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淳臨安志 (四庫全書本)/卷05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十四 咸淳臨安志 卷五十五 卷五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咸淳臨安志卷五十五  宋 潜說友 撰
  官寺四
  倉塲庫務等
  行在贍軍激賞酒庫所
  大庫十三
  東庫
  清煮並在崇新門裏
  西庫
  清庫在橋樓曰西樓
  煮庫在涌金門外
  南庫
  清庫在清河坊南樓曰
  煮庫在社壇南
  北庫
  清庫在鵝鴨橋東樓曰春樓
  煮庫在祥符橋
  中庫
  清庫在衆樂坊北樓曰中和
  煮庫在井亭橋北
  南上庫
  清庫在睦親坊北
  煮庫在東青門外北
  南外庫
  清庫在便門外清水閘
  煮庫在嘉會門外
  北外庫
  清庫在左家橋北樓曰春融
  煮庫在江漲橋南
  西溪庫
  並在九里松大路一庫二門
  天宗庫
  清庫在天宗門裏
  煮庫在餘杭門外上閘東
  赤山庫
  清庫在赤山武狀元坊口
  煮庫在左軍教塲側
  崇新庫
  清煮並在崇新門外
  徐村庫
  在六和塔以南徐村
  小庫九
  安溪庫
  在安溪市
  餘杭庫
  在餘杭縣中
  奉口庫
  在奉口市
  解城庫
  在仁和縣界□頭
  鹽官庫
  在鹽官縣市
  長安庫
  在長安鎮市
  許村庫
  在許村市屬仁和縣界
  臨平庫
  在臨平鎮市
  湯鎮庫
  在湯村鎮市
  碧香諸庫
  錢塘正庫
  在錢塘門外樓曰先得
  錢塘棧庫
  在縣前
  北新庫
  在鵞鴨橋北醋坊巷内
  煮碧香庫
  在西橋東
  潘葑棧庫
  在禮部貢院對河下
  外有潘葑庫在常州無錫縣
  記文呂吉甫杭州監酒㕔記先王之制凡宮室皆以其命數貴賤為之節王公雖尊不得侈于法而列士雖賤其所以享時節具燕私者亦使有以處之此僣逼所以不加于上下而名位之所以列也自先王之制廢而庶人得以宅侯宅而弗問則尚何等級隆殺之論哉故當途勢官髙堂大厦嘗廢于逰觀之所不及而冗曹散吏有房奥不足以異子婦而暨茨不足以庇風雨者亦其勢然也則今之為筦庫官者其為冗散尤甚管庫之事無大小一稟于其州則州雖胥吏賤人皆得盗勢舞威為勾刺其間雖職之所當守而欲廢興者有不能自列况其居處之私乎杭于東南為大州而其官府多因錢氏之故居特為宏壯自州之掾曹與比邑之主簿尉皆得大第以居而管庫官之舍以數十計庳廹頽圯僅不得與其最比此固足以知吾論之不過也自吾為州之酒官長上者繼皆當世之能賢而吾之親實來待官期于此居不足以容于是得請于州而新之凡材榦之入工役之程吾躬為之操筭而評之故其實不浮而得功多棟宇之廣倍于其舊而繕治過之以至于講習燕休莫不有所州之人習于疇昔之陋觀若以是為太侈也予以為天下之酒利杭最為厚嵗入錢以千計者殆四十萬以方他州之所入不啻數十使計功以論享則其居若此曷足以為侈哉故予之來唯恐㑹計之不當以空其官責雖終日起居于糟漿之側氣臭酷烈薫目逆鼻而不敢以為勞愛嗇斗筲以駕御欺謾畢力于賤丈夫之所為而不敢以為辱凡此者無他以為吾方以是而䝉其獲不可以素焉而已矣夫使吾蒞其職者君也夫吾必待于此而莫之得已者天也君與天皆吾之所制命而無以逃者吾其敢不受而安之乎世之君子固有當其守而以服其役為恥者非吾之所敢知也吾于是道古今之故所以異吾之不可辭于命而記之使繼我知皆由是而有其居為足以無愧焉
  錢庫
  都錢庫
  在府治中門内
  場
  柴場
  在𠉀潮門外浙江岸及欏木教塲内
  糴場
  在徳勝橋東
  瓶場
  在餘杭門外第三閘
  灰場
  鑄冶場
  並在東青門外北
  局
  交錢局
  在府治後
  浙西安撫司
  庫
  激賞庫
  在府治以貯官物安撫潛説友增創土庫一所
  囬易庫
  在薦橋東
  閑林酒庫
  在餘杭縣界閑林步
  石瀬東酒庫
  西酒庫
  並在餘杭縣界石瀬步
  青山酒庫
  桃源酒庫
  並在臨安縣界元𨽻府淳祐間撥𨽻帥司外有徳清正酒庫在安吉州徳清縣市徳清東西二酒庫在五林局累璉市東西二酒庫在安吉州歸安縣界上海酒庫在嘉興府華亭縣界
  
  鐵場
  在東青門外北以貯軍需
  船場
  在東青門外北蔵教練忠節水軍船隻
  
  賣酒局
  在豐儲倉邉家渡東
  鹽事所
  
  都鹽倉
  在艮山門外
  天宗倉
  在天宗門裏
  場
  湯鎮場
  在湯鎮
  仁和場
  在湯鎮
  許村場
  在許村
  鹽官場
  在鹽官
  南路場
  在鹽官
  茶槽場
  在仁和縣界端平橋
  錢塘場
  在錢塘縣界浮山
  新興場
  在鹽官
  蜀山場
  在許村
  巖門場
  在許村
  上管場
  下管場
  並在鹽官
  新興以下五場監煎各一員並攝官外有西興錢清二場係在紹興府界
  
  本所錢庫
  在府治教塲内
  轉運司
  
  抽解竹木場又名木税場
  一在徐村     一在兒門
  一在七郎堂巷   一在天宗門
  一在螺螄橋    一在范浦柵
  一在北郭     一在江漲橋
  
  船塲
  在薦橋門外
  庫
  架閣庫
  在薦橋門外
  寄收庫
  舊在本司咸淳八年吳運判益改創于犒賞酒庫所之側
  記文盧尚書鉞撰大學曰生財有大道生之者衆食之者寡為之者疾用之者舒則財恒足矣又曰未有上好仁而下不好義者也未有府庫財非其財者也蓋嘗思之大學平天下一章以生財有道為歸宿而究其所以為道自上仁下義之外無他説蓋有民而後有君有君而後有百司庶府上之為君者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一人下之為天子命吏其于民也將有以取之必先有以養之既不剥下以媚上亦不SKchar人以肥已于是乎國與民俱足而有司之嬴儲經費亦無悖入悖出之患此財之所以常足也國朝自藝祖開基諸路置轉運以搃賦輿罔不惟正之供兩浙為東南奥區承平時賦入王府而在官在民者裕如也南渡後翠華駐蹕兩淛眎畿甸于是上而宫禁次而省臺部寺營繕應辦漕與尹率分任之異時僉壬得志宫府之體不一倖門鼠穴旁午㨗出寸紙下指呼叱咄應接無時休甚者逺而郡國帑蔵宿儲根括殆盡况畿漕乎今天子踐祚以來却貢獻絶羡餘崇樸素禁奢靡興自聖躬化始宫掖厥亦惟元勛重臣以仁義之學輔成君徳是以好賜無所濫土木無所營腐夫黠胥無得以姦利相表裏此畿漕交承之所以有庫也夫以中興百四十八年之司存厯百七十餘之使指昔帑藏常苦匱乏而今錢幣積二百餘萬此非聖君躬儉節用元臣九式均節之賜歟九江吴君益領漕事之明年視公儲之充羡嘅舊帑之湫隘乃度地于犒賞庫之側為屋二十五間公宇吏舍各有其所中為搃庫翼以兩廊周以崇垣塼石瓦甓既堅既宻經始于是年之三月越兩月竣事為費十萬楮有竒乃叙其梗㮣屬記于余余作而言曰斯庫之創固上仁下義之明驗也抑余以為財之積固難而守其財者尤難守財者固難而善繼其守者尤難咸淳初元距今將漕者凡七人日積月累涓涓江河不有吳君孰與瀦之非善守之難也有増羡無滲漏庶乎其善繼矣否則有化為無實化為虚雖有此庫誰有此庫哉余于是乎書非徒為吴君喜又將以勉後之人咸淳八年六月朔日
  公使錢酒庫
  在本司内
  提領犒賞酒庫所
  在樓店務側
  臨安府
  倉
  鎮城倉
  在餘杭門裏師姑橋淳祐三年趙安撫與𥲅重建為厫二十畿甸重根本倉箱富峙儲自從今以始屢喜有年書咸淳五年安撫潜説友重修
  常平倉
  在鎮城倉東淳祐三年趙安撫與𥲅重建
  
  交木場
  在龍山
  抽解竹木場
  在浙江㟁
  北大場
  一在打繩巷江漲橋南
  一在餘杭塘上
  子場
  在西溪
  柴場
  一在糯米倉新房廊巷
  一在金波橋南瓦子後河下
  一在舊糧料院巷内
  一在太平坊融和坊巷
  一在俞家園活水巷内
  一在將作監修文坊巷内
  一在薦橋上中沙巷内
  一在睦親坊宗學相對
  一在新橋油局橋下蠟局内
  一在鹽橋上八界巷内
  一在衆安橋北南起居亭
  一在富樂坊内
  一在將軍橋大瓦後
  一在聞扇子巷
  一在𠉀潮門裏石板巷
  一在豐樂橋親事營南門投西毛郎巷
  一在大樹下七郎堂巷内
  一在糰子巷鵞鴨橋北
  一在茉莉園軍將橋下參議㕔對
  
  軍資庫
  在府衙門左淳祐五年趙安撫與𥲅重建
  囬易庫
  在豐樂橋南嘉熙元年趙安撫與懽重建
  常平庫
  元在軍資庫内淳祐五年改属通判南㕔
  公使錢庫
  在府衙東
  公使酒庫
  元在府衙西淳祐六年趙安撫與𥲅改建于西教場東北門
  甲仗庫
  元在府衙東淳祐六年趙安撫與𥲅移建于教場東北隅咸淳六年安撫潜説友又移建于玉蓮堂舊址
  書板庫
  在公使庫内
  公使醋庫
  在府衙後教場角子門
  紅亭醋庫
  在菜市橋東街南面北
  大路營醋庫
  在小新營上街東
  棚前醋庫
  在棚北橋東面西
  北比較醋庫
  在都酒務西新房廊相對
  都醋庫
  在井亭橋東大街面北
  朝天門醋庫
  在朝天門裏大街面西
  修城北醋庫
  在鵝鴨橋東大路面北
  南北較醋庫
  在三橋大街面北
  城南醋庫
  在牛皮巷口龍舌頭停閉日久已行坍倒續據㸃檢所柴客葛太請佃安頓柴薪月納公使庫息錢
  范浦醋庫
  在仁和尉司衙側
  江漲橋醋庫
  在城北廂醋房巷橋河東㟁
  
  樓店務
  在府治東中和坊内
  都税務
  在壩頭市東大和橋北
  浙江税務
  在浙江岸跨浦橋南
  龍山税務
  在嘉會門外浙江岸龍山之東唐坰嘗監龍山税見古靈薦稿
  北郭税務
  在餘杭門外淳祐六年趙安撫與𥲅重建
  江漲橋税務
  在江漲橋鎮市淳祐三年重建
  
  都作院
  在白龜池
  諸縣
  餘杭縣
  縣倉
  在縣東
  税務
  在溪南
  臨安縣
  常平倉
  在縣南六十歩
  縣倉
  在縣治東
  錢庫
  在縣治
  酒務
  祥符志云在縣南五十歩太平興國五年
  税務
  在縣西市廂去縣三里祥符志云太平興國五年至道二年徙于縣治太平祥符二年四月徙今處
  於潜縣
  縣倉
  在縣城
  税務
  在縣城西二十歩
  酒務
  在縣西二十歩乆廢紹興十年以後百姓均納酒課名錢隆興元年縣令葉衡申請抱買開沽
  富陽縣
  縣倉
  在縣城東南一百步依石頭山古名石頭倉城周二里三步俯臨大江寳慶元年燬今徙于縣治之西十步
  縣庫
  在縣治
  抵當庫
  附于税務
  酒務
  在縣治之東去縣二十歩
  税務
  在縣治之東南去縣二十步
  新城縣
  縣倉
  在縣治東
  縣庫
  在縣治
  酒務
  在縣西一百步
  税務
  在縣西一百步東安驛之側
  鹽官縣
  常平倉
  在縣西一十五步唐貞元十年
  省倉
  在縣東南一十步紹興八年
  酒務
  在縣北三百步淳化四年置今改為贍軍犒賞所
  税務
  在縣北一百步
  昌化縣
  縣倉
  在簿尉㕔舍南
  酒務
  在縣市
  税務
  在縣治北
  舘驛
  樟亭驛
  晏元獻輿地志云在錢塘縣舊治之南五里今為浙江亭
  北郭驛亭
  舊在餘杭門外北郭税務側淳祐六年趙安撫與𥲅重建
  題詠白樂天樟亭驛見楊九詩往恨今愁應不殊題詩梁下又踟蹰羡君獨夢見兄弟我到天明睡亦無 樟亭雙櫻詩南舘西軒兩樹櫻春條長是夏隂成素華朱實今雖盡碧葉風來别有情 宿樟亭驛詩夜半樟亭驛愁人起望鄉月明何處見潮水白茫茫 鄭谷樟亭驛閣詩故國江山外登臨返照間潮來無別浦木落見他山沙鳥晴飛逺漁人夜唱閒嵗窮歸未得心逐片帆還 孟浩然與錢塘令登樟亭驛詩百里聞雷震鳴絃暫輟彈府中聨騎出江上待潮觀照日秋空逈浮雲渤澥寛驚濤來似雪一坐凛生寒 又與杭州司户登樟亭驛詩水樓登一望半出青林髙帟幕英寮敞旁筵下客叨山藏伯禹穴城壓伍胥濤今日觀溟漲垂綸欲釣鰲 曹既明夜宿浙江亭詩夜半潮聲撼客床卧聽柔櫓閙空江驚囬倦枕鄉闗夢海日烘山上曉𥦗
  餘杭
  苕溪館在縣南少西與鑑亭相近淳祐間徙縣東南半里外舊志即鑑亭非
  臨安
  安豐驛在縣南三十步
  桂芝舘在縣東南二百步按祥符舊志云唐大中十一年縣令陳思復置初號東館咸通十四年天降桂子及産瑞芝改為桂芝館
  待賔館在縣西南二百步
  於潜
  潜溪館在縣西二十步舊名潜川驛紹興四年令邵文炳遷于縣南門外一里
  芙蓉館去潜溪館七十步
  鶴山館在縣北二里
  富陽
  長夀館去縣四十五里地名官莊
  馬驛在縣東四十步嘉定壬申令程珌建
  會江驛嘉定癸酉令程珌于通濟橋東買地創建㨿江山之勝紹定中令周晉闢地創樓扁曰清涵萬象之閣
  迎恩館在邑庠之南寳慶中令張修建
  朝天館在縣東廟山二十里令李廸建
  題詠徐叅政清叟題會江驛詩髙閣盈千丈征人借一棲水連天上下山會浙東西炊甑榮枯幻浮雲出處齊感時心欲醉風雨更凄迷 曹侍郎豳和云未到桐江上先尋舊隠棲水光明月夜山影夕陽西道在行蔵逸身輕得䘮齊更從髙處看轉覺路非迷
  新城
  東安驛在縣西一百步即東安鎮
  馬驛在東安驛之北
  鹽官
  義亭驛在縣西北二十五里唐貞觀五年置舊號桑亭八年改今名
  光華亭在縣北一里淳熙四年令魏伯恂建
  海昌館在縣北三百五十步舊名班宣嘉定元年令潘景䕫修更今名
  海昌亭在縣西北二十五里長安上閘之傍自杭循西道行必于此艤舟以需啟鑰
  昌化
  雙溪驛在縣前一百一十步熙寜六年縣令陸元長建宣和四年錢氷重建紹興三年令黄夀修開禧二年令章伯奮建新亭旁立東坡蘓公祠三衢徐冠為之記
  記文令黄夀雙溪驛記縣舊有雙溪館東坡公参寥子儒林丈人子墨客卿皆嘗見于賦咏嵗月寖久上漏下濕𥦗毁楯折登髙臨逺不足以快方寸而增雙明余承乏攝職始鳩工選材剔蠧除朽不費于官不勞于民而遂落成或者謂縣之宿弊未革庶事頽弛宜若緩其本而急其末謹其小而忽其大予謂不然周之盛時凡國野之道自十里之廬至五十里之舘其寄寓之所逺近備具後世設為賔舍蓋得周之遺意賢者信之衆人忽焉單襄公聘楚假道于陳侯不在疆宰不授舘而單公知陳之有咎薛恵令于彭城郵亭不備而薛宣知恵之不任職夫以客舘不治未為深害而單公薛宣諄諄于此何哉蓋事之末如此則其本可知小如此則其大可知唐昌邑雖小而部使者郡督郵之所臨按卿大夫士君子之所經從属兵亂煨燼之餘乏駐車託宿之地豈無發單公薛宣之嘆者乎方將排牒訴之倥偬適日月之間暇招來僚友方洋盤礴𣂏雲安之麴米煮江南之荈芽而寓目焉兹舘之下派分則玉虬怒奔濤鼓則素練濶曵曉烟忽開夕霏乍合鷗鷺飛翔漁釣上下花明栁宻裝束駘蕩枯蘆敗葦醖造平淡供一日之眺望助四時之吟賞舒無窮之景涵不盡之意仿彿乎沅湘之洲依稀乎苕霅之渚雖洞庭彭蠡汪洋澎湃疑無二致况前人之規模指畫非獨樂乎此也其有以寓成周秩官之意而謹單公薛宣之戒豈不美哉然則四方之客舘一舉而兩得其有𩔖于斯者乎因又即其隂敞小閣掲名清賦繼髙標于靖節增壯觀于一時 徐冠新亭記唐山古山水縣唐天后朝析于於潜皇朝太平興國間改今名中興行在之属邑也縣治之前溪分南北流豗奔放熙寜間縣令陸元長臨北流為亭東坡先生蘓公軾經逰亭上題詩紀事有雙澗響空之語前挹南屏諸峯森聳竒麗洲渚演迤漁歌野艇晨往晝泳出沒灘下其後廣驛以舘勞四方之賔客于是車馬𨽻人有時囂處而臨眺之勞不得以聽其意之所適前修雅韻泉石晶瑩浸以湮汩開禧二年永嘉張侯顧其棟宇頽圯因廢撤土别置舘于上清宫之東偏即故址一新其亭旁為屋像東坡而祠之對岸號南園舊有臺榭之勝自雙溪跨橋以入一日水大至橋壊而亭摧邑人自是無騁目縱步之地侯曰是亦雙溪之襟帯也于是又為亭三摘東坡詩句分榜之曰芎笋曰倦飛曰自招皆所以還舊也逮政閑領客優㳺觴詠遐想漁人争渡之髙風必為長太息于斯矣聞南渡之初錢塘多榛莽廢墟有新甿于屋前植竹數箇蔽遮西景一日老將過其旁抜而斥之曰若以此為安身耶數十年間和好既講故老淪落置讐不談蓋天下之寜乆矣江沱遂為宴安窟宅名園列第萃聚錢塘掩映湖山窮極錢氏富盛之習下至深山逺縣皆有逰觀之美舒嘯之娱方今警邊燧弔遺黎侯以㢘平嚴整振之以長才撫綏恵養斯民懐徳畏威服教可使制梃以撻甲兵之堅利驅以攘却誰能禦之吾知侯之儒雅逺韵將移為忠義許國矣侯其謂何系以詩曰溪流湯湯山客林林公行于亭鼓瑟鼓琴山禽活活溪石崒崒公休于亭左經右律山有嘉木侯薪侯蒸尋尺之末厦屋之楹淠彼容舠烝徒以顧屹爾中流恢我王度公無戀斯民無去思百里之闓千里之畿
  題詠東坡自雙溪亭步尋溪源至治平寺詩亂山滴翠衣裘重雙澗響空𥦗户揺飽食不嫌溪笋瘦穿林閒覔野芎苖却愁縣令知逰寺尚喜漁人争渡橋正似醴泉山下路桑枝刺眼麥齊腰 每見田園輒自招倦飛不擬控扶揺共疑楊惲非鋤豆誰信劉章解立苖老去尚貪彭澤米夢歸時到錦江橋宦逰莫作無家客舉族常懸似細腰 參寥子道潜雙溪舘呈趙徳茂詩吴㑹溪山搃可憐此堂雄覧獨能全銀河兩派來天上黛色千峯落檻前樵斧聲沉蒼靄裡釣竿人立白鷗邉多才李賀無能敵妙句行看陋衆妍 葛勝仲詩黒雲含雨迷溪舘白鳥棲烟映市橋 黄䇿詩已列危峩浮倒影故淙寒碧䕶孤洲峯囬路斷迷征客雪濺雷奔阻下鷗 左譽詩孤嶼藏烟迷宿鷺扁舟和雨駐沙鷗 何恭詩已喜開簾見山色何妨欹枕聴溪聲 翁世修詩明月不隨雙派去白雲長為數峯留夜𥦗星火歸漁艇曉檻晴嵐映市橋 沈長卿詩亂山浮翠横空堞白露拖烟下晩洲 又左譽詩山色晩來猶入坐藥苖春後自成畦范石湖題昌化縣雙溪舘詩翠染南山擁縣門一洲横截兩溪分長官日永無公事卧聽灘聲看白雲
  郵置
  南路廵舖置司建徳府
  錢塘縣界
  𠉀潮門斥堠 馬遞
  浙江斥堠 馬遞
  洋泮橋斥堠
  南城斥堠 馬遞
  牛坊斥堠
  新砂斥堠 馬遞
  淳橋斥堠
  上墟斥堠 馬遞
  已上舖兵壹伯肆拾伍人
  富陽縣界
  廟山斥堠
  赤松斥堠 馬遞
  東門斥堠
  步社斥堠 馬遞
  黄山斥堠
  安道斥堠 馬遞
  已上舖兵捌拾陸人
  新城縣界
  干塢斥堠
  新城斥堠 馬遞
  茗塢斥堠
  換塘斥堠 馬遞
  已上舖兵伍拾捌人
  北路廵轄置司湖州市
  錢塘縣界
  省前舖
  南至𠉀潮門外舖
  北至北郭舘
  北郭舖
  東至上塘仁和鹽官兩縣界下界首舖共二十五舖接連嘉興府崇徳縣界
  北至下塘洛瀆舖共九舖接連安吉州徳清縣界
  西至老人舖共四舖接連餘杭縣界令元舖
  餘杭縣界
  令元舖
  至横瀆舖
  横瀆舖
  北至餘杭縣末界南獨松舖共一十一舖接連安吉縣界
  西至臨安於潜縣下市門舖共一十三舖
  市門舖
  北至末界千秋嶺共六舖接連寜國府界西至昌化縣末界昱嶺舖共一十一舖接連徽州界
  已上舖兵柒伯叁拾叁人
  咸淳臨安志卷五十五
<史部,地理類,都會郡縣之屬,咸淳臨安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