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太常卿贈刑部尚書韋公墓誌銘(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太常卿贈刑部尚書韋公墓誌銘(並序)
作者:權德輿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06

貞元十七年秋七月乙酉,太常韋公諱渠牟,年五十三,啟手足於靖恭里。戊子詔書,以大司寇印綬告第,其孤博古、近古等,號咷崩慕。以冬十一月甲子,蓍與蔡叶,告窆於某原。其徽數用天子之追命,其誠儉用先人之理命,既而纘書出處之義行官業,請斲圓石,藏於𡑞內云。公字某,京兆杜陵人。自楚元王傅漢丞相節侯恭侯而下,其族盛大。天爵人爵,沛然兩集,六代祖範,隋郿城莊公。曾祖餘慶,皇坊州刺史。祖景駿,房州刺史。父永,著作郎兼蘇州司馬。同氣齊名,皆以文學論著為賢卿大夫,而著作志氣閎邁,落落有奇節。公即第若干子也,年十二,善賦詩屬書,未弱冠博極今古,尤精史籍,力行過人。且以為夫子在魯則衣逢掖,在宋則冠章甫,范蠡在陶為朱公,在齊為鴟夷子皮。於是傳心印之法於金陵,授谷神之道於華陽,或為塵外人,或為遺名子。其達觀也,不名一行;其元同也,會歸三教。蓋周流揭厲,無入而不自得焉,終以儒服服素王之道。大曆末丁著作府君憂,倚廬於壤樹之側,以純孝感嘉生,廉車列上,州閭聳敬。貞元二年起家拜校書郎,五年轉左武衛騎曹掾,皆為知已者從事。八年,大成均表其名經可領學徒,遷四門博士。十二年夏,承詔與近臣名儒緇黃大士講議於麟德殿,上以為能,拜秘書郎,尋獻詩七百字,極其文采。歲中曆右補闕左諫議大夫,再當言責之地,切劘獻替,數進熟於君,規事建議飆起鋒出,卓犖頡頏,取重於時,三接日旰,公卿仰其風采。薦岩穴有道之士,以待兩言。其他推轂,皆一言感慨,就義若渴,見不善如探湯,與夫陰拱自愛持容容之計者,固為愈矣。間一歲遷太府卿,錫以命服。又間一歲遷太常卿,泉藏受用之法,綿蕝禮文之事,峻科禁以絕其私,酌儀制而合於中。被病乞告,禮愈優而不得請,壽與誌皆未極而歿。悲夫!公敏於歌詩,縟采綺合,大凡文集若干卷,撰《莊子會釋》、《老子》、《金剛經釋文》、《孝經》、《維摩經疏》、《三教會宗圖》共十餘萬言,又奏修《貞元新集開元後禮》二十卷,詔下有司,令行於代。當其憫坐馳哀弱喪也,泛然若不淆於物,及披肝膽承顧問也,毅然若不有其身。起儒官博士,十三四年,踐文石,登玉堂;赤車金印,燻灼中外。其所以得之者,無他腸故也。《禮器》曰:「觀其發而知其人之智。」《洪範》曰:「俊人用章。」噫嘻!太常之道,其智而俊歟?雅為晉國韓公魯郡顏公之所薦寵,魯公嚐稱遺名子洞徹三教,讀佛書儒書道書向三萬卷,又多言其神奇之跡,今茲不書。姑書其章明宏大者,用識窀穸,一以申嚐僚之義,一以遂孝子之心。其銘曰:

儒有奉常兮,旁觀三元。強誌敏心兮,詞義紛綸。初委約以卷懷,終發舒而顯尊。出四門兮登三閣,居保氏兮諤諤。開知囊以當法座,印累累而綬若若。天衢淩厲兮才較群,艾服官政兮年中身。飆截道兮駟過隙,夫何一氣聚散之沄沄?逝者固不可作兮,鏤貞堅於墓門。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