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書/卷4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列傳第三十四 周書
卷四十三 列傳第三十五
令狐德棻
列傳第三十六

李延孫 韋祐 韓雄 陳忻 魏玄

李延孫,伊川人也。祖伯扶,魏太和末,從征懸瓠有功,為汝南郡守。父長壽,性雄豪,有武藝。少與蠻酋結託,屢相招引,侵滅關南。孝昌中,朝議恐其為亂,乃以長壽為防蠻都督,給其鼓節,以慰其意。長壽冀因此遂得任用,亦盡其智力,防遏羣蠻。伊川左右,寇盜為之稍息。永安之後,盜賊蜂起,長壽乃招集叛亡,徒侶日盛。魏帝藉其力用,因而撫之。乃授持節、大都督,轉鎮張白塢。後為河北郡守,轉河內郡守。所歷之處,咸以猛烈聞。討捕諸賊,頻有功。授衞大將軍、北華州刺史,賜爵清河郡公。及魏孝武西遷,長壽率勵義士拒東魏。孝武嘉之,復授潁川郡守,遷廣州刺史。東魏遣行臺侯景率兵攻之,長壽眾少,城陷,遂遇害。大統元年,追贈太尉、使持節、侍中、驃騎大將軍、冀定等十二州諸軍事、定州刺史。

延孫亦雄武有將帥才略。少從長壽征討,以勇敢聞。初為直閤將軍。賀拔勝為荊州刺史,表延孫為都督。肅清鵶路,頗有功力焉。及長壽被害,延孫乃還,收集其父之眾。

自魏孝武西遷之後,朝士流亡。廣陵王欣、錄尚書長孫稚、潁川王斌之、安昌王子均及建寧、江夏、隴東諸王并百官等携持妻子來投延孫者,延孫即率眾衞送,并贈以珍玩,咸達關中。齊神武深患之,遣行臺慕容紹宗等數道攻之。延孫奬勵所部出戰,遂大破之,臨陣斬其揚州刺史薛喜。於是義軍更振。乃授延孫京南行臺、節度河南諸軍事、廣州刺史。尋進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大都督,賜爵華山郡公。延孫既荷重委,每以剋清伊、洛為己任。頻以少擊眾,威振敵境。

大統四年,為其長史楊伯蘭所害。[1]後贈司空、冀定等六州刺史。子人傑,有祖、父風。官至開府儀同三司、和州刺史,改封潁川郡公。延孫弟義孫,亦官至開府儀同三司。

韋祐字法保,京兆山北人也。少以字行於世。世為州郡著姓。祖駢,雍州主簿。舉秀才,拜中書博士。父義,前將軍、上洛郡守。魏大統時,以法保著勳,追贈秦州刺史。

法保少好遊俠,而質直少言。所與交遊,皆輕猾亡命。人有急難投之者,多保存之。雖屢被追捕,終不改其操,父沒,事母兄以孝敬聞。慕李長壽之為人,遂娶長壽女,因寓居關南。正光末,四方雲擾。王公被難者或依之,[2]多得全濟,以此為貴遊所德。乃拜員外散騎侍郎,加輕車將軍。及魏孝武西遷,法保從山南赴行在所。除右將軍、太中大夫,封固安縣男,邑二百戶。

及長壽被害,其子延孫收長壽餘眾,守禦東境。朝廷恐延孫兵少不能自固,乃除法保東洛州刺史,配兵數百人,以援延孫。法保至潼關,弘農郡守韋孝寬謂法保曰:「恐子此役,難以吉還也。」法保曰:「古人稱不入虎穴,不得虎子。安危之事,未可預量。縱為國殞身,亦非所恨。」遂倍道兼行。東魏陝州刺史劉貴以步騎千餘邀之。法保命所部為圓陣,且戰且前。數日,得與延孫兵接,乃并勢置柵於伏流。未幾,太祖追法保與延孫率眾還朝,賞勞甚厚。乃授法保大都督。[3]四年,除河南尹。及延孫被害,法保乃率所部,據延孫舊柵。頻與敵人交兵,每身先士卒,單馬陷陣,是以戰必被傷。嘗至關南,與東魏人戰,流矢中頸,從口中出,當時氣絕。輿至營,久之乃蘇。九年,拜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鎮九曲城。

及侯景以豫州來附,法保率兵赴景。景欲留之,法保疑其有貳心,乃固辭還所鎮。十五年,加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尋進爵為公。會東魏遣軍送糧饋宜陽,法保潛邀之。轉戰數十里,兵少不敵,為流矢所中,卒於陣。諡曰莊。子初嗣。建德末,位至開府儀同大將軍、閻韓防主。

韓雄字木蘭,河南東垣人也。祖景,魏孝文時為赭陽郡守。

雄少敢勇,膂力絕人,[4]工騎射,有將率材略。及魏孝武西遷,雄便慷慨有立功之志。大統初,遂與其屬六十餘人於洛西舉兵,數日間,眾至千人。與河南行臺楊琚共為掎角。[5]每抄掠東魏,所向剋獲。徒眾日盛,州縣不能禦之。東魏洛州刺史韓賢以狀聞,鄴乃遣其軍司慕容紹宗率兵與賢合勢討雄。戰數十合,雄兵略盡,兄及妻子皆為賢所獲,將以為戮。乃遣人告雄曰:「若雄至,皆免之。」雄與其所親謀曰:「奮不顧身以立功名者,本望上申忠義,下榮親戚。今若忍而不赴,人謂我何。既免之後,更思其計,未為晚也。」於是,遂詣賢軍,即隨賢還洛。乃潛引賢黨,謀欲襲之。事泄,遁免。

時太祖在弘農,雄至上謁。太祖嘉之,封武陽縣侯,邑八百戶。遣雄還鄉里,更圖進取。雄乃招集義眾,進逼洛州。東魏洛州刺史元湛委州奔河陽,其長史孟彥舉城款附。俄而領軍獨孤信大軍繼至,雄遂從信入洛陽。時東魏將侯景等圍蓼塢,雄擊走之。又從太祖戰於河橋。軍還,仍鎮洛西。拜假平東將軍、東郡守,遷北中郎將。邙山之役,太祖命雄率眾邀齊神武於隘道。神武怒,命三軍併力取雄。雄突圍得免。除東徐州刺史。太祖以雄劬勞積年,乃徵入朝,屢加賞勞。復遣還州。

東魏東雍州刺史郭叔略與雄接境,頗為邊患。雄密圖之,乃輕將十騎,夜入其境,伏於道側。遣都督韓仕於略城東,服東魏人衣服,詐若自河陽叛投關西者。略出馳之,雄自後射之,再發咸中,遂斬略首。除河南尹,進爵為公,加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大都督、散騎常侍。尋進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侍中、河南邑中正。孝閔帝踐阼,進爵新義郡公,[6]增邑通前三千八百戶,賜姓宇文氏。世宗二年,除使持節、都督、中徐虞洛四州諸軍事、中州刺史。

雄久在邊,具知敵人虛實。每率眾深入,不避艱難。前後經四十五戰,雖時有勝負,而雄志氣益壯。東魏深憚之。天和三年,卒于鎮。贈大將軍、中華宜義和五州諸軍事、中州刺史。諡曰威。子禽嗣。

陳忻字永怡,宜陽人也。少驍勇,有氣俠,姿貌魁岸,同類咸敬憚之。魏孝武西遷之後,忻乃於辟惡山招集勇敢少年數十人,寇掠東魏,仍密遣使歸附。大統元年,授持節、伏波將軍、羽林監、立義大都督,賜爵霸城縣男。三年,太祖復弘農,東魏揚州刺史段琛拔城遁走。[7]忻率義徒於九曲道邀之,殺傷甚眾,擒其新安令張祗。太祖嘉其忠款,使行新安縣事。及獨孤信入洛,忻舉李延孫為前鋒,[8]仍從信守金墉城。及河橋戰不利,隨軍西還,復行新安縣事。東魏遣土人牛道恆為(揚)〔陽〕州刺史,[9]忻率兵擊破之,進爵為子。常隨崤東諸將鎮遏伊、洛間,每有功効。九年,與李遠迎高仲密,仍從戰邙山。及大軍西還,復與韓雄等依山合勢,破東魏三城,斬其金門郡守方臺洛。增邑六百戶。尋行宜陽郡事。東魏復遣劉盆生為金門郡守,忻又斬之。除鎮遠將軍、魏郡守。俄授使持節、平東將軍、顯州刺史。太祖以忻威著敵境,仍留靜邊,弗令之任。十年,侯景築九曲城,忻率眾邀之,擒其宜陽郡守趙嵩、金門郡守樂敬賓。十三年,從李遠平九曲城,授帥都督。東魏將爾朱渾願率精騎三千來向宜(城)〔陽〕,[10]忻與諸將輕兵邀之,願遂退走。十五年,除宜陽郡守,加大都督、撫軍將軍。十六年,進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散騎常侍。與齊將東方老戰於石泉,破之,俘獲甚眾。時東魏每歲遣兵送米饋宜陽,忻輒與諸軍邀擊之,每多剋獲。

魏恭帝元年,又與開府斛斯璉等,共齊將段孝先戰于九曲,大破之。二年,進位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加侍中。其年,授宜陽邑大中正,賜姓尉遲氏。太祖以忻著績累載,贈其祖昆及父興孫俱為儀同三司,昆齊州刺史,興孫徐州刺史。東魏洛州刺史獨孤永業號有智謀,往來境上,倚伏難測。忻與韓雄等恆令間諜覘其動靜,齊兵每至,輒擊破之。故永業深憚忻等,不敢為寇。

孝閔帝踐阼,徵忻入朝,進爵為伯,尋又進爵許昌(郡)〔縣〕公,[11]增邑一千戶。武成元年,除熊州刺史,增邑通前二千六百戶。又與開府敕勒慶破齊將王鸞嵩。仍從柱國陸通復石泉城。天和元年,卒於位。

忻與韓雄里閈姻婭,少相親昵。俱總兵境上三十餘載,每有禦扞,二人相赴,常若影響。故得數對勍敵,而常保功名。雖竝有武力,至於挽彊射中,忻不如雄;散財施惠,得士眾心,則雄不如忻。身死之日,將吏荷其恩德,莫不感慟焉。子萬敵嗣。朝廷以忻雅得士心,還令萬敵領其部曲。

魏玄字僧智,任城人也。六世祖休,仕晉為魯郡守。永嘉南遷,遂居江左。父承祖,魏景明中,自梁歸魏,[12]家於新安。

玄少慷慨,有膽略。普泰中,除奉朝請。頻從軍與梁人交戰。永安初,以功授征虜將軍、中散大夫。及魏孝武西遷,東魏北徙,人情騷動,各懷去就。玄遂率募鄉曲,立義於關南,即從韋法保與東魏司徒高敖曹戰於關口。及獨孤信入洛陽,隸行臺楊琚防馬渚。復與高敖曹接戰。自是每率鄉兵,抗拒東魏。前後十餘戰,皆有功。

邙山之役,大軍不利,宜陽、洛州皆為東魏守。崤東立義者,咸懷異望。而玄母及弟竝在宜陽。玄以為忠孝不兩立,及率義徒還關南鎮撫。太祖手書勞之,除洛陽令,封廣宗縣子,邑四百戶。十三年,與開府李義孫攻拔伏流城,[13]又剋孔城,即與義孫鎮之。尋移鎮伏流。十四年,授帥都督、東平郡守,轉河南郡守,加大都督。十六年,洛安民雍方雋據郡外叛,率步騎一千,自號行臺,攻破郡縣,囚執守令。玄率弘農、九曲、孔城、伏流四城士馬討平之。魏恭帝二年,拜車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孝閔帝踐阼,進爵為伯,增邑通前九百戶。保定元年,移鎮蠻谷。四年,進位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徙鎮閻韓。仍從尉遲迥圍洛陽。天和元年,陝(西)〔州〕總管尉遲綱[14]遣玄率儀同宇文能、趙乾等步騎五百於鹿盧交南,邀擊東魏洛州刺史獨孤永業。永業有眾二萬餘人,[15]玄輕將五騎行前覘之,卒與之遇,便即交戰,殺傷數十人,獲馬并甲矟等,永業遂退。二年,進爵為侯。除白超防主。三年,遷熊州刺史。政存簡惠,百姓悅之。四年,轉和州刺史、伏流防主,進爵為公。五年,齊將斛律明月率眾向宜陽,兵威甚盛,玄率兵禦之,每戰輒剋。後以疾卒於位。

史臣曰:二國爭彊,四郊多壘,鎮守要害,義屬武臣。李延孫等以勇略之姿,受扞城之寄。灌瓜贈藥,雖有愧於昔賢;禦侮折衝,足方駕於前烈。用能觀兵伊、洛,保據崤、函,齊人沮西略之謀,周朝緩東顧之慮,皆數將之力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1. 為其長史楊伯蘭所害 卷三三趙剛傳作「楊伯簡」。參卷三三校記第一0條。
  2. 王公被難者或依之 宋本及北史卷六六韋祐傳「被」作「避」。
  3. 乃授法保大都督 宋本「乃」作「仍」,疑是。
  4. 雄少敢勇膂力絕人 御覽卷三八六一七八五頁「敢勇」下有「魁岸」二字。
  5. 共為掎角 原作「犄」,宋本、南本作「椅」,北史卷六八韓雄傳百衲本作「掎」,張元濟云:「『椅』乃『掎』之訛,見北史。」按張說是,今逕改。
  6. 進爵新義郡公 「新」原作「親」。諸本及北史本傳都作「新」,殿本刻誤,今逕改。
  7. 東魏揚州刺史段琛拔城遁走 按戰事在弘農附近,「揚」當作「陽」。下陽州刺史牛道恆即代段琛,「陽」也訛「揚」,據通鑑改。見第九條。此處諸本皆同,通鑑無文,故不改。
  8. 忻舉李延孫為前鋒 殿本考證云:「舉」疑當作「與」。
  9. 東魏遣土人牛道恆為(揚)〔陽〕州刺史 通鑑卷一五八四九0一頁「揚」作「陽」。是,今據改。參卷三一校記第一0條。
  10. 東魏將爾朱渾願率精騎三千來向宜(城)〔陽〕 宋本「城」作「陽」。張元濟以為「城」字誤,云:「時忻行宜陽郡事。」按忻本宜陽人,這時雖授顯州刺史,傳稱「仍留靜邊,弗令之任」,即是留在宜陽。宜城渺不相涉,今據改。
  11. 尋又進爵許昌(郡)〔縣〕公 宋本及北史卷六六陳欣傳欣即忻「郡」作「縣」。按魏書卷一0六中地形志中鄭州有許昌郡,云「天平元年置」,領有許昌縣。此外又有三個許昌縣:一屬北揚州汝陰郡,一屬潁州北陳留、潁川二郡,一屬揚州潁川郡。據此知北魏無許昌郡,東魏天平初始置。陳忻封爵在周初,郡既不在周境內,即使是遙封,也不會承認東魏的建置。當作「縣」是,今據改。
  12. 父承祖魏景明中自梁歸魏 按魏書卷七一裴叔業傳附載魏承祖事,承祖隨叔業降魏,事在南齊永元二年,即魏景明元年五00年,「梁」當作「齊」。
  13. 十三年與開府李義孫攻拔伏流城 錢氏考異卷三二云:「此大統之十三年,即東魏武定五年,傳不書大統者,闕文也。」
  14. (西)〔州〕總管尉遲綱 宋本、南本、局本及本書卷二0尉遲綱傳、冊府卷四一九四九九六頁「西」作「州」。張元濟以為「西」字誤,云:「見傳十二即卷二0。」按張說是,今據改。
  15. 永業有眾二萬餘人 冊府卷四一九四九九六頁「萬」作「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