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子嘉室唐孺人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周子嘉室唐孺人墓誌銘
作者:歸有光 明
本作品收錄於《震川先生集/卷二十一

震澤東出為淞江,繞吳之境而南,故吳地多以江名。子嘉世居江南,唐氏居江北,皆昆山之鄙也,相去二十里,故孺人歸於子嘉。時參知公已登進士,子嘉以兄故諸生,時為廉吏,祿養不贍,賴國家恩澤,得以安其閭里,無呼召之擾,視先世雖以貲高里中而數苦徭賦,今可以無事,遂與孺人耕田常數百畝。孺人日饁百餘人,歲時伏臘賓親之費,不使子嘉有言而悉自辦治,而事二大人極孝養。參知公宦遊數千里外,有令兄弟,又有賢婦,得以無顧念。孺人產子,舅中憲公已病亟,聞之亦喜。

初,晏恭人卒,孺人哭之哀。又哭中憲公而病,尋卒。子嘉痛之,十七年而不葬,曰:「不敢薄吾妻也。」又曰:「始吾為生之難,今稍裕,而吾妻不及矣!」於是以某年月日,葬於千墩浦奈字圩之新阡。子嘉名大賓。男子子一人,之榮。女子子三人,適某、某、某。又男子子四人,女一人,繼趙出。孫男子一人。余與徐韜仲,皆子嘉之姑之子,故請韜仲為狀而余為銘。子嘉謂,皆外兄弟,可信其賢不誣也。銘曰:

孰為之昉,不既其養。自我為土,或居其上。其命也夫!今見子之長,黍稷禋祀,其永享之。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