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哪裡有愛,哪裡就有上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哪裡有愛,哪裡就有上帝
作者:列夫·托爾斯泰
譯者:Tony419c
2010年3月20日維基人 Tony419c 從南森·哈斯克爾·多爾的英文譯本以人工方式譯為中文,不存在抄襲現象及版權問題。
1916年邁克爾·塞維爾出版的該書之封面圖片。

鞋匠馬丁住在這個城市。他居住在狹小的只有一間窗戶的地下室。透過窗戶可以望到大街。雖然他常常透過窗戶觀看路人,卻只能看到他們的腳,然而馬丁可以根據人們腳上的靴子認出路過者是誰。馬丁住在這裡很長時間了,也認識了許多人。沒有一雙靴子不是三番五次在他這兒修過的。他有時補鞋底,有時打補丁, 有時縫合邊緣,以及偶爾遇到要換鞋幫的任務。透過窗戶,可以看到他在做什麼。 馬丁有許多任務要做,因為他是個忠實的工匠。他從不偷工減料,從不過高要價, 同時又很誠實守信。如果他能在規定的時間內完成任務,它會答應你;如果他知道自己在規定的時間內無法完成,他不會隨口答應你,他會事先和你說明情況。 正因如此,他從不會失業。

馬丁一向是個好人。但是隨著他上了年紀,他越來越多地開始思考他的靈魂,心中想著上帝。當馬丁還在跟隨他師父的時候,他的妻子就去世了,丟下了一個三歲的小男孩。他的其他孩子都夭折了。原先馬丁曾想將他的小兒子寄養在鄉下的姐姐家,然而不久他又覺得自己對不起他的小兒子,心想:“讓小兒子卡比多什卡成長在一個陌生的家庭會讓他感到不適,我還是應該將他留在我身邊。”

馬丁和師父告辭後,與他的小兒子一同寄宿居住。然而,雖然上帝樂意讓他們父子相依為命,但是馬丁卻沒有這個福分。卡比多什卡長大後,他可以協助他父親了,同時他們也常常相娛相樂。然而好景不長,小卡比多什卡生病了,緊接著是臥床不能起,就這樣經歷了一週的病痛,最終他還是撒手人寰了。馬丁埋葬了小卡比多什卡,他陷入了多深的絕望中啊!他開始抱怨上天。他患上了憂鬱障礙, 且甚於他第一次傷心欲絕時的抑鬱感,他申斥上帝:為什麽死神不帶走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卻要奪走一個他唯一的孩子的生命呢?從此,馬丁不再去教堂了。

一次,馬丁的三位同鄉來看望他,七年了,唯獨他漂泊他鄉。馬丁向他的老鄉傾訴了他的悲慘經歷。

“我在世間已毫無眷戀,”馬丁說,“我唯一想向上帝祈求的願望就是死,我現在已經是一個看不到任何希望的人了。”

同鄉中的一位小老頭和馬丁說“不,你不能這樣說,馬丁。我們無權審斷上帝所做的事。斗轉星移,並不是憑你的能力,而是憑上帝的意志。上帝決定你的兒子死而給你生。由於是上帝的旨意,因此,這是最佳的。你處於絕望中,是因為你期望你與你自己的幸福共同生活。”

“但我為什麼要獨活?”馬丁問。

小老頭說:“我們必須為上帝而活著,馬丁。他賜予我們生命,就憑這一點,我們也必須活下去。當你開始心存‘為上帝而活’的信念時, 你將不會為任何事而悲傷, 一切都會變得簡單明朗。” 馬丁沉默了一會兒,然後說:“如何才能像您說的那樣,就算一個人,也要為了上帝而活呢?”

小老頭又說:“基督耶穌曾經教導我們如何為主而活,所有的解釋都在這裡。”

這幾個詞在馬丁心中燃起了希望之火。就在那天,他買了一本大字版的《聖經》開始讀。馬丁本來只計畫在休息日才閱讀,但當他開始讀時,經文深深振奮了他的心,於是每天便手不釋卷。有時他聚精會神地閱讀,以致燒到燈盡油枯, 都捨不得放下書卷。馬丁每天晚上都要閱讀。他讀得越多,對上帝對他的期望理解得就越深,懂得了如何為了上帝而活下去。他的心情也越來越舒緩。以往,當他就寢時,他就不斷地唉聲歎氣,經常想念著卡比多什卡。而如今他只不過有時大叫:“榮耀主!榮耀主!謹遵聖命!”

從那以後,馬丁的生活開始改頭換面。往常,閒暇時,他把泡在酒吧裡當作假日娛樂項目,去品一杯茶,他對像白蘭地一樣的烈酒很反感。他有時與熟人共飲,他從不在酒吧裡喝醉,相反,是在一個好心境中離去。他熱衷於言不及義,喜歡喊叫, 以及享受在和別人的吹牛氣氛中。如今他停止了這種事,他的生活變得恬淡而歡欣。清早,他坐下開始工作,完成了他自己的任務後,他從鉤子上取下油燈,放到桌子上,從架子上取下書,坐下,開卷閱讀。他看的越多,懂的就越多,光明和歡樂沁入了他的心脾。

故事就這樣發生了。一天,馬丁一直讀到深夜,他正讀到《路加福音》。他已經連續讀了六個章節,他讀到福音書中的詩篇:“有人打你這邊的臉,連那邊的臉也由他打。有人奪你的外衣,連裡衣也由他拿去。凡求你的,就給他。有人奪你的東西去,不用再要回來。你們願意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他又讀到了這些詩篇之後,上帝所說的話:“你們為什麼稱呼我‘主啊,主啊’,卻不遵我的話行呢?凡到我這裡來,聽見我的話就去行的,我要告訴你們他像什麼人。他像一個人蓋房子,深深地挖地,把根基安在盤石上。到發大水的時候,水沖那房子,房子總不能搖動,因為根基立在盤石上。惟有聽見不去行的,就像一個人在土地上蓋房子,沒有根基;水一沖,隨即倒塌了,並且那房子壞得很大。”

馬丁讀了這些章句,心悅不已。他摘下眼鏡,把它置於書上, 用胳膊肘撐著桌子, 然後陷入了沉思。他將這些章句聯想進自己的實際生活。心想:“我的房子是建在磐石上的嗎?還是沙地上?”若是磐石上,則再好不過了。這對我來說太容易了,似乎就是:奉上帝旨意做好每一件事。但如果你忘了你自己,那就是違反教規。那就又要苦苦掙扎。這太好了。主啊,救我吧!”

此時,他想上床就寢, 不過有一種力量讓他捨不得合上書。於是他開始往下閱讀第七個章節。他讀完了“治好了百夫長的僕人”這一段,再往下,讀完了“使寡婦的兒子復活”段落,又接著讀完了“施洗約翰差人問主”,最終,一直讀到有個法利賽人請耶穌和施洗約翰吃飯,以及一個有罪的女人拿著盛香膏的玉瓶挨著耶穌的腳哭,眼淚濕了耶穌的腳,以及讀到了耶穌如何因此寬恕了她以往的罪行。他看到了第四十四節的經文,便開始讀:“於是轉過來向著那女人, 便對西門說:‘你看見這女人嗎?我進了你的家,你沒有給我水洗腳,但這女人用眼淚濕了我的腳,用頭髮擦乾。你沒有與我親嘴,但這女人從我進來的時候就不住地用嘴親我的腳。你沒有用油抹我的頭,但這女人用香膏抹我的腳。’”他讀完這章句, 然後自己又在思考,“你沒有給我水洗腳,你沒有與我親嘴,你沒有用油抹我的頭。”

隨後,馬丁摘下眼鏡,將它置於書上,然後他又陷入了沉思。

“看來我這個樣子就和上面的法利賽人一樣了。嗯,我確實是只考慮自己——像‘我的茶怎麼樣?’、‘我溫暖且舒適嗎?’,卻從來沒有為客人著想過。他反省自己,連最起碼的將心比心都沒有。那誰是他的客人呢?就是主。如果主到我家來做客,我是否也會和那法利賽人一樣的表現呢?”

馬丁將他的頭沉在雙臂中稍作休息,他在不知不覺中,就這樣睡著了。

“馬丁!”突然,似乎一個聲音在喚他。

馬丁從睡夢中醒來,“是誰呀?”

他轉身,瞧了瞧門那裡,卻沒人。

他又睡著了。突然,他清楚地聽到“馬丁!哎,馬丁!明天到街上等我,我正要去的。”

馬丁醒來,從椅子上站起來,揉了揉眼。他自己也搞不清到底是夢裡有人在叫他,還是真的有人在叫他。他熄了燈,上床睡覺去了。

翌日拂曉,馬丁起來了,向上帝做了禱告,生了火,做了捲心菜湯和稀粥,將壺中灌滿水,繫上圍裙,然後坐在窗口開始工作。

馬丁正在工作,同時又回憶起了昨夜發生的一切。他想有兩種可能:要麼把它當做一場夢,要麼就認為真有這回事。“好啦”他想,“事情已經過去了。”

馬丁正靠著窗口而坐,他工作的時間甚至少於他向窗外望的時間。每當他遇到一個穿著靴子但他又猜不出是誰的,他就蹲下身,像窗外仰視,並不是看他的靴子,而是為了看他的臉。搬運工從這過,送水的從這過,然後並排過來了個圣尼古拉的老兵, 穿著一雙繫帶子的氈靴, 手裡拿著把鏟子。馬丁看到了他的氈靴,便認出了他。這個老人名叫史蒂芬尤里奇(Stepanuitch),是附近的商人。出於慈善,馬丁給過他一間房子,因為馬丁曾被請求要一所房子來避難。史蒂芬尤里奇開始來鏟馬丁窗前的雪。馬丁向他瞥了一眼,然後繼續幹自己的工作。

“哼!當我老時肯定會瘋的。”馬丁說,並且嘲笑自己。“史蒂芬尤里奇正在鏟雪,而我想到基督要來見我。我完全忘了,我真是老糊塗了!”馬丁做了一打針線活,然後一股力量又叫他看看窗外。他再次透過窗戶往外看,看見史蒂芬尤里奇把鏟子靠在牆邊,自己正在取暖,或者是休息。他是一個又老又虛弱的人, 就連鏟個雪,顯然把他已經累得沒勁了。馬丁自言自語道,“我要給他一杯茶,順便,這壺水開過有一會了”馬丁放下他的錐子,從座位上站起來,把壺放在桌上,泡了茶,用手指輕輕敲打著玻璃,史蒂芬尤里奇聞訊轉過身,來到窗前,馬丁向他致意,然後打開門。

“進來吧,來暖會兒身吧!”他說,“你一定很冷了。”

“基督定感謝你!我的骨頭啊…疼死了” 史蒂芬尤里奇說道。

史蒂芬尤里奇進來了,拍了拍身上的雪,擦了擦鞋,儘量不想弄髒了地板,但仍然事不從心。

“不用擔心鞋子上的污穢弄髒地板,我會自己打掃的,我們習慣了這些。進來坐吧,”馬丁說。“來喝杯茶吧。”

說著,馬丁沏了兩杯茶,將其中的一杯遞給了他的客人,而他自己倒了一杯茶,開始吹它。

史蒂芬尤里奇喝完了他的那杯茶,將茶杯翻過來,放了半塊糖粒,隨後表示了謝意,但很明顯他還想再來一杯。

“再來一點嗎?”馬丁問道,邊說邊倒滿了自己和他的兩個杯子。馬丁喝著茶,但也時不時地瞥一眼窗外,期待著昨晚那個約他的人的出現。

“你在等某個人嗎?”客人問道。

“我在等某人?呵呵,我自己都說不好我在等誰。也許我是在等某個人,也許我不是。但那句話我卻銘記在心,也許那呼喚聲是一個夢,或是其它什麼東西,我也搞不清。如你所見,兄弟,我昨天在讀基督的《福音書》,那位耶穌基督,他受了多少難, 做了多少事!我想這些你肯定有所耳聞了”

“我確實聽說了。”史蒂芬尤里奇回答道,“但我們是愚昧的人,我們無法醒悟。”

“如今,我正在閱讀關於耶穌在人間的事蹟。我瞭解到,正如你所知的,他如何接近法利賽人,以及法利賽人如何不款待他,等等。我的兄弟,昨天,當我正在閱讀這些真實的事蹟,以及正在思考他們為什麼不對基督耶穌以誠相待。舉例說,他若到我這兒來,或到其他人那裡去,想想自己,我甚至不知道該如何接待他才是好,而法利賽人卻始終不款待他,哼!…當我正想到這裡時,我進入了夢鄉, 兄弟啊,就在這時,我聽到有人喚我的名字。我起來了,聽那聲音,就像是某人在低聲耳語:“明天我會準時來的。”這句話重複了兩遍。呵!你相信他嗎?我把它當回事了嗎?我問自己。可是我依然期盼著他的到來。”

史蒂芬尤里奇搖了搖頭,沉默不語。他喝完了他的那杯茶,將茶杯放到旁邊。然而馬丁又將茶杯倒滿了。“為了你的健康多喝點。你看,我有一個想法,就是救世主曾經降臨時,他沒有拋棄任何一個人,且為純真善良的人們做許多事。他經常看望那些善良的人,他從我們大家中挑選出一部份人,作為他的門徒。在工人階級中,像我們這樣有罪的人,他對信他的人說:卑下的在天國將會尊貴,尊貴的在天國將會卑下,你若信我為主,我將免去你得罪。無論誰,只要妄求尊貴,他將永遠是奴僕。他說,因為受祝福的是窮人,是謙卑的人,是善良的人,是寬恕他人的人。”史蒂芬尤里奇竟然忘了喝茶,他是一個極易感動落淚的老人,他坐在那兒聆聽,淚珠順著他的面頰滾下。

“來,再喝點茶吧。”馬丁說。史蒂芬尤里奇在胸前劃著十字,向他致謝,拿起杯子,站了起來。

“托你的福”他說,“馬丁,我們談得很愉快,令我感到身心滿足。”

“不客氣,有空常來,後會有期。”馬丁說。

史蒂芬尤里奇告辭了,馬丁將剩餘的茶倒出來喝光了,整理好盤子,又坐回窗口去繼續工作,為靴子打補丁。他正在縫補,同時又密切關注著窗外。他在期待著基督,這是他在此時最迫切的想法,他的腦子裡充滿了許多和基督對話的幻想。

兩名士兵從這路過,一個穿著鑲有皇家標記的靴子,另一個穿著馬丁親手做的靴子,然後是穿著光亮膠鞋的鄰家店主從這經過,接著是挎著籃子的麵包師從這經過。所有過去的,以及此刻正從這路過的穿著羊毛長襪和木屐的女人,她正從這路過,隨即停在了窗前。

馬丁打量了一下她,看到這是一個陌生的拿著一個包袱的女人,且帶著一個小孩。 她靠著墻站立著,後背頂著風,試圖護著小孩,然而她無法將小孩裹得密不透風。 這個女人身上穿著一件破爛不堪的夏衣,憑著背後的框架,馬丁聽到了小孩的哭聲,同時那個女人也在試圖安慰孩子,但她無法使小孩平靜下來。馬丁站了起來,向門走去,登上臺階,然後叫她:“嘿!我慈愛的母親!”那女人聞訊,隨即轉過身。

“你為什麽帶著小孩站在寒風中?快來我家吧,這裡暖和,你會感覺好些的。像這樣才好!”

那女人吃驚不已。她看見了一個很老的人站在門口,鼻樑上架著一副眼鏡,在呼喚她。那女人跟隨著他。他們走下臺階,進入房間。老人讓那女人到他床上歇息。

“那裡。”他說,“請坐,我善良的女士,烤烤火吧,你會暖和起來的,別忘了照顧好小孩。”

“我沒有奶給他喝。從早晨開始,我就沒有任何吃的了。”那女人說,雖然如此,她仍然將孩子摟入懷抱。

馬丁無奈地搖了搖頭,走向餐桌,拿來一盤麵包,打開烤箱的門,往盤子裡倒了一些捲心菜湯,拿了一碗稀粥。不過這還不算完成,因此他往盤中又倒滿了肉湯, 然後端上桌來。他拿了麵包,從鉤子上拿下毛巾,將它們放在桌子上。

“坐吧,”他說“吃吧,我善良的女士。還有我更關心這個小傢伙。你看,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自己擁有小孩的感覺,我知道該如何對待他。”

那女人在胸前劃著十字,隨後在桌邊坐下,開始吃東西了。而馬丁則靠近那小孩,在床邊坐下。馬丁不停地用嘴唇發出聲響來和小孩逗樂,為了讓他不要哭,但由於馬丁已經沒牙了,所以經常弄不好。孩子一直在哭泣,馬丁突然想到可以嚇嚇孩子,或許可以讓他不哭,他在孩子嘴前揮舞著右手,然後突然縮回。他並不想讓孩子咬到他的手,因為他手上盡是黑灰和蠟油。孩子盯著他的手,就這樣,他不哭了,然後破涕為笑。馬丁見此狀,也非常高興。當那女人正在吃飯時,她向馬丁透露了她是誰,以及她此行的目的。“我”她說,“是一名軍人的妻子,如今是她和她的丈夫已經分別有七個月之久了,至今仍杳無音信。我在外當廚師,這時,孩子出生了。沒有人照料我們母子倆,這是我們在路上奔波的第三個月了。 所有乾糧都吃完了,我想為孩子雇一個奶娘,沒有人肯答應我,我太單薄了,沒有奶給孩子喝。我剛剛向居住在我祖母附近的那個老闆娘求助,她讓我們進去了。我以為事情總算有個著落了,然而她卻說讓我們下星期再來。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十分疲勞,這孩子也是。我心愛的,真幸運,老闆娘看在主的份上可憐了我們,給了我們一間住房,另外,我都不知道我該怎麼報答她。”

馬丁邊做著手勢邊說著,“你現在連一件能禦寒的衣服都沒有嗎?”

“朋友啊,如今,別說一件能禦寒的衣服了。就連我的最後一條圍巾,昨天也在當鋪當掉了,換了二十文錢”那女人走向床,抱起小孩。馬丁站了起來,走向墻,終於翻出了一件舊外套。

“呀!”馬丁說道,“這件東西是破了點兒,不過說不定它真的能幫上你”

那女人看了看那外套,又把目光轉向馬丁這位老人,她含著淚拿起了外套。馬丁轉過頭去,在床下摸索著,翻出了一個木簍子,坐在那女人對面,在簍子裡翻找著。

那女人又說:“願主保佑你,我親愛的老人!一定是主把我送到您窗前的,否則我的孩子就要凍死了。當我出發時,天氣還算溫和,不過如今簡直冷得可怕。同樣,主在那時也讓你望了望窗外,讓你起了惻隱之心。唉,我這個不幸的人啊!”

馬丁揚起了一絲微笑,說道,:“其實,主確實是這麼做了,我當時正是由於主的旨意在向窗外望。我善良的女士,這還真的不是巧合。”馬丁又向這位軍人的夫人述說了他昨晚的那個夢,以及他聽到的那個呼喚聲,還有主答應來見他這件事。

“這一切像是真的。”那女人說。她站了起來,拿起外套,小心翼翼地將孩子裹在其中,接著她準備向馬丁告辭了,她又一次向馬丁表示了謝意。

“看在主的份上,收下它吧,”馬丁說著,給了她二十文錢,“去贖回你的圍巾吧”她感激得又在胸前劃著十字。馬丁也劃著十字,隨她走到了門口。

那女人走了。馬丁喝了些捲心菜湯,洗了一些盤子,又繼續坐下幹活。幹活時他仍然始終留意著窗外。只要窗口光線變暗,他就立刻去看看是誰從這經過。這時,一個熟人和一個陌生人從這兒經過,不過也沒有什麼其它異常。

然而此刻,馬丁看到了一籃蘋果,就在那女人剛剛在窗外靠牆站的地方。一位老大媽帶著一籃蘋果。就在那女人走後不久。她幾乎賣光了她所擁有的一切,她挑著一個裝滿碎片的包袱,她必須在一些新蓋的樓房內收集這些廢品,然後把它帶回家。很明顯這包袱壓在她肩上簡直太沉重了,她時不時地把包袱在兩個肩膀上輪流交換。她太累了,因此她將包袱放在了人行道旁,將一籃蘋果放在了樹樁上。然後在那包袱裡搜索著廢品。當她正在埋頭搜索時,一個帶著破鴨舌帽的男孩走了過來,從籃子中拿了一個蘋果就要跑,但那年老的女人發現了,轉過身,抓住了他的袖子,男孩想奮力逃脫,但那年老的女人雙手緊緊地抓住了他,打掉了他的帽子,抓住了他的頭髮。

男孩大叫,女人不停地責駡。馬丁立馬扔下錐子,疾速跑到門前,差點被臺階絆倒,扔下了他的眼鏡,迅速衝到街上。

女人揪著男孩的頭髮,不停地責駡他,威脅著要把他扭送至警局。男孩不停地躲,否認了女人的指控,“我沒有偷你東西,”他喊道,“憑什麼打我?放我走!“馬丁試圖拉架,他用手把男孩拉開,說:“放他走吧,他還是個孩子。看在主的份上,饒了他吧。”

“直到他改邪歸正以後我才會原諒他,我要帶這個壞人去警局。”

馬丁開始請求這個老大媽,“放了他吧,大媽,”他說,“他再也不敢了,看在主的份上,饒了他吧。”

老大媽放了他,男孩撒腿就跑,但馬丁叫住了他。

“快向這位老大媽請求寬恕吧,”他說,“另外你一定要下不為例,我其實看到你偷她的蘋果了。”

男孩眼中湧出了淚水,並向那老大媽請求寬恕。

“嗯!這就對了。來,這個蘋果給你。 ”馬丁從籃子里拿出一個蘋果,給了男孩。

“我會為他付款的,”他對那老大媽說。

“你這樣會害了他,對他沒有任何好處,”老大媽說,“他應該連續一週不再作惡,我們才能放了他。”

“唉”馬丁說,“那是我們的想法罷了,不是上帝的旨意。如果他真的因為迫不得已而拿一個蘋果,那我們再這樣對她,會得到上天怎樣的懲罰呢?”

老大媽沉默了。

馬丁和老大媽說了一個寓言,說的是一個人寬恕了他所有的欠債的人,以及那些債務人如何去還清了他所欠的債務。

老大媽,和男孩,都在仔細聽。

“上帝教導我們要寬恕他人”馬丁說,“否則我們將得不到上帝的寬恕。所有人應該被寬恕,尤其是對那些純樸的人。”

老大媽搖了搖頭,歎了一口氣。

“的卻如此啊,”她說,“但問題是,一味地寬恕他們,會不會使他們更加放肆。”

“所以說,人們中的老者,在接下來的任務是要教育他們。”

“正合我意。”老大媽論道,“我遇到七個像這樣的人,只有一個女兒是被遺棄的”老大媽開始講述她和她的女兒住在哪,還有生活得如何,以及她有多少個外孫子。“這兒,”她說,“我的身體並不硬朗,可我還得去工作。我同情那個男孩——我的外孫,他們多好啊!沒有人比他們給我更多的歡迎。我的女兒沒有跟隨任何人,除了我。”說到這裡,老大媽感情十分脆弱。

“是啊,那真是孩子們的詐騙,上帝會明斷的,”她指著男孩說,且正要放下肩上的包袱,當男孩起來時,說,“讓我來背著它吧,老大媽,正好咱們順路。”

老大媽點了點頭,把包袱放在了男孩的背上。

他們肩並肩地穿過了街,哪位老大媽甚至忘了向馬丁要那個蘋果錢。

馬丁靜靜地站著,雙眼凝視著他們。馬丁聽到他們在途中一直在交談,目送著他們,直到他們的身影消失。他返回自己的家,他在臺階上找到了他的眼鏡,巧的是沒有碎,他拿起錐子,坐下繼續工作。

又工作了一會兒,光線變暗了,因此他看不清,縫不了東西了。就在這時,他看見燈夫正在沿街點燃路燈。

“現在必須點個燈了。”他思索道。於是他把油燈擰擰牢,挂了起來,然後湊合著繼續工作,他已經做好了一隻靴子。他轉過身,瞅了瞅它“大功告成啦。”他收拾好工具,打掃好碎渣,清理好毛屑,拿起燈,放在桌子上。然後從書架上取下福音書,上來就想翻到昨天做了標記的地方,但碰巧翻到了另外一處,此刻他正翻開著《聖經》,他一經回憶起昨夜的那個夢,立刻就想到了那件事。此刻,他好像聽到了誰的腳步聲在他背後,馬丁四處瞧了瞧,目光停在了一個牆角,好像有人站在那兒,他不知道誰在那裡,顯得不知所措。一個聲音在馬丁耳邊響起:“馬丁,哎,馬丁!你沒認出我是誰嗎?”

“誰呀?”馬丁問道。

“是我呀。”那聲音回答道,“就是我。”史蒂芬尤裡奇從牆角裡走出。他笑了, 隨後像雲霧般漸漸消失,不久便不見了。

“這也是我。”那聲音又說道,從牆角裡走出一個女人一個小孩。那女人笑了,孩子也笑了,不久也消失了。

“這又是我。”那聲音繼續說道,一個老大媽和一個男孩帶著一筐蘋果從牆角走出。笑了,消失了。

馬丁心裡心悅不已,他在胸前劃著十字,帶上眼鏡,打開福音書閱讀,在上方,他看到了:“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的;渴了,你們給我喝的;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

在該頁的下方,他又看到了:“這些事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第四十節)

馬丁終於明白了,那天發生的不是一場虛幻的夢,真的是救世主在呼喚我。馬丁真正做到了款待救世主。

本译文与其原文有分别的版权许可。译文版权状况仅适用于本版本。
原文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译文

英译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35年逝世,在美国以及版权期限是作者终身加80年以下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国本地版权期限更长,但对外国外地作品应用较短期限规则的国家以及地区,属于公有领域


辗转中译

Cc.logo.circle.svg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3.0许可协议授权,此协议允许自由使用、发布和创作衍生作品,只要此协议未更改并明确标示,且内容来自于原著。
Copyleft.svg 本作品采用GNU自由文档协议授权发布。 Heckert GNU whit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