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淳臨安志 (四庫全書本)/卷08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十五 咸淳臨安志 卷八十六 卷八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咸淳臨安志卷八十六  宋 潜說友 撰
  園亭
  登臨㳺觀之娱末耳雖然隆上都而觀萬國是亦有繫焉昔人有言天下之治亂候於洛陽之盛衰洛陽之盛衰候於園囿之興廢夫善覘人國者廼或於是得之所謂不知其形視其景非邪然園囿一也有藏歌貯舞流連光景者有曠志怡神蜉蝣塵外者有澄想遐觀運量宇宙而㳺特其寄焉者嘻使園囿常興而無廢天下常治而無亂非後天下之樂而樂其誰能叙園亭
  水月園
  在大佛頭之西紹興中髙宗皇帝撥賜楊和王存中御書水月二字後復獻於御前孝宗皇帝撥賜嗣秀王伯圭中有水月堂俯瞰平湖前列萬栁燕㳺者多集焉
  題詠范石湖雨中集水月詩獻之今年不堪暑天亦相憐病良苦明更中秋法合凉夜半行雲曉行雨蘄州竹簟清如氷饑蚊倔強猶飛鳴下床早喜衣裳徤出門更覺山川明曵屐扶藜尋水月不惜垂垂巾角折竹間松下已凄然却要芳樽生暖𤍽
  梅荘園
  在西馬堘韓蘄王園廣一百三十畆堂曰樂静曰清風及竹軒皆髙宗皇帝御書又有澄緑堂水閣梅坡芙蓉堆及四時花木各有亭
  水竹院落
  在西林橋南太傅平章賈魏公别墅先是理宗皇帝御書二閣扁賜公其一曰奎文之閣公遂擇勝地敞層宇以荷上賜閣之下為堂曰秋水觀則今上皇帝宸畫也圃於湖西者大率多幽窈之趣若俯浩蕩眇空碧非穿林越磴意不得騁而快也兹堂枕湖漘左挟孤山右帯蘓堤皆若却立屏侍不敢廹近波光萬頃與䦨檻相直無少障礙鳯凰諸山舉頭叅前又有道院舫亭等傑然為登覧最其一曰懋徳大勲之閣則掲於山隂里第云
  真珠園
  在雷峯北張循王園内有真珠泉故以名有髙寒堂
  秀埜園
  在葛嶺水仙王廟西劉鄜王園内有四并堂
  雲洞
  在錢塘門外古桞林楊和王園直抵北關最為廣袤洞築土為之中通徃來其上為樓又有堂曰萬景天全群山環列洞之旁為崇山峻嶺有亭曰紫翠間尤可逺眺桂亭曰芳所荷亭曰天機雲錦皆號勝處
  北園
  在天水院橋福王府園
  勝景園
  在長橋南舊名南園慈福以賜韓𠈁胄後復歸御前理宗皇帝撥賜福王御書勝景二字為扁
  擇勝園
  在錢塘門外九曲墻下紹定三年秀王府剏有理宗皇帝御書擇勝愛閒二扁今徙置它所
  新園
  在錢塘門外酒庫側秀王府園
  隠秀園
  在錢塘門外城北劉鄜王園
  環碧園
  在豐豫門外桞洲寺側楊郡王府園
  挹秀園
  在葛嶺水仙王廟前楊府駙馬園
  謝府新園
  在惠照齋宫西舊為中常侍甘氏園今属謝府有道院村荘四面堂水閣等
  縂宜園
  在㫁橋路口中貴張氏園
  外有濵湖亭宇係官司創建者並載西湖門兹不復出
  餘杭
  鑑亭
  在縣南百歩外下瞰大溪清流如鑑因名
  部伍亭
  在縣東北二里舊志云吳将凌統家餘杭縣於本邑募鄉兵置部伍於此亭
  鼇亭
  晏元獻公輿地志云在縣南五里唐正元初縣令盧鵬建以為㳺賞之地在南湖中山上故曰鼇祥符志云亦名南亭
  嘷亭
  在縣南五里晋郭文居大滌山常出肆貨藥伏虎於此歸晩則虎嘷故曰嘷亭祥符志云即鼇亭聲之訛爾今山下澗石蒼翠竒怪流水潺湲
  放⻱亭
  舊在縣南五里其地居山帯湖巨石叢起有類⻱形唐正元中令盧鵬剏號放⻱亭
  臨安
  瑞亭
  在縣治之南二里
  中和亭
  在縣治東南二里
  東亭
  在縣治之東三里
  西亭
  在縣治之西五里
  青亭
  在縣治之東一十八里
  章村亭
  在縣治西南一十五里
  馬溪亭
  在縣治東北五里
  丁峴亭
  在縣治之東七里
  北湖亭
  在縣治之東三里
  東風亭
  在縣治西北三里
  環錦亭
  邑人俞氏山園
  題詠趙公善卞詩百世垂芳在一經茂林修竹讀書聲園池日渉皆成趣景物天然分外清聊復垂綸藏渭釣等閒釋耒起莘耕知君自有真良貴豈羡斯亭錦得名 趙南塘汝談詩與子鄉隣信有年故王遺事到今傳爽鳩邑改風烟在散騎園分水竹偏髙架挿書供夜讀滿堂成綵敵春妍相如可是區區者戲筆題橋亦偶然 枌社交隂舊有縁蹇驢那得到亭前青山謝傅携樽地白水錢王守塜田尚友詩書厪暇日飬親䐁韭樂豐年異時駟馬榮歸里虗左相迎更可賢
  迎暉亭
  在縣北一十里寶林院山南遥見浙江
  題詠邑令鞏豊詩我來将值日午時千峯照耀碧玻璃集賢村落俯列屋寶林樹木呈幽姿老人言可比雙徑雄妙處乃在阿堵中崇岡展障屹亭在似約老眼專窺東 日出烏鳥飛日入牛羊下再㳺當與夸父期不用山僧逺送迓
  豁然亭
  在縣北二十里福勝院之北山
  題詠太守趙仲藏因逰徑山登亭逺望詩千騎踏青霜東㳺古道場雲籠山骨秀風引水聲長曉日依稀暖寒花取次香後随吹管急空谷荅宫商
  錦野亭
  在西山
  奎照亭
  在縣東七里
  空飛亭
  在九仙山眉山王橚建
  海風江月亭
  在九仙山瀑布前邑令家之巺建
  三休亭
  在玲瓏山
  於潜
  野翁亭
  熙寧間令刁璹建東坡為賦詩云山翁不出山溪翁長在溪不如野翁來徃溪山間後遂増剏三翁亭前挹岝𡼑下臨浮溪為一邑絶景淳熙初令趙師宻更新之
  題詠東坡於潜令野翁亭山翁不出山溪翁長在溪不如野翁來徃溪山間上友麋鹿下鳬翳問翁何所樂三年不去煩推擠翁言此間亦有樂非絲非竹非蛾眉山人醉後鉄冠落溪女笑時銀櫛低我來觀政問風謡皆云吠犬足生𣯛但恐此翁一旦捨此去長使山人索寞溪女啼
  山翁亭
  在縣圃左東山白雲菴側令張大猷建令胡衛昜山巔臨秀亭為之
  溪翁亭
  淳熙初令張大猷立亭於縣西北之潘洲亭廢不復治嘉泰元年令晁百談徙於縣北三里後渚橋之東後令胡衛得舊盧瑢正中所書亭扁立於潘洲新亭上遂還舊觀
  雙溪亭
  潜之潘洲正在二水合流之中令胡衛築新亭上扁曰雙溪
  欵乃亭
  在野翁亭北今廢
  潺湲亭
  在縣城見舊志
  清白泉亭
  令邵文炳經營浮溪橋之始散歩溪岸俯視山𪋤有泉溜冷然色清味甘因築亭於上且以名其酒
  此君軒
  在縣齋軒舊在寂照寺名緑筠東坡倅杭行縣題詩隆興初徙縣治衮繡堂之東寶慶初避御嫌名易以此名記見縣治下東坡詩見寂照寺
  富陽
  望仙亭
  在縣西南二百歩後更名春山偉觀
  近天亭
  權縣趙師燿建参政樓公鑰書扁
  折桞亭
  在縣西今廢
  知津亭
  令吕昭亮建今廢
  入覲亭
  在觀山東嘉定癸酉令程珌建
  新城
  春波亭
  在登平橋之東端平元年令陳旼建
  憇莭亭
  在景德觀之北端平元年令陳旼建
  陳氏園
  題詠晁無咎詩二首山園芙蓉開寂寞嵗云晩公來無與同念我百里逺寒飈吹空林白日下重巘興盡還獨歸挑燈古囊滿 讀公栖鴉詩嵗月傷晼晩公胡不念世蠟屐行避逺覉烏翔别林歸雲抱孤巘我才不及古歎息襟淚滿 東坡次韻云荒凉廢圃秋寂厯幽花晩山城已窮僻况與城相逺我來亦何事徙倚望雲□不見苦吟人清尊為誰滿 許廣淵詩云今日青蕪滿當年碧瓦稠軒楹無寸木池沼有殘丘過客嗟啼鳥居人竟牧牛子孫誰秀穎念祖力重修
  七賢鄉唐氏林亭
  有識春亭四并亭壽豈亭
  題詠孫郎中邦詩華屋耽耽野外居茂林清䕃遶門閭移花植果心無事抱子弄孫歡有餘閒過西疇觀刈穫懶尋南郭命巾車問君為圃嗟予晩便擬歸休學二疏
  鹽官
  緑繞堂
  張横浦名取一水繞田之句
  昌化
  薦菊亭
  循雙溪而上數百歩溪側有窪其泉甘潔東坡常酌以試茶後人號為東坡泉開禧二年令章伯奮作小亭其左曰薦菊蓋取坡詩一盞寒泉薦秋菊之義也
  尋源亭
  在象賢菴之上數十歩
  合溪亭
  溪之上下皆分流湍激於其中合處横亘里許平濶深静開禧元年令章伯奮建
  記文令章伯奮記雙溪與縣治相直流淺湍激市居叢襍無幽閑曠逺之意毎凭欄望上流澗處無數百歩欲一到未暇也一日有客自逺來語與意合遂駢舟至其處水流無聲緑净可燭鬚眉極目平逺正在雙澗上下之間面㕠峯背武隆野航漁舟日夕徃來雲烟收抹頃刻異態舟行容與近一里許石紺白色平鋪水底日光下澈波影内見金緑映漾若織女浪沫循平流徐行散㸃若殘雪不銷者乆之直後夹以蓮蕩屈曲横亘十数畝或水暴漲巨魚自溪泝流而入掉尾鼓鬛以萬計若争赴龍門而變化渡溪登南屏山岩壁峭立古木自石出枝榦瘦硬盤屈冬少霜彫之葉幽静竒絶之觀間見層出不可名状而前人未有收拾品題之者抑山水𩔰晦自有時乎於是自雙溪取徑傍東坡泉登荐菊亭由象賢菴跨二橋沿流而入芟翳規址作亭其上榜以合溪或謂唐昌山水之勝萃於此矣亭成父老聚觀士女龢會咸曰令君遺我以無窮之勝稔我以去後之思而不與我父同其樂也余聞而愧之因自歎曰峴山因羊叔子而名著後世見之為堕淚蘭亭非王右軍則修竹激湍遂湮沒而無聞山川亭榭未有不資人而彰者予每臨文太息即是邑有二事而尤有感於予心焉去縣二十里有灘曰洗耳橋曰白牛山曰箕山問其人則曰巢許常隠於是故因以得名雙溪舊有亭得東坡詩而山水為之增明斯亭亦頼以不朽余貪戀㣲禄無巢許之髙操拙踈多竒又無東坡之才名今合溪之名既以余辱後必得如東坡者品題之而後名始重故書以示後人
  鏡紅亭
  在合溪亭之後十餘歩藕池從其前可徑一里開禧二年令章伯奮建取韓詩平鋪紅蕖蓋明鏡之語
  芳洲亭
  在雙溪亭南岸之中洲
  倦飛亭
  在芳洲之左取坡詩倦飛不擬控扶摇之句
  芎筍亭
  在芳洲之右取坡詩溪筍瘦野芎苗之句
  右三亭開禧元年令章伯奮建
  清暉亭
  在水南道院東舊名歩虗令錢啟易今名中廢淳祐七年令趙希偦重建
  捲雪亭
  在中洲南岸南屏之𪋤淳熙六年令錢啟建
  滴翠亭
  在南屏山淳熙六年令錢啟建
  許由亭
  在晩溪去縣西九里旁有箕山下有洗耳灘又橋名白牛亭名許由舊傳巢許曽隠於此卞令圖經以許逺逰嘗居此山下遂有此名盖得之矣詳見山類
  桃竹軒
  題詠参寥子道潜題王悦道桃竹軒餘杭門西山迤邐岌岌千峯挿天起窮幽摘勝過三邑随處雲林皆可喜邇來杖榮到君家始覺溪山逄骨髄争流萬壑會目前競秀千嵓對𥦗凡丹楓洗雨秋霽餘白鳥出沒嵐光裏主人韻勝無塵埃翠竹紅桃相間栽良辰樽爼慿誰共月友雲朋自徃來
  衘翠軒
  題詠葉三錫峽川盛氏衘翠軒詩平生丘壑心漫浪不覊束青山亦觧意四時共追逐朝翠空濛時北𥦗夢清熟晝寂庭户凉坐課黄卷讀此心與山違對面若掩目孱顔儼如故心境両不觸宴坐搜萬象剖璞出蒼玉木末流夕暉𥦗户影摇緑相對両青眼悠然一笑足此意陶潜知不然問玉局
  滴翠樓
  序文程内翰珌作堪村徐氏滴翠樓序季登築樓蕭御史名而詩之今三十年自餘杭至新安逹康廬九江又由九江以逹於湖湘梁益凡賢士大夫馳輕車道唐山者莫不登樓賦詩而後去故名章雋語鴻音逸韵爛若編貝前編既盈嗣以今集且属僕叙之頋僕低頭受吏縳三年坐簿書朱墨叢中望滴翠不三十里寸旌漂摇㕠蹻不随坐想主人角巾鹿裘朝夕其上雲深篆籀風動𢇁桐山雨溪烟盡顓几席未嘗不臨風自愧也今乃欲僕吐塵土語置諸右簡㸃浣清景得不為山君所不受乎尚幸四月受代而歸酌㕠溪之水洗濯塵容澄滴翠之樓讀滿編之詩平招山色俯挹溪潤聨嵐含輝浮空汎景以㳺乎無倪未知季登能延客否慶元五年上元後三日新安程珌序題詠潯陽蕭御史之敏詩并序乾道五年三月十八日過堪村逆旅主人肅容甚恭問之徐其姓季登其字也飲於小樓之上且求樓名於予予曰亂山滴翠衣裘濕此東坡昌化之詩也請以滴翠名之可乎季登曰唯唯賦両絶以志之云一溪流水漾殘春上有髙樓碧瓦新溪路晝隂元不雨却愁空翠染衣巾 我愛東坡句法遒治平雙澗昔經㳺曽吟滴翠衣裘濕請借佳名牓畫樓
  静觀堂
  蕭源章氏山荘
  題詠章詡首夏静觀堂書懷杖䇿下層嶺來憇雲外荘簷低繞頺垣淡泊在一堂山髙户牖虗風清長夏凉翳翳動林影㶑㶑溪浮光心逺與世隔獨有文史香汲井資嚥嗽蒔藥助體強園中橘為奴沼内芰堪裳蒼官青不老籬下明秋芳陶情在庶物飬性歸琴觴矯首起遐觀是中有濠梁番昜李逺可静觀堂詩君不見通都蕩蕩開九逵肩摩轂擊人争馳危樓百尺獨髙卧下㸔膠擾無休時又不見滄江茫茫與天逺輕舟出沒風濤險此時著身平地人遥憐櫂夫驚破膽静中有味知者希紅塵㧞脚與世違世人顛倒堕醉夢我獨坐照全天機榮名弗羡計非拙浮利勿争痴更絶騁巧不若拙有餘役智何如痴且愚髙堂縣鏡收赴影對此令人發深省
  藏春塢
  題詠宋佽雲老徐氏藏春塢詩屏翳除繁少放寛禮園書圃種仍昆未愁百卉空䑓榭長引春風到酒樽 底用黄鍾律管吹閑萌剰卉日相随向平綠累早敕㫁荷挿伯倫真我師   身名漂泊客燈前過眼花枝一夢還争似不知門外事抱孫携子閲芳妍
  古蹟
  由今日視前日皆古也况數百年以徃之蹟乎春秋内外傳所載以地則晉有有莘之虗衛有昆吾之觀鄭有大庭氏之庫以物則夏后氏之璜在宋甲父之鼎在徐肅慎氏之楛矢在陳盖存古以示後之人固廣記備言之一端也今諸所載凡耆舊所傳聞簡䇿所著記雖不必皆可考證亦因其故而存之庻無舊聞放失之恨云叙古蹟
  風渚
  郡國志云防風氏所封有金鵝山考晋地理志武康縣注云故防風氏國隋地理志云餘杭縣有金鵞山二者不同未知孰是
  吴慶忌宅
  故老云豐儲倉即其故基前有池是慶忌磨劍處餘見詳異門
  晉郭文宅
  在新城縣晏元獻輿地志云靈耀寺即郭文故居
  唐凌凖宅
  在縣西五十歩
  唐褚無量故居
  見天竺重榮檜
  唐朝杉
  在洞霄宫外凡二耆老傳云唐昭宗景福二年閭丘先生自天台山以盂移植於此圍二丈髙三十餘丈葉雖凋减而枝益堅或圖之以為屏障
  唐朝櫟
  見洞霄宫
  古鐘
  在祕書省道山堂下
  宋鼎
  唐鐘
  並見行在録三茅觀
  大鍋
  在浄慈寺貞明二年三月造
  粟山石杵
  太平寰宇記粟山有石杵刻云黄武二年歳在戊午八月三日凡十二字考之吳志黄武二年歳在癸夘後此十五年赤烏元年方是戊午今此刻磨滅不存必記之誤
  袁公松門
  在鹽官縣
  唐羅隠宅
  在新城縣東五里
  岑石
  元在浙江長一丈四尺南北面廣六尺西尺六寸越絶書云秦始皇嘗取此石刻丈六於越東山
  秦王攬船
  在西湖大佛頭詳見石門
  秦王磨劍石
  在鹽官縣東六十里審山之巔
  范蠡塘
  在鹽官縣西三十五里
  晉馮氏井
  在仁和縣臯亭山馮氏於所居發土有古井得石磚八十有四有刻文曰咸和八年十月丁丑朔十日馮氏作皆篆文
  陳朝柏
  見孤山
  隋朝檜
  靈隠寺路九里松唐刺史袁仁敬所植左右各三行相去八九尺門扁吳説書髙宗皇帝嘗欲易以御畫不果但以金餙其字詳見紀遺




  咸淳臨安志卷八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