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鹽船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哀鹽船文
作者:汪中

乾隆三十五年十二月乙卯,儀徵鹽船火,壞船百有三十,焚及溺死者千有四百。是時鹽綱皆直達,東自泰州,西極於漢陽,轉運半天下焉,惟儀徵綰其口。列檣蔽空。束江而立,望之隱若城郭。一夕並命,鬱為枯臘,烈烈厄運,可不悲邪!

於是,玄冥告成,萬物休息,窮陰涸凝,寒威懍冽,黑眚拔來,陽江西匿。群飽方嬉,歌號宴食。死氣交纏,視面惟墨。夜漏始下,驚飈勃發。萬竅怒號,地脈盈決。大聲發於空廓,而水波山立。於斯時也,有火作焉。摩木自生,星星如血,炎光一灼,百舫盡赤,青煙渺渺,票若沃雪。蒸雲氣以為霞,灸陰崖而焦熱。始連楫以下碇,乃焚如以俱沒。跳躑火中,明見毛髮,痛暴田田,狂呼乞竭。轉側張皇,生塗未絕。倏陽焰之騰高,鼓腥風而一映,洎埃霧之重開,遂聲銷而形滅。齊千命於一瞬,指人世以長訣,發冤氣之群蒿,合游氛而障日。行當午而迷方,揚沙樂之嫖疾。衣繒敗絮,墨查炭悄,浮江而下,至於海不絕。

亦有沒者善游,操秀若神。死喪之威,從井有仁。旋入雷淵,併為波臣。又或擇音無門,投身急瀨。知蹈水之必需,猶入險而思濟。挾驚浪以雷奔,勢若齊而終墜,逃灼爛之須臾,乃同歸乎死地。積哀怨於靈臺,乘精爽而為厲。出寒流以浹辰,目涓涓而猶視。知天屬之來撫,憋流血以盈眥。訴強死之悲心,口不言而以意。若其焚剝支離,漫漶莫別。圜者如圈,破者如塊。積埃填竅,麗指失節。嗟狸首之殘形,聚誰何而同穴!收然灰之一杯,辨焚餘之白骨。

嗚呼哀哉!且夫從生乘化,是雲天常。妻孥環之,氣絕寢床。以死衛上,用登明堂,離而不懲,祀為國殤,、。茲有無名,又非其命。天乎何辜,罹此冤橫?游魂不歸,居人心絕。麥飯壺漿,臨江嗚咽。日墜天錯,凄凄鬼語。守哭屯遭,心期冥遇。惟血嗣之相依,尚騰哀而屬路。舉族之沉波,終狐祥而無主。悲夫!叢冢有坎,泰厲有祀。強飲強食,馮其氣類。尚群游之樂,而無為妖崇。

人逢其凶也邪?天降其酷也邪?夫何為而至於此極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