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元次山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 唐元次山文集 卷第九
唐 元結 撰 景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正德刊本
卷第十

唐元次山文集卷第九

  元魯縣墓表

天寳十三年元子従兄前魯縣大夫徳秀卒元子𡘜

之哀門人叔盈問曰夫子哭従兄也哀不亦過乎禮

與對曰汝知禮之過而不知情之至叔盈退謂其徒

曰夫子之𡘜元大夫也兼師友之分亦過矣元子聞

之召叔盈謂曰吾誠哀過汝𠩄云也元大夫弱無𠩄

固壮無𠩄專老無𠩄存死無𠩄餘此非人情人情𠩄

耽溺喜愛似可惡者大夫無之如戒如懼如憎如惡

此其無情此非有心士君子知焉不知也吾今之哀

汝知之焉而不知也嗚呼元大夫生六十餘年而卒

未嘗識婦人而視錦繡不頌之何以戒荒滛侈靡之

徒也㢤未嘗求足而言利苟辭而便色不頌之何以

戒貪猥侫媚之徒也㢤未嘗主十畝之地十尺之舎

十嵗之童不頌之何以戒占田千夫室宇千柱家童

百指之徒也㢤未嘗皂布帛而衣具五味而食不頌

之何以戒綺紈梁肉之徒也㢤扵𭟼吾以元大夫徳

行遺来世清獨君子方直之士也歟

  哀丘表

乾元庚子元子理兵于有泌之南泌南至徳丁酉

䧟邑乾元巳亥為境上殺傷勞苦言可極耶街郭亂

骨如古屠肆扵是収而藏之命曰哀丘SKchar曰次山之

命哀丘也哀生人将盡而亂骨不藏者乎哀壮勇巳

死而名跡不顯者乎對曰非也吾哀凢人不䏻絶貪

争毒亂之心守正和仁譲之分至今吾有哀丘之怨

  左黄州表

乾元巳亥賛善大夫左振出為黄州刺史下車黄人

歌曰我𣣔迯郷里我𣣔去墳墓左公今既来誰忍棄

之去扵𭟼天下兵興今七年矣河淮之北千里荒草

自關已東海濵之南屯兵百萬不勝征稅豈獨黄人

䏻使其人忍不去者誰曰不可頌乎後一𡻕黄人又

歌曰吾郷有鬼巫惑人人不知天子正尊信左公䏻

殺之扵𭟼近年以来以隂陽變怪将鬼神之道罔上

惑下得尊重扵當時者日見欺人黄之巫女亦以妖

妄得蒙恩澤朝廷不敢問州縣惟其意公忿而殺之

則彼可誅戮豈獨巫女如左公者誰曰不可頌乎居

三年遷侍御史判金州刺史将去黄黄人多去思故

為黄人作表如在氏世系左公厯官及黄之門生故

吏與女巫事則南陽左公䏻悉記之

  吕公表

上元二年置南都扵荆州為江𨹧府使舊相東平吕

公為江𨹧尹兼御史大夫分峽中湖南及武𨹧灃陽

巴陵凡一十七州為荆南節度觀察使公理荆南三

年年五十一薨于官嗚呼使公年夀之不将也天其

未猒兵革不愛蒼生歟公明不盡人之私惠不取人

之愛威不致人之懼令不求人之犯正不刑人之僻

直不指人之恥故名不異俗跡不矯時内含端明外

與常規其大雅君子全扵終始者耶公所以進退其

身人不知其道公𠩄以再在台衡人不知其徳頌元

化者誰預頌乎扵𭟼公将用扵人而不見其用人将

得扵公而公忘其𠩄得乎結等迹參名業嘗在幕下

将紀盛徳示扵来世故刻金石留扵此邦

  惠公禪居表

泝樊水二百餘里有湧溪入溪八九里有蛇山之陽

是惠公禪居禪師以無情待人之有情以有為全已

之無欲各因其性分莫不與善知人困窮喻使耕織

因人灾患勸守仁信故閭里相化恥為弋釣日勤種

植不五六年沮澤有溝塍荒皐有阡陌桑果竹園如

伊洛間𠩄以愛禪師者無全行無全道豈䏻及此郷

人欲増脩塔廟託禪師以求福禪師亦随人之意而

制造焉直門臨溪廣堂背山庭列雙臺脩廊夏寒松

竹蒼蒼周流清泉岑嶺複抱衆山囬旋斯亦曠絶之

殊境矣吾以𠩄疑咨扵禪師禪師曰我恐人忘善以

事誘人及人将善固不以事為累吾以𠩄惑咨扵禅

師禅師曰公若以惑相問我亦惑扵問焉公若無惑

我復何對扵𭟼吾漫浪者也焉䏻盡禅師之意乎縣

大夫孟彦深王文淵識名顯當世必䏻盡禅師之意

故命之作賛賛曰

聖者忘跡逹人化心惠公之妙無得而尋如山出雲

如水㴠月惠公得之演用不竭無情之化可洽群𥠖

将引天下同扵湧溪

  夏侯岳州表

癸卯嵗岳州刺史夏侯公殁于私家門人弟子愛思

不忘願旌遺徳将顯来世㑹予詔許優閑家于樊上

故為公作表庚子中公鎮岳州予時為尚書郎在荆

南幕府嘗因㢘問到公之州其時天下兵興巳六七

十年矣人疲州小比太平時力役百倍公䏻清正寛

恕静以理之故其人安和而服説為當時法則及公

罷歸州里公家與吾相鄰見公在州里與山野童孺

與當道辭色均若語是非得䘮語夭夀哀樂戀意澹

然吾是知道勝扵内者物莫䏻撓徳充扵外者事不

歸扵今之世誰不榮羡扵公之世嗣與公官則本縣

能誘公之𠩄至其獨有乎扵戲公既夀而貴保家全


大夫李公状著之矣

  舜祠表

有唐乙已嵗使持節道州諸軍事守道州刺史元結

以虞舜塟扵蒼梧之九疑之山在我封内是故申明

前詔立祠于州西之山南巳而刻石為表扵𭟼孔氏

作虞書明大舜徳及生人之至則大舜扵生人宜以

𩔖乎天地生人奉大舜宜萬世而不猒考大舜南廵

之年時巳一百一十二嵗矣自中國至蒼梧亦㡬有

萬里蒼梧山谷深險可懼帝竟人而不囬至今山下

之人不知帝居之宫帝塟之𨹧嗚呼在有虞氏之世

人民可奪其君耶人民扵大舜䏻忘而不思耶何為

來而不歸何故死扵空山吾實惑而作表来者逰扵

邦登乎九疑誰䏻不惑也歟

  崔潭州表

乙巳嵗潭州刺史崔灌去官州人衡州司功叅軍鄭

浰為郷人某等請余為崔公作表公前在澧州謡頌

之聲逹于朝廷褒異之詔與人為程及領此州在今

日䏻使孤老寡弱無悲憂單貧困窮安其郷冨豪強

家無利害賈人就食之𩔖各得其業職役供給不匱

人而當扵有司若非清㢘而信正直而仁則不䏻至

於觀察御史中丞孟公奏課又第一㑹國家以犬戎

為虞未即徴拜使蒼生正暍扵歇而去其庥廕使蒼

生正渇而敝其清源時艱道逺州人等不得詣闕𡨚

訴且欲刻石立表以彰盛徳扵𭟼刺史有土官也千

里之内品刑之屬不亦多乎豈可令㐫竪𭧂𩔖貪夫

姦黨以貨權家而至此官如崔公有者豈獨真刺史

耳鄭浰之爲豈苟媚其君而私扵州里耶盖懼清㢘

正直之道溺扵時俗君子遺愛之心不顯来世故采

其意而已矣

  張䖏士表

永㤗丙午中䖏士張秀卒扵戲吾嘗驗古人将老死

巖谷逺跡時世者不必其心皆好山林若非介直方

正與時丗不合必識髙行獨與時丗不合不然則剛

褊傲逸與時世不合彼若遭逢不容則身不足以爲

禍将家族以随之至扵傷汚毁辱何足說者故使之

矯然絶丗逃其不容直爲逸民竟爲退士枕石飲水

終身而巳當時之君欲以禄位招之有土之官𣣔以

厚禮䖏之彼驚惧抗絶而去時之見䏻如此𠩄以尤

髙尚焉嗚呼䖏士與時不合者耶而未䏻矯然絶世

遭以禮法相檢不見容悲夫

  菊圃記

舂𨹧俗不種菊前時自逺致之植扵前庭墻下及𠕂

来也菊已無矣徘SKchar舊圃嗟歎乆之誰不知菊也芳

華可賞在藥品是良藥爲𬞞菜是佳𬞞縦湏地趍走

猶宜徙植脩養而忍蹂踐至盡不愛惜乎扵𭟼賢士

君子自植其身不可不慎擇𠩄䖏一旦遭人不愛重

如此菊也悲傷柰何扵是更為之圃重畦植之其地

近讌息之堂吏人不此奔走近登望之亭旌麾不此

行列縦參歌妓菊非可惡之草使有酒徒菊為助興

之物為之作記以託後人并錄藥經列扵記後

  廣宴亭記

樊水東盡其南乃樊山北鮮津吏𣣔扵鮮上而為𠉀

舎漫叟家于樊上不醉則閑乃相其地形驗之圖記

故實為宴逰之䖏縣大夫馬公登之歎曰謝公贈伏

武昌詩云樊山開廣宴非此地耶吾𣣔因而脩之命

曰廣宴亭何如漫叟頌之曰古人将修廢遺尤異之

事為君子之道扵戯天下有廢遺尤異之事如此亭

者誰䏻脩而旌之天将猒悔徃乎使公方壮而有是

心也當裁畜簡扎待為之頌故作此廣宴記

  殊亭記

癸卯中扶風馬向兼理武昌以明信嚴㫁惠正為理

故政不待時而成扵戯若明而不信嚴而不㫁惠而

不正雖欲理身終不自理况扵人㢤公䏻令人理使

身多暇招我畏暑且為凉亭亭臨大江復出山上佳

木相䕃常多清風巡囬極望目不猒逺吾見公才殊

政殊跡殊為此亭又殊因命之曰殊亭斵石刻記立

于亭側庶㡬来者無𠩄惑焉

  右溪記

道州城西百餘歩有小溪南流數十歩合營溪水抵

兩岸悉皆怪石欹嵌盤屈不可名状清流觸石洄懸

激注休木異竹垂隂相䕃此溪若在山野則宜逸民

退士之𠩄逰䖏在人間可為都邑之勝境静者之林

亭而置州已来無人賞愛徘SKchar溪上為之悵然乃䟽

鑿蕪穢俾為亭宇植松與桂兼之香草以禆形勝為

溪在州右遂命之曰右溪刻銘石上彰示来者

  刺史𠫊記

天下太平方千里之内生植齒𩔖刺史乃存亡休慼

之係天下兵興方千里之内䏻保𥠖庶䏻攘患難在

刺史爾凢刺史若無文武才略若不清㢘肅下若不

明惠公直則一州生𩔖皆受灾害扵戯自至此州見

井邑丘墟生人㡬盡試問其故不覺涕下前軰刺史

SKchar有貪猥惽弱不兮是非但以衣服飲食爲事數年

之間蒼生蒙以私𣣔侵奪兼之公家驅迫非姦惡強

冨殆無存者問之耆老前後刺史䏻恤養貧弱專守

法令有徐公履道李公廙而巳遍問諸公善SKchar不及

徐李惡有不堪說者故爲此記與刺史作戒自置州

巳来諸公改授遷絀年月則舊記存焉

  茅閣記

乙已平昌孟公鎮湖南将二𡻕矣以威惠理戎旅以

簡易肅州縣刑政之下則無撓人故居方多閑時與

賔客嘗𣣔因亭引望以紓逺懐偶愛古木數株重覆

城上遂作茅閣䕃其清隂長風寥寥入我軒檻扇和

SKchar滿扵閣中世傳衡陽暑濕欝烝休息扵此何為

不然今天下之人正苦大𤍠誰似茅閣䕃而庥之扵

戯賢人君子為蒼生之庥䕃不如是耶諸公歌詠以

長之俾茅閣之什得系嗣扵風雅者矣

  九疑圖記

九疑山方二千餘里四州各近一隅世稱九峯相似

望而疑之謂之九疑亦云舜登九峯疑禹而悲従

有作九悲之歌因謂之九疑九峯殊極髙大逺望皆

可見也彼如嵩華之峻﨑衡岱之方廣在九峯之下

磊磊然如布棊石者可以百數中峯之下水無魚鼈

林無鳥獸如蝉蠅之𩔖聴之亦無徃徃見大谷長川

平田深淵杉松百圍榕栝並之青莎白沙洞穴丹崖

寒泉飛流異竹雜華囬映之䖏似藏人家實有九水

出扵中山四水流灌扵南海五水北注合為洞庭若

度其髙卑比洞庭南海之岸直上可二三百里不知

海内之山如九疑者㡬焉SKchar曰若然者茲山何不列

扵五嶽對曰五帝之前封疆尚隘衡山作嶽已出荒

服今九疑之南萬里臣妾國門東望不見涯際西行

㡬里未盡邉陲當合以九疑為南嶽以崑崙為西嶽

衡陽之軰聴逸者占為山封君表作園囿耳但苦當

世議者拘限常情牽引古製不䏻有𠩄改剏也如何

故圖九峯略載山谷傳扵好事以旌異之如山中之

徃跡峯洞之名稱為人𠩄傳説者並随方題記庶㡬

觀者易之時永泰丙午中也

  寒亭記在江華縣

永泰丙午中巡屬縣至江華縣大夫瞿令問咨曰縣

南水石相映望之可愛相傳不可登臨俾求之得洞

穴而入棧險以通之始得構茅亭扵石上及亭成也

所以階檻慿空下臨長江軒楹雲端上齊絶顛若旦

暮景氣煙靄異色蒼蒼石墉含映水木欲名斯亭状

𩔖不得敢請名之表示来丗扵是于亭上為啇之曰

今大暑登之疑天時将寒炎烝之地而清凉可安不

合命之曰寒亭歟乃為寒亭作記刻之亭背










唐元次山文集卷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