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昌相趙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周昌相趙論
作者:皮日休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97

夫剛柔之發在乎性,得失之機係乎用。苟剛暴則勝柔,柔久則勝剛,物之常理也。或用之以剛處柔,以柔處剛,其機必得矣。如以剛處剛,以柔處柔,其機必失矣。周昌之性剛也,呂後之性剛也,漢祖以百歲後以趙王如意為憂,故輟昌相趙。嗚乎!漢高之意,非逞誌於一時納慮於一諫而相昌乎?不然,何其用之失也。如以昌之剛,足固趙國,則趙之兵甲,能當漢乎?是不可一也。如以昌之剛,足固趙王,則呂氏之徵王,特一郵夫之力耳,不可二也。如以昌之節,足以存趙,不過乎死,死則趙王就徵耳。是不可三也。卒使百歲之後,如意冤僇,周昌憤死,惜哉!漢祖未崩前,以周勃統南軍,以昌領北軍,以陳平為謀主。則呂後之令,產祿之謀,不能當臨大難而不回,秉大節而不墜者也。苟使握軍政,執相權,昌必能之,其柰何誤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