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花寶鑒/第34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品花寶鑒
←上一回 第三十四回 還宿債李元茂借錢 鬧元宵魏聘才被竊 下一回→


  話說聘才送了富三出門,唐和尚即叫人去請他兄弟。聘才剛進屋子,只見李元茂闖將進來道:「今日才尋著你,店舖裡那一家不訪到,原來搬在這裡。」聘才道:「我也搬出來不多幾日,因為有些事情,所以還沒有來看你,並看庾香。」即問:「庾香近來可好?」元茂道:「好是好的,前月王家寫信與太老師,明年二三月間要替庾香完姻了。就是我那頭親事,孫家常來催,本來年紀都不小了。我寫稟帖與老人家,尚無回信。

  半年來也不寄一個錢來,今日已是二十五了,看光景,年內有信也未必到,這便怎樣?如今有四十多弔的館子賬,零星費用也須二三十弔。衣服是當完了,也要贖出兩件好拜年。你替我想個法兒才好。」聘才道:「不瞞你說,難道你還不知道,我近來被人訛詐那件事,也費了好一堆錢。如今我又閒住在此,若說起錢,真一個也沒有。算起來,今年的錢也花得不少,誰想到今日呢。我又沒什麼衣服,除了外邊挪借,連當都沒有當的。」元茂道:「你裝什麼窮?我借了難道不還你麼?此番老人家有信來與我辦喜事,至少也有五百兩銀子。如今你借四十兩銀子與我,或是一百吊錢,就好過去。不然,我竟死了。好人,好人!你不要作難。」說罷作了兩個揖。聘才冷笑道:「這真奇了,你也不去想想,我又不曾做官,我又不曾發財,你怎麼當我是有錢的?告訴你,你不過幾十吊錢的賬,我是有幾百弔呢。你不信,我給你瞧瞧。」便從靴掖子裡取出幾篇帳貼來。李元茂接了細瞧,是裁縫帳最多,有二百幾十弔,館子、莊子的帳也有二百來弔,還有些零星帳幾十弔,算來有五百餘弔。元茂道:「怎麼一下就有這許多?這還了得!」聘才道:「還有些沒有送單子來呢。此時連帳,連寓中的澆裹,並新年的花消,總得要八百吊錢方下得去。此時兩手空空,就有幾件皮衣,又要穿的,也當不得。我實在自顧不暇,怎麼能從井救人?你或者倒替我張羅,你那兩個舅子可以商量麼?」元茂歎口氣道:「你還題這兩個寶貝,天天白吃白喝,沒有見他作過一回東。就是孫老大,也欠了好些帳,這兩天躲著不出來呢,只怕他要問我商量。」李元茂無頭無尾話講了好些,聘才只得留他吃了飯。元茂到聘才房內搜著個煙具,便要吃煙,開起燈來咕咕咚咚的,鬧得聘才心裡發煩。已到二更,聘才催他回去,元茂只是不動。聘才道:「你回去遲了,那裡關了門怎麼好。快些回去罷,此時也不早了。」元茂道:「我今天歇在這裡罷。」聘才道:「我只有一副鋪蓋,怎麼睡得兩人!」元茂道:「不妨,你蓋一牀大的,那一牀小的給我。兩人再蓋些衣服,就不冷了。我們這一年沒有同榻,今日正好談談。」聘才無奈,只得由他。元茂不知好歹,吹了煙又要吃果子,停一回又要點心,把聘才那個四兒呼來喚去,忙個不了。聘才歪躺在一邊,也不去理他。

  到了三更,四兒來請聘才,說唐和尚請說話。聘才來到和尚房中,見炕上開了燈,屋中點了兩枝蠟,照得雪亮,銅爐內火燄薰人。旁邊小方桌上有幾碟殘肴,一把燒酒壺,卻不見和尚。聘才坐下等他,等了一回才來,說道:「偏偏要解手,忽然水泄起來。」叫人打了盆水,淨了手,坐了說道:「日間所說的事,方才兄弟來,我對他講了,他說可以,兩個缺是一天到的,卻是湖北在前。如今作個弊,將貴州放在前面,也無妨礙。雖然一倒轉來,也是個作弊。我兄弟說與富三爺沒什麼交情,不犯把這大情白送給他。貴州一任抵不得湖北一年,這是人人知道的。此事還要你去對他說。」聘才道:「這個自然。但不知令弟可拿得穩?」和尚道:「千穩萬穩,並不是撞木鐘。事成了才要,你能擔這擔子麼?」聘才道:「這有什麼不能,富三爺是有錢的人,且做事極爽快的。但不知令弟要多少謝儀,有個數目,我好去說。」和尚道:「這事若別人去講,就了不得,三千五千兩也不算多。我說是我的至好,這個情算在我做哥哥的身上,因此他只要三千吊錢。若說這個缺,一到任就有兩萬銀子的現成規矩,這三千吊錢算什麼,核銀子才一千二百兩。你叫他開張銀票來,橫豎這個數兒,成功了,我也不想他什麼,多吃他幾天就是了。」

  聘才心內算計一番,便又問道:「適或那邊嫌多,還可以減些不可以呢?」和尚道:「這個就減而又減,除了我兄弟之外,別人也不能作主。你明早就去說,這事很快,二十九日就可引見。如今的事,要老練,恐怕事後更改。你明日就要將他這筆錢存一個舖子裡,說明日子去取方好。若事成了,長長短短起來,就不光鮮了。」聘才道:「這個我知道,明早我就去。」又坐了一坐,即自回房,見元茂和衣睡著,已經鼻息如雷,聘才叫醒了他,又另將一副鋪蓋給他睡了,自己也便安息。把富三的事想了一會,又將自己的帳算了一會,已到五更。略睡片時,即見天明,便叫起家人,吩咐套車進城。淨了臉,吃了點心,穿好衣裳,李元茂尚未睡醒。

  聘才推醒了他,說道:「起來罷,我要進城去了,沒有人在家照應你。」元茂模模糊糊的應了一聲,翻一個身將被蒙了頭,又睡著了。聘才好不煩躁,看這光景是不肯起來,只得叫四兒在家看守屋子,另帶小使騎了馬出門找富三去了。

  卻說元茂睡到巳正方才起來,擦擦眼睛,見四兒在房裡掃地抹桌子。元茂便問道:「你主人那裡去了?」四兒道:「到富三爺那裡去了。」元茂下炕穿了衣裳,走到外間,四兒送了臉水,泡了茶,又送上點心。元茂又吸了幾袋水煙,吐了一地的痰,四兒掃乾淨了。元茂問道:「你可知道幾時回來?」四兒道:「拿不定。」元茂道:「昨晚有幾句要緊話沒有講,就睡著了。我若去了再來,又恐遇不著他,不如在此老等罷,我也沒什麼事。」又問四兒道:「你們吃飯沒有?」四兒道:「我們是吃過了,李少爺你要吃飯,我去對廚子說。」四兒出去了。約有一刻工夫,四兒捧了一個木盤,裡頭放著幾樣菜,便問元茂道:「喝酒不喝酒?」元茂道:「二兩燒酒就夠了。」

  四兒先把菜擺好,又拿了木盤出去。元茂看菜,一碟是薰雞,一碟是雞蛋,一碟是肉絲,一碟像是麵筋,看不清楚,拈了一塊嚐嚐,果然是麵筋。四兒拿了一小壺酒,一個酒杯子,替他斟了一杯,又出去了。元茂一面喝酒,一面看那鋪設,頗為精緻。兩間套房,昨晚心中有事未曾留心,日間是在外面小三間內。聘才臥房是在那院子西邊,一重門進去,另是兩間。此時元茂坐在外間炕上,喝酒喝了三四鍾,已覺微醺,飯尚未來,遂留心觀看。見炕上面掛了小小四幅工筆歲朝圖,炕几上擺一個自鳴鐘。東邊三張楠木方椅,兩張茶几,茶几上邊一盆水仙,一邊是一瓶臘梅。東邊牆上並掛著一副對子,下面靠窗一張小桌,桌上放了七八個漱盂,亮得耀眼,是銅的。中間掛著個門簾,嵌著一塊玻璃。兩邊窗子也嵌著兩方玻璃。炕上、椅上都是寶藍緞墊子。牆上掛些三弦四弦簫笛之類。元茂無心喝酒,看到裡間房裡,是一帶紗窗,中間掛個三藍縐綢綿簾子,揭開了走了進去,這間卻寬了好些。上面一張木牀,鑲著個冰紋落地罩,掛個月白綢夾幔子。牀上一頭疊著四五牀錦被,一頭放兩個衣包,中間一張花梨炕桌,鋪了大紅錦緞墊枕,裡面橫掛一幅睡美圖。房內西邊擺著四個大皮箱,上有兩個小木箱,下座兩張木櫃。中間一個大銅火盆,罩一個銅絲罩子。靠著窗一張書案,擺著兩套小書。元茂看書套簽子上寫著《金瓶梅》。

  也有一個都盛盤,放著副筆硯。窗心鑲著大玻璃,東邊上手是一個小書架,放些零星物件;下手是兩張方凳,用青緞套子套著。元茂看完,想道:「這個光景豈是沒有錢的?這四個大皮箱衣裳也就不少,那兩個木箱與這兩個大櫃,定是放銀子錢的。他還裝窮哄我,今日斷不能放過他。」便走了出來。四兒又拿進兩樣菜、一錫罐飯來,一樣是羊肉,一樣是炒肝。後來廚子又送了一個小火鍋,一齊擺上。元茂吃了五碗飯,吃了些湯,把一碗羊肉吃了一大半,漱了口,吃了一袋煙,問四兒要了塊檳榔,嚼了半天,坐著不走。

  再說聘才到了富三宅裡,將事必成的話說了,富三甚是歡喜。問起要多少錢,聘才道:「錢卻要的不少,他說此缺到任的規矩就有三萬,十分中給他一分不為過多,定要三千兩銀子才辦。我與和尚再三說了,只打了個八折,再要減時,他斷不肯。」富三沉吟了一回,道:「二千四百銀卻也不多,幾時要呢?」聘才道:「說二十九引見下來就要的,但今日就要票子。出三十日的票子就是了。」富三道:「票子存在誰人手裡呢?」聘才道:「我與和尚做中保,我兩人收著。」富三道:「如果不得呢?」聘才道:「包得,包得。如果不得,原票退還。你於二十九日先到舖子裡註消了就是了。」富三道:「就這麼樣。但這兩天是年底了,銀錢正緊的時候,不知銀號裡辦得齊辦不齊,我們吃了飯即同去商量。」於是就同聘才吃了飯。聘才不肯耽擱,催他就走。富三道:「就在這裡很近,我就搭你的車,到那裡去辦得齊全,你就帶了票子出去。如一家辦不齊,再找別家。」於是二人上車,不到半里路,到了一個銀號,掌櫃的招呼到裡面。送過了茶,富三道:「我有一件事特來商量,替我出一張二千四百兩的銀票,到三十日早上來取。」

  掌櫃的道:「若早兩天也不難,但今天已是二十六了,這兩天也忙得很,恐怕湊不上來。」富三道:「你家湊不上來,還有誰家湊得上來?」掌櫃的道:「三爺,你難道不知道近來銀號的銀子家家都窄,而且也真少,外面的帳又歸還不進來。看這兩天能收下來,如能足數固好,不然有多少兑多少罷。」富三道:「票上寫多少呢?」掌櫃的道:「依我也不用票子,三十日三爺來兑交就是了。」富三道:「不行,不行,這我是還帳的,定要二千四百兩。你如實在湊不起,你出二千的票子也可,一千五六百也可,我再別處打算。如果用不著,我於二十九日即來註銷。」

  掌櫃的只得應了,出了一千四百兩。聘才對富三說:「叫他分開了寫,兩張五百,一張四百,適或人家今年使不了這許多,留兩張明年來取呢。」富三道:「有理。」就照數開了三張。富三收了票子,別了掌櫃的,上了車,再找兩個銀號,都說不能。富三沒法,別家都是生的,沒有往來,只得回家與三奶奶商量,拿了四十兩金葉子,一對金鐲子,還有些零星金器,共有六十兩,到一個生舖子裡換了一千兩銀子,出了票子。聘才也叫分開,一張五百,一張三百,一張二百。富三將票子交與聘才。聘才心上有事,不肯耽擱,即便辭了富三,獨自上車出城去了。

  回到寓中,先見了唐和尚,將說妥的事告訴了,然後取出三張票子,點過一千二百兩的數目,叫他收藏了。若二十九日不得,即將原票退還。唐和尚笑嘻嘻的道:「斷無不得之理,這二百兩是我們兩人應得的,只要給他一千就夠了。」聘才道:「我要進去換衣裳了。」一直走到自己房裡,見元茂尚在那裡,又開了燈吹煙,聘才見了,心中甚氣,便借此發作道:「你怎麼還在這裡?這樣東西豈可青天白日擺出來的,況且是個廟裡,什麼人皆可進來觀望。適或被人訛住了,不要累死我麼?怎麼這般糊塗!」元茂道:「怕什麼,這裡有誰來?我坐了大半天,沒有見一個人進來。況且有四兒在外面照應著。」聘才氣他不過,也不理他,把一套火狐腿的皮襖脫了,換了一件隨常穿的狐皮大襖,換了便帽,擦了臉,喝了茶。元茂便囉囉唦唦的要借錢,後來見聘才總不應允,便道:「你既沒有錢,你那四個大皮箱內難道衣服也沒有?況且我只借百十吊錢,似乎也不至拖累你。」聘才被他纏死了,只得拜匣內取出個扭絲金鐲子,約有三兩幾錢,與元茂道:「我所餘就這點東西,你拿去當了罷。三兩六錢重可當得一百多吊錢,家信一到就要還的。」元茂接了,方才歡喜,跳起身來,作別而去。

  到二十九日,富三果然得了湖北,彼此大喜,即到寺中謝了聘才與和尚。到明日,即將銀票交與他兄弟,從一千之內又扣出二百為拉縴提纜之費,獨自得了。將所零之二百兩,分一百兩與聘才,聘才倒實得了一千三百兩。自己進城取了一半現銀回來,又在城外換了些錢,得意揚揚,十分高興,所有帳目盡行清還,過年熱鬧是不必說。晚上竟把玉天仙接到寺中,請唐和尚過來守歲,絕早關了山門。一夜的泥筒花炮放不絕聲。

  唐和尚恐元旦日有人來行香,適或見了玉天仙,到底在他寺裡,有些不便。將近天明,即催聘才將車送他回去。

  聘才初一日拜年,初二日聽戲,初三日寓裡大排筵席,請一班浮浪子弟如馮子佩、楊梅窗、烏大傻等,帶了一群下作相公,天天的歡呼暢飲,清曲鑼鼓,鬧得竹嘈絲雜,酒池肉林,一連五日,方才少息,也去了三百吊錢。到初九日,忽然有人高興要開賭,勸聘才做頭家。聘才自思近來財運頗好,或者可以贏些錢,即於初九日晚上開起賭來。或是搖灘,或是擲骰,又把玉天仙接了來,坐在內室與他放頭。第一日來的人還少,第二日漸漸多了,第三日便擠滿了屋子。一人傳兩,兩人傳三,引了兩個大賭客來,一個是奚十一,一個是潘三,各帶重資。

  是日聘才贏了二百餘金,放了一百八十兩的頭,與玉天仙收了。

  明日潘三要開賭,帶了兩叵羅的松江錠,足足一千兩,搖了五十灘,已輸了大半。及到清帳時輸完了,還添出一百餘兩。是日聘才也輸了三百兩。唐和尚贏了一百兩,馮子佩贏了四百兩。

  奚十一大贏,贏了八百五十餘兩,將五十餘兩分賞眾小旦與聘才小使,自己收了八百兩。奚十一看上了小和尚,賞了他十個中錠。玉天仙又得了二百四十兩頭錢。內中有個唐經承,就是和尚的兄弟,對著和尚道:「明日我勸你們別賭了。我先前進來時,門外有兩個交頭接耳的,像是坊裡人,恐怕鬧出事來,都不穩便。」聘才已是驚弓之鳥,聽了便有些膽怯,說道:「我也乏了,歇兩天再頑罷。」唐和尚道:「若說不高興倒可以,至於怕外頭有什麼緣故,你們只管放心。」即對著聘才說道:「你的住房旁邊是個菜園,有兩三畝大,內有五六間草房,種菜的帶著家小在裡面,另有門出入。你院子裡不是有重門通的?我嫌不謹慎,故封鎖了。如外頭有什麼緣故,便開了那重門,從菜園裡出去,是個極曠野的地方,難道他起了兵馬來圍住不成?」聘才道:「雖然如此,我倒不為輸了錢,又不為怕出什麼事,實因是富三爺要起身了,我要請請他,與他餞行。後日是十四,約他出來住一宿。」並對奚十一、潘三道:「奉屈二位來敘一敘,可肯賞臉麼?」奚、潘二人應了。馮子佩道:「你倒不請我。」聘才道:「你天天在這裡,難道還要下請帖麼?」子佩道:「我將梅窗也拉來。」聘才道:「很好。」眾賭客算了帳,到五更時各散了,又送了玉天仙回去。

  馮子佩即與聘才同榻,聘才道:「我看近來好虛名而不講實際的多。即如華公子、徐度香一班人,揮金如土,是大老官的脾氣。但於那些相公,未免過於看得尊貴,當他與自己一樣。

  又有田春航等這一班書呆架弄,因此越抬越高,連笑話也說不得一句。可笑那些相公裝那樣假斯文,油不油,醋不醋的,不是與這個同心,又是與那個知己。我真不信,難道他們對於那些粗鹵的人,也能這樣?我看他們就是會哄這班書呆子老鬥的,身分也叫這些書呆子作壞了。他們見了,連個安也不請,說話連個奴才也不稱,也要講究字畫琴棋,真真的可惡!」馮子佩道:「可不是,若常這麼樣,還有誰叫他?難道這許多相公竟靠著徐度香諸公麼?一輩子連個有勢有利的人都不認得,真是些個糊塗蟲。」聘才道:「後日我要叫幾個相公,也做個勝會。至於那幾個假斯文的,我一概不要。你想想叫誰好?」子佩道:

  「相公們總不過如此。近來有兩個人倒很好,叫他也便宜,而且你還可以常使喚他,相貌也與袁寶珠、蘇蕙芳相並。」聘才道:「叫什麼名字?」子佩道:「一個叫卓天香,一個叫張翠官。」聘才道:「現在那班裡?」子佩道:「在整容班。」聘才道:「整容班這班名很生,我竟沒有領教過。」子佩道:「是軟篷子裡小剃頭。」聘才笑道:「呸!你怎麼說這些人?」子佩道:「你別輕看他,他比相公還紅呢!你瞧那得月的腦袋怎樣?」聘才道:「好是好的,然而我不愛他,光光的頭有甚趣味!」子佩道:「可不!若說天香、翠官,比得月的相貌還要好些。你不信,明日先叫他來,你瞧瞧好就叫他。」聘才道:「也使得。」

  到了明日,聘才發貼請客,請的是富三爺、貴大爺、奚十一、潘三、張仲雨、楊梅窗。是日辭了兩個,貴大爺病了,張仲雨有事不能來。即補了馮子佩、唐和尚,賓主共七位。聘才叫了蓉官來陪富三,著人到篷子裡叫了天香、翠官前來。不多一刻,兩個剃頭的也坐了大騾車,有一個人跟著,走進寺來。馮子佩是認識的,小剃頭的先與子佩請了安,然後向聘才請安。聘才仔細看他,果然生得俊俏,眉目清澄,肌膚潔白,打扮的式樣也與相公一般。天香的面色雖白,細看皮膚略粗。翠官伶俐可愛,就是面上有幾點雀斑,眉稍一個黑痣,手也生得粗黑。都是稱身時樣的衣服、靴帽,手上都有金鐲子、金戒指,腰間掛著表與零碎玉器。聘才看了一回,已有幾分喜歡。馮子佩與他們說了,要他們明日來陪酒。二人便極意慇懃,裝煙倒茶,甚至捶背捏腿的百般趨奉,聘才十分大樂,便越看越覺好了,留他吃了晚飯。天香、翠官都會唱亂彈梆子腔,胡琴、月琴咿咿啞啞鬧起來,直鬧到三更,聘才每人開發了八吊錢,道謝而去。

  明日一早即來伺候,聘才、子佩方才起來。兩個剃頭的便問聘才找出梳篦,替他梳髮,梳完了又捶了一會。那一個也與子佩梳了,然後吃過早飯,開了煙燈,大家吃煙。富三爺先來,唐和尚見富三爺來了,就帶了得月進來。天香、翠官與富三、和尚都請了安。富三卻不認識,問他是誰,在那一班的,聘才就說是全福班的。隨後奚十一、潘三同來。奚十一帶了巴英官,潘三帶了個學徒弟的小伙計,拿他竟當做跟班的。大家一齊相見了。潘三見了天香、翠官,笑道:「你們怎麼也跑了來?」奚十一道:「看來,魏大爺要開篷子做掌櫃的了。」富三方曉得是剃頭的,便哈哈大笑道:「原來是他們,不是班子裡的,倒也好。」大家同坐著,頑笑了一陣。

  忽聽得院中有人說:「來晚了!來晚了!」只見一人穿著皮袍褂,戴著一頂齊眉毛的大毛皮帽,進門向各人作了個揖,說:「今日有個內城朋友請我去看陽宅,鬧了一天,並邀我去給他們看地,也不過是想外放。」聘才因叫翠官、天香過來見了,說:「這就是很會看風水的楊八老爺,你們何不求他去看看你們的棚子,多會兒發財呢?」富三因接向楊八道:「你要留神呀,不要像烏家的事,看完了找到你門上去。」說罷大家大笑。馮子佩忽然皺了眉說聲不好,便到院子裡吐起來。慌得大家同來看他。吐了一會,就臉紅頭暈,滿身發熱。聘才忙叫他到炕上躺了。躺了一會,越發不好,便要回去。聘才便吩咐套車,自有他跟班的送他回去了。將近點燈時候,聘才即吩咐點燈。聘才新製了一架玻璃燈屏,擺在炕上,畫著二十四出春畫。屋內掛了八盞玻璃燈,中間掛一個彩燈,地下又點了四枝地照,兩邊生了兩個火盆,中間擺了一個圓桌。安了席,奚十一看那燈屏上的春畫,對潘三笑道:「老三,你看那挨嘴巴的很像是你。」潘三道:「那個摟著人的也像你,就只少個桶兒。」富三看到末後一幅,不覺大笑道:「豈有此理!魏老大不該不該,真是對景掛畫。你們大家來瞧,這不是兩個和尚雞奸麼?」

  眾人看了,一齊大笑。奚十一對著得月道:「你師父天天這麼著嗎?」得月「呸」了一聲,漲紅了臉,扭轉頭不看。唐和尚合著掌道:「阿彌陀佛!罪過,罪過!」此時坐的是富三首席,聘才叫翠官陪了他。第二是奚十一,唐和尚知他是個闊手,且知道他愛得月,便叫得月陪了他。楊八坐了第三,聘才叫天香挨著他。潘三坐了第四,自己與唐和尚坐了主位,只不見蓉官來。飲酒之間,撒村笑罵,嘈雜到個不成樣子。還是富三穩重些,不過與翠官說些頑笑話,尚不至十分村俗。奚十一手拿了杯子灌那得月,一手伸在得月屁股後頭,鬧得得月一個腰扭來扭去,兩個肩膀閃得一高一低,水汪汪的兩隻眼睛,看著奚十一,一手推住了酒杯。奚十一道:「你若不喝這杯,我便灌你皮杯。」得月只得喝了。那楊八更為肉麻,抱了天香坐在膝上,掂著腿,把個天香簸得渾身亂顫,楊八與他一口一口的喝皮杯,又問道:「我聽見人說,你的妹子相貌很好,認識的人也很多。」卓天香臉一紅,回道:「你不要信他們一面之辭。」楊八道:「我去年看見人給他寫扇子,難道他們寫的字也是一面之辭嗎?」

  說著將他臉上又聞一聞。只有潘三與聘才無人可鬧。聘才笑道:「我們今日只好輪著來鬧這個老和尚了。」便互相與唐和尚豁了幾拳。鬧了一個多時辰,奚十一癮來了,便叫巴英官拿出煙具來。燈是開現成的,奚十一躺下,叫得月陪他吹煙,兩個剃頭的也有煙癮。都聚攏來。唐和尚見了,即連打了兩個呵欠,伸了個懶腰。看得奚十一癮大,等不及,便到自己房中過癮去了。

  富三歪轉身子,拉過翠官問道:「你在舖子裡做這買賣,究竟也無甚好處,不如跟我到湖北去罷,可願不願呢?」翠官聽了道:「你肯帶我去嗎,你就是我的親爸爸了。」說罷,便靠在富三懷裡,把臉挨近富三嘴邊,又說道:「我是不比相公,要花錢出師。當年講明學徒弟不過三年,如今已滿了三年了,要去就去。親爸爸,你真帶我去嗎?」富三道:「你若願意跟我,我就帶你去。」楊八聽了,因向富三道:「老三,你又胡鬧了!你與其帶他去的錢,不如幫幫我捐個分發。前日那個告幫的知單上,求你再寫一筆。」富三因說道:「我再寫三十兩就是了,你不必在旁吃醋。」楊八不但不急,並且連連道謝。

  翠官一笑道:「三爺你能好造化,我才叫你能一個乾爹爹,就又給你能招了一個來了。」楊八只作未聽見,坐在一旁吃水煙。

  聘才道:「你跟三爺去很好,還有什麼不願的嗎。雖然比不得相公出師,也要賞你師父幾吊錢。」富三道:「這個自然。」翠官道:「當真的了?」富三道:「當真的了。」翠官便索性扒上富三身上,將頭在富三肩上碰了幾碰,說道:「我就磕頭謝了!好三老爺,好親爸爸!」富三樂得受不得。潘三見得月躺在奚十一懷裡,天香躺在對面,楊八也想吹一口,便坐在炕沿上,歪轉身子,壓在天香身上。得月上好了一口,楊八接了過來,撥開毛冗冗的鬍子,抽了一抽,口涎直流下來,點點滴滴,煙槍上也沾了好些,他就把皮袖子擦擦嘴再抽。槍又堵住了,天香欲替他通通,身子被他壓住難動。楊八便檢了根籤子亂戳,一抬手,把個皮袖子在燈上燒了一塊,惹得大家笑起來。

  楊八道:「這個我也是初學。」便勉強吸了一口,燒得很焦枯臭,放下槍。天香道:「你別壓住了我,我替你燒。」那邊得月枕在奚十一手上,奚十一又摸他的屁股。得月要起來,奚十一將一條腿壓住了他,得月無法,只好任其撫摩。奚十一一盒子煙已完了,便叫巴英官拿煙來。英官遠遠的站在一邊,正在那裡發氣。奚十一叫了兩三聲,方才答道:「沒有了。」奚十一道:「怎麼沒有?我還有個大盒子在袋裡。」英官又歇了半天,方說道:「灑了。」奚十一道:「灑了?你將盒子給我瞧。」

  巴英官氣忿忿的走近來,把個大金盒子一扔,倒轉了滾到燈邊。

  得月忙取時,不提防將燈碰翻,「當」的一聲,把個玻璃罩子砸破了,還濺了奚十一一臉的油。得月頗不好意思,奚十一道:「不妨。」忙將手巾抹了,坐了過來,要盆水淨了臉。一件猞獅裘上也灑了幾點,也抹乾淨了。聘才的人忙換了一盞燈,擦了盤子。得月將盒子揭開看時,果然是空的。奚十一道:「這便怎麼好?去問唐大爺要些來罷。」聘才道:「有,有,有!前日我得了幾兩老土煙。」便叫四兒到房裡去取煙。

  聘才的房就在這院子西邊,一重門進去,一個小院子,一並兩間。聘才只將院門鎖了,因要伺候客,不能叫人看守屋子。

  此夜月明如晝,四兒走到門邊,開了鎖,將手推門,忽然的推不開。因想此門素來鬆的,忽然今日緊了,略用些力也推不開。

  放下燈罩,雙手用力一推,方推開了些,見門裡有塊石頭頂住,心中著實疑異,想道:「裡頭沒有人,這塊石頭誰來頂的?」便蹲下身子撥過了石頭,拿了燈罩,走進外間一照,不少東西,四兒略放了心。再走到裡間細細一看,又照了一照,便嚇了一大跳,只見大皮箱少了一個,炕上兩個拜匣、一個衣包也不見了。即忙嚷將出來道:「老爺!不好了,被了竊了!」聘才心中甚慌,連忙趕去,到屋裡看時,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Arrow l.svg上一回 下一回Arrow r.svg
品花寶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