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中散大夫檢校國子祭酒兼安南都護御史中丞充安南本管經略招討處置等使上柱國武城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戶張公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中散大夫檢校國子祭酒兼安南都護御史中丞充安南本管經略招討處置等使上柱國武城縣開國男食邑三百戶張公墓誌銘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柳河東全集

漢光中興,馬援雄絕域之志,晉武一統,陶璜布殊俗之恩。理隨德成,功與時並。今皇帝載新景命,丕冒海隅。時惟公祗復厥績,交趾之理,續于前人。

公諱某,字某,某郡人也。曾祖彥師,朝散大夫、尚書駕部郎中。祖瑾,懷州武德縣令。考清,朝議郎、試大理寺丞,贈右贊善大夫。咸有懿美,積為餘慶。公以忠肅循其中,以文術昭于外,推經旨以飾吏事,本法理以平人心。始命蘄州蘄春主簿,句會敏給,厥聲顯揚。仍以左領軍衛兵曹為安南經略巡官,申固扞衛,有聞彰徹。轉金吾衛判官。三歷御史,績用弘大,揚于天庭。加檢校尚書禮部員外郎,换山南東道節度判官。復轉郎中,為安南副都護,賜紫金魚袋,充經略副使。遷檢校太子右庶子,兼安南都護、御史中丞,充本管經略、招討、處置等使。

公自為吏,習於海邦,凡其比較勤勞,利澤長久。去之則夷獠稱亂,復至而寇攘順化。及受命專征,得陳嘉謨,誓拔禍本,納於夷軌。乃命一其貢奉,平其斂施。牧人盡區處之方,制國備刑體之法。道阻而通百貨,地偏而具五人。儲偫委積,師旅無庚癸之呼;繕完板榦,控帶兼戊己之位。文單環王,怙力背義,公於是陸聯長轂,海合艨艟,再舉而克殄其徒,廓地數圻,以歸於我理;烏蠻酋帥,負險蔑德,公於是外申皇威,旁達明信,一動而悉朝其長,取州二十,以被於華風。易皮卉以冠帶,化姦宄為誠敬,皆用周禮,率由漢儀。公患浮海之役,可濟可覆,而無所恃,乃刳連烏,以辟坦途。鬼工來并,人力罕用,沃日之大,束成通溝;摩霄之阻,硩為高岸,而終古蒙利。公患疆埸之制,一彼一此,而不可常,乃復銅柱,為正制。鼓鑄既施,精堅是立。固圉之下,明若白黑,易野之守,險逾丘陵,而萬世無虞。奇琛良貨,溢于玉府;殊俗異類,盈於藁街。優詔累旌其忠良,太史嗣書其功烈。就加國子祭酒,封武城男,食邑三百戶。凡再策勳,至上柱國,三增秩至中散大夫。某年月薨于位,年若干。天子震悼,傷辭有加。明年,其孤某官與宗人號奉裳帷,率其家老,咨于叔父延唐令某,卜宅于潭州某原。葬用某月某日,人謀皆從,龜兆襲吉。乃刻茲石,著公之閥,以志於丘竁,以告于幽明。銘曰:

周限荊、衡,秦開百粵。交州之治,炎劉是設。
德大來服,道消自絕。伏波南征,漢威載烈。
宛陵北附,晉政爰發。我唐流澤,光于有截。
皇帝中興,武城授鉞。肅肅武城,惟夫之哲。
更歷毗贊,顯揚彰徹。既受休命,秉茲峻節。
度其謀猷,守以廉潔。厚農薄征,匪貊匪桀。
通商平貨,有來胥悅。踐山跨海,堅其鶴列。
製器足兵,潰茲蟻結。烏蠻屈服,文單剪滅。
柔遠開疆,會朝天闕。銅柱乃復,環山以硩。
海無遘迕,寇罔踰越。琛賮之獻,周于窮髮。
帝嘉成德,載旌茂閥。增秩策勳,土封斯裂。
位厄元侯,年虧大耋。邦人號呼,夷裔淒咽。
卜葬長沙,連岡啟穴。書銘薦辭,德音罔缺。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