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的將來(提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一)哲学的过去

  过去的哲学只是幼稚的、错误的或失败了的科学。

  宇宙论→天文学、物理学、生物学、生物化学。

  本体论→物理、化学、生物、物理化学、生物化学。

  知识论→物理学、心理学、科学方法。

  道德哲学→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生物学、遗传学。

  政治哲学→经济学、统计学、社会学、史学……


  (二)过去的哲学学派只可在人类知识史与思想史上占一个位置,如此而已。

  哲学既是幼稚的科学,自然不当自别于人类知识体系之外。

  最早的Democritus以及Epicurus一派的元子论既可以在哲学史上占地位,何以近世发明九十元子的化学家,与伟大的Mendelief的元子周期律不能在哲学史上占更高的地位?

  最早乱谈阴阳的古代哲人既列在哲学史,何以三四十年来发现阴电子(Electron)的Thomson与发现阳电子(Proton)的Rutherford不能算作更伟大的哲学家?

  最早乱谈性善性恶的孟子、荀子既可算是哲学家,何以近世创立遗传学的George J. Mendel不能在哲学史上占一个更高的地位?

  最早谈井田均产的东西哲学家都列入哲学史,何以马克思、布鲁东、亨利乔治(Henry George)那样更伟大的社会学说不能在哲学史占更高的地位?

  

  (三)哲学的将来

  1.问题的更换 问题解决有两途:

  (1)解决了。(2)知道不成问题,就抛弃了。

  凡科学已解决的问题,都应承受科学的解决。

  凡科学认为暂时不能解决的问题,都成为悬案。

  凡科学认为成问题的问题,都应抛弃。

  2.哲学的根本取消

  问题可解决的,都解决了。一时不能解决的,还得靠科学实验的帮助与证实。科学不能解决的,哲学也休想解决。即使提出解决,也不过是一个待证的假设,不足于取信现代的人。

  故哲学家自然消灭,变成普通思想的一部分。在生活的各方面,自然总不免有理论家继续出来,批评已有的理论或解释已发现的事实,或指摘其长短得失,或沟通其冲突矛盾,或提出新的解释,请求专家的试验与证实。这种人都可称为思想家,或理论家。自然科学有自然科学的理论学,这种人便是将来的哲学家。

  但他们都不能自外于人类的最进步的科学知识思想,而自夸不受科学制裁的哲学家。他们的根据必须是已证实的事实;自然科学的材料或社会科学的统计调查。他们的方法必须是科学实验的方法。

  若不如此,但他们不是将来的思想家,只是过去的玄学鬼。

  将来只有一种知识,科学知识。

  将来只有一种知识思想的方法:科学证实方法。

  将来只有思想家,而无哲学家:他们的思想,已证实的便成为科学的一部分,未证实的叫做待证的假设(Hypothesis)。

  (本文为1929年6月3日胡适在上海大同中学演讲的提要,收入胡颂平编撰:《胡适之 先生年谱长编初稿》第3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