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尚書戶部郎中魏府君墓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尚書戶部郎中魏府君墓誌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89

魏氏世墓於某縣某原。唐興,有聞士諱之逷者,與子及孫,咸舉進士,嗣為儒,家綿州。涪城尉諱全缶,魏州臨黃主簿諱欽慈,太常主簿諱緄,尚書膳部員外郎兼江陵少尹諱萬成,凡五代,名高而不浮於行,才具而不得其祿。江陵府君益之以閎達之量,經緯之謀,故豪士賢大夫痛慕加厚。生郎中府君諱宏簡,字曰裕之,以文行知名。既冠,而德禮聞於鄉黨;既仕,而法制立於官政。溫柔發乎外,見而人莫不親;直方存乎內,久而人莫不敬。由進士策賢良,連居科首,授太子校書,歷桂管、江西、福建、宣歙四府為判官副使,累授協律即大理評事,三為御史,賜緋魚袋。在州六年,而人樂之。廉使崔衍曰:「吾敢專天下之士,獨惠茲人乎?」遂獻於天子,拜度支員外郎,轉戶部郎中。邦賦克舉,人望逾重。年四十七,貞元二十年九月三十日,不疾而歿。震悼之聲,遐邇一辭。且曰:「斯人也,而不得為善之利,中人其怠乎!」

君嘗三娶,而卒無主婦,庭無倚廬,堂無抱孤。有令兄弟以主其喪,有孝女以守其祀。故哭於客位,吊於殯東者,咸加哀焉。凡為部從事,府喪而當其位者三,州缺而居其守者二,皆得其理。君之先,再世貧不得葬。故以祿仕遊於諸侯,薄衣食,損車馬,凡十有餘祀,卒獲於厥心。其族屬之無主後者,皆位於墓;娣侄之無歸從者,咸會於家。由是處約以終其世。既斂,家宰庀其政。視廩惟釜鍾,視藏惟束帛,無餘積焉。十有一月,遣車歸於洛師。某日,祔於墓。監察御史柳宗元聞其道而玩其文也久,居又同閈,故哀而銘之。其辭曰:

郎中之道,惟直是保,淳泊坦厚,溫恭孝友。郎中之文,惟孝是宣,溥暢周流,炳蔚紛綸。為周賢能,為漢賢良。始仕讎校,篇籍有光。仍授使檄,訏漠用揚。二居郎位,徵賦以理。休聲載起,顯命伊始。生而不壽,孰知其止。歿而不嗣,孰濟其美。有翩其旗,爰舉裳帷。行道遲遲,望墓而歸。象物是宜,卜筮孔時。里人作銘,不愧於辭。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