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呂和叔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 唐呂和叔文集 卷第七
唐 呂溫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述古堂精鈔本
卷第八

吕和叔文集巷第七

 朝議郎使持節衡州諸軍事守衡州刺史上𮪍都尉賜緋魚袋吕温

 誌銘

   鄭夫人墓誌銘

   大長公主墓誌銘

   李夫人墓誌銘

   栁夫人墓誌銘

   陳先生墓表

有唐貞晦先生廣陵郡棠邑郷陳君曰融無字享年七十

有二逰不出郷考終厥命嗚呼至哉良玉雖白不受采醴

泉自甘非有和貞色縝宻丹青無自入也靈味天成麴蘖

無所資也故先生長而不學大樸不通乎輪轅至音不諧

乎宮商曲直渾成巧匠莫能材也清濁一致伶倫莫能器

也故先生老而不仕地虚而踐則有跡噐踈而扣則成聲

我踐惟實跡不可得而見也我扣惟宻聲不可得而聞也

故先生没而不稱(⿱艹石)夫為飬克孝居䘮致毁事亡如存朋

友孜孜兄弟怡怡於郷恂恂與物熈熈天性人道其盡於

兹何必讀書然後為學知命是逹怡神為榮樂天忘SKchar

寵不驚貴我以道此非禄乎何必入官然後為仕我有信

順自天祐之謂天盖髙亦旣知矣謂神盖幽亦旣聞矣何

必俗聲然後為名大哉先生行不學之道據不仕之貴負

不稱之名逹人𮗚焉斯亦極矣予貞元初寓居是邑言歸

京國道出其郷始見一郷之人父義子孝長惠㓜敬見乎

SKchar𤼵乎顔色不聞忿争之聲不見傲慢之容雍雍穆穆

甚足異也因揣之而歎曰芳蘭所生其草皆香美玉所積

其山有光此郷之人豈必盡仁其必有賢者生於是矣遂

停車累日周訪故老果曰吾里嘗有陳融孝慈仁信不學

不仕郷人見也皆自欲遷善逺罪亦不知其所以然今也

則亡清風猶在予於是慨然痛先生以純徳至行沉落光

耀官闕軾廬之禮士無表墓之文知而不書我執其咎乃

披典挍徳謚曰貞晦先生窮徴其實建石於路用告将来

之有識者云爾貞元五年秋八月東平吕某述

   吕府君𫞐殯記











吕和叔文集卷 --卷(⿵龹⿱一龴)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