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孫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 唐孫樵集 卷第七
唐 孫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吳氏問青堂刊本
卷第八

唐孫樵集第七卷

  序西南夷

  序陳進士舉

  寓居對

  乞巧對

   序西南夷

道齊之東偏泛鉅海不知其幾千里其島

夷之大者曰新羅由蜀而南逾昆明涉不


毛馳七八千里其羣蠻之雄者曰南詔是


皆鳥獸之民鴂舌言語難辨皮服獷悍難


化其素風也唐宅有天下二國之民率以


儒爲教先彬彬然與諸夏肖矣其新羅大


姓士有觀藝上國科舉射䇿與國士偕鳴


者載籍之傳蔑然前聞夫其生窮海之中

託瘴野之外徒知便弓馬校戰獵而巳烏


識所謂文儒者哉今抉獸心而知禮節褫


左衽而同衣服非皇風遠洽耶嘗聞化之


所被雖草木頑石飛𧺆異彚咸知懷德於


是乎有殊能詭形之効祉者二國之爲其

瑞與夫瑞之出不孤將必有類者則𢈔朔


之隅不懷之倫其嚮風仰流歸吾化哉世

之言唐瑞者徒曰肉角格六德稼天酒泫


庭𫟍巢神禽樵則曰二國文學也


   序陳生舉進士


夫物不得以時而發其發必熾風時溪谷


飀飀習習卽不得遂作必飄忽源泉混混


然堤防陂蓄波決壅缺亦不可遏於其人


也亦然潁川陳君學積乎勤藝高乎專喪

家途歉志用不通鬱然而居者有年矣累


爲連帥賓禮貢之天子齎咨喑嗚輒以窮


盡今年稍始克偕計吏僶勉上道久憤湮


鬱一旦決發若風波之得宣洩吁可當耶


名光耀乎天庭聲飛馳乎海浦其在此行


矣然君子學道以循禄端巳以售道不肯


尺枉以蘄尋直况突梯滑稽以苟得與君

其勉之樵弱弓蓬矢難以妄彀徒善君之

引滿强勁指期命中於行不能無述


   寓居對


長安寓居闔戸諷書悴如凍灰癯如稿柴


志枮氣索怳怳不樂一旦有曾識面者排


戸入室咤駭唧唧且曰憊耶餓耶何自殘


耶則對曰樵天付窮骨宜安守拙無何提

筆入貢士列抉文倒魄讀書爛舌十試澤


宫十黜有司知已日懈朋徒分離矧遠來


關東橐裝鎻空一入長安十年屢窮長日


猛赤餓腸火迫滿眼花黒晡西方食暮雪


嚴冽入夜斷骨穴衾敗褐到曉方活古人


取文其責葢輕一篇跳出至死馳名今人


取文章章貴奇一句戾意巻前知解言念

每歲徂春背暑洗剔精魂澄拓襟慮曉窻


夜燭上下雕斵摭言必高儲思必深字字


磨校以牢知音况榮辱撓其外得失戕其


內機穽在乎足鋒刃在乎背吾非檻豕籠


雛其能窮而反䛕乎客退遂書几爲歌曰


肥於貌孰與肥其道求於人孰與求於身


處乎出乎孰爲得而孰爲失乎

   乞巧對


孟秋暮天當庭布筵有𤓰於盤有果於盆


拜而言若祈於神者從而問之對曰七夕


祈巧祀也若有求乎樵應之曰吾守吾拙


以全吾節巧如可求適爲吾羞彼巧在言


便便翻翻出口簧然媚於人間革白成黑


直殘德譽跖爲聖譛回爲賊離間君親

賣亂家國彼巧在文摘奇搴新轄字束句


稽程合度磨韻調聲決濁流淸雕枝鏤英


花鬭窠明至有破經碎史稽古倒置大類


於俳觀者啓齒下醨沈謝上殘騷雅取媚


於時古風不歸彼巧在官竊譽假善齚舌


鉗口媚竈賂權忍耻受侮愧畏如䑕望塵


掃門指期九遷君納於逹贊唱菲菲翫世

偷安敗俗紊官彼巧在工瓌詭不窮唾古


笑朴雕鎪錯落憑雲亘天㬦霍延綿窮侈


殫麗越禮踰制繡紋錦幅雲綃霧縠若出


鬼力大蠧婦織遂使俗尚浮𦻏名溺于奢


凋家磨國未騁胷臆蠱于化源戕此民力


由此觀之巧何足云吾寳吾拙雖與事闊


優游經史卧雲嘯月九衢喧喧夾路朱門

曉鼓一發車馳馬奔予方高枕偃然就寢


腹搖鼻息夢到鄉國槐花撲庭鳴蜩噪晴


懷軸囊剌門門買聲方子屏居詠歌吾廬


對松欹石莫知其餘上天付性吾豈無命


何求於巧以撓吾靜吾方欲上呌帝閽以


窒巧門使天下人各歸其根無慮無思其


樂怡怡耕食織衣如上古時巧乎巧乎將

何所施爲


         乙丑春吳馡攷

 訂鋟於石香館



唐孫樵集第七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