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書/卷2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列傳第二十 周書
卷二十九列傳第二十一
令狐德棻
列傳第二十二

王傑,金城直城人也,本名文達。高祖萬國,魏伏波將軍、燕州刺史。父巢,龍驤將軍、榆中鎮將。

傑少有壯志,每以功名自許。善騎射,有膂力。魏孝武初,起家子都督。後從西遷,賜爵都昌縣子。太祖奇其才,擢授揚烈將軍、羽林監,尋加都督。太祖嘗謂諸將曰:「王文達萬人敵也,但恐勇決太過耳。」復潼關,破沙苑,爭河橋,戰邙山,皆以勇敢聞。親待日隆,賞賜加於倫等。於是賜姓宇文氏。除岐州刺史,加撫軍將軍、銀青光祿大夫,進爵為公,邑八百戶。累遷大都督、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魏恭帝元年,從于謹圍江陵。時柵內有人善用長矟,戰士將登者,多為所斃。謹令傑射之,應弦而倒。登者乃得入,餘眾繼進,遂拔之。謹喜曰:「濟我大事者,在公此箭也。」

孝閔帝踐阼,進爵張掖郡公,增邑一千戶,出為河州刺史。朝廷以傑勳望俱重,故授以本州。保定三年,進位大將軍。[1]三年,詔傑與隨公楊忠自(漢)〔漠〕北伐齊,至幷州而還。[2]天和三年,除宜州刺史,增邑通前三千六百戶。六年,從齊公憲東禦齊將斛律明月,進位柱國。建德初,除涇州總管。

傑少從軍旅,雖不習吏事,所歷州府,咸以忠恕為心,以是頗為百姓所慕。宣帝即位,拜上柱國。大象元年,薨,時年六十五。贈河鄯鄧延洮宕翼七州諸軍事、河州刺史,追封鄂國公。諡曰威。子孝僊,[3]大象末,位至開府儀同大將軍。

王勇,代武川人也,本名胡仁。少雄健,有膽決,便弓馬,膂力過人。魏永安中,万俟醜奴等寇亂關隴,勇占募隨軍討之,以功授寧朔將軍、奉車都尉。又數從侯莫陳悅、賀拔岳征討,功每居多,拜別將。

及太祖為丞相,引為帳內直盪都督,加後將軍、太中大夫,封包信縣子,邑三百戶。大統初,增邑四百戶,進爵為侯。從擒竇泰,復弘農,戰沙苑,氣蓋眾軍,所當必破。太祖歎其勇敢,賞賜特隆。進爵為公,邑一千五百戶,拜鎮南將軍,授帥都督。從討趙青雀,平之,論功居最,除衞大將軍、殷州刺史,加通直散騎常侍,兼太子武衞率。

邙山之戰,勇率敢死之士三百人,竝執短兵,大呼直進,出入衝擊,殺傷甚多,敵人無敢當者。是役也,大軍不利,唯勇及王文達、耿令貴三人力戰,皆有殊功。太祖於是賞帛二千疋,[4]令自分之。軍還,皆拜上州刺史。以雍州、岐州、北雍州擬授勇等,然州頗有優劣,又令探籌取之。勇遂得雍州,文達得岐州,令貴得北雍州。仍賜勇名為勇,令貴名豪,文達名傑,以彰其功。

十三年,授大都督,遷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十五年,進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魏恭帝元年,從柱國趙貴征茹茹,破之。勇追擊,獲雜畜數千頭。進爵新陽郡公,增邑通前二千戶,仍賜姓庫汗氏。六官建,拜稍伯中大夫。又論討茹茹功,別封永固縣伯,邑五百戶。時有別封者,例聽回授次子,勇獨請封兄子元興,[5]時人義之。尋進位大將軍。世宗初,岷山羌豪鞏廉俱和叛,勇帥師討平之。

勇性雄猛,為當時驍將。然矜功伐善,好揚人之惡,時論亦以此鄙之。柱國侯莫陳崇,勳高望重,與諸將同謁晉公護,聞勇數論人之短,乃於眾中折辱之。勇遂慙恚,因疽發背而卒。子昌嗣,官至大將軍。

宇文虬字樂仁,代武川人也。性驍悍,有膽略。少從軍征討,累有戰功。魏永安中,除征虜將軍、中散大夫,加都督。魏孝武初,從獨孤信在荊州,破梁人於下溠,遂平歐陽、酇城。[6]虬俘獲甚多。又攻南陽、廣平二城,擒郡守一人。以功加安西將軍、銀青光祿大夫、員外、直閤將軍、閤內都督,封南安縣侯,邑九百戶。及孝武西遷,以獨孤信為行臺,信引虬為帳內都督。破田八能及擒東魏荊州刺史辛纂,虬功居多。尋隨信奔梁。

大統三年,歸闕。朝廷論前後功,增邑四百戶,進爵為公。擒竇泰,復弘農,及沙苑、河橋之戰,皆有功。增邑八百戶,進車騎將軍、左光祿大夫。七年,除漢陽郡守,又從獨孤信討梁仚定,破之。十一年,出為南秦州刺史,[7]加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進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追論斬辛纂功,增邑一千戶。十七年,與大將軍王雄征上津、魏興等,竝平之。又於白馬與武陵王蕭紀將楊乾運戰,破之。虬每經行陣,必身先卒伍,故上下同心,戰無不克。尋而魏興復叛,虬又與王雄討平之。俄除金州刺史,進位大將軍。後以疾卒。

宇文盛字保興,代人也。曾祖伊與敦、祖長壽、父文孤,[8]竝為沃野鎮軍主。

盛志力驍雄。初為太祖帳內,從破侯莫陳悅,授威烈將軍,封漁陽縣子,邑三百戶。大統三年,兼都督。從擒竇泰,復弘農,破沙苑,授都督、平遠將軍、步兵校尉,進爵為公,增邑八百戶。除馮翊郡守,加帥都督、西安州大中正、通直散騎常侍、撫軍將軍,增邑三百戶。累遷大都督、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鹽州刺史。及楚公趙貴謀為亂,盛密赴京告之。貴誅,授大將軍,進爵忠城郡公,除涇州都督,賜甲一領、奴婢二百口、馬五百疋,牛羊及莊田、什物等稱是。仍從賀蘭祥平洮陽(供)〔洪〕和二城,[9]別封一子甘棠縣公。轉延州總管,進位柱國。

天和五年,入為大宗伯。六年,與柱國王傑從齊公憲東討。時汾州被圍日久,憲遣盛運粟以給之。仍赴姚襄城,受憲節度。齊將段孝先率兵大至,盛力戰拒之。孝先退,乃築大寧城而還。建德二年,授少師。五年,從高祖東伐,率步騎一萬,守汾水關。宣帝即位,拜上柱國,增邑通前四千六百戶。大象中,薨。子述嗣。大象末,上柱國、濮陽公。

盛弟丘。丘字胡奴,起家襄威將軍、奉朝請、都督,賜爵臨邑縣子。稍遷輔國將軍、大都督。預告趙貴謀,拜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進爵安義縣侯,邑一千戶。加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進爵為公,除咸陽郡守。遷汾州刺史。入為左宮伯,進位大將軍。出為延綏丹三州三防諸軍事、延州刺史。轉涼甘瓜三州諸軍事、涼州刺史,加柱國大將軍。建德元年薨,時年六十。贈柱國、宜鄜等州刺史。子隴嗣。

耿豪,鉅鹿人也。本名令貴。其先避劉、石之亂,居遼東,因仕於燕。曾祖超,率眾歸魏,遂家於神武川。[10]

豪少麄獷,有武藝,好以氣淩人。賀拔岳西征,引為帳內。岳被害,歸太祖,以武勇見知。豪亦自謂所事得主。從討侯莫陳悅及迎魏孝武,錄前後功,封平原縣子,邑三百戶,除寧朔將軍、奉車都尉。遷征虜將軍,加通直散騎常侍,進爵為侯,增邑七百戶。從擒竇泰,復弘農,豪先鋒陷陣,加前將軍、中散大夫。沙苑之戰,豪殺傷甚多,血染甲裳盡赤。太祖見之,歎曰:「令貴武猛,所向無前,觀其甲裳,足以為驗,不須更論級數也。」於是進爵為公,增邑通前一千五百戶。除鎮北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南郢州刺史。

九年,從太祖戰於邙山,豪謂所部曰:「大丈夫見賊,須右手拔刀,左手把矟,直刺直斫,慎莫皺眉畏死。」遂大呼獨入,敵人鋒刃亂下,當時咸謂豪歿。俄然奮刀而還。戰數合,當豪前者,死傷相繼。又謂左右曰:「吾豈樂殺人,但壯士除賊,不得不爾。若不能殺賊,又不為人所傷,何異逐坐人也。」太祖嘉之,拜北雍州刺史。十三年,論前後戰功,進授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增邑通前一千八百戶。十五年,賜姓和稽氏,進位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豪性凶悍,言多不遜。太祖惜其驍勇,每優容之。豪亦自謂意氣冠羣,終無所屈。李穆、蔡祐初與豪同時開府,後竝居豪之右。豪意不平,謂太祖曰:「外聞物議,謂豪勝李穆、蔡祐。」太祖曰:「何以言之?」豪曰:「世言李穆、蔡祐,丞相臂膊;耿豪、王勇,丞相咽項。以咽項在上,故為勝也。」豪之麄猛,皆此類。十六年,卒,時年四十五。太祖痛惜之,贈以本官,加朔州刺史。子雄嗣,位至大將軍。

高琳字季珉,[11]其先高句麗人也。六世祖欽,為質於慕容廆,遂仕於燕。五世祖宗,率眾歸魏,拜第一領民酋長,賜姓羽真氏。祖明、父遷仕魏,咸亦顯達。琳母嘗祓禊泗濱,遇見一石,光彩朗潤,遂持以歸。是夜夢見一人,衣冠有若仙者,謂其母曰:「夫人向所將來之石,是浮磬之精。若能寶持,必生令子。」其母驚寤,便舉身流汗,俄而有娠。及生,因名琳字季珉焉。[12]

魏正光初,起家衞府都督。從元天穆討邢杲,破梁將(沈)〔陳〕慶之,[13]以功轉統軍。又從爾朱天光破万俟醜奴,論功為最,除寧朔將軍、奉車都尉。後隨天光敗於韓陵山,琳因留洛陽。

魏孝武西遷,從入關。至溱水,為齊神武所追,拒戰有功,封鉅野縣子,邑三百戶。大統初,進爵為侯,增邑四百戶,轉龍驤將軍。頃之,授直閣將軍,遷平西將軍,加通直散騎常侍。三年,從太祖破齊神武於沙苑,轉安西將軍,進爵為公,增邑八百戶。累遷衞將軍、銀青光祿大夫、右光祿大夫。四年,從擒莫多婁貸文。仍戰河橋,琳先驅奮擊,勇冠諸軍。太祖嘉之,謂之曰:「公即我之韓、白也。」拜太子左庶子。尋以本官鎮玉壁。復從太祖戰邙山,除正平郡(中正)〔守〕,[14]加大都督,增邑三百戶。齊將東方老來寇,琳率眾禦之。老恃其勇健,直前趣琳。短兵接,琳擊之,老中數瘡而退,謂其左右曰:「吾經陣多矣,未見如此健兒。」後乃密使人勸琳東歸,琳斬其使以聞。進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散騎常侍。除鄜州刺史,加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侍中。

孝閔帝踐阼,進爵犍為郡公,邑一千戶。武成初,從賀蘭祥征吐谷渾,以勳別封一子許昌縣公,邑一千戶,除延州刺史。又從柱國豆盧寧討稽胡郝阿保、劉桑德等,破之。二年,文州氐酋反,詔琳率兵討平之。師還,帝宴羣公卿士,仍命賦詩言志。琳詩末章云:「寄言竇車騎,為謝霍將軍,何以報天子?沙漠靜妖氛。」帝大悅曰:「獯獫陸梁,未時款塞,卿言有驗,國之福也。」

保定初,授梁州總管、十州諸軍事。天和二年,徙丹州刺史。三年,遷江陵〔副〕總管。[15]時陳將吳明徹來寇,總管田弘與梁主蕭巋出保紀南城,唯琳與梁僕射王操固守江陵三城以抗之。晝夜拒戰,凡經十旬,明徹退去。巋表言其狀,帝乃優詔追琳入朝,親加勞問。進授大將軍,仍副衞公直鎮襄州。六年,進位柱國。建德元年,薨,時年七十六。贈本官,加冀定齊滄州五州諸軍事、[16]冀州刺史,諡曰襄。

子儒,少以父勳賜爵許昌(郡)〔縣〕公,[17]拜左侍上士。後襲爵犍為郡公,位至儀同大將軍。

李和本名慶和,其先隴西狄道人也。後徙居朔方。父僧養,以累世雄豪,善於統御,為夏州酋長。

和少敢勇,有識度,狀貌魁偉,為州里所推。賀拔岳作鎮關中,乃引和為帳內都督。以破諸賊功,稍遷征北將軍、金紫光祿大夫,賜爵思陽公。尋除漢陽郡守。治存寬簡,百姓稱之。

至大統初,加車騎將軍、左光祿大夫、都督,累遷使持節、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散騎常侍、侍中、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夏州刺史,賜姓宇文氏。太祖嘗謂諸將曰:「宇文慶和,智略明贍,立身恭謹,累經委任,每稱吾意。」遂賜名意焉。改封永豐縣公,邑一千戶。保定二年,除司憲中大夫,進爵義城郡公。尋又改封德廣郡公,出為洛州刺史。和前在夏州,頗留遺惠,及有此授,商洛父老,莫不想望德音。和至州,以仁恕訓物,獄訟為之簡靜。天和三年,進位大將軍,拜延綏丹三州武安伏夷安民三防諸軍事、延州刺史。六年,進柱國大將軍。建德元年,改授延綏銀三州文安伏夷安民周昌梁和五防諸軍事。以罪免。尋復柱國。

隋開皇元年,遷上柱國。和立身剛簡,老而逾勵,諸子趨事,若奉嚴君。以意是太祖賜名,市朝已革,慶和則父之所命,義不可違。至是,遂以和為名。二年,薨,贈本官,加司徒公、徐兗邳沂海泗六州刺史。諡曰肅。子徹嗣。

伊婁穆字奴干,代人也。父靈,善騎射,為太祖所知。太祖嘗謂之曰:「昔伊尹保衡於殷,[18]致主堯舜。卿既姓伊,庶卿不替前緒。」於是賜名尹焉。歷金紫光祿大夫、衞將軍、隆州刺史,賜爵盧奴縣公。

穆弱冠為太祖內親信,以機辯見知,授奉朝請,常侍左右。邙山之役,力戰有功,拜子都督、丞相府參軍事,轉外兵參軍。累遷帥都督、平東將軍、中散大夫,歷中書舍人、尚書駕部郎中、撫軍將軍、大都督、通直散騎常侍。嘗入白事,太祖望見悅之,字之曰:「奴干作儀同面見我矣。」於是拜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賜封安陽縣伯,邑五百戶。轉大丞相府掾,遷從事中郎,除給事黃門侍郎。

魏廢帝二年,穆使於蜀。屬伍城郡人趙雄傑與梓潼郡人王令公、鄧朏等搆逆,眾三萬餘人,阻涪水立柵,進逼潼州。穆遂與刺史叱羅協率兵破之。增邑五百戶。

孝閔帝踐阼,拜兵部中大夫,治御正,進爵為侯,增邑五百戶。尋進位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保定初,授軍司馬,進爵為公。四年,除金州總管、八州諸軍事、金州刺史。天和二年,增邑二千一百戶。又為民部中大夫。

衞公直出鎮襄州,以穆為長史。郢州城民王道𦙃反,[19]襲據州城。直遣穆率百餘騎馳往援之。穆至城下,頻破𦙃眾。會大將軍高琳率眾軍繼進,𦙃等乃降。唐州山蠻恃險逆命,穆率軍討之。蠻酋等保據石窟一十四處,穆分軍進討,旬有四日,竝破之,虜獲六千五百人。六年,進位大將軍。建德初。授荊州,復以穆為總管府長史。[20]穆頻貳戚藩,甚得匡贊之譽。

入為小司馬。從柱國李穆平軹關等城,賞布帛三百疋、粟三百石、田三十頃。五年,從皇太子討吐谷渾。還,穆殿,為渾人圍。會劉雄救至,乃得解。後以疾卒。

楊紹字子安,弘農華陰人也。祖興,魏新平郡守。父國,中散大夫。[21]

紹少慷慨有志略,屢從征伐,力戰有功。魏永安中,授廣武將軍、屯騎校尉、直盪別將。普泰初,封平鄉男,邑一百戶,加征西將軍,金紫光祿大夫。

魏孝武初,遷衞將軍、右光祿大夫,進爵冠軍縣伯,邑百戶。大統元年,進爵為公,增邑六百戶。[22]累遷車騎將軍、通直散騎常侍、驍衞將軍、左光祿大夫。四年,出為鄜城郡守。紹性恕直,兼有威惠,百姓安之。稽胡恃眾與險,屢為抄竊。紹率郡兵從侯莫陳崇討之,疋馬先登,破之於默泉之上。加帥都督、驃騎、常侍、[23]朔州大中正。十三年,錄前後功,增邑通前二千二百戶,除燕州刺史。累遷大都督、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復從大將軍達奚武征漢中。時梁宜豐侯蕭循固守梁州。[24]紹以為懸軍敵境,圍守堅城,曠日持久,糧饟不繼,城中若致死於我,懼不能歸,請為計以誘之。乃頻至城下挑戰,設伏待之。循初不肯出。紹又遣人罵辱之,循怒,果出兵,紹率眾偽退。城降。[25]以功授輔國將軍、中散大夫,聽回授一子。

又從柱國、燕國公于謹圍江陵。紹鬭於枇杷門,流矢中股而力戰不衰。事平,賞奴婢一百口,進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26]除衡州刺史,[27]賜姓叱利氏。[28]孝閔帝踐阼,進位大將軍。[29]保定二年,卒,贈成文等八州刺史。[30]諡曰信。子雄嗣,大象末,上柱國、邽國公。[31]

王雅字度容,闡熙新(固)〔囶〕人也。[32]少而沈毅,木訥寡言,有膽勇,善騎射。太祖聞其名,召入軍,累有戰功。除都督,賜爵居庸縣子。[33]

東魏將竇泰入寇,雅從太祖擒之於潼關。沙苑之戰,雅謂所部曰:「彼軍殆有百萬,今我不滿萬人,以常理論之,實難與敵。但相公神武命世,股肱王室,以順討逆,豈計眾寡。丈夫若不以此時破賊,何用生為!」乃擐甲步戰,所向披靡,太祖壯之。又從戰邙山。時大軍不利,為敵所乘,諸將皆引退,雅獨廻騎拒之。敵人見其無繼,步騎競進。雅左右奮擊,頻斬九級,敵眾稍卻,雅乃還軍。太祖歎曰:「王雅舉身悉是膽也。」錄前後功,進爵為伯,除帥都督、鄜城郡守。政尚簡易,吏人安之。遷大都督、延州刺史,轉夏州刺史,加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進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世宗初,除汾州刺史。勵精為治,人庶悅而附之,自遠至者七百餘家。保定初,復為夏州刺史,卒于州。

子世積嗣。少倜儻有文武幹略。大象末,上大將軍、宜陽郡公。[34]

達奚寔字什伏代,河南洛陽人也。高祖涼州,魏征西將軍、山陽公。父顯相,武衞將軍。

寔少修立,有幹局。起家給事中,加冠軍將軍。魏孝武初,授都督,鎮弘農。後從西遷,封臨汾縣伯,邑六百戶。遷大行臺郎中,仍與行臺郎神鎮潼關。[35]及潼關失守,即與大都督陽山武戰於關,[36]東魏人甚憚之。從太祖擒竇泰,復弘農,破沙苑,皆力戰有功,增邑三百戶,加車騎將軍、左光祿大夫。十三年,又授大行臺郎中、相府掾,轉從事中郎。寔性嚴重,太祖深器之。累遷大都督、持節、通直散騎常侍。魏廢帝二年,除中外府司馬。

大軍伐蜀,以寔行南岐州事,兼都軍糧。[37]先是,山氐生獷,不供賦役,歷世羈縻,莫能制御。寔導之以政,氐人感悅,竝從賦稅。[38]於是大軍糧餼,咸取給焉。尋徵還,仍為司馬。六官建,拜蕃部中大夫,加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進爵平陽縣公。武成二年,授御正中大夫,治民部,兼晉公護司馬。

保定元年,出為文州刺史,卒於州,時年四十九。贈文康二州刺史。諡曰恭。子豐嗣。

劉雄字猛雀,臨洮子城人也。少機辯,慷慨有大志。大統中,起家為太祖親信。尋授統軍、宣威將軍、給事中,除子城令,加都督、輔國將軍、中散大夫,兼中書舍人,賜姓宇文氏。孝閔帝踐阼,加大都督,歷司市下大夫,齊右下大夫,治小駕部,進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保定四年,治中外府屬,從征洛陽。

天和二年,遷駕部中大夫,四年,兼齊公憲府掾,從憲出宜陽,築安義等城。五年,齊相斛律明月率眾築通關城以援宜陽。[39]先是,國家與齊通好,約言各保境息民,不相侵擾。至是,憲以齊人失信,令雄使於明月,責其背約。雄辭義辯直,齊人憚焉。使還,兼中(府)外〔府〕掾。[40]尋加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封周昌縣伯,邑六百戶。齊人又於姚襄築伏龍等五城,以處戍卒。[41]雄從齊公憲攻之,五城皆拔。憲復遣雄與柱國宇文盛於齊長城已西,連營防禦。齊將段孝先等率眾圍盛。營外先有長塹,大將軍韓歡與孝先交戰不利,雄身負排,率所部二十餘人,據塹力戰,孝先等乃止。軍還,遷軍司馬,進爵為侯,邑一千四百戶。

建德初,授納言,轉軍正,復為納言。二年,轉內史中大夫,除(侯)〔候〕正。[42]高祖嘗從容謂雄曰:「古人云:『富貴不歸故鄉,猶衣錦夜遊。』今以卿為本州,何如?」雄稽首拜謝。於是詔以雄為河州刺史。雄先已為本縣令,復有此授,鄉里榮之。四年,從柱國李穆出軹關,攻邵州等城,拔之。以功獲賞。

(千)〔年〕,皇太子西征吐谷渾,[43]雄自涼州從滕王逌率軍先入渾境,去伏侯城二百餘里,[44]逌遣雄先至城東舉火,與大軍相應。渾洮王率七百餘騎逆戰。雄時所部數百人先竝分遣斥候,在左右者二十許人。雄即率與交戰,斬首七十餘級,雄亦亡其三騎。自是從逌連戰之,雄功居多,賞物甚厚。及軍還,伊婁穆殿,為賊所圍。皇太子命雄救之。雄率騎一千解穆圍。增邑三百戶,加上開府儀同三司。

其年,大軍東討,雄從齊王憲拔洪洞,下永安。軍還,仍與憲廻援晉州。未至,齊後主已率大兵親自攻圍,晉州垂陷。憲遣雄先往察其軍勢。雄乃率步騎千人,鳴皷角,遙報城中。尋而高祖兵至,齊主遁走。從平幷州,拜上大將軍,進爵趙郡公,邑二千戶,舊封廻授一子。明年,從平鄴城,進柱國。其年,從齊王憲總北討稽胡。[45]軍還,出鎮幽州。

宣政元年四月,突厥寇幽州,擁略居民。雄出戰,為突厥所圍,臨陣戰歿。贈亳州總管、七州諸軍事、亳州刺史。子昇嗣。以雄死王事,大象末,授儀同大將軍。

侯植字仁幹,上谷人也。燕散騎常侍龕之八世孫。高祖恕,魏北地郡守。子孫因家于北地之三水,[46]遂為州郡冠族。父欣,(秦)〔泰〕州刺史、[47]奉義縣公。

植少倜儻,有大節,容貌奇偉,武藝絕倫。正光中,起家奉朝請。尋而天下喪亂,羣盜蜂起,植乃散家財,率募勇敢討賊。以功拜統軍,遷清河郡守。後從賀拔岳討万俟醜奴等,每有戰功,除義州刺史。在州甚有政績,為夷夏所懷。

及齊神武逼洛陽,植從魏孝武西遷。大統元年,授驃騎將軍、都督,賜姓侯伏侯氏。從太祖破沙苑,戰河橋,進大都督,加左光祿大夫。涼州刺史宇文仲和據州作逆,植從開府獨孤信討擒之,拜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封肥城縣公,邑一千戶。[48]又賜姓賀屯。魏恭帝元年,從于謹平江陵,進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賜奴婢一百口,別封一子汧源縣伯。六官建,拜司倉下大夫。孝閔帝踐阼,進爵郡公,增邑通前二千戶。

時帝幼冲,晉公護執政,植從兄龍恩為護所親任。及護誅趙貴,而諸宿將等多不自安。植謂龍恩曰:「今主上春秋既富,安危繫於數公。共為唇齒,尚憂不濟,況以纖介之間,自相夷滅!植恐天下之人,因此解體。兄既受人任使,安得知而不言。」龍恩竟不能用。植又乘間言於護曰:「君臣之分,情均父子,理須同其休戚,期之始終。明公以骨肉之親,當社稷之寄,與存與亡,在於茲日。願公推誠王室,擬迹伊、周,使國有泰山之安,家傳世祿之盛,則率土之濱,莫不幸甚。」護曰:「我蒙太祖厚恩,且屬當猶子,誓將以身報國,賢兄應見此心。卿今有是言,豈謂吾有他志耶。」又聞其先與龍恩言,乃陰忌之。植懼不免禍,遂以憂卒。贈大將軍、(正)〔平〕(陽)〔揚〕光三州諸軍事、平州刺史,[49]諡曰節。[50]子定嗣。[51]

及護伏誅,龍恩與其弟大將軍、武平公萬壽竝預其禍。高祖治護事,知植忠於朝廷,乃特免其子孫。定後位至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史臣曰:王傑、王勇、宇文虬之徒,咸以果毅之姿,效節於擾攘之際,終能屠堅(執)〔覆〕銳,[52]立禦侮之功,裂膏壤,據勢位,固其宜也。仲尼稱「無求備於一人」,信矣。夫文士懷溫恭之操,其弊也愞弱;武夫稟剛烈之質,其失也敢悍。故有使酒不遜之禍,拔劍爭功之尤。大則莫全其生,小則僅而獲免。耿豪、王勇,不其然乎。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1. 保定三年進位大將軍 「位」原作「爵」。宋本、南本、局本作「位」。張元濟云:「按大將軍非爵」,以為「爵」字誤。按張說是,今逕改。「三年」疑有誤,見下條。
  2. 三年詔傑與隨公楊忠自(漢)〔漠〕北伐齊至幷州而還 按上已出「保定三年」,不應重複。詔楊忠伐齊在保定三年五六三年十二月,「至幷州而還」在四年正月,見卷五武帝紀上、卷一九楊忠傳。這裏承上保定三年,應作「其年」,如果包舉還師,則也可繫於四年。若這條的「三」字不誤,則上條的「三」字必誤。又卷一九楊忠傳,這次伐齊,楊忠北出武川,和突厥會師南下,攻晉陽,去「漢北」絕遠。「漢」乃「漠」之訛。卷一九楊忠傳有「若從漠北入幷州,極為險阻」語,可證,今據改。
  3. 子孝僊 北史卷六六王傑傳作「遷」。
  4. 賞帛二千疋 「二」原作「一」,諸本和冊府卷三八二四五四八頁、卷八二四九七九二頁、御覽卷三一0一四二五頁都作「二」,殿本刻誤,今逕改。
  5. 勇獨請封兄子元興 北史本傳無「元」字,乃雙名單稱。
  6. 破梁人於下溠遂平歐陽酇城 「下溠」魏書卷八0賀拔勝傳作「下迮」。見卷一四校記第一七條。
  7. 十一年出為南秦州刺史 冊府卷三八二四五四八頁作「十二年」。
  8. 曾祖伊與敦祖長壽父文孤 北史卷七九宇文述傳「伊」作「侰」,「文孤」單作「孤」。
  9. 仍從賀蘭祥平洮陽(供)〔洪〕和二城 按「供」字誤,今改正,見卷二0校記第一四條。
  10. 遂家於神武川 北史卷六六耿豪傳無「神」字。
  11. 字季珉 御覽卷三九八一八三八頁「季」作「秀」。
  12. 字季珉焉 冊府明本卷八二四九七九二頁「季」作「秀」,宋本冊府作「季」。御覽卷三九八一八三八頁作「因以名字焉」,下有「及長,有大度智略」七字,今本周書無。
  13. 破梁將(沈)〔陳〕慶之 張森楷云:「『沈』當作『陳』。沈是宋臣,陳事具見梁書紀傳。」按張說是,冊府卷三八二四五四九頁正作「陳慶之」。今據改。
  14. 除正平郡(中正)〔守〕 宋本、南本、北本、汲本皆無「正」字。張元濟云:「按『中』乃『守』之訛,見北史卷六六高琳傳。」按張說是,冊府卷三七三四四三三頁也作「正平郡守」。今據改。
  15. 遷江陵〔副〕總管 北史本傳作「副總管」。按卷二七田弘傳,弘為江陵總管,「令副總管高琳拒守」。本傳下文也明言「總管田弘」。這裏脫「副」字,今據補。
  16. 加冀定齊滄州五州諸軍事 張森楷云:「『滄州』之『州」字誤。」按張說是,冀、定、齊、滄只四州,與「五州諸軍事」不合,「州」字乃一州名之誤。但不知是哪一州。
  17. 子儒少以父勳賜爵許昌(郡)〔縣〕公 宋本「郡」作「縣」。張森楷云:「『郡』當作『縣』,上文可證。」按上文稱「以勳別封一子許昌縣公」。張未見宋本,所說正合。今據改。
  18. 昔伊尹保衡於殷 宋本「保」字模糊,百衲本及北史卷六六伊婁穆傳、冊府卷八二四九七九二頁「保」作「阿」。
  19. 郢州城民王道𦙃反 冊府卷三八二四五五0頁「𦙃」作「胃」。
  20. 建德初授荊州復以穆為總管府長史 按「授荊州」沒有主名,上有缺文。據下文「穆頻貳戚藩」句,其人必是宗室近支。卷一三代王達傳,他在建德初出為荊州刺史,時地相合。原文當云「建德初,代公達授荊州,復以穆為總管府長史」。
  21. 祖興魏新平郡守父國中散大夫 文館詞林卷四五二薛道衡後周大將軍楊紹碑銘下簡稱楊紹碑作「祖國,鎮西將軍,父定,新興太守」,則國是紹之祖。碑是紹子雄隋初所立,疑傳誤。
  22. 進爵冠軍縣伯邑百戶大統元年進爵為公增邑六百戶 楊紹碑先云「封饒陽縣開國伯,邑三百戶」,在授征西將軍之前。又云「尋封荊州冠軍縣開國公,邑五百戶」。按傳先已封平鄉男一百戶,進封為伯,應增食邑,「百戶」當作「三百戶」。據傳楊紹以「冠軍縣伯」進爵為公,據碑則以「饒陽縣伯」進封「冠軍縣公」,食邑也有不同。
  23. 加帥都督驃騎常侍 張森楷云:「『驃』當作『散』,否則『驃騎』下省將軍二字,尚可正名,若省『散騎』二字,則不知是何常侍矣。」
  24. 宜豐侯蕭循 宋本「宜豐」作「恆農」。按南史卷五二鄱陽王恢附孫脩傳稱「封宜豐侯」,周書、北史有關紀傳和通鑑卷一六四五0九0頁都作「宜豐」,唯周書卷二文帝紀下魏廢帝元年,宋本作「宜農」,無此地名。知「恆農」乃「宜豐」之訛。又「脩」「循」二字古籍每多混淆,本書和梁書都作蕭循,南史本傳作「脩」,但南北史都「循」「脩」或修互見。漢魏南北朝墓誌集釋蕭翹墓誌圖版五0五稱翹為「太保公宜豐王循第四子」,循未嘗封王,但可證其封邑是「宜豐」,其名為「循」。
  25. 紹率眾偽退城降 按偽退怎能迫使蕭循投降。通鑑卷一六四五0八七頁云:「循怒,出兵與戰。都督楊紹伏兵擊之,殺傷殆盡。」下一句話既不見本書卷一九達奚武傳和北史卷六八楊紹傳,當即出於此傳。知「偽退」下當有「伏兵擊之殺傷殆盡」等語,傳本脫去。
  26. 事平賞奴婢一百口進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楊紹碑作「郢都於是底定,拜開府儀同三司,封儻城郡公,邑三千戶」。按碑云拜開府,可以包括驃騎大將軍。而傳不言改封「儻城」,據隋書卷四三觀德王雄傳說楊紹封儻城縣公,雖「郡」「縣」不同,知此傳遺漏。
  27. 除衡州刺史 按衡州是齊地,在今麻城,見北齊書卷四文宣紀天保十年、隋書卷三一地理志下永安郡條。周之衡州不知在何處。楊紹碑說他「歷任燕按此周之燕州,亦不知所在、敷、豳三州刺史」,不舉「衡州」,疑「衡」字誤。
  28. 賜姓叱利氏 北史本傳作「賜姓叱呂引氏」。按魏書卷一一三官氏志既有「叱利氏」,又有「叱呂氏」,「叱呂引」當即「叱呂」,與「叱利」不是一姓,不知孰是。
  29. 孝閔帝踐阼進位大將軍 楊紹碑作「天和元年,進位大將軍」。
  30. 保定二年卒贈成文等八州刺史 楊紹碑稱「以周建德元年卒於豳州,贈成、文、鄧、扶、洮五州諸軍事,成州刺史」,按卒年自當以碑為正。贈官州數不同,隋書卷四三觀德王雄傳稱紹「仕周歷八州刺史」,當是合燕、敷、豳三州及贈官之五州。疑周書誤。
  31. 子雄嗣大象末上柱國邽國公 隋書卷四三觀德王雄傳作「大象中,進爵邘國公」,北史卷六八楊紹附子雄傳百衲本先作「邗」,後作「邘」,疑作「邘」是。參卷七校記第五條。
  32. 闡熙新(固)〔囶〕人也 北史卷六八王雅傳百衲本「固」作「囶」,殿本同周書。魏書卷一0六下地形志下夏州闡熙郡有新𡆾縣,隋書卷二九地理志上朔方郡長澤縣條作新囶。楊氏隋志考證卷一云:「隋書王世積傳卷四0『闡熙新囶人』。又周書王雅傳『闡熙新固人』,『固』當是誤字。案玉篇:『囶』古『國』字。」按楊說是,今據改。
  33. 賜爵居庸縣子 「庸」原作「康」。諸本和北史本傳、冊府卷八三五九九一一頁都作「庸」。二張以為「康」字誤。按魏書卷一0六上地形志上東燕州上谷郡有居庸縣。殿本刻誤,今逕改。
  34. 大象末上大將軍宜陽郡公 隋書卷四0王世積傳稱「高祖受禪,進封宜陽郡公」,北史本傳附子世積傳同。不在大象末。
  35. 仍與行臺郎神鎮潼關 按這時鎮守潼關的將領是毛鴻賓見北史卷四九毛遐附弟鴻賓傳,未任行臺。郎神也不見紀載。冊府卷三九三四六五八頁無「仍與行臺郎神」六字。疑涉上「行臺郎中」而衍。
  36. 即與大都督陽山武戰於關 冊府卷三九三四六五八頁作「即與大都督楊山武楊當作陽拒魏於關」。按陽山武即陽雄之父猛卷四四陽雄傳,乃是西魏將。冊府文義較明,照周書的說法,倒像陽為東魏將了。疑「戰」上脫「拒」字。
  37. 兼都軍糧 冊府卷四八三五七七八頁「都」下有「督」字,疑當有此字。
  38. 竝從賦稅 冊府卷四八三五七七八頁「稅」作「役」。按上云「不供賦役」,疑作「役」是。
  39. 築通關城以援宜陽 北齊書卷一七斛律金附子光傳「通」作「統」。
  40. 兼中(府)外〔府〕掾 原作「中府外掾」。張森楷云:「『外』字當在府上,此誤倒文。」按上已云雄「治中外府屬」。中外府是都督中外諸軍事府的省稱。張說是,今乙正。
  41. 以處戍卒 宋本「戍」作「戎」。
  42. (侯)〔候〕正 北史卷六六劉雄傳、冊府卷七八二九二九四頁「侯」作「候」,是。今據改。
  43. 以功獲賞五(千)〔年〕皇太子西征吐谷渾 按「獲賞」當斷句,或下有脫文。「五千」是「五年」之訛。皇太子贇「討吐谷渾」,見卷六武帝紀建德五年。本傳在下文又說「其年,大軍東討,雄從齊王憲拔洪洞,下永安,仍與憲迴援晉州」,據卷六武帝紀和卷一二齊王憲傳也都是建德五年的事。如果上文沒有標明五年,則這個「其年」便直承上文「四年」之後,不但把進攻吐谷渾列於四年,而且把伐齊平幷州一概記在四年了。因知「千」為「年」之訛。今改正。
  44. 伏侯城 卷六武帝紀建德五年八月條作「伏俟城」,卷五0吐谷渾傳殿本作「伏俟」,宋本前作「伏侯」,後作「伏俟」。按隋書卷八三吐谷渾傳、通典卷一九0吐谷渾條都作「伏俟」,「侯」字疑誤。
  45. 其年從齊王憲總北討稽胡 按「總」下當脫「兵」字。
  46. 侯植字仁幹上谷人也高祖恕魏北地郡守子孫因家于北地之三水 八瓊室金石補正賀屯植墓誌作「字永顯,建昌郡人也」。字不同,或是二字,或先後改易。傳稱上谷人,是指郡望,下稱他「家於北地之三水」,實是三水人。按魏書卷一0六下地形志下三水屬涇州新平郡。隋書卷二九地理志上北地郡有三水縣。太平寰宇記卷三四邠州三水縣條云:「大統十四年移縣於今邠州西北一十五里。」改屬北地,亦當在此時。隋之北地郡乃是地形志豳州的西北地郡,和治富平的雍州北地郡非一地。侯植的高祖在魏時官北地郡守,豈能因官徙居新平郡之三水。這自然不可靠。但居於三水,是事實。建昌郡,魏書地形志屬涼州。漢魏南北朝墓誌集釋七賀屯植墓誌跋云:「又後改新平為建昌」,注云「此非地形志涼州之建昌郡,參楊守敬說」。今檢諸地志及寰宇記不見所謂「新平後改建昌」之說,楊氏隋志考證亦無此語。或趙氏別有所據。
  47. 父欣(秦)〔泰〕州刺史 諸本「秦」都作「泰」。張森楷以為「秦」字誤。按魏書卷一0六下地形志下別有秦州,領河東、北鄉二郡,和治上封的秦州並置。錢氏考異卷三0據魏、周、齊書中多見泰州,而不見地形志,以為「此『秦州』當為泰州之譌」。本條的「泰州」諸本不誤,當是殿本妄改,今改正。
  48. 封肥城縣公邑一千戶 賀屯植墓誌載歷官,末云:「肥城縣開國公、食邑一千七百戶」,食戶數不同。傳又稱:「孝閔帝踐阼,進爵郡公,增邑通前二千戶」,墓誌不紀此事,似即以縣公終。
  49. 贈大將軍(正)〔平〕(陽)〔揚〕光三州諸軍事平州刺史 宋本「陽」作「楊」,南本、北本、汲本、局本都作「揚」。張森楷云:「『陽』誤,作『揚』是。」按既稱平州刺史,諸軍事所舉的第一個州,也應是平州。賀屯植墓誌稱:「追贈公使持節、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大都督、光揚平三州諸軍事、光州刺史。」植為宇文護所忌,死後恐只贈本官。大將軍或是誅護後加贈。傳之「正州」,據誌也可證為「平州」之訛,但哪一州刺史也不同。「正」「陽」今據諸本和墓誌改。
  50. 諡曰節 賀屯植墓誌云:「諡曰斌公。」按可能是初諡「斌」,宇文護死後,因他曾觸犯權臣,故改諡「節」。
  51. 子定嗣 賀屯植墓誌稱「世子定遠」。其他五子,上一字都是「定」字,若是雙名單稱,也應舉下一字。知「定」下脫「遠」字。
  52. 終能屠堅(執)〔覆〕銳 宋本、汲本、局本「執」作「覆」。二張以為「執」字誤。按北史卷六六傳論也作「覆」。今據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