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故岐陽公主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故岐陽公主墓誌銘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錄於《樊川文集/卷08》和《全唐文/卷0756

憲宗皇帝即位八年,出嫡女冊封岐陽公主,下嫁于今工部尚書、判度支杜公悰。始,憲宗時,宰相權德輿有壻獨孤郁,為翰林學士,帝愛其才,因命宰相曰:「我嫡女既笄可嫁,德輿得壻獨孤,我豈不得耶?可求其比。」後丞相吉甫進言曰:「前所奉詔,臣謹搜其人。」因名我烈祖司徒岐公曰:「有孫兒悰,年始弱冠,有德行文學,秀朗嚴整。臣嘗為司徒吏,熟其家事,官族世婚,習尚守治,臣一皆忖度,疑悰可以奉詔。」帝即召尚書見,與語大悅,授殿中少監,服章金紫。以元和八年某月日,主下嫁于杜氏,上御正殿。禮畢,由西朝堂出,節幡鼓鐸,儀物畢備,引就昌化里賜第,上御延喜樓,駐止主輪,尚書及賓侍,酒食金帛,奉內樂降嬪御送行。賜第堂有四廡,繢椽藻櫨,丹白其壁,派龍首水為沼。主外族因請,願以尚父汾陽王大通里亭沼為主別館。當其時,隆貴顯榮,莫與為比。

主實憲宗皇帝嫡女,穆宗皇帝母妹,敬宗皇帝、今天子親姑,尚父汾陽王子儀外曾孫。太皇太后始以正妃事憲宗,以太后、太皇太后養愛三朝,凡四十年,德厚慈恕,化充六宮,主以一女之愛,降于杜氏,逮事舅姑。杜氏大族,其他宜為婦禮者,不翅音試。數十人,主卑委怡順,奉上撫下,終日惕惕,屏息拜起,一同家人禮度,二十餘年,人未嘗以絲髮間指為貴驕。始與尚書合謀曰,上所賜奴婢,卒不肯窮屈,奏請納之,上嘉歎許可,因錫其直,悉自市寒賤可制指者。自是閉門落然,不聞人聲,尚書讀書考今古治亂,主職婦事,承奉夫族。時歲獻饋,吉凶賻助,必親自經手,池塞館陊,闢毬場種樹,不數十年,搢紳間雜然稱尚書爲賢。

尚書旋出為灃州刺史,主後尚書行,郡縣聞主且至,殺牛羊大為數百人供具,主至,從不二十人、六七婢,乘驢闒茸,約所至不得肉食。驛吏立門外,舁飯食以返。不數日間,聞于京師,眾譁說以為異事。尚書在灃州三年,主始入後出,中間不識刺史廳屏。尚書治灃州,考治行為天下第一,後為大司徒、京兆尹、鳳翔節度使,朝廷屈指比數,以為凡有中外重難,非尚書不可。主賢益彰,雖至宮闈貴號,亦加尊敬。姑涼國太夫人寢疾,比喪及葬,主奉養早夜不解帶,親自嘗藥,粥飯不經心手,一不以進。既而哭泣哀號,感動他人。

尚書後為忠武軍節度使,所治許州創為節度府五十年,南迫於蔡,屋室卑痹,主居無正堂,處東支屋,恬然六年。許軍強雄,且撐劇寇,自始多用武臣,治各出己,部曲家人,疵政弛法,習為循常,有司用比邊障遠地,擲置不問,民亦甘心。尚書再治之,老民相率兩走闕下,遮丞相馬,叩頭乞留,請樹生祠。及詔追去,攀緣攜扶,哭於道路。尚書治外,主治內,尚書所至必稱,崱崱士力反。為名公偉人,主實有內助焉。穆宗以皇太后,敬主尤為親信,俯首益卑,車服侍使,愈自貶抑,覲謁溫清外,口不言他事。訖穆宗朝,人不以親貴稱。

當貞元時,德宗行姑息之政,王武俊、王士真、張孝忠子聯為國壻。憲宗初寵于頔,來朝,以其子配以長女。皆挾恩佩勢,聚少俠狗馬為事,日截馳道,縱擊平人,豪取民物,官不敢問,戚里相尚,不為以為窮弱。自主降于尚書,壁絕外之,初怒中笑,後皆敬畏。累聖亦指示主德以誡警之,至于今,以主、尚書顯重於中外,戚里亦皆自檢斂,隨短長為善,於是舊俗滅不復有。

尚書自許奉急追詔,主有疾小愈,強不肯留,曰:「去朝興慶宮,縱死於道,吾無恨。」以開成二年十一月某日,薨於汝州長橋驛,年若干。上廢朝三日。其年十二月某日,主喪至京師,比及葬,兩宮弔問,相繼於道。開成三年某月日,上御正殿,詔丞相嗣復攝中書令正衙宣冊,謚曰莊淑大長公主。某年某月日,祔葬于萬年縣洪原鄉少陵原尚書先塋,禮也。生男二人:長曰輔九,年十歲;次曰楊十,始二歲。女二人。某於尚書為從父弟,得以實銘。銘曰:

章武皇帝,唐中興主。刑于正妃,教及嫡女。婉婉帝子,下嫁時賢。影逐響答,隨順纏綿。杜氏大族,枝蔓蟬聯。上有舅姑,高堂儼然。螭綬龜章,玉佩金軒。養色悅意,待後承前。人不我貴,我敬我虔。始終盡禮,大小周旋。餘二十年,誰興間言。貴不召驕,富不期侈。是此四者,倏相首尾。自古名士,或泥於此。孰謂帝子,超脫擺棄。婦職是勤,夫言是指。池荒館陊,屏外不履。淑德柔風,天下傾耳。宜乎壽考,婦女婚子。不錫全祉,孰提神紀。幽石有誌,顯筆有史,流于千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