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元次山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 唐元次山文集 卷第七
唐 元結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八

唐元次山文集卷第七

  與韋尚書書乾元二年韋陟為禮部尚書東都留守

某月日前進士元結頓首尚書公閣下結每聞賢卿

大夫䏻以至公之道推引君子使名聲徳業相繼稱

顯則思見之若不以至公之道推引士君子使禍惡

凶辱同日更受則不思見之結𠩄以年四十足不入

扵公卿之門身不齒扵利祿之士豈忘榮顯盖懼汚

辱昨者有詔使結得詣京師至汝上逢山龜亦承詔

詣京師結與山龜俱得乘郵而来郵長待結頗如龜

者前日謁見尚書俯拜堦下本望齒乘郵與諸龜結

待命而退不望尚書不以結齒之扵龜以士君子見

禮問及詞賦許且休息此結之幸豈結望尚書之意

古人𠩄以愛經術之士重山野之客採輿童之誦者

盖爲其䏻明古以論今方正而不諱悉人之下情結

雖昧扵經術然自山野而來䏻悉下情尚書與國

戚䏻無問乎事有在尚書力及䏻不行乎結頓首

  與李相公書乾元二年李揆爲中書侍郎平章事

月日新授右金吾兵曹參軍攝監察御史元結頓首

相公執事某性愚弱本不敢干時求進十餘年間在

山野過爲知已猥見稱譽辱在郷選名汚上第退而

知耻更自委順亦數年矣中逢䘮亂奔走江海當死

復生見有今日林壑不保敢思祿位忽枉公詔命詣

京師州縣發遣不得辝避三四千里煩勞公車始命

蹈舞帝庭即日辭命擔囊乞丐復歸海濵今則過次

授官又令将命謀人軍者誰曰易乎相公見某但禮

文拜揖之外無𠩄問焉忽然狂妄男子不稱任使坐

招敗辱相公如何某𠩄以盡𠩄知見聞扵左右不審

相公以為可否如曰不可合正典刑欺上罔下是某

之罪謹奉詔書及章服待命屏外某頓首

  與韋洪州書上元二年韋 為洪州刺史江西觀察使

某月日荆南節度判官水部貟外郎兼殿中侍御史

元結頓首某聞古之賢逹居權位也令當世頌其徳

後世師其行何以言之在分君子小人察視邪正使

無𡨚濫而無憤痛耳某不䏻逺取古人請以端公賢

公中丞為喻前者𫉬接端公餘論某甞議及中丞某

以為賞中丞之功未當論中丞之𡨚至濫端公不知

情至泣涕交流豈不為有𡨚濫未申而生此憤痛某

扵端公頗為親故官又差肩曾不垂問便即責使冤

濫者豈獨中丞而巳乎憤痛者豈獨端公而巳乎𠩄

以至遣使者試以自明端公前牒則請不交兵端公

後牒則請速交兵如此豈端公自察辨誤耶有小人

惑亂端公耶端公又云荆南将士侵暴端公豈䏻保

荆南将士必侵暴乎豈䏻保淮西将士必不侵暴乎

端公少垂察問某又聞泗上鄰家之事請說以自喻

昔泗上有鄰家有朋友逰者闘之逰東家則曰公之

友賢䏻益主人西家之友愚䏻損主人逰西家則曰

公之友智䏻譽主人東家之友狡䏻毁主人見其友

亦如闘主人之論扵是鄰家之友相惡将相害鄰家

之翁怒将相絶里有正信之士為辯之然後鄰家通

歡鄰友相善荆南與江西猶鄰家也某其友乎逰者

方相閗誰為正信之士一為辯之某敢以此書獻端

公閣下

  與吕相公書

某月日某官某再拜相公閣下某嘗見時人不䏻自

守性分俛仰扵傾奪之中低徊扵名利之下至有傷

汚毁辱之患滅身亡家之禍則欲劇為之箴扵身豈

願踰性分取禍辱而忘自箴者耶某性荒浪無拘限

毎不䏻節酒與人相見適在一室不䏻無歡扵醉醉

歡之中不䏻無過少不學為吏長又著書論自適

天下太平不敢絶世業亦欲求文學之官職貟散冗

者為子孫計耳自兵興以来此望亦絶何㢤某一身

奉親奔走萬里𠩄望飲啄承歡膝下今則辱在官以

逾其性分觸禍辱機兆者日未無之某又三世單貧

年過四十弱子無母年未十𡻕孤生嫁娶者一人相

公視某敢以身徇名利者乎有如某者以身徇名利

齒扵奴𨽻尚可羞而况士君子也歟某甚愚鈍又無

功勞自布衣歴官不十月官至尚書郎向三嵗官未

削人多相榮某實自憂相公忍令某漸至畏懼而死

甚令必受禍辱而巳某前後𠩄言相公似未見信故

籍𥿄筆煩凟門下某再拜

 與何員外書永泰中何昌𥙿為戸部員外

月日次山白何夫子執事皮弁時俗廢之乆矣非好

古君子誰䏻存之忽蒙見贈驚喜無喻次山漫浪者

也苦不愛便事之服時世之巾昔年在山野曾作愚

巾凡裘異扵制度凡裘領緇界緇縁緇帶其餘皆褐

帶聮後縫中腰前繫愚巾頂方帶方垂方緇葛為之

玄絲為緌次山自衣帶巾裘雖不為時人大惡亦嘗

辱其嗤誚方欲雜古人衣帶以自免辱贈及皮弁與

凡裘正相宜若風霜𢡖然出行林野次山則戴皮弁

衣凡裘若大暑蒸濕出見賔客次山則戴愚巾衣野

服野服大抵緇褐葛爲之也腰擔爲裳短𬓛爲衣

裳下及SKchar衣垂及膝下不審夫子異時歸休適在山

野䏻水戴此者不乎若以爲宜當各造一副送徃元

次山白

  篋中集序

元結作篋中集SKchar問曰公𠩄集之詩何以訂之對曰

風雅不興㡬及千𡻕溺扵時者世無人㢤嗚呼有名

位不顯年夀不将獨無知音不見稱顯死而巳矣誰

云無之近世作者更相㳂襲拘限聲病喜尚形似且

以流易爲辭不知䘮扵雅正然㢤彼則指詠時物會

諧絲竹與歌兒舞女生汚惑之聲扵私室可矣若令

方直之士大雅君子聴而誦之則未見其可呉興沈

于運獨挺扵流俗之中强攘扵巳溺之後窮老不惑

五十餘年凡𠩄爲文皆與時異故朋友後生稍見師

效䏻似𩔖者有五六人扵戯自沈公及二三子皆以

正直而無祿位皆以忠信而乆貧賤皆以仁譲而至

䘮亡異扵是者顯榮當世誰爲辯士吾欲問之兵興

扵今六嵗人皆務武斯焉誰嗣巳長逝者遺文散失

方祖師者不見近作盡篋中𠩄有總編次之命曰篋

中集且欲傳之親故兾其不忘扵今凡七人詩二十

二首時乾元三年

  别韓方源序

昔元次山與韓方源别于啇餘約不終嵗復相見扵

此山忽八年扵今始𫉬相見悲歡之至言可極耶次

山與方源昔年俱順扵山谷有終焉之意今方源得

如其心次山汚其冠冕次山一顧方源再三漸羞時

復飲酒求其安家今方源欲安家肥陽次山方理兵

九江相醉相辭不必如昔年之約此情豈易然者耶

乙未之前次山有元子乙未之後次山有猗玕子戊

戌中次山有浪說悉贈方源庶方源見次山之意

  别王佐卿序

癸卯嵗京兆王契佐卿年四十六河南元結次山年

四十五時次山湏浪逰呉中佐卿湏日去西蜀對酒

欲别此情易耶在少年時握手𥬇别雖逺不恨以天

下無事志氣猶壯今與佐卿年近五十又逢戰争未

息相去萬里欲强笑别其可得乎與佐卿去者有清

河崔異與次山徃者有彭城劉灣相醉相留㡬日江

畔主人鄂州刺史韋延安令四座作詩命予為序以

送逺云

  劉侍御月夜讌㑹序

兵興巳来十一年矣𫉬與同志歡醉達旦詠歌取適

無一二焉乙巳嵗彭城劉靈源在衡陽逢故人或有

在者曰昔相㑹第歡逺逰始與諸公待月而𥬇語竟

與諸公愛月而歡醉詠歌夜乆賦詩言懐扵戯文章

道䘮盖乆矣時之作者煩雜過多歌兒舞女且相喜

愛系之風雅誰道是耶諸公嘗欲變時俗之淫靡為

後生之規範今夕豈不䏻道逹情性成一時之羙乎

  送孟校書徃南海序

平昌孟雲卿與元次山同州里以辭學相友㡬二十

年次山今罷守舂陵雲卿始典挍芸閣扵戯材業次

山不如雲卿辭賦次山不如雲卿通和次山不如雲

卿在次山又詡然求進者也誰言時命吾欲聴之次

山今且未老雲卿少次山六七嵗雲卿名聲滿天下

知已在朝廷及次山之年雲卿何事不可至勿随長

風乘興蹈海勿愛羅浮徃而不歸南海幕府有樂安

任鴻與次山最舊請任公為次山一白府主趣資装

雲卿使北歸慎勿令徘徊海上諸公第醉歌送之

  送譚山人歸雲陽序

吾扵九疑之下賞愛泉石今㡬三年䏻扁舟數千里

来逰者獨雲陽譚子譚子文學𨼆名山野𨼆身雲陽

之何世如君何牧犢愛雲陽之宰峻公不出南岳三

十年今得雲陽一峰譚子又在焉彼真可家之者耶

子去爲吾謀扵牧犢近峻公有泉山山石老𣗳夀藤

縈垂水可灌田一夫火可燒種菽粟近泉可爲十數

間茅舍𠩄詣𦆵通小船則吾徃而家矣此邦舜祠竒

恠陽華之殊異潓泉之勝絶見峻公與牧犢一二說

之松竹滿庭水石滿堂石魚負樽鳬舫運觴醉送譚

子歸于雲陽漫叟元次山序

  别崔曼序

漫叟年将五十與時丗不合垂三十年愛惡之聲紛

紛人間愽陵崔曼惑叟𠩄為逰而辨之數月未去㑹

潭州都督張正言薦曼為属邑長将行叟謂曰叟異

時乃山林一病民耳宜不相罔行矣勿惑吾子有才

業且明辯又方年少必䏻𣗳勲庸垂名聲若求先逹

賢異䏻相抆拭正在張公張公徃年在西城主人䏻

用其一言遂開城千里威震絶城張公徃在淮南逡

巡指麾萬夫風従遭逢猜疑馳而不為今海内兵革

未息張公必為時用吾子勉之𠩄相規者𠩄宜緩歩

富貴従容謀畫少節酒平氣㮣耳

  送王及之容州序

乾元中漫叟浪家于瀼溪之濵以耕釣自全而巳九

江之人未相喜愛其意似懼叟衣食之不足耳叟亦

不促促而従之有王及者異夫郷人焉以文學相求

不以覉旅見懼以相安為意不以可否自擇及扵叟

也如是之多叟在舂陵及䏻相從逰嵗餘而去将行

規之曰叟愛及者也無惑叟言及方壯可强藝業勿

以逰方為意人生若不䏻師表朝廷即當老死山谷

彼驅驅扵財貨之末局局扵權𫝑之門縱得鍾𪔂亦

胡顔受納行矣自愛耿容州歡扵叟者及到容州為

叟謝主人聞幕府野次乆矣正宜𭣣擇謀夫引信才

士有如及也䏻𭣣引乎二三子賦送逺之什以系此

  問進士永泰二年道州問

   第一

問天下興兵今十二年矣殺傷勞辱人似未猒控强

兵據要害者外以奉王命為辭内實理車甲招賔客

𣗳爪牙國家亦因其𠩄利大者王而相之亞者公侯

尚不滿望今欲散其士卒使歸郷里收其器械納之

王府隨其才分與之祿位欲臨之以威武則力未䏻

制欲責之以辭讓則其心未喻若捨而不問則未覩

太平秀才通明古今才識傑異天下之兵湏觧蒼生

湏致仁夀其䇿安出子其昌言

  第二

問徃年天下太平仕者非累資序積勞考二十許年

不離一尉至于入廊廟總樞轄則當時名聲籍甚者

得至焉今商賈賤𩔖臺𨽻下品數月之間太者上汚

卿監小者下辱州縣至扵廊廟不無雜人如專經

求進主文而望逹者若不困頓扵林野則必悽惶扵

道路今日國家行何道得九流鑑清作何法得僥倖

路絶施何令使人自知耻設何教使賢愚自分

  第三

問開元天寳之中耕者益力四海之内髙山絶壑耒

耜亦滿人家粮儲皆及數嵗太倉委積陳腐不可校

量忽遇凶年榖猶耗盡當今三河膏壤淮泗沃野皆

荆棘已老則耕可知太倉空虚雀䑕猶餓至于百姓

朝暮不足而諸道聚兵百有餘萬遭嵗不稔将何為

謀今欲勸人耕種則䘮亡之後人自貧苦寒餒不救

豈有生資今欲罷兵息戌則又冦盗猶在尚湏防遏

使國家用何䇿得人安俗阜不戰無兵用何謀使縦

遇凶年亦無灾患

   第四

問徃年粟一斛估錢四百猶貴近年粟一㪷估錢五

百尚賤徃年帛一匹估錢五百猶貴近年帛一匹估

錢二千尚賤今耕夫未盡織婦猶在何故徃年耕織

計時量力勞苦忘倦求免寒餒何故今日甘心寒餒

惰逰而巳扵戯曩時粟帛至賤衣食至易今日粟帛

至貴衣食至難而人心勤惰如此其何故也試一啇

之欲聞其說

   第五

問古人識貴精通學重兼博不有激發何以相求三

禮何篇可刪三傳何者可廢墨氏非樂其禮何以儒

家委命此言當乎彼天女天孫不知何物彼日兄月

姉弟妹是誰駔儈與傖奴寧分一純将二精何說孤

竹之君何姓新城老婦何名棘竹出自何方毒銅産

扵何國何郷無水可飲何地卧氷而温何人恩信過

扵田横何人壯勇等扵關羽何人鑿坯而遁何人終

日掃門無淺近之不為悉說



唐元次山文集卷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