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張司業詩集 (四部叢刊本)/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張司業詩集 序
唐 張籍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目録

張司業集序

       翰林學士中書舎人 張洎撰

司業諱籍字文昌和州烏江人也貞元十五年丞相

渤海公下及第歴官太祝祕書郎國子愽士水部員

外郎國子司業公爲古風最善自李杜之後風雅道

䘮繼其美者唯公一人故白太傳讀公集曰張公何

爲者業文三十春尤工樂府詞舉代少其倫又姚秘

監甞讀公詩云妙絶江南曲凄凉怨女詞古風無手

敵新語是人知其爲當時文士推服也如此元和中

公及元丞相白樂天孟東野謌調天下宗匠謂之元

和體又長於今體律詩貞元㠯前作者間出大抵互

相祖尚拘於常態迨公一變而章句之妙冠於流品

矣自皇朝多故荐經離亂公之遺集十不存一予自

丙午𡻕迨至乙丑𡻕相次緝綴僅得四百餘篇藏諸

篋笥餘則更俟愽訪以廣其遺闕云爾

唐司業張籍詩集序

唐開元盛時杜甫李白高適儲光羲王維諸賢至大

暦以後巳兩變矣當時以文名家者有韓愈栁宗元

李翺張籍之徒相與奮起振六朝五季漓澆之習而

自成一家之言韓昌黎栁栁州李協律集俱盛傳惟

張司業按唐史云有集七卷不傳余登進士同年沁

水常倫明卿授以錄本盖以乃翁侍御所藏者惜不

見其全集所幸有古體七首今體三伯四首後余於

載籍中又得樂府五七言古詩三十首今體五十二

首而次編之共得三百九十三首夫詩文至五季壞

亦極矣而元和中昌黎公特振衰頽以古文自任其

議論正大氣象雄偉可以羽翼六經而栁宗元得敘

事之體變化莫測起伏層迭昔人評其文曰韓愈之

文出於經栁宗元之文出於史故一時文人響應而

李翺張籍出入門下爲昌黎厚友籍性狷直率博聞

好古議論勝人其排佛老甞言不能著書如孟軻楊

雄以垂世觀其昌黎代作李浙東一言議論風生期

大之意甚𭰹謂其善爲樂府使人憑几而𦗟之未必

(⿱艹石)絲竹管絃𫾣金撃石也其送孟東野序曰孟郊

東野始以其詩鳴高出魏晉從吾遊者李翶張籍其

尤也三子者之鳴信善鳴矣抑不知天將和其聲而

使鳴國家之盛邪抑將窮餓其身思愁其心腸而使

自鳴其不幸邪三子之命則懸于天矣其在上也奚

以喜其在下也奚以悲韓愈之哀三子之才至於如

此余并其詩而觀之其樂府詩景眞情眞有風人之

意而五言近體又皆勁徤淸雅脫落塵想俱從胸臆

中出然後知昌黎之詩豐而SKchar栁州之詩峭而勁司

業之詩新而竒李翶之詩悲而壯卒皆可傳惟東野

之詩則有窮促寒苦之狀吾恐温厚之教或不(⿱艹石)

觀者自有巨目不待余贅言也今昌黎原道功業爲

唐獨出血食廟庭而栁州李翶張籍之文爲世所珍

是和其聲而鳴其盛非窮悲而自鳴矣而今而後知

人能文章其命之遇與不遇盖不足悲喜也張籍字

文昌和州烏江人貞元十五年及第歴官大祝秘書

郎昌黎薦之遷國子愽士轉水部員外郎歴主客郎

中卒授國子司業云

正德乙亥秋七月吉河中東峰劉成德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