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花寶鑒/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品花寶鑒
全書始 下一回→


  余謂遊戲筆墨之妙,必須繪形繪聲。傳真者能繪形,而不能繪聲;傳奇者能繪聲,而不能繪形,每為憾焉。若夫形聲兼繪者,余於諸才子書,並《聊齋》、《紅樓夢》外,則首推石函氏之《品花寶鑑》矣。

  傳聞石函氏本江南名宿,半生潦倒,一第磋跎,足跡半天下。所歷名山大川,聚為胸中丘壑,發為文章,故邪邪正正,悉能如見其人,真說部中之另具一格者。

  余從友人處多方借抄,其中錯落,不一而足。正訂未半,而借者踵至,雖欲卒讀,幾不可得。後聞外間已有刻傳之舉,又復各處探聽。始知刻未數卷,主人他出,已將其板付之梓人,梓人知余處有抄本,是以商之於余,欲卒成之。即將所刻者呈余披閱。非特魯魚亥豕,且與前所借抄之本少有不同。

  今年春,愁病交集,根無可遣,終日在藥爐茗碗間消磨歲月,頗覺自苦,聊借此以遣病魔。再三校閱,刪訂畫一,七越月而刻成。若非余舊有抄本,則此數卷之板,竟為爨下物矣。

  至於石函氏,與余未經謀面,是書竟賴余以傳,事有因緣,殆可深信。

  嘗讀韓文云:大凡物不得其平則鳴。又云:擇其善鳴者而假之鳴。余但取其鳴之善,而欲使天下之人皆聞其鳴,借紙上之形聲,供目前之嘯傲。鏡花水月。過眼皆空;海市蜃樓。到頭是幻。又何論夫形為誰之形,聲為誰之聲,更何論夫繪形繪聲者之為何如人耶!世多達者,當不河漢余言。是為序。

  幻中了幻居士

  品花寶鑒序

  余前客都中,館於同里某比部宅,曾為《梅花夢》傳奇一部,雖留意於詞藻,而末諧於聲律,故未嘗以之示人。比部賞余文曲而能達,正而能雅,而又戲而善謔,遂囑余為說部,可以暢所欲言,隨筆抒寫,不癒於倚聲按律之必落人窠日乎?時余好學古文詩賦歌行等類,而稗官一書心厭薄之。及秋試下第,境益窮,志益悲,塊然塊壘於胸中而無以自消,日排遣於歌樓舞榭間,三月而忘倦,略識聲容伎藝之妙,與夫性情之貞淫,語言之雅俗,情文之真偽。間與比部品題梨園,雌黃人物,比部曰:「予囑君之所為小說者,其命意即在乎此,何不即以此輩為之?如得成書,則道人所未道也。」余亦心好之,遂竊擬之。始得一卷,僅五千餘言,而比部以為可,並為之點竄斟酌。

  繼復得二三卷,筆稍暢,兩月間得卷十五。借閱者已接踵而至,繕本出不復返,嘩然謂新書出矣。繼以羈愁潦倒,思窒不通,遂置之不復作。

  明年有粵西太守聘余為書記,偕之粵,歷遊數郡間,山水奇絕,覺生平所習之學皆稍進。亦嘗遊覽青樓戲館間,而殊方異俗鮮稱人意。一二同遊者亦木訥士,少宏通風雅。主人從政無暇,此書置之敝簏中八年之久,蟫蝕過半,余亦幾忘之矣。

  及居停回都,又攜余行,勸余再應京兆試。粵境皆山溪幽阻,水道如蛇盤蚓曲,風雪阻舟,巉巉沙石間,日行一二里、二三里不等。居停遂督余續此書甚急,幾欲刻期而待。自粵興安縣境至楚武昌府境。舟行凡七十日,白晝人聲喧雜,不能構思。夜閹人靜,秉燭疾書,共得十五卷。及入長江,風帆便利,過九江,抵金陵,鄉心縈夢,不復能作矣。

  至都已七月中旬,檢出時文試帖等略略翻閱。試事畢,康了如故,年且四十餘矣,豈猶能如青青子衿日事咕嗶耶?固知科名之與我風馬牛也。貧乏不能自歸,仍依居停而客焉。有農部某君,十年前即見余始作之十五卷,今又見近續之十五卷,甚嗜之,以為功已得半,棄之可借,囑予成之,且日來嘵嘵,竟如師之督課。余喜且憚,於臘底擁護挑燈,發憤自勉,五閱月而得三十卷,因以告竣。

  又閱前作之十五卷,前後舛錯,復另易之,首尾共六十卷。

  皆海市蜃樓,羌無故實。所言之色,皆吾目中未見之色;所言之情,皆吾意中欲發之情;所寫之聲音笑貌,妍媸邪正,以至狹邪淫蕩穢褻諸瑣屑事,皆吾私揣世間所必有之事。而筆之所至,如水之過峽,舟之下灘,驥之奔泉。聽其所止而休焉,非好為刻薄語也。至於為公卿,為名士,為俊優、佳人、才婢、狂夫、俗子,則如干寶之《搜神》,任昉之《述異》,渺茫而已。噫,此書也,固知離經畔道,為著述家所鄙,然其中亦有可取,是在閱者矣。

  曠廢十年,而功成半載,固知精於勤而荒於嬉,遊戲且然,況正學乎。

  某比部啟余於始,某太守勖余於中,某農部成余於終,此三君者,於此書實大有功焉。倘使三君子皆不好此書,則至今猶如天之無雲,水之無波,樹之無風,而紙之無字,亦安望有此灑灑洋洋奇奇怪怪五十餘萬言耶?脫稿後為敘其顛末如此。

  天上瓊樓,泥犁地獄,隨所位置矣。

  石函氏書

品花寶鑒題詞
一宇褒譏寓勸懲,賢愚從古不相能。
情如騷雅文如史,怪底傳鈔紙價增。
罵盡人間讒諂輩,渾如禹鼎鑄神奸。
怪他一枝空靈筆,又寫妖魔又寫仙。
閨閣風流迥出群,美人名士鬥詩文。
從前爭說《紅樓》豔,更比《紅樓》豔十分。

  臥雲軒老人題 

全書始 下一回Arrow r.svg
品花寶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