淺深之說也。

他未知吾道,分明假作真,觀天之大道,執天之大行。

注:一切旁門,執殺己見。他豈知吾道借假修真,弄假成真之妙。《陰符經》曰:觀天之道,執天之行,盡矣。天地一大陰陽,人身一小陰陽。天上太陰太陽,人身少陰少陽,其理下二。經曰:只要專心效法天,天地日月之運行,人身坎離之妙用,四正玄關,法天象地,誰得而知之乎?

月掛西川上,霞臨南楚濱,三日前為晦,陽中之純陰。

注:月掛西川者,山頭月白,藥苗新嫩之象。霞臨南楚者,潭底日紅,陰怪消滅之象。《悟真》曰:西南路上月華明,大藥還從此處生。西川產鉛之所。南離發火之原。三日前者,先庚三日。晦者朔之前一日也。此言三日前為晦者,是活子時之前,亥末之候。此時大藥將產,所謂鉛光發現三日前,正是極陰之際。

三日後為朔,陰中之陽精,亦如逢冬至,和景好陽春。

注:三日後者,後甲三日,晦盡朔來,亥末子初之候。此時陰極陽生,一陽起於九地之下,亦如時令之冬至。冬至者天地之正子時,陽精者人身之活子時。陽回大地皆春,麗景韶光,滿眼生氣。人身真陽之來,如日出扶桑,徹地紅光。骨節三百六十,毛孔八萬三千,融和酥暢,遍體皆春。

八日是上弦,一問兔卯門,十六方為姤,念三是酉門。以此參易卦,方知大道真。

注:新月上弦,每月初八日也;殘月下弦,每月二十三日也。卯屬兔,酉屬雞。此二時為刑德之門,沐浴之候,當知卯沐浴乃益汞,酉沐浴乃益鉛。朔為初三,一陽始複;十六望後,一陰始姤。《契》曰:八日兌受丁,上弦平如繩;十五乾體就,盛滿甲東方;十六轉受統,巽辛見平明;艮值于丙南,下弦二十三。學者將此理,參諸易卦,方知大道,自有其真,不可誣也。

百句章中字,字字要尋文。此書雷將守,得者慎勿輕。

注:此書共一百句。只此百句章中,計字五百,明珠照眼,字字精微。學者尋文揣義,句下言中,默會其理。超凡作聖,秘密玄機。上天之所寶貴者,是篇泄盡天機,雷神護此真訣,讀者慎勿輕視為泛泛之言。敬之,毋忽!

真經歌[编辑]

真經歌,真經歌,不識真經盡著魔,人人紙上尋文義,喃喃不住誦者多。

注:真者對假而言。真經者,修真之經也。真經實無文字,乃混沌之初,玄黃之始,太極之先,元氣之祖。萬天仙佛。其來也,非此經無由入世;其去也,非此經無由出世。實生天生地、生人生萬物之根源。仙佛煉此而升,鬼神因此而有。靈壇聖眾,洞天福地,真宰造化。世間萬事萬理,自無而有之形,自有而無之氣,莫不出之。大哉真經!不可思議,無得而稱矣!凡夫用以生男育女而妮之,至人用以接命成真而寶之。此物眾多,無論外國中華,不拘富貴貧踐,遍大地無不是者。所謂屋下青天,眼前盡有活路。但不得真師指示!無由知妙用耳。世人惟不識妙用,故盡入魔道。如閨丹食穢,采戰禦女。此地獄種子,萬劫不超生之事,緣何入此魔軍,受此魔障?為不識真經故耳。有等依文解義,專在語句中尋覓玄理,八卦中探索爻象,喃喃誦習,其去道皆千萬裏。

持經咒,念法科,排定紙上望超脫,若是這般超生死,遍地釋子成佛、羅。

注:持咒念經,遵行科儀,專在語言文字中求超脫之法,謂真訣在紙。若是這般做作,便可脫離苦海,超凡入聖,了此生死大事,則大地眾生,及諸釋子,持咒誦經者,何啻千萬,從古不聞有誦經咒而登仙作佛者,可知必有其道矣。

得真經,出洪波,不得真經沒奈何;若問真經端的處,先天造化別無多。

注:上文皆虛指經之名義,至此方直說真經妙處。言此真經,甚不易得。若得此真經,則洪波可出。世人在苦海中,隨波逐浪,無有出期。此經便是洪波寶筏,彼岸慈航。不得此經,真實無法,其奈此洪波何也。世人要問此真經的確玄妙之處,只在尋覓先天造化,真正玄機。其理至微,其事易簡,實無多事也。

順去死,逆來活,往往教君尋不著。真經原來無一字,能度眾生出大羅。

注:仙道人道,只爭順逆,是故易逆數也。順則生人生物,逆則成仙成佛。又曰五行順行,法界火坑;五行逆行,不死長生。人道由最初一點,至哇然一聲,而嬰,而孩,而童,而少壯,而老死,此有生之順行也。仙道返老還童,而胎嬰,而太極,而無極,此無生之逆行也。萬卷丹經,只是講理。所以曰:只為丹經無口訣,教君何處結靈胎?逆雖可活,而其法不傳,往往使人無可摸捉,尋覓不著。須知此經,非有字之經,乃大海之潮汐,月不失期。《契》所謂“周旋十二節,節盡更須親”是也。此經便能超度眾生,而升大羅三清之境。昔者三藏法師,師徒四人,凡十四年,自西天取來。《悟真篇》曰:白虎首經至寶。三豐祖《一枝花》曰:愛的首經紅鉛,千聖萬真,非經不度,即此是也。

要真經,度自己,除非同類兩相和。生天生地與生人,豈離陰陽造化窩。

注:真經秘密,不易聞知。祖師慈悲,言汝凡夫。欲覓真經自度,今直為汝指陳。除非用同類,兩相和合。同類為誰?所配是也。祖不雲乎?“鍋破還要鐵來補,衣爛必用布為持,人損若無真金氣,十死何曾得一活?”《悟真》曰:竹破須將竹補宜,抱雞當用卵為之。萬般非類徒勞力,爭似真鉛合聖機?又曰:衣破必用布補,人衰須假鉛全。《契》曰:欲作服食仙,宜以同類者。又曰:同類易施工,非種難為巧。類同者相從,事垂不成寶。是以燕雀不生鳳,狐兔不乳馬,非類故也。既曰同類,又曰兩相和,詞旨明顯,更何疑議?學道之士,果能以類相求,妙化之氣,自然發生。生人如此,生天地,生萬物亦是如此。《靈寶畢法》曰:道氣皆在人身,能化生諸天,開明三景。陰陽即同類也,有陰陽然後有造化。造化而曰窩,必有其竅矣。

說真經,不脫空,西川澗底產黃金,五千四十歸黃道,正合一卷《大藏經》。

注:惟此真經,非如佛法之談空,乃有憑有據之事。不曰西方,而曰西川。曰澗底,流水之源,金之所從出也。一部《大藏經》,五千四十八卷。人身亦然,五千四十八日,而黃道始開。黃道者,日月所行之道也。不獨藏經五千四十八,即如《道德經》五千言,《金剛經》五千言,皆合一藏之數。

日滿足,氣候通,地應潮兮天應星。初祖達摩親口授,真玄妙法蓮花經。

注:日數未足,則氣候不通。滿足者,謂五千四十八日。至此而氣候始通。氣候不通,則天地隔絕;氣候既通,則天地相應,潮應於地,星應於天。此天地之理,即道之理。天地之機,即道之機也。達摩聞東土有大乘氣象,乃自西方渡海而來中國,釋氏尊為初祖。親口授者,所謂口口相傳,不記文,真玄妙者言此口授乃是至真至玄至妙之法也。蓮花經特借喻耳。蓮中通外直,出污泥而不染。佛言我於五濁惡世,修行而得大道,是從污泥中出,不是從清靜中出者。真玄妙法,在個中求。

初三日,震出庚,曲江上,月華瑩,花蕊初開含珠露,虎穴龍眠探濁清。

注:初三哉生明,新月始出,在西南庚位,露出一彎蛾眉,此乃陽氣初現。《契》曰:三日出為爽,震受庚西方。又曰:三日震動,八日兌行。《悟真篇》曰:西南路上月華明,大藥還從此處生。《泌園春》曰:曲江上,見月華瑩淨,有個烏飛,皆謂此複卦初萌,長子繼體,因母而兆形也。但此時如芽蘖新萌,花蕊含露,嬌嫩之至,所謂初九之潛龍也。《悟真》曰:二物會時情性合,五行全處虎龍蟠。欲要龍眠虎穴,先看涇渭濁清。此時細心探候,以離配坎,以坎填離,入虎穴而眠矣。

水生二,藥正真,若待其三不可進。壬水初來癸未來,須當急采定浮沉。

注:《參同契》曰:臨爐定銖兩,五分水有餘。二者以為真,金重如本初,其三遂不入,火二與之俱。所謂水生二者,九二之見龍也。此時藥物真正,恰好臨爐。若待其水之三分,便是有悔之亢龍。所謂金逢望遠,不可進火而用采工。壬為陽水,癸為陰水,采藥者當去癸而取壬;于癸水將盡,壬水初生,此時藥苗新嫩,先天正兆之時,當辨其浮沉而急采之。浮為陽銀,沉為陰鉛。《入藥鏡》曰:“識浮沉,明主客”是也。

金鼎煉,玉爐烹,溫溫文火暖烘烘。真經一射玄關透,恰似准箭中紅心。

注:烹煉玉液金精,全借陽爐陰鼎。金鼎採金之鼎,玉爐烹玉之爐。陀陽真入《入火鏡》曰:陽文火,陰武火,得之者,成道果。溫養之火,惟溫溫暖氣,非比採取之火,猛烹極煉。真經一到,直射玄關,恰似箭中紅心,不差分寸,此言信有准也。

遍體熱,似籠蒸,迴光返照人中宮。一得真經如酒醉,呼吸百脈盡歸根。

注:泥丸祖曰:其次膀胱如火然,內中兩腎如湯煎。《規中指南》曰:夾脊如車輪,四肢如山石,兩腎如湯煎,膀胱如火然。此還丹證驗,幹聖一轍。回光反照,兩相內睹,須臾不離,造次在此。真經一到,則如醉如癡。《火候篇》曰:終日醺醺如酒醉,悠悠只守洞中春。《入藥鏡》曰:先天氣,後天氣,得之者,常似醉。元和內運,呼吸皆春,歸根複命,返本還原,工夫至此,指日飛騰。

精入氣,氣忽神,混沌七日複還魂。這般造化真消息,料得世上少人論。

注:大丹只是精氣神三件煉成。初工煉精化氣,築基之事也。中節煉氣化神,還丹之事也。末節煉神還虛,歸極之事也。斯道必重開混沌,再入胞胎。七日天機,還魂攝魄,即此混沌。七日,便是真消息,真造化。世人所說儘是世間法,此天上玄機,神霄秘藏,聖智難猜,鬼神不識。料應世上凡夫,少有得而知之者矣。

活中死,死複生,自古仙佛賴真經。此個造化能收得,度盡閻浮世上人。

注:祖雲拚不得死,求不得生。古人誓死圜牆,要此剛決敵魔之真志,乃可死中求活耳。活中死,死複生,乃混沌七日,再開一重草昧之象,非真死也。邵子曰:恍惚陰陽初變化,氤氳天地乍迴旋。即真經是造化,賴此成仙作佛,更無二道。今之禪和,參公案,聽棒喝,打機鋒,空諸愛欲,盡說無生,都是宗門衍象,豈真可以成佛乎?別有真矣!宗教有雲:金缽盂被如來丟入海底。又雲:後來被釋迦把斷要津。又曰:有情來下種,因地果還生;無情又五種,無性亦無生。曰龍女獻珠,曰地湧金蓮,曰地湧寶塔,又曰成就如來馬陰藏相,異乎?不異乎?今之釋子,少真修矣。祖師慈悲,並為點出。若能知此真經,行此造化,閻浮提世界雖大,一時盡成仙佛。經曰:若教凡輩皆知得,天下神仙似水流。

大道端居太極先,本于父母未生前。度人須要真經度,若問真經癸是鉛。

注:太極之表,大道之源,父母未生之前。《契》所謂元精雲布,因氣托初。祖雲“窮取生身受氣初”。未生之前,非如釋氏之談空,悟入無我;須要悟到有我之初。度人須要真經度,除此再無別法。知得此經,則鼎爐符火,盡在其中。天根月窟,皆從此起。世人若問真經,鉛即是癸,癸即是經,慈悲慈悲,我直欲哭,哭盡世間有志不逮之士。空打熬,頑打坐,因緣不遇,熬苦一生,到老無成,可哀之甚。熔凡入聖,至大之事,生世難逢。願天下賢俊,廣種福田,多行陰騭。尋師指破水中鉛,自然一通百達,一了百當,而成真矣。

鼎器歌[编辑]

鼎器本是乾坤體,大藥原來精氣神。若會攢采歸一處,須用同心三個人。

注:修丹必用鼎器,鼎器為何?乾坤之體是也。夫乾坤而曰體,必非覆載之乾坤矣。《悟真篇》曰:先法乾坤為鼎器,法者效法之也。言效法天地以為鼎器也。不有鼎器,何由得此大藥?大藥惟何?人身之精氣神也。夫安爐立鼎,會合陰陽。攢簇火候,非是一人可以獨行。須同心密契,輔弼三人,乃可施工。薛紫賢曰:三人同志謹防危,此侶伴之必不可無者。

三個人,無他說,只要真師真口訣,指破陰陽三品丹,方可存心待明月。

注:惟此三人,法財相易,共輔真師,入室行工,必先秘授口訣,指破玄關,洞達陰陽,深明造,將此三品大丹,三段大工,節節明白,毫無滯義。到下工之際,方可留心待月,見月而測海潮,測潮而定刻漏。水火同宮,生殺互用,無不契合。

待明月,也莫遲,收拾身心且築基。劈開塵心拋孽網,驅除五漏斬三屍。

注:天機一到,時刻無差,急須收拾身心向內,先將基地築固,使有漏之身不漏。此下手臨爐工夫,莫教遲誤真機,有防長生大事。然欲行工,必先養靜,務要絕盡塵思,脫離孽網。一切不關於心,心清如鏡,體淨無疵,使五漏不漏,而三屍可斬矣。五漏者五官也。目漏於視,耳漏於聽,舌漏於味,鼻漏於嗅,心漏於意是也。

斬三屍,見鑄劍,煉己通靈知應驗。剛柔變化任施為,萬里驅妖如掣電。

注:三屍者,人身血肉之神。不欲人生,而利人死。凡人憤不顧身,及拚命色欲,遏止不住之際,皆三屍之神,暗暗助火,搬運而顛倒之。所以過後必悔。此屍最為道害。上屍居腦,中屍居腹,下屍居腎,即三彭也。學道之士,先斬三屍。《悟真篇》曰:殺盡三屍道可期。斬之非銅鐵之劍所能,必須慧劍,方能使有漏不漏。此劍人人自有,而不肯用耳。鑄之以意,運之無形,以助煉己之功,久自靈通回應。能剛能柔,能屈能伸,從心變化,萬里驅妖,速如掣電。

如掣電,劍方靈,掛向南方護水晶。若遇北方陰鬼起,一刀兩斷不容情。

注:劍如掣電,始號通靈,掛向南方。南方者,南離之位。水晶者,心清如水。非得此劍扶持,斷難一塵不染。須知此道系鬼窟中取寶,陰鬼寸步跟隨。蕭了真曰:外道邪魔忽逞威,七星寶劍向前揮,果于鬼窟交鋒處,奪得明珠一顆歸。“不容情”三字,決裂之極,稍縱即逝,戒之慎之。

不容情,常清靜,心中皎潔如明鏡。鏡心寂滅若虛空,始得臨爐無弊病。

注:柔情芥帶,便不能清靜矣。欲修淨業,必絕盡情私,不容其放縱,使鏡心澄澈,萬慮俱消,與虛空等,臨爐對鏡,方能不沾滯而無弊病。不然一情偶動,萬境俱非。此際端在人把持得定,自然履虎尾而不咥人亨矣。

無弊病,可安爐,調和鼎器莫心粗。言語不通非眷屬,龍興虎旺始堪圖。

注:一塵不染,始可安爐立鼎。此鼎來自赤縣神州,非錢不能辦到。縱然買得,不是即刻可用,必待其日數足,時令到,還要細心調和。非是粗心浮氣,可以用得。通語言,作眷屬,要待龍虎興旺,始而驅龍就虎,繼而即虎擒龍。苟非二物興旺之候,不可妄為,旺則堪圖也。

始堪圖,觀複作,鑿開混沌鴻蒙竅。靜觀虎嘯與龍吟,自然華池神水到。

注:煉丹必待龍興虎旺,始有來複之機。《易》曰:複其見天地之心。邵子謂:冬至子之半,天心無改移。一陽初動處?萬物未生時。此際正是先天太極,杳冥恍惚之際,亦如混沌初開,鴻蒙乍啟。夫此鴻蒙之竅,誰為鑿開?端在真師傳授之的。龍虎一交,風雲際會,凝神入氣穴而觀之,玄黃立戰化作天地之髓,此髓便是神水華池,自然而然,一時都到。所謂只要神水入華池者此也。

神水到,辨浮沉,莫教時過枉勞心。鉛遇癸生須急采,金逢望遠不堪親。

注:神水者真鉛也。先辨浮沉,次明主客,然後測海潮,聽消息。此時一刻萬金,切勿當面錯過,致令枉用心機。采真鉛者。以何為候?當癸生之時,急用采工。此時陰極陽生,如初三之月,漸次生明,至望值金精盛極。若至望遠,則鉛已成質,不堪採取矣。親者親近之也。

不堪親,休亂取,地裂山崩難作主。不知止足必傾危,盛夏嚴霜冬大暑。

注:不堪親者,時已過也。便當止火,勿行採取之工。倘胡亂行為,必致爐殘鼎敗,龍散虎哮,不自主持矣。須知止火有定則。經曰:知足不辱,知止不殆。若也持盈未已,必遭傾覆,而取殆辱矣。《契》曰;纖芥不正,悔吝為賊。隆冬大暑,盛夏雪霜。天見其怪,山崩地裂。可不慎與?

冬大暑,不遭逢,三寶牢關密守中。太極自然生造化,趁時搬馭人黃宮。

注:盛夏嚴霜,隆冬大暑,須要謹慎,切勿遭逢。三寶者,耳目口。《契》曰:耳目口三寶,閉塞勿發通,真人潛深淵,浮游守規中。老子曰:多言數窮,不如守中。果能守中絕學,抱一無言,太極亟三,自然生出造化。惟此造化窟中,自然產出大藥。時節一到,大用現前,急備搬騰,猛加抽添,駕動河車,由天穀泥丸,運入黃宮。黃宮者,中央土釜,即黃庭也。

入黃宮,須愛護。十月澆淋休失誤。子行陽火虎龍交,午退陰符自保固。

注:中央神室,謂之黃庭。丹既入此,謂之神丹入鼎。《悟真篇》曰:“送歸土釜牢封固”是也。從此澆培,行大周天之火候,依前子進陽火,午退陰符。陽火進而虎龍交,陰符退則自保固。此並行獨行之分界,不遇真師,何由得解?

自保固,暫相離,端坐忘言更待時,輻輳迴圈終則始,三百六十莫違期。

注:獨自保固,龍虎分交,暫時離異。《契》曰:內以養己,安靜虛無。即端坐忘言之義。更待時者,《無根樹》曰:卸了重開有定期。契曰“周旋十二節,節盡更須親”。如輻之輳轂,迴圈不窮,終則複始。三百六十者,乾坤一卦之總數也。乾之數,二百一十有六;坤之數,百四十有四。子行三十六,積得陽爻一百八十數;午行二十四,合得陰符一百二十數,此陽爻用九,四九三十六也;陰爻用六,四六二十四也。除卯酉沐浴不在內,此周天之數,為妙用之程限者,不可不知。

莫違期,為則例,悟明真理須當契。若還執著爻象行,只恐勞神形蠹弊。

注:莫違期,刻定期限,不可移易。准為則例,欲修妙道,先契妙機。此個真機,須要契合,切勿執著。若不悟徹玄微,執文泥象,數刻漏,按爻銖,形弊神勞,到老無成,空自費力。此皆不悟玄中至理,訛舛謬誤,自作聰明,到老無成。當知此事,非真師指點,萬無一是。

形蠹弊,往來堅,只恐心機未得閒。思慮慕真毫髮錯,鉛消汞散不成丹。

注:往來者,小往大來之功,進退是也。世人到身形蠹弊,老髦不堪。若能行此往來之功,自然日見堅強,日有效驗。所以不能行此者,為方寸無定,萬慮千愁不得一刻寧止。夫煉鉛烹汞,全在心靜神閑。毫髦思慮,便是差錯。《入藥鏡》曰:差毫髮,不成丹。《悟真篇》曰:毫髮差殊不作丹,此之謂也。

不成丹,思煉己,皆因失卻玄中理。水幹火燥要調停,刑德臨門知進退。

注:丹之不成,總由煉己不熟。昔人謂煉己未熟;不敢還丹。煉己之功大矣哉。又曰:修仙有程,煉己無限。煉己二字,是修丹之大關鍵,大作用,大本領,斷未有不先煉己而可以還丹者。愚迷不達,欲妄行一時二候之功.鮮不蹶矣。水火須要均平,不可偏勝。火炎則燥,水溢則濫,端在調停得中。刑德臨門,臨於生殺之門也。此時為沐浴之候,當知進退,不可違度。

知進退,勿憂凶,煉就爐中一點紅。產個嬰兒兌氣足,三年溫養似癡聾。

注:丹道先要知進知退,知吉知凶。所謂進退者,進火退符也。受氣則吉,違誤則凶。若進退分明,不越矩度,有吉無凶,一粒金丹,赫然長紅於爐中矣。到得十月胎圓,嬰兒出頂,兌金之氣滿足,至此不得不產也。此後行三年乳哺之功,與前溫養之功不少異。俗事凡情,絲毫不掛,一似癡聾。

似癡聾,真快樂,靜裏調神離軀殼。東西南北任邀遊,出入往來乘白鶴。

人見他癡獃呆蠢,無靈醒氣,豈知其被褐懷玉,中藏無價之珍。無何有之鄉,寂滅海之境,真真快樂,誰得而知,誰得到此,便於此中調神出殼。所謂朝游北海,暮宿蒼梧,觀六合以內之名山,覽八方不同之風氣,駕鶴騰空,往來自在,何樂可以比乎?

乘白鶴,脫塵埃,三島神仙集會來。一任桑田變滄海,我身無事掛靈台。

注:前節言道成德就,潛伏待時也;此節言太乙乃召,移居中洲也。脫卻凡塵,升於仙界。三島者,海中有三神山,神仙集會之所,仙壽萬億。從此任他滄海桑田,我自靈台清寂,逍遙於真光法界中,無有窮極矣!

積功累德超凡世,依然現化度群迷,那時方遂男兒志。

仙階等級,視功之大小。所以黃帝議大行而降世,一世為民,再世為臣,三世為君。故來人世積德累功,天上清虛建功難,人間濁惡立功易。任他一切仙佛,無不慈悲,遊行塵世,救苦救難,或現靈異,或暗扶持,指引群迷化度海表,所謂度盡眾生,然後成佛。那時功成名遂,大丈夫心胸,奇男子志願。到此一時了卻,盛德大業,孰有過於此哉?

採金歌[编辑]

道道道,無巧妙,玄玄玄,無多言,開關展竅也不難。

注:道之一字,亦是強名。先於天地而有,後於天地而存。乃虛無之蒂,太極之根。無一物是道,無一物非道。最至平常,絕無巧妙。玄之一字,理雖幽深,事極簡易。五千言說不窮,半句話便可了。玉蟾祖曰:一言半句便通玄,何用丹書千萬篇。又曰:口訣無多字,只在半句間。雖有開關展竅工夫,卻也容易。只要心堅,自無難事。關者三關也,竅者玄竅也。丹經曰:“玄竅開時竅竅開,三關通透不須勞”是也。

明雌雄,兩劍全,築基煉己采後天。雖後天名滓質,先服後天後先天。

注:吾身雌雄二劍,自有生佩於吾身,非假師授,難明此理,鮮有能用之者。用之築基而基成,用之還丹而功就。所謂築基者,采後天中之先天,接命延年之術也。還丹者,采先天中之先天,作佛成仙之事也。先天自虛無中來,後天從滓質而有。先天無形,後天有體。均之一氣,而先後之不同。《入藥鏡》曰:先天氣,後天氣,得之者,常似醉。

此妙訣,要師傳,不得真師枉徒然。築基工夫往前進,火候屯蒙要抽添。

注:欲學此道,先要洞明真訣。此訣非師不傳,愚迷或得一知半解,便想行工,豈知玄理幽深,非得真師,逐節開陳,寸步指點,亦是枉然。初關進步築基,便要勇猛直前。有進無退,即是真功。火候進退,按爻而行。朝屯暮蒙,日各兩卦。有抽有添,抽鉛添汞,皆有一定之則。《靈寶畢法》曰:可抽之時不可添。

要抽添,認真鉛,十三四五六相連。審黃道,知端的,亦要看經五千言。

注:抽添之訣,先要認定真鉛,不得錯誤。十三四五六者,選鼎之則也。鼎有大小,有強弱,有遲早,不可一概,用之有一定之期。相連者,連類而及,其妙限在於審黃道、知端的也。黃道者,日月所行之道;端的者,如矢之端正中的,不差繩墨,不違矩度也。其要妙在於看經。自不能看,探候者看而說之。《陰符》三百字,《道德》五千言,無非說此經之妙。二七為佳。五千四十八而合當。知此便是知道,行此便可飛升。

藥苗新,用心看,鉛光發現三日前。癸水將至須急采,差之毫髮不成丹。

注:山頭月白。藥苗新嫩,此是先天兆形,正好用心看經。真鉛將到,三日之前,其精光早耀於西南庚位,現出蛾眉一痕。《契》曰:潛潭見象,發現精光,此時癸水將到,當急用采工,勿致差殊。毫髮一謬,丹即難成。《入藥鏡》曰:差毫髮,不成丹。

未采藥,立匡廓,交合之時用橐龠。用橐龠,近我身,不看天體枉為作。

注:大藥將產,堪下采工。先于未采之前,立定匡廓。匡廓者,即橐龠之匡廓也。交合坎離,須用橐龠。此采藥之器,謂之太極把柄,入室施工之要具也。《入藥鏡》曰:上鵲橋,下鵲橋,天應星,地應潮。用之之法,遠不離人,近就我身,亦如乾坤天地,坎離日月,體配陰陽,運行水火。不解法天效地,便是枉為妄作,緣木求魚,空勞神矣。

知癸生,曉癸現,三十時辰兩日半。採取只在一時辰,六候只於二候見。

注:果能知癸生之的時,曉癸現之方位,只在兩日半之間,三十時辰之內,真正天機,實隱於此。所謂“采有時,取有日”是也。然此採取,不多時候,只在一時。《悟真篇》曰:一時辰內管丹成,即此一時。分為六候,前二候得藥,只此二候,便見工夫。

外四候,別有幹。得藥之時勿貪亂。如癡如醉更省言,牢關牢鎖牢上圈。

注:一時分為六候。前二候既已得藥歸爐,尚餘四候,另有爐鼎,另有事幹。蓋前二候,系采藥真工;後四候,乃烹煉至訣。丹經曰:“二候采牟尼,四候別神工”是也。但得藥之時,切要正心誠意,戒慎恐懼,不可稍起貪愛之心,致亂邦國。《契》曰:邪道險阻,傾危國家。此時如醉如癡,更要節省言語,丹入黃庭,牢關牢鎖。《契》曰:守禦固密,遏絕奸邪,曲閣相連,以戒不虞,慎之至也。

擇定飲食莫太過,又恐傷舟又霍亂。減酸咸,常咬淡,黃婆伏侍用心看。

注:未饑先食,未飽先止,此養生家之訣。《天仙正理》亦謂調養口腹,安靜氣體,易易事耳。擇定飲食者,戒葷腥,絕滋味,減酸鹹。只用精潔芽茶淡飯。丹乃色身至寶,難得而易失。刻刻愛護,不可傷之,致霍亂不寧。黃婆伏侍,切要殷勤,細心探看,不可怠惰,致令失時,最宜叮囑。

一時饑飽失前功,鉛散汞枯兩不戀。十月工夫要勤咽,勤咽之時防危險。

注:一息不謹,則鉛散汞枯,陰陽不調,龍虎易位,兩不相戀。此皆饑飽不節之故。中關十月大周天功夫,刻不可間斷,須要勤咽勤煉,寸步防危。鐘離祖曰:一年沐浴防危險,十月調和須謹節。

頗得道理明性歌,得之莫作容易看。至人傳,非人遠,萬兩黃金不肯換。

注:學道之士,先明道理,次習性功。道妙淵深,斷無自悟。倘遇真師,取證斯文,得悟無上天機,此訣上天所寶,玄律至嚴,不易聞知。莫要看得容易,特留此歌,為後賢作上天梯子。《契》曰:天道無適莫兮,常傳於賢者。紫陽三傳非人,三遭天譴,慎之慎之!得此傳者,成萬劫不壞之金身,九祖超登仙界,妻子咸享無極,何寶可比?萬兩黃金,直塵土耳,甯堪換易耶!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